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47章 047.
 
心跳骤停是什么感觉?

阮笙有幸一天之内体验到了两次。

再多来几次, 说不定明年一月份的冬天她都活不到。

罗兰抬手的时候,白色的宽袖垂落下来,露出一截手腕。金色的细纹暗扣锁着手臂, 包裹得一丝不露。他轻轻把阮笙头发上的皮筋扯下来,绕在手腕上, 五指插进她的发间, 慢慢地顺着她的头发。

阮笙头皮发麻。

“公女,你最近一段时间, 很忙吗?”

“……有一些。”

手指穿梭在头发间, 发出沙沙沙沙的声音,阮笙感觉躺在他腿上呼吸都变得困难了。罗兰的神情和眼神, 似乎下一秒就会轻巧地把她的头拧个180°。

“就这么享受吗?”罗兰没头没尾地突然问。

“享受什么?”阮笙没听懂。

“我们,这样。”

罗兰垂着金色的睫毛, 雪蓝色的眼瞳低垂着凝视着她的脸颊。

没有什么重量。明明个子也不小,在同龄人里算得上非常高的, 即使是穿长到脚踝的裙子也不会显矮,但是靠上来的时候, 轻得跟一张纸似的。

眼神十万分戒备地看着他, 仿佛他是什么洪水猛兽。短短几天不见, 身上又发生了无数他不知道的细微的变化。

没办法不去关注。

除了脸和眼睛之外, 明明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啊。一点都不爱笑,也不会说很冷的冷笑话,更不会因为他偶尔态度的缓和就轻易地试探越过那条线。

可是明明已经没有那种香气了。

……他在期待着什么呢?

“我没有听懂你的意思, 罗兰。”

阮笙感觉自己浑身动都不敢动, 头发偶尔被扯痛了也不敢发声,她看着对方精致利落的下颌线,一边在心底谋划着对策。

“海洛茵, 我的意思是,被人追崇,会使你感到快乐吗?”

罗兰感觉自己在摸一只不敢动弹拉响警铃的猫,猫迫于无奈窝在他的膝盖上,随时都想着伺机逃跑。

“你说你

想当圣女,是因为能受到无数人的追捧。我否定了你的理由,但是现在我又开始怀疑了。我跟你接触的时间不算久,深入理解完全说不上。”

罗兰说话慢条斯理,偶尔手上的动作还会停一停,“那个红毛因为你放弃了舞台剧和名誉,即使是拖着你下湖也要亲口听到你的回答。少公爵为了你对我撒谎,不惜欺骗神明,甚至屡次帮你拒绝我的拜帖。今天那个黑发的,我不清楚是谁,但是他和你毫无障碍地交流,亲密接触,你们耳语……海洛茵,是该是说,受到异性的追捧,才是你想要的吧?”

“我不清楚你的手段,但是我不否认……”

阮笙感觉自己的头皮被狠狠地扯痛了一下。

罗兰微笑:“真的很高明。”

疯了疯了。

罗兰到底想干什么?!

阮笙咬着牙齿,忍着痛意,皱起眉头一眨不眨地盯着罗兰的表情变化。

“你……”

她咬着尾音,慢慢地、重重地说道,“你来找我,还跟踪了这么久,应该不只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罗兰不置可否。

玻璃罐里的蝴蝶。

如果可以比喻的话,阮笙觉得自己就像是玻璃罐里的一只蝴蝶。四处碰壁,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青年的掌心按在玻璃罐上,便死死地焊牢了这座围城。

除了让青年心甘情愿地自己松开手,她没有任何其他逃出去的方法。

“你的问题,我先不回答。但是,我会回答你的上一个问题。”

阮笙一边平复着心跳,一边反抓住他的手腕,借力支起身体,骤然拉近与罗兰的距离。

对方因为意外,竟然一时没有制止。

阮笙干脆一鼓作气,提起裙摆,跨过膝盖,坐在他的腿上,凑到他的眼前,眨着纤长的睫毛,略微急促的温热呼吸喷洒在他的脸颊上。

没有了星宵草的香气,她身上原本的香要更加干净一些。轻微的玫瑰香带着药材混合的涩,奇奇怪怪的药剂混合在一起,非但不难闻,反而融合出了一

股奇异的,能令人上瘾的气味。

玫瑰花茶吗?也不全是。干玫瑰药材?不尽然。

罗兰不清楚。

他储备的药材和药剂的知识,少得可怜。

少女的眼神却不像刚才那样惊慌和警惕,而是变得柔和且微妙起来,她的玫瑰色长发垂落在沙发上,和他金色的直发纠缠在一起。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小腿压到了一截他的头发,让他犹豫到底要不要动。

罗兰没动。

他告诉自己,仅仅是因为她压到了他的头发而已。

“你问我为什么要刻意接近你。想做圣女是理由之一,但却不是最主要的理由。”

阮笙说,“你想知道真正的理由吗?”

