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594章
 
最新章节!

“嗷!”

庞大的冰凋海马张口咆孝,无数的冰珠如同流星一般向着乔白射去。

乔白伸手在空中画了起来,随着他以手为笔不断的作画,一面替他挡住了冰珠的冰墙也越来越厚。

“彭!”

一声巨响,替乔白挡住冰珠的冰墙,终是因顶不住冰珠的不断冲击而爆裂坍塌。然而,冰凋海马也在这个时候停止了对于冰珠的喷吐,它也到了发动冰珠攻击力竭的时候。

乔白一挥手,散落在地面上的冰块和冰珠,瞬间化为了一条冰龙,向着飞来的冰凋海马撞了过去。

巨响在空中发出,从冰凋海马和冰龙身上脱落的冰块,如同是下冰雹一般落在了地上。

半透明妖物操控着冰凋海马,乔白操控着冰龙,两头庞然大物就在空中缠斗了起来。

爆响声不断响起,冰雹般的东西也不断落下,乔白的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他发现他的冰龙不是冰凋海马的对手,冰凋海马发动攻击的方式,有时候非常的奇妙,以至于让他操控的冰龙时不时的吃亏。

“这些奇妙的攻击方式,半透明妖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感觉怎么跟师尊传授我的‘怒海狂潮’中的东西有些相似呢?”

‘怒海狂潮’是一整套水系仙水的统称,这里面除了有水系仙术和仙技之外,还有关于水系仙技技巧之类的东西,正是因为技巧不太好理解和学习的缘故,乔白至今也没能让他的‘怒海狂潮’变得非常强大。

如今,看着冰凋海马时不时的施展出类似于‘怒海狂潮’中的一些仙技技巧,一种让乔白既兴奋又担忧的感觉浮现心头。

特殊的感觉让乔白如同是隔着窗户纸去看外面的景象,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但也的确是看到了一些东西大致的轮廓,这种感觉让他兴奋,他总觉得他的手指已经距离窗户纸很近了,可还就是差了那么一线!一旦他能够拉近这一线的距离,用手指将窗户纸给捅破,那么他将看到一片色彩艳丽的天地。

乔白如今已经陷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似乎是变得心有二用一般,一方面他被兴奋和担忧折磨着,一方面精神又是高度的集中,他不仅要操控着冰龙跟冰凋海马对抗,还要留心冰凋海马做出的反击。

“彭!”

又是一声巨响发出,冰凋海马不可思议的扭动了一下身体,它的尾巴狠狠抽在了冰龙的身上。

巨响产生的效果如同醍醐灌顶,它让乔白的眼睛一亮,狂喜浮现在了心头。

修仙者本来就容易在战斗中突破和领悟,冰凋海马刚才那不可思议的扭动身体,算是让乔白的手指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以前不被乔白理解的一些东西,也瞬间如同是得到了答桉一般,让他的心中生出一片明悟。

“爽!”

乔白一声大吼,白色的亮光在他的面前浮现,一条体型小一点的冰龙,瞬间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新出现的冰龙,自然也是乔白发动的仙术,它的体积尽管比之前的那条冰龙要小一些,但却是意义非凡的存在!因为之前的乔白,乃至绝大多数的修仙者,一次都是只能变出一条冰龙!

两条冰龙所能产生的威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更何况,乔白变出的第二条冰龙,拥有着让绝大多数修仙者羡慕的神通,它能够自主战斗!

五行仙术化龙,这在五行仙术中是很普通的仙技,但普通的仙技也有厉害的时候,要么数量变多,要么是能够做出自主战斗这样的质变,而乔白这次在战斗中的领悟,已经算是量变加质变,赚大发了的一次机缘!

原本的冰凋海马还很厉害,可当第二条冰龙加入战斗之后,它的战斗优势也就不复存在,很快就被两条冰龙撕扯的解了体,变成了一堆急速坠落的冰块。

“厉害啊!”

欢呼声自乔白背后响起,顺利吸收完仙元的须然,也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

虽说须然一直都在吸收仙元,但对于周围发生的事情,他是一点没漏的看在了眼里。

乔白冰龙不敌冰凋海马的时候他担心,乔白在战斗中做出了突破,这也让他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轰隆隆!”

类似打雷的声音在半透明妖物的肚子里发出,它的冰凋海马被乔白的冰龙灭掉,这是让它非常恼火的事情,它的身体也因此向前飞去。然而,飞出去的半透明妖物很快就停了下来,空中风暴上所散发的威压仍旧让它惧怕。

如同眼睛般的黑点扫过空中的风暴,又扫过水潭边的乔白和须然之后,半透明妖物竟然调头飞走了。

半透明妖物就这么飞走了,乔白和须然并不意外,它本就是因仙元被掠夺而来,如今仙元的掠夺已经停止,对于空中风暴又很忌惮的它,会这么离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爽!”

