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40章 040.
 
高个子的青年坐在神座上闭目养神。祂白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着, 白色眼睫轻垂,整个人如同一座白色雕塑。

如果不是祂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阮笙可能真的会这么认为。

阮笙准备走过去凑近看看祂, 结果腿迈不开,一个重心不稳, 头重脚轻地直接从柜子上翻了下来。

“啪嚓——”

阮笙……发现她碎了。

她是一个釉色瓷器, 此刻正支离破碎地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不远处还有她残破的身躯。

开局直接送。

青年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祂从神座上走下, 每踏一步外貌就慢慢变化一分,经过阮笙身旁的时候, 祂已经变得可以让人直视了。

依旧是白发金瞳,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神性的光辉, 只是不再让人畏惧、战栗,而是会让人发自内心的敬仰。外貌发生了一些很微妙的改变, 可以说祂是神殿的神职人员,祂是圣子, 祂是神使, 但是绝对不会有人把祂和创世神联系到一起。

阮笙知道, 祂在外形上化人了。

路过她的时候, 青年的白色长袍掠过一阵风,地上的瓷器碎片立刻哗啦啦地集合起来,阮笙恢复了原状。

——不过视线却能够一直跟上祂。

从出了宫殿, 到众神山的广场上, 到极东裂谷,阮笙不停地变换着。

她有时是一阵风,有时是一朵花, 有时是溪水里跃起的鲤鱼,有时是绵延山脉上的一捧雪。

这种感觉……怎么说,真的挺奇妙的。

有点类似观看沉浸式戏剧的感觉。

青年降落极东裂谷,跨越了维度的分隔,降落在了人间界。

跟随着祂一起来到了人间界,阮笙才能切实地感知到人间的烟火气。众神山美则美矣,却过于清冷寂寥,没有丝毫温度和人气。

在那种地方待上成百上千年的时间,她肯定会疯的吧。

这次,她变成了一只小蝴蝶。

为了不再频繁地变幻理智依附的物体,她努力地扇动着翅膀,试图跟上青年的步伐。

她身处一个集市里。

阮笙认不出来这是哪个国家,人们的衣服也大多是她没见过的样式,少女们的裙装束腰紧得可怕。

青年买了一些小麦面包、火腿和熏肉,像一个普通的青年一样走在集市中。

这里的物价很便宜,小麦面包一个只要十枚铜币,熏肉一大袋才一枚银币。

阮笙闻着香气,有些恋恋不舍地跟上了青年的步伐。

青年去的是贫民窟,底斯堡。

一到这里,阮笙立刻就认出来了。这里是亚特帝国,真是令人惊讶,几百年了,城市翻新再翻新,贫民窟的样子却从来没怎么变过。

一样的破败、颓丧、萎靡和贫困。

只是停在底斯堡的街口,就能够感觉到一阵一阵发霉和木材肉食腐烂的气息,建筑之间的缝隙太过狭窄,阳光无法漏进来,让这片领域被覆盖在黑暗的统治之下。

青年却没有表情地走进这里。

祂与这种地方格格不入。

脱落的墙壁上洇出暗黄色肮脏的污渍,横在街道里东倒西歪的垃圾堆,再往里,有正风向破了大口子的墙呜呜漏着风,卷着下水道的恶臭气息。

而祂白发金瞳,衣装一尘不染,走路时不疾不徐,宛若苍茫平原上一缕柔和的清风。

很难闻的气息。

没飞多久,路边就出现了发僵的尸体。一些住户们自发地清理这些障碍——在这里,死去的人们只能被称为障碍,仅此而已。

有两眼混沌,衣不蔽体的老人,有面黄肌瘦,肋骨突出的小孩,有肢体残缺,精神受到损伤而产生应激反应的退役兵。

不管城市再怎么发展,文明再怎么进步,这些永远都会存在。

青年把手里的食物寄存到这里唯一一间酒馆的老板手上,让老板分给最有需要的人。祂自己则走出酒馆,路过哭泣和哀嚎,路过争吵和咳嗽,路过疾病和苦难。

一直到了没人的角落里,祂才抬起手臂,展开掌心,空中浮现了一轮金色的镜面波纹。

“疾病,”

青年的声音如同雪籽融化在阮笙的耳畔,“你的权柄呢?”

阮笙飞上飞下,就是看不到波纹里的图像,但是却能听到虚弱的声音。

听不出是老是少,也听不出性别,那声音很畏惧、尊敬地回答:“冕下,我的权柄被盖亚拿走了。”

“你为什么给祂?”

“祂说祂只是借用一下,用来改进光明治愈术……我没想到祂会用于战争。”

“战争呢?”

“祂的力量最近很强大,我见不到祂。战争、饥饿祂们最近都跟盖亚走得很近。”

青年说:“不要轻易把权柄借给任何人,你忘记我的话了吗?”

声音变得低沉又难过:“冕下……对不起,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拿着疾病权柄,每次看到那些感染疫病死去的绝望的人们的时候,我就会忍不住去怜悯,去痛苦……”

“我想着,与其这样,不如把权柄交出去,这样就可以逃避死亡和悲痛……”

“有的时候,我想,如果我不存在就好了。盖亚也告诉我,假如饥饿、疾病、战争……这些都消失了,人世间就不会再有斗争,美丽新世界就会诞生。”

阮笙一边扇着翅膀一边目瞪口呆。

光明神盖亚,这是pua顶级大师啊!!

