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庶子无敌 > 1069【人间正道是沧桑】(六)
 
  然而叛军并未立刻发起总攻,犹如一场漫长的奔跑中忽然一个停顿。薛

  承天门楼上,一众大将齐聚太子刘贤身旁,望着叛军前阵让出一道缝隙,旋即便见一个年轻人骑着高头大马,身后跟着数位气度沉稳的大人物,在大量刀盾骑士的保护下,来到承天门前方宽阔的广场,在箭矢难以企及之处停下。

  刘贤看着那个如众星捧月一般的年轻人,眼中遽然涌现愤怒的火焰。

  自五月十九日起,京都便陷入混乱之中,太庙内的刺驾彻底点燃那些逆臣贼子的野心。

  如果不是那个年轻人的存在,王平章何以能够竖起大旗,将那些人笼络在身边,制造这场对大梁伤害极深的叛乱。

  “刘质!”刘贤盯着对方的身影,咬牙迸出两个字。

  风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然而六皇子刘质却似乎很喜欢这种味道。

  他微微偏着头,仿佛听不真切城楼上的声音,片刻之后才朗声说道:“大皇兄,万万想不到你才是谋害父皇的真凶,二皇兄竟成了你的替罪羊。”薛

  这番话一出口,叛军立刻鼓噪声援,但令城楼上众人诧异的是,刘质看似平静却中气十足,竟然是一个真正的武道高手。

  世人皆知,开平帝自身的武道天赋很普通,他的皇子们也没有出现惊才绝艳者,仅有太子刘贤能够勉强摸到一流高手的门槛,仍旧无法和叶七这样真正的天才相提并论。然而刘质开口之后,谷梁与萧瑾对视一眼,都意识到此人深藏不露,以前竟然从未表现过。

  刘贤并未被愤怒冲昏头脑,听着下方刘质的颠倒黑白,他怒意勃然地厉声道:“孤是父皇钦定的太子,此事早已昭告天下,你以为依靠几句污蔑之语,就能瞒过世人不成?!”

  刘质不慌不忙地道:“方才宫中传来爆炸声,显然是你先前的阴谋被父皇察觉,然后迫不及待地弑君弑父。若不然的话,敢问太子殿下,父皇现在何处?为何不肯现身?”

  数万大军静静听着,刘贤沉痛地道:“刘质,你可知道那是你的父皇和母后,真相究竟为何难道你不知道?你……你简直不当人子!”

  有些话他终究不能当众说出来,陈皇后以火药刺驾之事,宫中必然要消弭干净,史书上更是不能留下半个字眼,否则天家皇族的名声将会彻底败坏。

  刘贤虽然远远达不到开平帝的层次,但他至少懂得这些简单的道理。薛

  他恨的是刘质利用这一点公然蛊惑人心,赌他不会将宫中爆炸之事的真相说出来。

  可陈皇后是这世上最疼他刘质的人!

  刘贤死死盯着下方的刘质,按在墙上的双手指尖已经摩擦出血痕。

  刘质显然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这一刻心中猛地颤了一下,视线里出现陈皇后温婉的面容。

  “殿下。”身旁王平章低声提醒道。

  刘质轻咬一下舌尖,旋即厉声说道:“刘贤弑君篡位,萧瑾、李訾、谷梁等人与其狼狈为奸。本王正告禁军将士,立刻拨乱反正,随本王平定逆贼,如此便可既往不咎。否则,待本王攻破皇宫拿下这群逆贼之后,尔等一律以谋逆大罪株连九族!”

  他的声音顺利送进承天门内守军将士的耳中,同时又有一众嗓门洪亮的亲信在宫城外面各处宣扬。薛

  叛军跃跃欲试,刘质转身欲退回阵中,忽然城楼上传来一个洪亮的嗓音,比他的声音更加清晰地传向四周。

  “王平章!”

  刘质勒住缰绳,颇为礼敬地看向身旁的老人。

  王平章微微颔首,然后对着城楼那边说道:“何事?”

  谷梁站在刘贤身边,手中提着一个染血的包袱,不疾不徐地说道:“裴越星夜赶路返回京都,有件礼物托我转交给你。”

  刘质心里涌起一股不详的感觉。

  身后的长兴侯曲江和五军都督府大都督徐寿等人亦是面色凝重。薛

  王平章双手放在缰绳之上,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究竟要用多大的力气才能平稳地控制住自己的双手。就在约莫一炷香之前,西营骁骑卫指挥使谈晟派人送来快马急报,他奉令率领骁骑卫和龙骧卫骑兵正在极速回城途中,将北营步卒远远甩在身后。

  他派来的人还带来一条消息,那便是王九玄已经提前率领三千精骑返回。

  然而谈晟不知道的是,王平章压根没有见到王九玄的身影,他和骁骑卫三千骑兵仿佛消失了一般。

  刘质亦知道此事,故而在谷梁说完之后猛地意识到最坏的结局,当即对王平章说道:“魏国公,攻城!”

  王平章却一反常态地摇摇头,依旧望着远处城楼上的那些人。

  无数人的注视下,谷梁轻吸一口气,然后用力挥臂一甩。

  带血的包袱从城楼上抛下,落在十余丈外的青石地面上,包袱随即散开,从里面骨碌碌滚出一物,在地上带出一条稀疏的血线。薛

  宫前广场上一片死寂。

  刘质等人目瞪口呆,心中泛起冰冷的寒意。

  那是一颗人头。

  面孔正对着王平章的方向。

  那是魏国长孙王九玄的人头。

  谷梁又道:“王平章,裴越让我转告你,他已经送你的长孙上路,很快就会来取你的首级。”

  刘质勃然大怒,厉色道:“找死!”薛

  西营军卒无不怒火喷涌,仿佛感同身受一般要为那位老人复仇,将皇宫内的人杀个干干净净。

  王平章定定地望着前方,直到身后飞出数骑冒着冷箭的危险将王九玄的人头抢回来,他才微微闭上双眼。

  那是他最器重的长孙,也是整个王家的希望,如今却撒手人寰,再也不能喊他一声祖父。

  王平章只觉得肺腑之间一阵绞痛,然而再度睁开眼时,他的目光已然无比幽深且冷峻,不见丝毫波动。

  但见他抬起右手,漠然道:“攻城。”

  曲江随即下令,大鼓震动延绵,数万叛军朝着皇宫奔涌而去。

  城楼之上,萧瑾镇定地望着叛军似潮水一般的攻势,不慌不忙地看向身后的裴城,后者心领神会地走到一旁,从怀中取出一枚特制的烟火令,朝着京都西面射向高空。薛

  然而还没等禁军意识到这是召唤援军的号令,在叛军大阵中央,同样有一支烟火令飞升天际。

  王平章自然而然地处于核心位置,此刻就连刘质都非常懂得分寸让到一旁。

  老者凝望着远方的城楼,幽幽道:“陛下,您当然可以暗中布置后手打老臣一个措手不及,老臣虽然不像您这般深谋远虑,但也可以提前做些应对。”

  他顿了一顿,一字字道:“今日,老臣一定入宫见您。”

  京都内外,杀伐声起,洪流遍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