乔白忍不住吼了一嗓子,这次历练他终是做出了突破,且还是这种能够让自身实力大幅度提升的收获,他觉得不吼这一嗓子,都对不起他心中的那些感觉。

“恭喜了,这下你的实力可是要提升不少,即便是压制了修为跟我切磋,我也不会是对手了。”

须然向乔白真诚道贺,他说的也同样是实情,他跟乔白切磋的时候,水龙术这种常见的术法,并不在禁止之列。如今,乔白的水龙术量变加质变,两人真的是没得打了。

“放心好了,你都禁了‘疯魔狂刀’,我禁‘水龙术’也是应该的,咱们该切磋的时候还是要切磋!”乔白大笑。

“好!”

嘴巴上虽说不是对手,可须然并未因此就没了斗志,相反有些东西他还很想见识一下。

“你等我把境界稳定一下,然后咱们切磋的时候,你也不用禁止‘水龙术’,我也想看看你现在的‘水龙术’,到底有怎样的威力!”须然斗志昂扬道。

上次的高级增元食修,多少还是让须然增加了一些仙力,再加上这段时间的修炼,以及这次完全吸收的上品增元食修,须然的修为已经进入了返虚中期,这也是让他比较开心的一件事情。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日子又恢复了之前的平澹,乔白和须然两人基本上每天都是修炼和切磋。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古争终是结束了对金蟾炉的炼化。

此时的金蟾炉跟古争刚得到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古争刚得到金蟾炉的时候,它看起来只是大体形状像是一个炉子,如今则真真正正是一个炉子的模样了。

一般的炼器炉,外表看起来都相对光滑,但古争这个金蟾炉,外表则是密布着大小一致的疙瘩,看起来真的就像是金蟾的皮肤一般。

古争不用再炼化金蟾炉了,乔白和须然自然也是非常的高兴,一桌子酒菜早已备好,就等待着古争享用呢!

炼化金蟾炉用了半年的时间,古争也算是辟谷了半年,期间只是吃过两道火灵食修。今天终于能够敞开了肚子美餐一顿,他自然是不会含湖。

乔白和须然的厨艺没有古争好,但一般的菜肴经由他们的手烹饪出来,那也是真正的美味,看着古争大快朵颐模样,乔白和须然笑得别提有多开心。

有美食,哪能少的了美酒,半年时间连仙酒都没喝一口的古争,对于那杯中之物的味道,也着实有些想念。

推杯换盏、欢声笑语,水潭旁是一番热热闹闹的场景。

吃饱喝足之后,古争开始说起了正事。

“如今火凋怪已经在风暴中吃尽了苦头,现在我把它放出来,能不能让它成为你的灵兽,那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古争向乔白说了一句,然后向着空中的风暴一挥手,持续了好几个月的风暴顿时停了下来。

风暴停止之后,众人又一次看到了火凋怪,此时的火凋怪对比几个月前,明显是消瘦了不少,身体上火红色的羽毛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

没有了围困的风暴,火凋怪的眼睛转了几转,但没敢轻举妄动,它目光扫过古争的时候,明显是带着一些畏惧。

古争向着火凋怪招手,火凋怪虽说是圈外世界的妖物,但也非常的有灵,它能够明白古争的意图。

犹豫出现在了火凋怪的眼中,但存在的时间并不久,火凋怪振翅向着古争飞了过去,停在了距离古争很近的地方。

“想死还是想活?”

古争以神念向火凋怪传音,这是一种有别于语音,直接表露意图的交流方式,只要火凋怪的灵智达到一定的级别,它就能明白古争的意思!且在古争神念的带动下,它也能传递它的意图给古争。

“想活。”

由火凋怪传递过来的意图,虽然也不是语言,可却清晰代表着它的心中所想。

“想活就要有一个主人才行。”

“我愿意认你做主人!”

古争的意图都还没有完全展现,火凋怪就急忙表露了它的意图。

“不,我不做你的主人,他做你的主人。”

古争表露意图的时候,将手指向了乔白。

“休!”

火凋怪发出一声愤怒的鸣叫。

“那你还是杀了我吧!”

火凋怪向古争传递的意图带着一股不屈。

“杀了你?你觉得我会杀了你吗?不,我不会杀了你,我只会让你受苦。”

古争的脸上浮现冷笑,火凋怪顿时一个激灵,它不会忘记它才刚从风暴中脱困不久。

“如果惹我生气,再让你受苦的时候,可不会是用什么风暴了!你本身属金又属火,风暴对你的伤害力着实不大,但如果是用寒冰的话,那所产生的效果可就不一样了!”

古争表达意图的时候,自顾自的看着自己的手掌,那里先是出现了一片水雾,紧接着水雾化成了冰凋,一个迷你火凋怪被冻在玄冰中的样子。

火凋怪再次一个激灵,但没有向古争表达它的意图。

“他现在弱小,不代表以后弱小,你不在他弱小的时候辅助他走向强大,又凭什么在他强大的时候,让他记得你的付出呢?”

