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39章 039.
 
阮笙只是稍微抬头看了一眼, 都来不及对上祂的眼睛,就感到神性迫使她低下了头。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像是被迫充满了不可直视的神秘和圣光。

人类是无法直视神明的。

阮笙很清楚这一点, 如果不是卢修斯化成人形,应该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直视祂。

脑子里像是充气的气团, 压制着她无法思考。她能够明显感觉到, 塞缪尔的力量增强了,她第一次见到祂时, 还能够直视祂, 现在甚至已经没办法看祂的眼睛了。

“……海,洛, 茵。”

塞缪尔重复着念她的名字,一字一顿, 像是刚开始学习说话的婴儿。

阮笙不知道该怎么描述祂的声音。

非要解释的话,只能说纬度跨越了, 声音如同从另外一个时空中传来,不是传入她的耳朵, 而是直接灌入她的大脑。

“……”感觉无法思考了。

一只手这时轻轻地触上她的脸颊, 指甲擦过皮肤, 掠过头发。阮笙忍不住浑身战栗, 身上发抖起来。

“抱,歉。”

声音被压低了。

玫瑰色的发丝被别到耳后,翅膀轻轻地扇动着, 羽毛拂过她的脊背, 如同在安抚她一般。

“糖果,是傲慢。”

神明缓慢又认真地说道,“因为它, 我可以暂时,化成人形。”

“也是它,让你无法直视我。”

金色的糖果……是傲慢?

阮笙惊诧了一下,这让她从不安、畏惧与心悸中短暂地回过神来:“你可以维持这个状态多久?”

“三十分钟。”

掌心轻轻盖在她的头顶,“不过我,马上就会,变回去。”

“为什么?”

阮笙实在忍不住,抬起头,看到了祂的脸。

如同在雪山之巅直视凌晨缓缓升起的朝阳一般,让人头晕目眩,心潮澎湃又忍不住心生敬畏。只是看到祂金色的双瞳里神圣的光芒,阮笙就好像浑身被钉在墙上,在祂的面前,她犹如二维的一张纸片,所有的一切都能够被祂看穿。

掌心覆上她的双眼。



热的,让人想要接近又不敢亲近的,骨节分明的手。

阮笙眨了眨眼睛,睫毛轻颤扫着祂的掌心。

她听到塞缪尔回答:

“我不想让你感到痛苦。”

仅仅是这样吗?

阮笙怔了怔。

“我也,想与你离得更近。”

阮笙从口袋里翻出几瓶体力药剂,又把鸡肋的胸针扯下来扔在赫尔曼旁边。

免得他死了她又要重开游戏。

胸针太鸡肋了,一路上什么忙都没帮上,而且还魔改了创世神的图徽,她看到那个图案心里就莫名不舒服。

按照塞缪尔的指示,阮笙走出了幻境,进了一座看起来二十年没打扫的阁楼里。

绕着楼梯往上,扶手上都积累了厚厚一层灰,空气中弥漫着潮湿和呛人的灰尘气息。各个拐角处堆着各种各样的书,有的旧得纸张发黄,有的封面崭新。

系统提示她【正在接近记忆碎片】。

与此同时,克莱因也震惊到猫猫星空。

水镜里刚才出现的,是塞缪尔大人?

是冕下???

他只不过中途等得不耐烦了去玩了一会儿牌,回来怎么就看到冕下了?!不对,祂如果进入自己的领域,自己肯定有所感觉才对。

发着呆的克莱因连有人接近都一时没察觉到。

“这个就是小福三号吗?”

声音在祂的背后响起,带着些许疑惑。

“噫呜呜呜呜噫!!”

克莱因吓得椅子一歪,同时间,他的外套被少女眼疾手快地扯住,逃过了再次摔跤的命运。

“你、你!!!”

克莱因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少女。对方手里提着一只章鱼,不过它此刻没有任何生命体征——小福系列都是祂为自己创造的傀儡,平时需要的时候就驱动着为祂拿东西打扰跑腿,不需要的时候就撤回魔力,它们就会重新变成一条瘫着的咸鱼。

“我是海洛茵,初次见面,你好。”

对方歪着头打量着祂,有些好奇,“你为什么用刘海遮住眼睛?是因为这样人类就可以直视你吗?”