虽然还没见过,但是这位神明手腕之高超,她已经在很多人口中领略过了。

“只是这样,你就要放弃权柄吗?”青年问。

“也许吧,我也不太清楚自己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声音沉沉道,“冕下,我陨落之后,请您另外再创造更适合的神来掌控疾病权柄吧。我……我被人类的情感侵染太久,已经无法做到面不改色地收割生命了。”

“如果这就是你最后的愿望的话,我允许。”

青年没有再劝祂,只是掌心一抚,波纹消失。

场景一转。

青年站在教廷的喷泉边,喷泉中央伫立着高大、精致的光明神雕塑,祂的周围环绕着一圈拥有着白色翅羽的天使,有的正在奏响乐符,有的正在拉弓射箭,有的在吹着小号,有的正捧着花束。

……太高级了,整座雕塑都是用白玉做的吧?明明还有那么多人吃不

饱穿不暖,在生死线上挣扎,神明的雕塑却极尽奢华。

越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人们越会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神明身上吧。

青年站在喷泉边,不一会儿,几个神职人员匆匆忙忙地出来,门被冲开,是皇宫的骑士们,他们举着剑,以私藏战犯的名义开始屠杀神职人员。

政教冲突。

血色像一朵又一朵漂亮的花,绽放在白玉雕塑上,这里是另外一个战场。

国家与国家,人与人,信徒与信徒,教廷与皇室。

这种特殊时期,最能收割人类的信仰了。

满目疮痍之后,青年才从阴影之中走出。

祂合上了一位神父的眼皮,让他快速地结束生命,从痛苦中脱离。

两秒之后,阮笙发现自己又变成了一只蝴蝶。不过之前是紫色蝴蝶,这次是青金色。

她欣赏了半秒自己漂亮的新外观,四处张望了一下,没看到青年的身影。

她犹豫着飞进了宫殿里,青年坐在长桌边,祂坐在主位,神情沉静,眼睫轻垂,左右两旁各有两个座位,椅子都被拉开,没有人坐,对应的桌子上都放着一顶王冠。

这应该就是权柄吧?

推算一下时间线,现在诸神应该被禁闭了,塞缪尔也要开始剥离六宗罪了吗?

疾病事件应该也是影响祂做决定的原因之一。想要保持神格不被污染,多余的感情必须被舍弃。

怠惰。

暴怒。

暴食。

青年变得更加神性,眼神也更加宁静。

爱|欲。

嫉妒。

贪婪。

剥离六宗罪之后,即使外表化人,阮笙也不敢轻易靠近了。

青年的身上肉眼可见地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祂柔和、悲悯的部分正在减少,共情能力也在降低。

神性越来越浓重。

当然,只是相对之前而言。

若是跟神殿里那些总是装得高深和神秘莫测的神明相比,塞缪尔简直圣洁悲慈到发光。

完全是阮笙想象中的神。

神之所以被称为神,是因为祂们拥有远超于人类的慈悲和悲悯之心

,不是因为祂们冷漠、强大和高高在上。

塞缪尔对待任何生物,不像是对待自己统治的臣民,更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他们死去,他们新生,祂都清楚。

正因如此,诸神竞争的手段,在祂看来是如此的不可饶恕。

阮笙一直静静地跟随着祂。

蝴蝶扇动翅膀,海的另一边会掀起飓风,时间也会以百年为计。

扇动三下翅膀,三百年弹指而过。

人类正在重建新的家园。

看着生机勃勃的景象,阮笙终于感觉身心都忍不住放松下来了。人们忙于基建和种植,忙于汲取知识和孕育新生命,谁都没工夫勾心斗角。

扇翅膀都感觉轻快了不少。

这个时候,塞缪尔应该只剩下傲慢还没有剥离了吧?

克莱因说的,让祂甘愿剥离傲慢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阮笙一边疑惑着,一边跟紧塞缪尔。

祂好像要去见一个什么人。

会是什么人呢?

到了目的地,看背影,那个人瘦瘦高高的,骨架纤细,穿着一身漆黑的斗篷,兜帽拉得低低的,完全无法看到容貌。

阮笙好奇地在祂们身边打转。

下一秒,阮笙感到自己眼前一黑,天旋地转。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正站在塞缪尔的对面。

……这是,那个黑色斗篷人的视角吗?

她明明是蝴蝶啊,没道理这个时候换视角,而且还换到了活着的人身上!!

阮笙无措又惊讶地站在原地,浑身僵硬。

对面的人轻轻喟叹。

“傲慢存在,你就不可能见到我神明时的样子。那时,别说对视,你甚至可能不愿意靠近我。”

青年碰上她的指尖。

温暖接触冰凉,阮笙感觉犹如一团火焰缠绕上了冰块。

温暖得简直快让人融化。

“更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接触。”

青年垂着睫毛,认真地低头看着她,似乎能透过黑色斗篷看见她的眉眼一般。

“你真的愿意,看到那样的我吗?”

阮笙:“……”嗓子有点哑,

说不出来话。况且她还不知道身体主人的性格,不敢贸然开口。

她只是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又是轻叹。

“如果真的见到了,请不要因此逃避我,”青年半刻后才很认真地一字一句道,“更不要畏惧我、害怕我。”

“我不想在你的脸上看到那样的神情。”

作者有话要说:  笙妹:?我错过了什么付费才能观看的剧情吗?

(斗篷就是笙)

感谢在2021-07-27 23:07:44~2021-07-29 01:13: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溪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塔蕾云娜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