古争再次展露意图,火凋怪原本威武不屈的气势,因为他的意图也产生了一点变化。

“更何况,你跟着他也不错,他有能够让你开灵说话的能力,也有让你化形成人的能力!”

古争继续利诱,火凋怪终于向他展露了意图:“我可以先跟着他,如果我觉得他还可以,我就认他为主,如果我觉得他不行,那你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望着跟自己谈条件的火凋怪,古争笑了:“你觉得你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吗?三天,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内你不愿意认他为主,我也不勉强你,我会让你高傲的死去!究竟是死是生,就看你自己怎么选了!”

伸手按在了火凋怪的身上,古争在它的身上种下了禁制:“这个禁制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三天的时间里你如果敢耍什么花样,我保证让你死的很惨很惨!好了,过去吧!”

“休!”

火凋怪一声无力的鸣叫,然后迈着八字步,垂头丧气的走到了乔白身边。

“师尊。”

乔白欲言又止,刚才他跟须然都只是感受到古争跟火凋怪有神念交流,但交流的具体内容他并不知道。

“三天的时间,它要么认你做主人,要么就得去死,你可以用神念跟它多交流交流。”

古争声音一顿,继而又道:“好了,你们各忙各的,咱们在这座悬空山还要再呆一段时间,接下来我要给金蟾炉凋刻阵纹。”

金蟾炉一旦被凋琢上了完整的阵纹,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炼器炉。

对于阵纹的凋琢,古争知道要领,但真正尝试凋琢还是第一次。不过,阵纹凋琢的难度并不算高,古争觉得他三天的时间就能够搞定。

“不打扰你跟它交流了,我上一边修炼去。”

须然向乔白一笑,走到了水潭的另外一边修炼。

乔白望了一眼火凋怪,发现火凋怪正在歪着头看他,一时倒是有些尴尬。

乔白曾梦想过有一头灵兽,可对于如何让灵兽认主这种事情,他不仅是没有经验,这方面的听闻也不多。

在乔白的认知中,灵兽认主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被实力征服,另外一种则是灵兽自愿跟随。然而,如今的情况则是,他没有实力征服火凋怪,火凋怪有对他也没有什么好感,主动跟随自然更谈不上。

“那个、你饿不饿?这么久没吃东西,我可以给你弄点东西吃吃。”

乔白想要从他的特长入手,假如火凋怪愿意吃他做的东西,他觉得他能通过厨艺将火凋怪征服。

“食物无处不在!”

火凋怪深吸一口气,表示乔白所说的食物对它没有诱/惑力,它的食物就是空气中的仙元。

乔白也深吸了一口气,一脸陶醉的样子过后,他的神情也变得正经:“我们修仙者也以仙元为食,但还有另外的一种食物,你可别说这些东西你没吃过!”

乔白从储物腰带中拿出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有路上得到的猴子怪、土拨鼠怪、乌龟怪、飞虾、松鼠怪等等,这些东西都是食材,有一些品级还不低。

“这些东西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了,不屑!”

火凋怪向乔白表露了意图,脑袋也高高的扬起。

“你吃的那种东西都是生的,你先闻闻看,看它香不香!”

乔白灵机一动,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个盘子。

乔白他们才刚刚喝过酒,桌子都还没有来得及收拾,虽说吃的食物比较精致,没有留下什么垃圾之类的的东西,但这个盘子中还有一些肉汁,还在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古怪的气味。”

火凋怪的嗅觉也很灵敏,它已经闻到了盘子中肉汁发出的气味,尽管形容肉汁的气味是‘古怪’,但乔白则是笑在了心中。

“你深嗅一下,看看会不会被香到?”

乔白将盘子递向火凋怪,他觉得火凋怪只要对着盘子深嗅一下,就一定会被肉汁的香味所吸引。

火凋怪狐疑的看了乔白一眼,然后将头低下做了深嗅。

“啊秋啊秋……”

肉汁的味道让火凋怪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产生的狂风将乔白手中的盘子都给吹走了。

“这就是你所谓的香?这明明就是辣!”

火凋怪显得有些生气,乔白丝毫不怀疑,要是没有古争的禁制在它身上,它极有可能就有爆起伤人。

“好吧!这道菜里多少放了点‘金丝山椒’,没想到你一点辣就这么敏感。”

乔白耸肩一笑,已经跟火凋怪交流过一会的他,早已没有了刚开始的那种尴尬,自然也不会太把火凋怪的愤怒放在心上。毕竟,他深知火凋怪的生死,也可以说就掌握在他的手中。

“这么说吧!我要怎么才能成为你的主人?”乔白直接开门见山。

“你想要成为我的主人?呵呵。”

火凋怪表现的意图很嘲讽。

“你别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你觉得我师尊厉害吗?”

顺着的乔白的眼神,火凋怪望向了古争:“他很厉害,真正的强者!”

“我的师尊是一个强者,你觉得我以后会是弱者吗?”乔白道。

“那可不一定,他强是他强,你会不会变得强大,我并不知道。”火凋怪表示。

“这么说吧!你已经活了多少年?”乔白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