“你、你知道我是谁了!?”

“猜得八|九不离十。”

阮笙打量着面前的少年。

祂留着一头乖巧的鸦青色妹妹头短发,刘海很久没剪过,遮住了眼睛,只露出了下半张脸。大概是因为这样,阮笙能够压住不适感与祂对话。

少年不高,看起来体型也很瘦弱,穿着宽松柔软的大袍子和白色的小腿袜,脚上趿拉着一只毛绒拖鞋,另外一只不知道哪去了,尾椎位置还有类似章鱼一样的庞大触手,看上去湿漉漉滑腻腻的,有几条因为匆忙还缠在祂的腿上。

祂带着一顶巫师帽,帽子上有小绒球,看起来很像圣诞帽。领口开始的纽扣全都错开了一位,以至于能看清祂细瘦的锁骨。

克莱因往后跳了一步,警惕地盯着她:“你不许过来,别以为仗着有塞缪尔大人护着我就不敢动你!”

“你看到了?”

“水镜里全都能看到……不过,刚才祂的气息好像又消失了。”

“你看起来好像很怕我?”阮笙有点不解地看着祂,“你真的是海洋领主吗?”

“是、是!你不,相信吗?”

都开始结巴了。

阮笙皱着眉头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

“要不然这样吧,你让小福和我说话,你去水镜边看直播?”

直播是什么?

虽然不清楚,但是克莱因发现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十分钟后,阮笙开始跟小章鱼大眼瞪小眼了。

最后一点面对神明的压抑和敬畏消失,她直接蹲下来,喊道:“克莱因?”

“干什么啦,不许叫我的名字!!”小章鱼张牙舞爪。

阮笙用一只指头点在它的头顶,把它摁在地板上:“现在可以好好听我说话了吗?”

小章鱼气呼呼的:“快说!”

阮笙:“第一点,为什么要把我拉进海底,制造幻境?”

“因为好玩!”小章鱼用触手“啪”地一下打掉她的手指,“你管我为什么!”

阮笙收回手:“哦,我知道了,你也背叛了塞缪尔,加

入弑神的阵营了,对吗?”

“你瞎说什么呢!”

它像是被踩到触手一样跳起来,暴怒着喊道,“我才没有背叛冕下!森林和山川祂们才是主力军,光明和黑暗才是黑幕,跟我克莱因有什么关系!”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阻止祂们?”

它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来:“不是我不阻止……我没办法阻止。我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待在海底,甚至连这栋阁楼,我都很少出去……祂们巧言令色手段诡谲,而我说话都结结巴巴,更别提力量了。”

“你的力量不如祂们吗?”

“……倒也不是。”小章鱼用触手在鱼缸里沾了一点水,在地上画了起来,“初始计量排名第一的,原本是我,因为冕下创造世界的时候,最先出现的是海洋。”

它在地板上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波纹太阳:“其次是光明神盖亚,那个假清高又道貌岸然的光明神,偏偏最会笼络人心,因为收割的信仰最多,很快力量就超过了我。”

“从祂开始,大家都逐渐学会了信仰竞争。”它耷拉着触手,又涂了一个抽象的山,“第二个是山川父神蒙特,祂原本是我们所有神明里面最沉稳的,不知道为什么,在跟森林女神弗瑞斯特争执之后也有模有样地学起了盖亚。”

“这两个人竞争得你死我活,但是从来都没有赢过盖亚一次——可以理解,毕竟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和城市的扩张,森林与山川的数量都在减少。”

触手最后画了一轮月亮。

“最后才是黑暗神卢修斯。很久之前,祂原本只是贪玩享乐,从不关心这些,每天都游戏人间。祂也是我们之中知识最渊博,最不按套路出牌的,在被冕下惩罚的边缘反复横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祂也有计划地展开了信教运动。因为多年的积累,卢修斯知识渊博,谈吐不凡,十分懂得如何把握人心,加上神明特有的魅力加成……祂直接超过了山川和森林,成为仅次于盖亚的第二大信仰宗教。”

“随后,就是

我跟你之前说过的七宗罪事件了。”

小章鱼难过地低下了头:“我呆在海底几百年的时间了,完全不知道这回事。等我得知消息的时候,冕下已经坠落人间了,我发动了所有能够发动的力量都没有找到祂……甚至我都不敢找其他几位当面质问,当祂们单方面要求我牵制你的步伐时,我甚至都因为不抱希望所以没有拒绝……”

“……你一定觉得我很懦弱吧。”

它的声音越来越低,听起来就像要哭了一样。

“嗯,”阮笙想了想,说,“确实。”



这个人怎么回事,一般来说这种时候不都应该安慰别人吗!?