她的心脏跳得很快。

那是当然。

头顶的10%还在旋转,她甚至都不敢把视线正大光明地挪上去,只敢用余光不时瞥一眼,生怕它什么时候就跌下去。

眼神飘忽迷散,心跳频频加快,隔着多层布料也能感觉到升温的皮肤和少女那浅粉色的双唇。

想。

罗兰知道自己的真正念头。

他一张嘴,

却只说出来了一个字:“滚。”

少女偏过了头,动了动位置,放过了他被压着的那缕头发。

现在可以动了,可以把她推下去,可以让她滚开了。

罗兰想。

但是,他还是没有动作。

她会怎么应对呢?

海洛茵的话,是会恼怒、生气、涨红了脸吧。毕竟是贵族小姐,第一次被人这样毫不客气地冷脸呵斥——

“罗兰,”阮笙没有离开,反而离得更近,睫毛几乎要碰到他的下眼睑,“口是心非,是你们神职人员的特长吗?”

“……”

她支着沙发靠背,脊背向里弯曲着,像是被用力按弯的软尺,贴近他的胸口,却始终保持着一寸谨慎的距离。

“算了,你不想听也没关系。”

短暂的沉默之后,阮笙忽然拉开距离。

罗兰的手指抬了一下,很快地收回去。

谁知道,下

一秒,她又靠近。

情绪就像是雨滴,从半空坠落,还没来得及凝结成冰,就融进了火焰里。

“只要我想说就行了——”

阮笙回忆着游戏里罗兰那少得可怜的对养母的回忆,抬起食指,用指甲戳着他的额头。

“闭眼。”她简短地说道。

没有来得及拒绝,罗兰就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这是刻进骨子里的习惯。

青年意外地没有反抗,阮笙心里的巨石落下了一半。她难得地安心了一些,另一只手飞快地拆开了口袋里的糖果。

他依旧在等待着。金色的睫毛颤动着,像蝉的翅膀,停留在精致高洁的面庞上。

罗兰尽管身高和体型和卢修斯很像,但是只要见过他们两个人的都绝对不会认错。不提发色和瞳色的区别,只是穿衣风格,用阮笙的话来形容,就像是一个在苦心修行,一个在泡吧蹦迪。

虽然罗兰性格不如他的外表这么高岭之花,但是毕竟伪装得久了,气质也会不自然地受到一些影响。

不佩戴首饰,不暴露脖子和手臂,总是扎着头发,就连马尾的高度每次都一致。

阮笙用指腹试探性地碰上了他的嘴唇。

没有抗拒。

她松了一口气。

公式书里说罗兰厌女,她还担心对方会反应激烈地排斥她的亲密接触。

有柔软的东西覆在他的嘴唇上。

罗兰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微妙的情绪盖过了愤怒,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有所动作,而是任由柔软碾着他的唇瓣。

甜津津的东西被推进他的嘴里,还没回过神来,那东西就顺着他的喉咙滑落下去。

罗兰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刚想睁开眼睛,就栽进少女湖泊一般的双眸里。

“甜吗?”她问。

罗兰没说话。

他眯起眼睛,想从对方身上找出哪怕一丝一毫的破绽。

“答案呢?”他问。

“这就是我的答案。”

阮笙说。

糖果吃下去了,就算成功了一大半。

青年头顶旋转的13%,昭示着他的错觉

和误会。他的眼神里罕见地浮动着愠怒,像海面的浮冰。

“理由。”

“没有理由。”阮笙说,“你不喜欢这样吗?”

“你太自信了。”

罗兰不屑地笑了起来,他掐住阮笙的腰,想把她从自己的腿上拎下去,一股没来由的情绪却霎时间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击中了他的心脏!

阮笙没有错过他凝滞的神色。

“罗兰·瓦伦汀,这不就是你想听到的答案吗?总是拐弯抹角,想着法子来见我,注意我和我身边的人,嫉妒到甚至忍不住在另外一个人离开的一时片刻便找上门来,这还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吗?”

