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62章 062.
 
非要说的话, 阮笙跟黑暗神的信任早就破裂了。

从祂帮助瓦丽塔的那一刻起,阮笙就开始有意识地逐步分离自己和卢修斯之间的关系了。

“有事吗?”

她把头发别到肩膀后,下着楼梯。

卢修斯依旧笑眼弯弯的, 跟一只狐狸没什么区别。

两个人都知道彼此的性子,并没有虚与委蛇。

卢修斯放下茶杯,开口道:“公女, 协会的事情是你揭露的吗?”

阮笙镇定地把双手叠在膝盖上,身子后靠:“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当然不是。”卢修斯露出了为难的神情,祂看着阮笙, 轻轻叹了一口气,“你这样做,不觉得太危险了吗?你以为你是德蒙特家族的人, 他们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他们敢不敢我不清楚,我只知道, 你是挺敢的。”

卢修斯闻言, 把眉毛无辜地往下撇, 失落地叹了一口气:“原来你心里, 我就是这样的人。好难过啊……”

阮笙往后倾了倾身体,皱着眉头:“停。卢修斯,你为什么针对我, 为什么想方设法地把我扯入深渊, 苦心孤诣地帮助我的对手,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知道,想要跟你对抗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我不乞求你能可怜我,给我放水。”

她的神色冷下来, “——但求你别总用这样的神情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那会一点一点消磨我对埃卡特院士的敬重之情。”

卢修斯意外地没有反击她的话,默了默,端起茶杯,饮了一口。

祂垂着鸦睫,轻轻说:“或许你的指责都是正确的,但是我想说,我这次的忠告也是真心的。”

祂补充,“没有谎言。”

“只是这件事情吗?”阮笙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皇太子的订婚宴,我不会去。”

卢修斯在她起身抹平裙子的褶皱后,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阮笙停住脚步,她回头:“所以呢?”

“公女,你最好也不要去。”卢修斯很少见地认真地说道,“反正只是回绝请帖而已,皇室再不高兴,少公爵都会为你挡回去吧。”

“你觉得,我会相信一个在我心里,信用度为零的黑心神明吗?”

卢修斯:“那这句话,就是埃卡特托我告诉你的。她的话,你听不听?”

阮笙抿唇。

好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一样。

她感觉到没来由的燥热、烦闷和无处发泄,她回头,大步走上前,扯住卢修斯胸前的衣襟,把祂往上提,卢修斯惊讶地站起来。

祂难得地露出了不明所以的神情:“海洛茵,你……发烧了吗?病还没好吗?”

“闭嘴!”

假如说之前她勉强还能抑制住心底被背叛的委屈和难过,在这短短的十几分钟里,她就像是一块在火中被烧灼的冰块,一滴一滴地融化。

她感觉自己情绪的闸口被打开了,眼眶红红的,咬牙切齿:“卢修斯,你当初为什么要做我的导师?既然讨厌我,为什么又要教我药剂学?为什么要总是找我聊天?为什么要送我神之力?为什么要邀请我去当圣女?”

她的眼睛大大的,水光闪闪,让人几乎以为她哭泣了——实际上并没有,她常年苍白透明的皮肤这一刻也因为激动和不明的情绪泛红,从脸颊蔓延到耳朵,像一颗尖尖冒粉的草莓。

卢修斯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祂伸出右手,食指轻轻地触碰了一下她的脸颊,划过她的下眼睑:“你……你还好吗?”

被冰凉的指腹蹭过,好像电流流经一般,阮笙感觉自己手臂皮肤都浮起了鸡皮疙瘩。她微微颤动了一下,喘着气,松开了卢修斯,一手捂着嘴,慌乱地想逃离这个地方。

手腕被拽住:“你怎么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吗?”

阮笙感觉身上热得快要融化,她的腿越来越软,断断续续地说:“滚……放开我,我要离开这里!”

“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去。”卢修斯感觉有些不妙地走上前来,“我感觉你的状态很差……即使是我也看不出来你得了什么突发症。”

“走开!走开!”阮笙感觉有什么在蚕食着她原本清醒的意志力,而对方的接近,则加快了蚕食的速度,“离我远点!!”

她的声音颤抖着,身体像是纸张一样拼命往后折去,对卢修斯避之不及。

她不知道这种本能到底是什么,她只知道,如果继续放任下去,这个结果,将不是她能够承担的起的。

“好好好,我不过来。”卢修斯轻轻放开她的手腕,举起双手,“……海洛茵,需要我帮你拿杯水吗?”

