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东黎往事 > 第十二章 本王喜欢睡硬床
 
  “只是什么?”墨逸尘饶有兴致地问道。

  一句话问住了陈澜,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沉默了半晌之后,自觉无话可说,便不再做声,两人随即陷入了沉默。

  ……

  “你在生本王的气?”墨逸尘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什么,挑了挑好看的剑眉,没来由地问道。

  陈澜明显一愣,继而满头雾水,他指的是什么?是昨天早上推自己出去挡枪,还是餐桌上戏弄了自己。可不管是什么,这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还记得。再说她墨逸尘堂堂晋王,既明知不妥还几次三番戏弄于他,戏弄之后又来问人家生不生气,岂非自相矛盾?

  于是,心中默默翻了个白眼,面上不冷不热地答道:“殿下说笑了,妾身不敢,此等小事怎劳王爷挂怀。”

  此言一出,墨逸尘颇为震惊,这世间竟有此等女子,不在乎新婚之夜独守空房,亦无所谓夫君宠爱与否。她若不是早已心有所属,便是对自己另有图谋。

  他的眼中露出了危险的光,想要洞穿一切般审视着陈澜。

  嗯……倒也无妨,他本就不打算与她做什么恩爱夫妻,少一个痴缠自己的人,倒也省去了许多麻烦。

  心中如是想着,嘴上去不打算认输,墨逸尘总觉得,戏弄陈澜是件特别有趣的事,于是,便好整以暇地开口道:

  “也罢,你自己看着办吧。要么出去换白冉,要么速速休息,本王困了。”

  说罢,墨逸尘松开了陈澜的肩膀,转身走到床榻前坐了下来,打量着一番,挑剔道:“嗯,确实很窄,还是一人睡比较舒服些。”

  而后伸手摸了摸床褥,继而又道:“这塌略有些软,本王喜欢睡硬床。”

  自他松手之后,陈澜便一直站在原地纠结着。她看了一眼门外,再看着已经坐到床边准备躺下的墨逸尘,

  心道:罢了,一起就一起吧,亲都成了,还真出去给他站岗不成,让陈府的人见到了又不能安生了。

  于是也走到床前,对已经阖衣躺下的墨逸尘说:“殿下,那便委屈您和妾身挤一宿了。”

  语罢,她背对着墨逸尘坐在了床沿上,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和衣扣。虽说是常服,可是穿着它睡觉也着实累人,便脱了去,挂在了西面的衣架上。脱好后,还不忘打量了一番自己的中衣。陈澜觉得,这身中衣就像现代的家居服一样,哪里都不露,刚刚好让她安心睡一觉,于是便熄了烛火上床了。

  那么现在问题又来了,这只有一床被,现在盖在墨逸尘的身上。六月初夏的天气,白日里虽然热了起来,夜里却还微微有些凉,不盖想必会冷。可是盖的话,就难免要与那墨逸尘发生肢体接触,真是左右为难。

  经历了一番纠结,她终于决定了,还是冻着吧,大不了今晚不睡了,正欲闭眼睡觉,却听到了背后均匀的呼吸。陈澜心中不觉失笑,自己在担心个什么,那位都已经睡着了。

  墨逸尘的入睡,让陈澜自在了许多。她挑了一个距离他最远的位置,也闭上双眼酝酿起了睡意。

  是夜微凉。

  陈澜在微微的寒意中睡得并不踏实,她蜷缩着身子,眉心紧锁,看上去似乎陷入了一个很累人的梦境之中,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似睡非睡之间,脑中像过电影一样,浮现着许多蒙尘的往事。她恍惚回到自己和林文斌的新婚之夜,她坐在大红的婚床上,娇羞地等待着意中人的靠近。而林文斌却走到了床的另一边,疲惫地躺下,说:“累了早点儿睡吧。”

  那也是一个没有圆房的新婚之夜,本该生气的她,却一直体谅着自己的爱人,觉得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可以长长久久地爱着彼此。那一夜,她对着他熟睡的背影,怀揣着无尽的爱与温柔,发誓自己会爱这个男人一生一世。

  沉浸在幸福回忆中的陈澜,恍惚间,眼前却又出现了另一幕场景。她看见自己拿着化验单,兴奋地对林文斌说自己怀孕了,而他,也微笑着说自己很高兴。

  可去不知为何,陈澜却又突然觉得不安和心酸,她又看见自己衣着凌乱,跪在地上抱着林文斌的双腿,哭着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还求他不要离开自己。继而她看到她死去的孩子躺在床上,那么小小的一个,孤单单地让人心疼。她泪眼模糊地将孩子抱在怀里,却怎么也看不清孩子的脸。她用力擦着自己的眼泪,可眼泪越擦越多,视线也越来越不清晰。那个深陷梦魇不知孩子早已死去的陈澜,不停地喊着:“宝贝,妈妈终于见到你了,你身上怎么这么冷?”

  这时,林文斌突然伸手夺下孩子,怒吼道:“哭什么哭,连个孩子都保不住,我妈还等着抱孙子呢,我们离婚!”“离婚!离婚!离婚……“

  林文斌的怒吼声,让陈澜终于略微清醒,她想起自己早就没有什么孩子了,她的孩子,是在怀孕28周时就已经胎死腹中了。她还恍惚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在做梦,陷入了那些痛苦的回忆当中,却怎样也醒不过来,眼角不停地流着泪水,眼睛酸胀疼痛。

  可正在她痛苦挣扎之时,面前又出现了三年前那个紫衣女子。她走到陈澜面前,蹲了下来,右手再次抚摸上了她的头。陈澜抬头看她,却依然看不清面孔,恍惚之间,那女子柔声说道:“你终于回来啦。”她感到一阵沙沙声响,抬头向四周看去,却发现自己跪在碧落院的翠竹林之中,前方一个月白色衣袍,挺拔的身影,背对着她负手而立,像极了墨逸尘。

  迷迷蒙蒙中,紫衣女子缓缓起身离去,她便伸手去抓她,想要问个究竟,却不曾想梦中动作太过激烈,躺在床沿上的她也伸出手来,不慎将自己带落到地上。

  这一摔,让陈澜吃痛,却没能让她从梦魇中醒来,她继续在地上蜷缩着,眼角挂着泪,嘤嘤地哭了起来。

  可这一落地,却惊醒了本来睡眠就很浅的墨逸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