“……”

苦涩、卑微又痛苦难耐的情绪一阵一阵汇入他的心脏。罗兰十几年来,第一次体会到这样新奇又异常的感觉,他逐渐绷不住神色,眼睛凝出红血丝。

他狠厉地瞪着阮笙:“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普通的糖果。如果你察觉出什么异常,也不会任由我把它送进——咳咳咳,罗兰,你在干什么!?”

故技重施。

他再一次扼住她的脖子,呼吸变得很重,胸口起伏的程度加剧。

“……海洛茵,你想死吗?”

阮笙费力地咬着牙,把手覆在他的手上,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说我想的话,难道你就舍得吗?”

嫉妒。

她给罗兰吃下了嫉妒的糖果。

没有任何人类能够逃离神明情绪的支配。罗兰实力再强大,也只是神使。他不是神明。

他没有能够摆脱七宗罪糖果的能力。

吃下糖果,她再稍加语言引导和动作误解。

为罗兰编织一个从一开始就是谎言的假象和圈套,这就是她原本的计划。

只是她没想到罗兰会突然出现,她今天根本就没做任何准备。幸好糖果她一直随身携带,给了她随机应变的机会。

“你虽然无法分辨色彩,但是却可以触摸,对吧?人有五感,触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

阮笙扯动他的右手,把手指从他的指

缝里交叉进去,带着他的手抚过自己的脖颈:“摸到跳动的脉搏和流动的血液了吧?我的发色,和血液的颜色很接近,你摸摸看。”

柔顺的,海藻一样的长发。

“你把它们想象成有温度的,会流动的,灼热的液体。”阮笙歪着头,看着罗兰的眼睛,“……和平时感觉不一样了,对吗?”

“然后是我的眼睛。”

阮笙闭起一只眼睛,把罗兰的指腹贴在眼睑上,“微微凸起,圆圆的,你想象这是湖泊里的一滴水化作的琥珀,阳光投射下,它会散射出清凉的、澄澈的光。”

“嘴唇,也要摸摸看吗?”

阮笙把嘴唇贴着他的手,一边说这话,“我跟你说过粉色吧?就像我的嘴唇这么柔软……你刚才,体验过一次了,不是吗?”

掌心和双唇,双唇和双唇,少女低着头,像是吻着他的指尖一样说话,但是说的什么,罗兰很困难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仿佛一瞬间得了文字失语症,一个字一个字地组合,一个字一个字地拼凑,才终于理解了其中完整的意义——

20%。

“提到红色,你就要想起我的头发和脉搏,提到湖绿色,你就要想起我的双眼,提到粉色,你就要想起我的嘴唇……”

阮笙说,“罗兰,现在你肯承认了吗?你嫉妒他们。你嫉妒他们跟我走得更近,你嫉妒赫尔曼和我的两小无猜,你嫉妒德莱特能以兄长的身份照顾我,你嫉妒卢修斯能直率坦诚地跟我交流……罗兰,你甚至嫉妒地让瓦丽塔去找我的麻烦,甚至跟踪我到黑暗神的神殿,明明可以杀我却屡次放过我,你想要这样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自欺欺人。

她要他承认在自欺欺人。

罗兰的理智被嫉妒湮没,他沉浸在前所未有过的情绪中无法脱身,只能拼命克制自己异常的冲动。

海洛茵如果给他的糖果真的有问题,他不可能不感觉到的。

点燃他情绪的,是她的吻才对。

她少

见地不在守势的一方,主动出击,一针见血地挑破了他的脓疮,击碎了他的理智。



阮笙耐心地等待着他的回复。

……想要清醒,做梦去吧!

这次的嫉妒糖果她可是融了两颗合为一的进阶版,对人类来说就是致死量,罗兰想要短时间内抑制这种情绪,可能性约等于负无穷。

误以为自己喜欢她,短时间内,她的生命安全也得到了充足的保障。长期来看,只要罗兰也相信了自己喜欢她这个“事实”,她的攻略任务,可以说是直接跨越了一大步。

这也是她选择嫉妒,不选择爱|欲的原因。

爱意涌现得激烈,消退得也快。药效消失后,罗兰只要察觉到自己对她的爱意不再那么强烈,就能发现一切都是她的圈套。

嫉妒却不同。

嫉妒只是看到她跟别人亲密接触的时候才会涌现的情绪,罗兰或许对她并没有什么好感度,也或许那20%全都只是占有欲,但是只要再看到她和别人接触的场面,他就会不由自主放大今天的情绪。