“塞缪尔是你们的神,你自然有责任去维护祂。祂们的愿望就是争夺权柄,收割信仰,而你不仅不维护,反倒帮助恶人作乱,那叫为虎作伥。你怎么就能够确定,自己的权柄有朝一日不会被祂们夺走呢?”

克莱因感觉自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她说的每句话都一针见血。即使在水镜后面,祂也感到难堪愧疚。

“既然做错了事情,就要补偿。”阮笙问道,“你这里,有没有塞缪尔散落的记忆碎片?”

小章鱼愣了一下,随之张大了嘴。

“你你你怎么会知道有这种东西!?”

“这么说,你就是有咯?”

“别想了,我是不会给你的!!这件事情山川森林祂们都不知道,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活着的生物知道它在哪里,我不可能把它交给你!”小章鱼摆出一副防备的姿态。

“这么重要?”阮笙有些好奇了。

“当然——”

它拖长了音调,“你们人类怎么可能知道记忆碎片对神明来说有多么重要!毕竟只有区区几十年寿命,而我们神明,最年轻的也活了八百年,把记忆取出来存储做好时间标记,对神明来说都是基本操作!”

“……这么说,塞缪尔的记忆碎片岂不是多得可怕?”阮笙问道。

“也不算特别多。”它沉吟了会,“神明会选择性地

遗忘一些记忆,只要把记忆碎片丢弃,留下有价值的部分就好了。”

“你手里的记忆碎片是什么时代的?”

“是冕下从禁闭四神到剥离六宗罪时间的……不对,我干嘛要告诉你啊!!”

章鱼瞪大了眼睛。

“当然因为,你们冕下在我手里。”

阮笙指了指头顶睡觉的白鸟,“看到没有,就是这只。”

章鱼和克莱因同时惊掉了下巴。

“噫——噫噫噫呜呜噫!!!”

克莱因惊恐地一头扎进水镜里,画面被打散,祂崩溃地把头从水镜里抬起来,头发湿哒哒的,黏成一缕一缕。

“你在说笑吧!这只鸟身上我半点……”

白鸟睁开了眼睛,歪头看了看小章鱼。

“……”小章鱼卡壳,结结巴巴道,“是冕下,祂、祂居然隐藏自己的气息了……”

阮笙伸手蹭了蹭塞缪尔的羽毛,一边对着小章鱼摊开掌心。

“所以,记忆碎片。”

克莱因呜咽着从板凳上跳下来跑去拿,二十多分钟后才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把一个木质盒子小心翼翼地交到阮笙手上。

【恭喜玩家,获得神明的记忆碎片1】

【目前困难模式进度:79%】

“怎么使用?”阮笙打开匣子。

金色的拼图状碎片浮起来,像一颗闪闪发亮的星星。

“它会自己找到归宿的……对了,在冕下回收记忆的时候,别跟祂对视,否则你会被迫共享记忆——海洛茵!!”

克莱因话都没说完,就看到少女掌心捧着白鸟,只一瞬间,金光湮没,她被卷入了记忆碎片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笙:有记忆碎片?拿来吧你

抱歉友友们,这几天我们这里台风预警没办法出门,总是时不时断电,充电宝也拿去充小电扇了,一直处在断网状态……呜呜tat,更新会在剩下的几天里分别加进字数中,但是因为可能还要断网所以更新时间是不确定的,可能有的时候凌晨更了q谢谢大家谅解

感谢在2021-07-24 23:04:53~2

021-07-27 23:07: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53361065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嘁芪 20瓶;rehtaf 15瓶;小语 10瓶;哒宰chuya、阿灯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