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49章 049.
 
“没有人, 能再像哥哥一样包容我的一切了。”

“我曾经犯过无数错误……我都很清楚,我太年轻,太自以为是, 我把自己当做了世界的中心。我从来都没有站在哥哥你的角度去思考过问题。现在, 我才终于明白你的用心。”

“只要有哥哥在的地方,就是能永远庇护我的港湾。”

“真爱那种东西……对我来说太过于虚无缥缈了,贵族间从来都只有联姻吧。与其相信那种抓不住的抽象概念,我更愿意留在公爵府, 留在研究院工作。哥哥, 你以前不是也说过,德蒙特绝不能自降身份吗?可以站在我身边的, 只有你, 哥哥。”

……

阮笙把弩|弓和弩|箭收回收纳包的时候,克莱因从里面挤出脑袋,做了一个扼脖子呕吐的动作。

“奸诈!狡猾!卑鄙!无耻!不愧是最擅长内斗的种群, 你们人类都像你一样虚伪吗?我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阮笙用手指把克莱因冒出来的脑袋戳了回去:“彼此彼此, 比诸神内斗还略逊一筹。”

“……话说, 你是怎么面不改色说出那种话的啊?”克莱因又好奇了。

“因为,我的头顶悬着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

阮笙边走边说, “我不知道这把剑什么时候会落下来,把我的脑袋劈成两半, 但是我知道,怎样会让它加速下坠, 或者减缓下坠速度。”

“如果有一把剑这样悬在你的头顶,你也什么话都能说得出来。”

克莱因没听说过这个比喻,似懂非懂:“谁要杀你啊?你直接把拿剑的人干掉,不就行了吗?”

“就是因为不知道是谁, 所以才只能一直处于被动状态。”阮笙呼了一口气,“帮助塞缪尔,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希望祂能够为我提供有利的援助。”

“好哇!我就猜到你肯定别有居心……不过你这样说出来了,我反倒安心了些,至少知道了你救冕下的真正原因。”

“提起塞缪尔,你有没有发现祂最近总是在睡觉?”阮笙回想起来这几天的情况。

“……好像是哦?”克莱因努力地回忆,“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觉得。虽然冕下还不能开口,平时也很安静,但是最近好像连翅膀都不扑棱了,一直窝在被窝里睡觉。”

不会是要进化了吧?

阮笙:“有没有可能是神力恢复了?”

“神力确实是在稳定恢复中,但绝对还没到达阙值,甚至连化人时的平均水准也没达到。”克莱因严肃地用触手抵着圆溜溜的下巴,“这几天我的本体会好好翻书查阅一下冕下的情况有没有过先例,你先别担心。”

“那就拜托你了。”

阮笙说,“药剂师大赛就在下个星期,决赛在皇宫举行,那天我不在公爵府,凌晨出去,比完赛回到家大概都半夜了。你要照顾好塞缪尔。”

“以我对冕下的忠心程度,你大可以不用在意这个问题!”克莱因自信满满地拍着胸脯,“而且,你也别太担心,往好处想想看。”

他用触手比了一个抽象的大拇指:“说不定你根本就进不了决赛呢——海洛茵你居然敲我暴栗,可恶,我要跟冕下告状!!!”

……

药剂师比赛分为三轮。

初赛、复赛和决赛。

初赛在学院举行,复赛在沃米卡官方药剂师协会的研究院举行,决赛在皇宫举行。

帝国学院拿到的名额是三个。

初赛全国各地筛选出来300-350人,复赛刷掉三分之二,决赛选出前二十名,前十名的可以进入研究院拿到实习资格,前三名的直接免试进入协会。

卢修斯给阮笙定的目标是决赛前十。

阮笙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决赛前二十。

初赛很容易,阮笙当天甚至提前交了理论考试卷出考场复习实验。

拿到复赛通知书的时候,卢修斯亲自去她的寝室找她。

“你用男体形态在学院里正大光明地转悠,不怕被人发现吗?”阮笙靠在沙发椅上,快速过着基础公式。

“就算被发现了,也只会说我是埃卡特院士的男友。”卢修斯指尖夹着红色的复赛通知书,朝她眨了一下右眼,“公女,你是不是这么多天来一直忘记了什么事情?”

阮笙走过去,踮脚抽走通知书,折起来用水杯压在书桌上,卢修斯跟着她一点不生分地进了宿舍,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

她在飘窗上的软沙发上坐下,靠着透明的玻璃。窗外是四楼葱葱郁郁的树荫,真难得,大部分树叶都开始脱发了,唯独她窗口的这棵依旧生机勃勃。

“真的不记得了吗?我好难过。”卢修斯把眉毛撇成八字,露出一脸委屈的表情,这本应该违和的情态出现在他的脸上却变得再自然不过,“你有时间给卡兰同学写大把大把的信,都没时间去回忆一下你到底遗漏了我一些什么。”

“……”阮笙把讲义盖在脸上,假装睡着了。

“在神殿的时候,你突然离开这件事,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青年瞧她没动静,蹑手蹑脚地靠过来,声音轻快。

“你是神明,一些事情,不用我说,你也知道。”

阮笙没把脸上的讲义拿下来,声音隔着纸张有些闷闷地传出。

“我知道了,和你亲口告诉我,意义不一样。”卢修斯认真地反驳她,“而且,神明怎么了,你歧视神明!而且还是我这样优质的为数不多的好神明!!”