用嫉妒来掩盖爱意。

这是阮笙目前能够想到的,最保险的一个方法了。

尤其是对于罗兰这种根本就没尝过嫉妒情绪的人来说。

他善于自我暗示,只要接受了“他喜欢她”这个设定,他就会自己慢慢加羁绊值,自我攻略。

青年眼睛猩红地喘着气,他确确实实地感觉到了让他痛苦不堪、想要落泪的莫名情绪。他忍不住想要把少女禁锢,捆绑,掠夺,这种诡异的念头电击一般地流过他的全身,他忍不住发抖起来。

“……海洛茵,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死你,是吗?”

青年念了一个咒语,阮笙感到失重感传来,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后脑勺就磕在地板上,清脆的一声,头晕眼花。

身下是冰凉的木质地板。

换了一个地方,这里不是黑暗神的神殿,这是哪里?

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个问题,因为罗兰单手箍着她的脖子,把她按在地上,他则居高临下地跪

在她的身上,金发垂落一地。

从这个视角看过去,她的头发像玫瑰一样散在地板上。她的眼神略有迷茫地看着周围的环境和他,这样的眼神和神态让罗兰终于找回了一丝丝清醒,似乎这样他就又能够回到主动的状态。

“要在这里吗?”

少女的话却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

“不可以。”她扫了一眼四周,“地板上可是很冷的,至少也要去床上吧?”

罗兰的时间仿佛静止了两秒钟。

“还有,我想问,你不是光明神的神使吗?是被要求禁欲的吧?”她认真地提问,“只有结婚之后才可以做,你们的《圣经》上好像有这么说过?”

“而且神使如果结婚了的话,也是要退休的。你还这么年轻,就想放弃如今好不容易才拿到手的地位和权力吗?”

“……”

“但是,如果你非要的话,我也没办法。毕竟,我很弱小,不是吗?”

阮笙伸出右手,隔着厚厚的神殿制服布料,覆上他的腰部。

罗兰的脑子空白了一瞬。

手并不安分地往上,顺着小腹来到了胸口处,反复徘徊了半会,才继续前进。

藤蔓攀爬着他的身体,每一次游移都让他心底的藩篱被冲击一次,情绪的闸口逐渐失控。

少女最后摸了摸他的喉结。

“你总是掐我的脖子,是觉得这样能让你更兴奋吗?可是这样会让我很不舒服。罗兰,你其实也知道的,可是为什么却不改正呢?”

她蹭了蹭青年的喉结,“你看,你的脖子我不过碰一下都这么敏感,更别提掐住了。将心比心,你真的喜欢一个人的话,怎么会舍得掐她的脖子呢?”

投入进去,投入进去。

这种生死关头,阮笙总是能够表现出爆发式的演技。优点是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可以骗过,而且基本不会怀疑。缺点是她自己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抽离,而且格外耗费体力。

喉头上下滑动了一下。

一滴汗珠从他的额角滚落

,滑进了两个人交缠的衣服里。

罗兰的喘息很粗重,他表现出从未表现过的莽撞、迷惘和不知所措,他已经被糖果支配了绝大部分人格了。

阮笙浑身的衣服其实湿透了,后脖颈都是冷汗,她的体力储量严重不足,已经无法继续支撑她跟罗兰的对峙了。

于是她咬破指尖,另一只手环住罗兰的脖子,借力往上靠。

粉色的嘴唇沾了血变得殷红,更像是无声的蛊惑和邀请。

再来一次吧。

他仿佛听到少女这么说。

26%。

再来一次吧。

少女的手攀上他的腰。

29%。

罗兰像是被塞壬歌声迷惑了的水手,被牵引着,被拉扯着低下了头,凑近她染血的双唇。

与此同时,阮笙把咬破的手指按在了从罗兰腰间偷来的传送卷轴上。

卷轴燃烧起来,少女在他的眼前干净利落地消失不见。

作者有话要说:  罗兰:老婆呢?

卢修斯:老婆呢??

塞缪尔:如果你们老婆长这样,那不是你们的老婆,那是我老婆jpg

感谢在2021-08-05 00:16:08~2021-08-06 08:45: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上邪 20瓶;正义使者、冀安然、灌汤小笼包糖醋排骨芝、蹦到我的碗里来 10瓶;46527636 5瓶;lareina 3瓶;云丶笙 2瓶;阿灯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