“……不、不需要。”阮笙一边喘着气,一边警惕地看着祂,“现在、立刻,从我的家里出去。”

她看着卢修斯站在原地好一会儿,见对方妥协地转身,她才松了一口气,扶着扶手费劲地上楼梯。

说实话,如果不是视觉还在,她肯定以为自己的腿是两根燃烧的蜡烛,每上一级台阶,白蜡就滴滴答答地淋下一片,越来越软,越来越没有知觉。

还没爬到一半,她感觉胸口闷极了,浑身的极度不舒适让她想要哭出声。

她跪在楼梯上,虚弱地喊:“哈蒙……哈蒙?”

没有回应。

“需要我帮你用魔力感知一下吗?”

不远处传来声音,“你的小女仆在你的桌子上留了字条,说她把你的几套裙子拿去干洗了,半个小时后回来。”

阮笙回过头,她的视线这时已经模糊不清了,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大门附近有一个人影。

“你怎么还没走?”阮笙咬着嘴唇,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

“我走,我走,”对方连连应道,“你别着急,慢慢来……需要我帮你叫其他的佣人吗?”

“走开!”

阮笙高声尖锐地喊道。

只是她以为的高声而已。

因为突发的症状,她浑身仅剩的力气都被用在了保持清醒上,能分给声带和胸腔发声的所剩无几。

而尖锐,也只是让她的声域抬高,变得更细,且更加软绵绵的。

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站在桌沿,探出粉色的爪子试图去挠你,结果一爪子下去没挠到,反倒自己没站稳,骨碌碌滚下了桌子,摔得一头包。

阮笙此刻给卢修斯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她声音微弱,后气不足,第二个字还没念完声音就低了下去,普通人站得这么远的话,压根都听不清。

卢修斯答应得好好的,却抱着手臂站在门边,好整以暇地看小猫爬楼梯。

就像是看马戏团的戏剧似的。

爬两阶,磕一下脚踝和膝盖,还要往下跌一阶。

……这孩子,是不是又拿自己试药了?

那也不应该。只要是她能做出来的药,祂基本上都能只凭借观察就能知道药剂的效用。

但是这一次,祂确确实实不知道。

情况看起来并不普遍。

或许根本就不是药剂导致的。

祂正沉思着摸了摸下颌,就听到身后的开门声。

卢修斯连忙让开。

门被打开,对方在看到祂的一时间也微微惊讶:“……您是?”

门外的青年年纪很轻,身材挺拔,穿着剪裁得体的制服,腰间配着一把长剑,黑发一丝不苟,湛蓝色的双瞳澄澈如海。

卢修斯想起来,德莱特应该是从来没有见过祂的黑暗神形态。

祂笑了笑,敷衍了几句话,准备离开。

对方也没怎么在意,甚至也许都没听祂说的话,两个人各怀心事,擦肩而过。

门被合上。

德莱特走了几步,听见了格外沉重的喘息声。

他停住脚步,顿了几秒钟,抬头,看见二楼少女的背影扶着墙,一手撑着膝盖,似乎精疲力竭地喘息着,痛苦异常。

他不确定地:“……海洛茵?”

那身影一颤,没回头,消失在了墙角。



实际上,在听到德莱特和卢修斯谈话的时候,阮笙还没有那么紧张的。

按理来说,德莱特不会那么快发现自己。

她离走廊转角还有三步,对方要走到视野囊括她的范围内需要十几步。

她错在没把自己的体力消耗算进去。

扶住墙壁的时候,她已经喘气连连,感觉自己是一滩流动的水了。

水没有腿,只能朝着低处流。

而她要在平地上流。

身后远远地传来声音:“海洛茵,是你吗?”

德莱特在上楼梯。

“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他的脚步由迟疑变得加速,最后疾步走来。

青年靴子都没换,佩剑甚至也没来得及摘,他很快地上了楼梯,看见他妹妹闪身进了房间。

“咔哒”一声,门落了锁。

阮笙直到锁上门才出了一口气,背靠着门板,无力地滑下来。

……要命了,真是要命了!!

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出什么毛病了!?

阮笙痛苦地用手背敲着额头,一个想法在她的脑海里稍纵即逝。

她想起了什么,费劲地挪到书桌的容器旁,揭开丝绒盖布,克莱因正在清透的水中睡得正香。

她咬着牙齿,撑住凳子,半支起身体,腿抖得不成样子,因为视线不清碰倒了桌子上的镜子和首饰盒,摸索了半天才摸到一些散落的糖果。

她眯着眼睛,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辨析糖果。

随后,她跌倒在地上,低低地痛呼一声。

阮笙愤愤地拉开柜门,最前面的是她装零嘴的透明盒子,已经很空了。

她扒开资料和书籍,又翻出了里面另外一只盒子,其中只有零零碎碎的一些糖果纸。

——那是用来装七宗罪糖果的。

……她当时吃了几颗来着?