“如果自信可以像魔力那样测量,你肯定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旷世奇才。不用怀疑,你值得这个称号。”

“亲爱的,我总算明白你‘刻薄’的名头是怎么来的了。但是我很受用,毕竟,自信不是贬义词,对吗?”

青年发出低笑,祂俯下身,轻轻揭开少女脸上盖着的纸张,凑到她跟前,完全遮盖住她周边的空间,身影覆住她所在的一小片区域,脖子上的星象挂坠垂下来,擦着她的下巴和脸颊。

有点冰凉的。

阮笙颤了颤眼睫,还是忍不住睁眼,第一眼就看到了款式独特,精致漂亮的星象吊坠。

很有卢修斯的风格。

“卢修斯……”

阮笙默了很久才出声,“你觉得,我可以相信你吗?”

她不敢相信。

卢修斯,是她唯一一个完全无法理解的神明。如果说祂在她的阵营,祂却又弑神,刻意接近她,把她的消息透露给森林和山川,导致她陷入危险,险些无法脱身。

如果说祂在她的敌对阵营,祂却又耐心指导她,给予她学习上的帮助,为她解答了很多疑惑,认识这么久,也从未强迫过她什么。

好矛盾,好复杂。

卢修斯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仅仅是邀请她成为黑暗神的圣女吗?这种事情,不需要这样大费周章吧。

“你很想知道我的答案吗?”

青年冷不丁问道。

“对。”

她点了点头。

“我的答案是——最好别相信我。”

青年看着少女脸上表情的变化,愉快地笑出了声,“得不到你想听的答案,就那么失望吗?看来我在你心底的地位不低呀,真是开心。”

“……我很尊敬您,卢修斯先生。这仅仅是您身为埃卡特院士的时候,我自愿成为您的学生,在您的教授下学习新的知识。但是,您让我别相信你。”

阮笙抬起头,看向祂的眼睛:

“你说得对,卢修斯,我不会相信黑暗神的。但是我愿意去相信埃卡特院士,我感激并且崇敬她,她让我在药剂的道路上一日千里,少走了很多弯路,她给予了我无条件的支持,并且认定我会在两年之内比赫尔曼助教更加出彩……她是我的恩师,我不相信黑暗神,但是我相信埃卡特。”

卢修斯怔住。

祂在少女湖绿色清凉的眸子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讶异、怔忪、意料之外。

很多情况下,神明也是无法预知一些事情的。祂们能知道的,只有天气、岁收、灾害、疫病,祂们无法预知人类的情感和行为,这种变化太细微太细微了,以至于卢修斯几千年来都没有摸透这其中的规律。

神明,再怎么被人类感染,也依旧是神明。拥有高超的模仿技巧和可以任意控制的情绪客体,并不能让祂们变成真正的人类。

卢修斯一时分不清阮笙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说哦?神明都是拥有读心术的,平时我都关闭这项能力,但是只要我想,解除屏蔽,我就可以听到你的心声。”

阮笙说:“是吗?那就来听听吧。”

公式书里很明确地说过,只有神格状态下的创世神塞缪尔才可以使用读心术,为了防止滥用读心,其他诸神早在几千年前便被强制剥夺了这项能力。

就是因为知道这点,阮笙才敢这样底气十足、有恃无恐。

十秒钟的大眼瞪小眼后,卢修斯终于败下阵来。

他耸了耸肩,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我就暂且相信你一回,这也算是作为你相信我的回礼了。”

“尽管这样,我还是想说,”

卢修斯伸手把跳下飘窗的阮笙一把捞了回来,重新抱上了飘窗,“别相信卢修斯。”

“别相信祂,这是我以埃卡特身份对你做出的告诫。”

起初,阮笙并没有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但是,很快她就明白了。

——在研究院的复赛中,她看到了拿着神殿推荐信的瓦丽塔,与协会成员一同进入了复赛准备场地。

作者有话要说:  笙:来,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

神明线走的都是隐藏攻略,现在捅的刀以后都会捅向他自己(好耶)

今天还有更新的,还欠了很多债要慢慢搬砖,呜呜呜

搞了个抽奖嗨皮一下,大家可以去文案看看,都是国产,风起长安我还没玩,但是买断国乙一定要支持下tat蓝宝石真的好玩,之前安利没有人吃只好自己来搞个抽奖了tat

感谢在2021-08-08 15:21:44~2021-08-09 07:11: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三爷 2个;宋之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虾饺鱼丸 20瓶;青衫 15瓶;53859428、云丶笙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