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81章 081.
 
“您的身体, 不能离开魔域。”他咽了咽喉咙,有些紧张,“原来的身体已经无法使用,完全损毁。这具身体是用魔力为您重新凝聚的, 全新的、完美无瑕——只有眼睛这一处小小的缺陷。”

“离开魔域, 您的身体会溃散, 消逝,您会再次不复存在。到了那时, 再收集您的神识和灵魂, 将无异于大海捞针。”

帕斯塔莱很紧张。

他害怕这些话里的破绽会被她找出来。

她的身体确实是他用魔力重新凝聚的,但那是在原躯体的基础之上。真正的虚假的躯壳, 早已被他置于大雨滂沱的十字路口,登上了各大报纸头版头条的讣告。

也就是说,阮笙的躯体离开魔域之后,并不会消散。

但是一个柔弱失明的人类, 离开猛兽的巢穴,独自行走在荒野之上,等于在告诉猎手:

你们的猎物送上门了。

只要帕斯塔莱想,保护阮笙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那意味着, 她要再次离开他身边。

帕斯塔莱想起了那三天三夜里痛不欲生的淬骨溶血,他在火里,苦苦煎熬,每一寸骨头都被敲碎重组, 每一根血管都被斩断重连。

他昏死,又醒来,再次昏死过去, 再次醒来。

他痛得哭泣、跪在地上、满地打滚、满身滚烫地喊“妈妈”……

最后,真正支撑他坚持下来的,是她纤细高挑的身影。

帕斯塔莱的眼泪在烈焰中不知被蒸干多少次,他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皮肉的存在,整个人陷入心死的绝望,仿佛接到死神邀约之时,总是能够看到她的身影。

她身披黑袍,和那天一样,身后是烈焰,烈焰后是漆黑的天幕。她的斗篷在风中猎猎作响。

她对他伸出手,眼神坚定而澄澈:

“手给我,我带你离开这里。”

帕斯塔莱痴痴地、痴痴地朝着她伸出手,这一刻,身上所有的痛感被剥离。

他的眼中只有她,他满心满眼认为,她来带他回家了。

他开心地伸出枯黑的手,然后,落了一个空。

她的幻影消失了。

只要坚持得够久,就一定能够再次见到她。

——怀揣着这样的祈愿,他在一次又一次的灼烧中煎熬度过,在一轮又一轮的烈焰中淬骨重生。

三天过后,他单手支着水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因为水池和镜面太矮,他不得不弯腰才能看到脸的全貌。

他抚摸着自己的鼻梁,喉结和眉骨。次日,他登基为王。

三周后,魔域的保守党派被完全肃清,全族的人都被发动去寻找一个不存在的魔咒,魔域的图书馆典藏室被翻了个底朝天。

直到他再次遇见她。

阮笙收回小腿,半晌都一言不发。

帕斯塔莱难过地主动贴过去,把脸颊挨着她的膝盖,先是轻轻触碰,见她没有排斥才敢完全贴上。

阮笙看不到他红通通的眼眶。

“海洛茵小姐,我是不会骗您的。”帕斯塔莱一边说着,一边虔诚地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呜咽声,“狗会永远忠诚于它的主人,而我则会永远忠诚于您。”

阮笙伸出右手,用冰凉的指尖挠了挠他的下巴,像是逗狗一样,语气漫不经心:“不是我不想相信,只是你有过前科。帕斯塔莱,被狗咬过一次的主人,又怎么敢再次认领这只会不分敌我的、会咬人的狗呢?”

帕斯塔莱舒服地眯着眼睛,听见这话,慌乱地睁开:“我、我可以解释,海洛茵小姐……”

“狗只会说‘汪’,以及乖乖承认错误、执行命令。”

阮笙的指尖蓦地停在他的咽喉处,像是猛地掐断了他的嗓音了一般,“你是帕斯塔莱,还是我的狗?”

帕斯塔莱感觉自己的要害如同被扼住。难以言喻的、窒息的快乐从脊椎蔓延到全身,让他忍不住回忆起少女拯救他的那个夜晚,用双手紧紧地、气愤地掐住他的脖子时的快感。

只有她可以。

那个时候,帕斯塔莱就知道了,只有她才能够为他带来这样的快乐,和人生的全部意义。

他仰着头,看着少女宁静的侧颜。她的头发依旧鲜艳美丽,馥郁秾丽,苍白的面庞静谧安宁,眼睛处蒙着一条白色丝绸,避免脆弱的器官受到任何磕碰和阳光直射的伤害。

再往下,是精致的锁骨,睡裙,慵懒悠闲的姿态,交叠着腿,指尖点着他的咽喉——如果可以,帕斯塔莱更希望他被那只漂亮的手掐住,而不是仅仅如此蜻蜓点水。

然而,这样,就让他足够满足了。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灼热的视线焊接在她的身上一般,看了半晌,脑子里涌出无数的澎湃念头,好久才慢慢吐出一个字:

“汪。”

魔域是什么样子的呢?