德莱特敲了半天门,里面一丝声响都听不见。

他没来由地焦灼起来。

海洛茵怎么了?她受伤了,还是受到了什么精神上的打击?是因为刚才那个黑暗神神殿来的神职人员吗?

海洛茵认识那个人吗?他们之间,在他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什么吗?

德莱特频繁地按动着门把手,然而空气中只是传来机械的摩擦声。

她在里面如同睡着了一样,不仅没有说话声,没有哭声,甚至连走动声都没有。

真的睡着了吗?

还是……

德莱特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吓得心惊肉跳。

怎么可能!他的妹妹尽管身体羸弱,却也不到这个地步吧?只是在家里呆着而已,没有急性病的话,是绝对不可能……

德莱特再一次想起了那个黑发青年。

祂的年纪比他大一些,个头也稍稍高出一点,都是黑发,祂的却随意又慵懒地翘着,不像他的一样整齐且服帖。

祂的眼神目空一切,说话的时候能看得出来,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这样的人……会是祂伤害了海洛茵吗?

祂看上去神秘莫测,可以说,只要祂想,祂是绝对有这个能力的。

德莱特的心脏急迫地跳动起来,这一时间,他甚至等不及去找女仆长拿房间的钥匙,只是想着破坏这道烦人的障碍。

甚至拔了三次,才把剑拔出鞘。

他狠狠地劈开门板,发出了巨大的动静,被惊吓到仆人门纷纷跑上楼,看到向来冷静稳重的少公爵握着剑,一身杀气,似乎把门板当做了敌国的将领。

胆小的惊叫着逃走了,剩下几个躲在楼梯旁的转角处偷偷观望少公爵的反常行为。

他从来从容的神色也变得慌乱无措,额角滴下冷汗。

“去、快去叫执事!!”仆人们乱作一团,没有人敢接近他,“少公爵发疯了!!”

“别乱说,小心脑袋!”

“那是海洛茵小姐的房间,哈蒙呢,她怎么不在这里?”

“我、我刚才看到了哈蒙,她好像去干洗店了……我这就去叫她回来!!”

……

暴力开门后,德莱特闯进房间,一眼就看到了床上被子下隆起的瑟瑟发抖的小丘。

他心急如焚地大步走过去,掀开被单,那一瞬间他的手连自己都未发觉地微微发颤。

——少女完好无损地蜷缩在被单下。

心脏像坐过山车一般,冲上云霄,又狠狠地落下。

德莱特有些愠怒地抓住她的手臂:“海洛茵,既然没事,我叫你那么多声,你为什么不——”

他错愕地低头:“你发烧了?身体怎么这么烫?”

他扯住她的手腕,想把她拽起身,对方却像棉花糖一样黏在被子上发着抖不肯看他一眼。

“喂,你到底……”

终于把棉花糖扯了下来,少女呜咽着,瘫软地跌在他的身前,肩膀颤动着,肩膀和关节的皮肤下都浮着青涩的粉红。她浑身烫得不像话,声音又低又小,说的话根本就听不清。

“……我好难受……”

德莱特伸手去探她的额头:“你说什么?”

“……德莱特,”

少女被他摁住,终于抬起了脸,眼睛水光潋滟,双唇罕见的湿润殷红,脸上和脖颈出覆盖着一层薄汗,她抱着他的腰,近得他能看清她脸上细细的浅色绒毛。

脸颊绯红得像一颗熟透的草莓。

“我难受。”

她几乎是以撒娇的口吻无意识地重复着这句话。

“……你叫我什么?”

“德莱特,我难受。”

“德莱特,我好难受。”

“德莱特,我浑身都很不舒服,我好热。”

……

青年浑身僵硬了一瞬,好像在那一刻,全身的血液倒流涌上头顶,连心脏都快要冲出破碎的胸腔,整个人从下而上燥起来,连肌肉都在隐隐发麻。

他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新奇的,悸动的,难以抑制的,更像是一种本能。

这种本能诱导着他去回应她。

他好像被海水淹没一般无法呼吸。

手指动了动,松开。佩剑掉落在地板上,发出“哐当”的声响。

她被惊得瑟缩了一下。

他的手安抚地按在她的后背上,他哄小孩似的轻声,嗓音微微干涩沙哑:

“海洛茵,别怕,别怕,我在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本场翻拍影片:《闪灵》

感谢在2021-08-22 21:46:58~2021-08-23 23:54: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虾饺鱼丸 10瓶;tuesbete、一本正经的阿七 5瓶;云丶笙 4瓶;嫁给我准没错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