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80章 080.
 
谁也不能进去那里, 除了少公爵。

瓦丽塔还是住进了公爵府,只不过没有任何人知道。

她面容憎恶且倦怠,眼神已经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少女了。她站在阮笙的房间门口,跟德莱特僵持着。

德莱特脸色铁青。

瓦丽塔恶毒地说, 像一条毒蛇:“我才是真正的公女, 我的好哥哥, 于情于理,你这么做都不合常规吧?”

“房间很多, 只有这一间不行。”

“如果我偏要呢?”

瓦丽塔咧嘴笑起来, “你想让你的私心,人尽皆知吗?”

“如果你敢的话。”

黑发青年毫不退让, 他微微仰着头,俯视着他的妹妹,眼里没有一丝情感。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瓦丽塔突然弯下腰,捧腹大笑。她一边笑,一边用那双蓝色的眼睛看着青年,瞪得大大的,有几分可怕、狰狞:“哥哥, 你真的一丝丝亲情也不念吗?我们紧密的血脉的联系,难道比不过那个废物——”

她的话戛然而止。

因为德莱特戴着黑色手套的手,已经按在了腰间的佩剑上。

他气势凛冽,看着瓦丽塔的神情, 跟看着一只死物没有什么区别。

“滚开。”

他冷漠厌恶地呵斥,仿佛多跟她说一句话,就会沾染上什么脏东西一般。

瓦丽塔疲惫地、苍白地靠着墙面。德莱特转身离开, 没有看她一眼。

瓦丽塔慢慢地滑了下来,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她把脸埋在臂弯里,慢慢地大笑起来。

她向卢修斯,最后出卖了自己死后的灵魂。

为此,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她已经狂热到不顾一切了。既然游戏已经开始,那谁都别想暂停,而她会在这场游戏里,押上自己的身体和灵魂!

“塔纳托斯。”

是谁?

“塔纳托斯,看这里。”

不是她的名字,但是阮笙却莫名感觉,声音叫的人是她。

一片迷雾里,水汽萦绕着浑身的皮肤,柔软且轻盈。阮笙感觉自己像是走在海绵球上,明明站不稳,却奇妙地保持了平衡。

“塔纳托斯,我给你带了糖。下次,跟我去人间界玩吧?”

迷雾终于被拨开。

一个绰约的人影,她看不清晰,只能感觉到祂很高挑,声音也带着轻松愉悦的柔和笑意。

阮笙走过去,她感觉那个人用掌心摸了摸她的头顶:“工作怎么样?累吗?”

阮笙迷糊地“唔”了一声。

她不太明白现在的状况。

按理说,她应该已经死了。这个游戏她死后不会回档,灵魂更不会回到现世——

她的现世,是什么样的来着?

她怔在原地。

从来到这里的那天起,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记忆开始慢慢地像抽丝一样被剥离,更可怕的是,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不过几个月而已,她已经把那些事忘记得差不多了。除了游戏内容和自己的姓名之外,她甚至很难说起任何一个与自己有关的详细信息。

“塔纳托斯?”人影笑眯眯的,又薅了一把她的头发,“跟我去玩吧?今年的灯会。工作的事情就先放一放吧,也让那些濒死之人,最后看一看这样美丽的烟火。”

灯会?塔纳托斯?

回过神来,阮笙才有点昏头昏脑地关注起了这些奇怪的名词。有些熟悉感,难道是从前在公式书里扫过几眼吗?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人影凝滞了一下。他变得有些焦躁和不耐烦起来,整个人像是从一只笑眯眼的优雅狐狸变成了不耐的猞猁。

“盖亚在神祭台等我,祂告诉我冕下让我们在灯会期间给人间降下福音。”

“我这次可能没法陪你去了,小乌鸦。”祂最后搓了一把她的头顶,“下次灯会见吧?反正很快,人间一年,众神山一天。我去地狱岭几个月就会回来,你想吃什么?”

“……”

阮笙没话说。

“反正你又会说‘什么都可以’。”人影用无奈的语气说道,“真希望你偶尔也能回头看看我,再见,小乌鸦。”

人影消失在迷雾中。

阮笙这会感觉自己真的是一头雾水了。她的身体本能地让她抵触“小乌鸦”这个称呼,但是她不讨厌祂的触摸,只是没有感觉。

是的,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那样,连亲密一点的朋友都算不上。最多是因为工作关系来往密切的同僚。

阮笙继续向前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又看见喷泉边的一个人影。那家伙一头银发瞩目,坐在池边,似乎在喂着锦鲤。

阮笙脑海里浮现的刻板印象,让她认为这个人大概率是在不怀好意地谋杀可怜的小鱼们。

她不喜欢祂。

阮笙准备绕道。

“塔纳托斯,站住。”

那彻冷的声音响起来,阮笙没想听祂的,可是祂一开口,她的脚步就不由自主地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半分。

“遇到前辈不打招呼,不问好,假装没看到一样目不斜视地走过,这就是你的教养吗?”

祂傲慢又高高在上地“哼”道,“果然劣种就是劣种,得了神格,也改变不了骨子里肮脏的血液和低陋的习俗。”

阮笙对这个人的话感到作呕。她讨厌傲慢,更讨厌眼前的银发青年。

比起之前的含糊带过,这次她选择了反唇相讥。

“那您既然知道我是这样低微和不堪的一个人,又为什么选择自降身份、与我说话呢?不是更加应该远远地避开,害怕我脏了您的双眼吗?”她毫不客气,“甚至因为我没有跟您打招呼这点小事而跟我置气,严厉训斥我,小题大做的,应该是您,不对吗?”