阮笙曾经幻想过,那里应当是枯草败木,哀气四溢。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除了魔族们身上的气味让她有些无法接受之外,他们的谈话声,说话方式与人类几乎无异。

当然,仅仅是“几乎”而已。

帕斯塔莱需要处理政务。他离开的时候,会有魔族的傀儡侍女负责带着阮笙在宫殿里闲逛。

比起含蓄的人类,魔域的人胆子更大,也更加肆无忌惮一些。有的魔族看见她觉得新奇,会特地来到她的跟前,打量和询问她的身份与姓名,一点儿也不顾忌她是王带回来的人类少女。

他的声音笑嘻嘻的,轻佻无比:“真是诱人的香气……美丽的小姐,你愿意与我欢度春宵吗?”

阮笙看不见,她问侍女:“这是谁?”

傀儡侍女说话一板一眼,声线没有半丝起伏:“是魔障。”

“魔障?”

“处于朝着魔族进阶的障气——不属于真正的魔族。他们依靠吸收其他任何生物的七情六欲进阶,直到最后成为真正的魔族。”

“所有的魔障都会进阶为魔族吗?”

“进阶成功,就是魔域。进阶失败,就会化为没有意识和理智的魔物,祸乱人间界。”

“你们不会约束、狩猎进阶失败的魔物吗?”阮笙问。

“不会。”这次,疑惑的反倒是傀儡侍女,“魔物不会伤害魔族,只会欺凌比自己弱小的人类或者其他种族,对我们来说不会造成任何的损失。即便它们被人类猎杀,那也是一早就规划好的结果之一,为什么我们要干涉呢?”

阮笙默了片刻,突然听到了什么声响。

她问:“怎么了?”

“他亵渎了您,”傀儡侍女一板一眼道,“我已经遵从陛下的嘱咐,用利刃割断了他的脖子,他活不久了。”

不久,阮笙又问:“这次又是什么声音?”

傀儡侍女答:“他的头掉在地上,在跳着对您吐舌头,试图吸引您的注意。”

三天后,阮笙对帕斯塔莱提出了想要离开宫殿的请求。

帕斯塔莱跪在她的床边,长袍都没有解开,黑色的长领束身衣外裹着束缚带,他扯开冗长、沉甸甸的长袍,露出脖子上的金属项圈,把另一端柔软的绳索交到阮笙的手心。

“我想出去看看。”阮笙直接了当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帕斯塔莱说:“您的眼睛……唯独这件事情不可以,我实在无法放心……”

她虚虚往这边一扫,明明什么也看不见,明明感觉不到任何的视线,帕斯塔莱的全身却下意识地绷紧,挺直了脊背,乖乖张口:“汪。”

阮笙接着说:“……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眼睛是必不可少的工具。我希望你能够告诉我,让我重获光明,到底需要付出些什么。还是说,我必须得回一趟人间界,取回些什么呢?”

帕斯塔莱出了一身冷汗。

他只能庆幸,庆幸阮笙现在看不到他的表情,看不到他脸上的惊惶失措,看不到他飘忽的眼神和滑动的喉结。

——他甚至不敢吞咽,他害怕这样简单的动作也会通过项圈和牵引绳传感到她的手心,被她感知到些什么。

她是如此的灵敏、敏锐,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洞穿一切迷雾,直逼真相。

帕斯塔莱,确实是有私心的。

他的私心还不小。想要为阮笙的新身体添置一双完美无缺的眼睛,就必须找到人,心甘情愿为她付出双眼。

瞳色无所谓,因为可以勾兑。帕斯塔莱已经把那湖绿色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他确定,他这辈子都无法再忘记。

受的伤极为严重,因为怕眼睛上留下罪犯的印象,几个凶手损毁了她的虹膜。而纯魔力凝聚的眼睛,跟人类的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帕斯塔莱想让阮笙眼中的自己,至少是有成为狗的资格的自己,而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所以他迟迟没有为她凝聚一双眼瞳。

只能等待一个自愿为她挖出双眼的人出现。

这个人,必须为一些极为严苛的条件所束缚,也必须符合一些近乎天方夜谭的规定。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感谢在2021-09-17 23:52:53~2021-09-19 00:08: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宰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