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古穿今之霸总的小花葵 > 第025章 未婚夫妇的对话
 
  宇文崎行事向来果决,在宗人府拟订的吉日中最近的便在三月后,他差人送了红筏来,问过姜问之同意后的第二日,便亲自带着聘礼来到了姜府。

  二百八十抬金银玉器,绫罗绸缎,更有黄金万两, 从摄政王府上一一抬来,十里红妆不外如是。

  足见摄政王家底之丰厚,百姓无不惊叹。

  而这一出也让太后和少帝措手不及。

  摄政王权势滔天,婚姻大事自然由不得他们插手,他们无可奈何却仍不免暴躁。

  长乐宫里又摔碎了无数器皿。

  “该死的孽障!该死的姜问之!”

  过礼之日,姜幼胭是不用与宇文崎见面的, 爹爹和哥哥在前厅与摄政王商量,姜幼胭便待在自己的院子里躲清闲。

  此刻她正坐在后院秋千上轻轻晃着,手里剥着葡萄。

  婆子和丫鬟都被她打发去了外面,反正是在自家府,无需注意些什么。

  姜幼胭如今的政治觉悟不敏锐,姜问之和姜暮笙也不会把心烦的事对她说,因而,即便心底隐约不安,但又沉浸在家人团聚中的欢喜中。姜幼胭自然不曾发现自姜问之出狱后朝廷中的暗涌。

  再则,即便现代一行,姜幼胭虽然性子比以往要沉稳不少,却依旧有着这个年龄的天真烂漫。

  姜幼胭晃着攒珠绣花鞋,秋千轻微地摇晃着。

  腿上抱着装葡萄的小碟子,手里剥着葡萄,她手上剥得不快,紫色的葡萄皮落在洁白的指上,汁水莹润了她的指尖,一口一个,神色淡淡,有些百无聊赖。

  摄政王走近院子时便看到她这般姿态, 她并未发现自己。

  他是特意来寻她的。

  等姜幼胭剥完了碟子里剩下的几颗葡萄,把碟子放在了秋千上,拿手帕擦了擦上,从秋千上跳下来时,这才看见了宇文崎。

  他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他眸光清冽,一身光华摄魄,摄政王好紫服,今日便是一身暗紫色的蟒袍,逆光之下,衣袍上的金蟒愈发狰狞而威严。

  与大哥哥相似的脸气质却格外不同。

  摄政王权侵朝野,野心勃勃,狼子野心日月可昭,这向来是朝臣对他的评价。

  若是旁的闺秀见了他怕是要抖如糠筛,姜幼胭并不怵。

  姜幼胭心知他对自己无害。

  即便经过现代文化的洗礼,了解他们向往自由和热爱的恋爱观婚姻观念,姜幼胭对古代的婚姻观念也不排斥,不会有什么我的婚姻我做主的先进想法。

  她喜欢现代,但也爱有父兄所在的古代。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女儿家都是要嫁人的,这个想法在姜幼胭这个时代根深蒂固。

  姜幼胭早知道自己总会要嫁人的,比起那些手帕交的期待和惶恐,姜幼胭要心思简单得多,因为她坚信爹爹和哥哥是自己的后盾护会自己无恙。

  至今依然这般坚信。

  姜幼胭还未开情窦,所以对于嫁给摄政王,她既无惧怕,也无羞涩,自然不会有见未婚夫的情怯。

  “摄政王万福。”与摄政王遥遥相望,姜幼胭微微屈膝福礼。

  她没有疑惑为何摄政王会出现在这里,也未问院子外的丫鬟婆子为何不通告一声。

  毕竟摄政之名威慑在外。

  身前的小姑娘年岁小,身量也娇小,屈膝低头时摄政王能看见她双螺髻上的珠花轻微的颤动着。

  她的动作坦然又磊落。

  摄政王本在前厅与姜问之商讨事宜,两人早已达成共识,剩下的只是不愿让姜幼胭婚礼仓促委屈了她。

谷叕</span>  莫说姜幼胭未开情窦;对于比自己小八岁的还是一团孩子气的少女,宇文崎也不曾动心。

  但姜幼胭于他到底是不同的,无论是她作为自己知己的妹妹,还是作为自己少时浓墨重彩的印象想视为妻子的庇护一生的责任。

  因而,共结连理是不可更改的必然,宇文崎也想来寻她,问问她的看法给予适当的补偿。

  摄政王点头让她起了身,问了一句。

  “你不怕我?”

  闻言,姜幼胭抬头看他,目不斜视直直地看过来,倒让宇文崎怔了一下。

  眉毛微蹙,腮也微鼓,怎么又是这样的话,姜幼胭无奈地想,好像她就合该怕他似的,因而,她反问一句,“为何要怕王爷?”

  为何要怕他?

  摄政王微怔,目光望进了她的眼里,清凌凌的,直白的,澄澈的,没有任何隐瞒和谎言。

  她是除了姜暮笙,第二个这样问的人,该说不愧是兄妹吗?

  但他看着小姑娘还带着婴儿肥的面颊,想她许是尚年幼才无惧,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不怕我是因为我救了你的父兄。”

  “嗯,因为你救了我的父兄。”姜幼胭很坦诚,而承认之后,她屈膝腰弯得更深,道谢很是真诚,“谢谢摄政王为父亲洗刷冤屈。”

  这个回答真诚得让宇文崎有些好笑,想,她这般的性子共度一生也无什么不好。

  他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伸手让她落坐。

  姜幼胭没有迟疑,上前便坐下了,垂眸没有与摄政王对视。

  石桌上摆着一些瓜果茶点,还有一碟葡萄,宇文崎看了一眼,也随手拿过一颗。

  摄政王尝了一颗,太甜了,便没有再拿,擦拭了指尖,看着没说话的小姑娘,语气放软,“亲事定在了九月中旬,便是在两月后。”

  还能在家陪爹爹和哥哥两个月,姜幼胭心里掰着指头,面上点了点头。

  “王府中并无女眷,庶物由总管代理。”既不会聒噪,也不会麻烦。摄政王心道,又怕她误会自己不信任,不愿放权,又添了一句,“若日后你想自己打理亦可。”

  管家好麻烦啊,姜幼胭又点了点头。

  “你可有什么想要的吗?”宇文崎问道,他从未与这般年纪的小姑娘打过交道,不知她的喜好,便问得直白。

  “诶?”姜幼胭疑惑地看向他,“王爷要送我东西吗?”

  “嗯,”宇文崎点头,“时间有些仓促,难免有不周的地方。”

  “我没有想要的东西。”

  知道摄政王和爹爹都是为她考虑,姜幼胭没有任何不满,她摇了摇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而后又摇头,眉心微蹙,杏眼微垂,神情有些小纠结。

  她的表情实在生动,宇文崎看得有趣,却没主动询问。

  不过姜幼胭也没纠结太久,片刻,她就鼓起了勇气,“我可以提个要求吗?”

  宇文崎心里略有好奇,仍拿乔,只道,“说来听听。”

  姜幼胭握着手,紧张地问,“成婚后,我可以时常回府看爹爹和哥哥吗?”

  原来是这个,宇文崎好笑,点头,“自然。”

  “太好了,”姜幼胭肉眼可见地松了一口气,语气轻快,“那我就没什么问题了。”

  还真是个孩子。

  宇文崎心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