银发青年一顿。

阮笙似乎看到了迷雾中祂的冷笑。

半晌,祂才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咬牙切齿的字:

“伶、牙、俐、齿。”

“我早说过,让你继承神格,接任塔纳托斯,会是整个神域的劫难的。”

银发的神站起身,立在她的身前,高大的阴影覆住少女,“既然祂们都不信,那就让我们等待那一天的到来吧。”

阮笙没有理祂没头没尾的话。

她依旧走着,她的灵魂告诉她,只要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她就能够见到她想见的那个人。

祂就在前方。

祂会坐在神座上——不,祂会走下来,一步步地走下台阶,对她伸出手。

而为了这一刻,祂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本该是这样的。

如果梦境没有戛然而止的话。

眼前一片黑,手却能够摸到实物。阮笙迅速地冷静下来,她用掌心摸到了被子,桌面,柜子的棱角,还有柔软的毛发。

她只是多摸了一下,毛发的主人似乎是醒了,他迷迷糊糊地蹭了蹭她的掌心,温顺乖巧。

只是他没有说话。

他不开口,阮笙也不开口。她只是摸索着下床,那人立刻扶住她的手,为她穿好鞋,扶着她站起来,为她指引方向。

好像一条导盲犬。

阮笙这么想着,没忍住,居然说了出来。

扶着她的人身体一顿,继而几乎是讨好地、惊喜地蹭到她的身侧,“汪”了几声。

阮笙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看见这一幕,对方也察觉到了什么。他慌乱、仓惶且不知所措地捏住阮笙的衣摆,却在犹豫后手指又松开——因为她没有允许。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沉默了半分钟的时间。

“帕斯塔莱。”

少女终于开口。

对于他来说,就如同神明降下的一条神谕,令他喜极而泣,以头抢地的神谕。尽管内容是他那毫无意义的名字,他依旧会为那久违的声音落下热泪。

“请告诉我一切。”阮笙这时说了第二句话,没有声线的起伏,“不要有任何的隐瞒。”

帕斯塔莱救下了她,这毋庸置疑。让她不敢置信的是,他成为了魔域的王,在这么短的时间以内,比原著时间线提前了两个月。

阮笙皱着眉头,用手掌摸过他的脸颊、喉结、锁骨、手臂和腰际:“你的体型?”

“魔王血脉会继承前任的累积岁数。”帕斯塔莱喘着气,额头淋下热汗,却跪在她膝前,隐忍地任由她抚摸,只有喉结滑动,“我觉醒全部血脉之后,淬骨了三天三夜,体型才有了这样大的变化。”

阮笙了然,收回了手,“所以你现在是——”

“一千八百零九十七岁。”

帕斯塔莱遗憾地看着她那只骨瓷一般指节分明又修长的手,拼尽全力才忍住想要把脸颊贴上去的冲动。

“你现在的身高是?”

帕斯塔莱说了一个数字。

阮笙点点头,示意自己清楚了。

换算一下,跟游戏里帕斯塔莱立绘身高差不多。一米九五,是游戏中几个为数不多的身高超过一米九的男性角色之一。

女主角瓦丽塔的身高只有一米六,穿上高跟鞋也不超过一米六五,和罗兰、帕斯塔莱二人的体型差一直是玩家津津乐道的萌点之一。

而海洛茵一米六八,成年后还会继续长高,踩上高跟至少也有一米七五。

一些极端女主控偏激玩家甚至会在细数海洛茵的“十大罪”时把她的身高也算进来批判。

真是可笑啊。

她能看到多少人看不见的风景?

只是——现在不行了。

“眼睛,真的没办法了吗?”

“有办法的,只是需要时间。海洛茵小姐,在那之前,你愿意在我的宫殿里静养吗?您想要什么,想得到什么权力,想了解任何事,我都不会对您有半丝半毫的隐瞒。”

“我会听从您的一切命令。”

帕斯塔莱越说越急,迫切的语速暴露了他急切的,想让她安心的心情,他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她的右脚,在鞋尖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以示忠诚。

阮笙看不见,但还是凭着感觉用鞋尖抵住他的嘴唇,划到下颌,然后抬起帕斯塔莱的下巴。

“我暂时认可你的忠诚,帕斯塔莱,”

没等对方面露喜色,她微微歪头,用手支着脸颊,话锋一转。

“既然这样,现在,我就要发布第一条命令。”

帕斯塔莱浑身不由自主绷紧,他感觉呼吸变得急促,血液在沸腾,兴奋的感觉冲击着他的脑髓。他一眨不眨地望着苍白的少女,眼里露出渴切的目光。

“我要离开这里,离开魔域。”阮笙淡淡说道,“送我回人间界,帕斯塔莱,这就是我的第一条命令。”

跪在地上的青年浑身一僵。

他张着嘴,颤抖着双唇,想说些什么,但是半晌什么也说不出来。

别抛弃我。

请看看我。

别留我一个人在这里。

海洛茵小姐,我的花冠女神,主人,导盲犬的绳索不在你的手里,他就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

帕斯塔莱很清楚,这些话,留不住她。

不仅留不住,反而会遭来她的厌恶和嫌弃。

他沉默了很久,终于咽了咽干涩的嗓子,慢慢开口。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通知放在wb崔崔决定躺平

好困好困

大家早点睡!!

感谢在2021-09-16 01:40:24~2021-09-17 23:52: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好久不见很想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扶瑶 10瓶;曦和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