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86章 086.
 
那是一个魔族的纯血亲王。阮笙不熟悉他, 只是跟着帕斯塔莱一起遇见过他几次。帕斯塔莱是人魔混血,登基不久,并不是所有魔族都很服他。

魔域亲王的魔力颜色更纯粹一些,不像混血种的魔力污浊。

阮笙看不出他的模样, 只能根据一团浓郁的魔力推测他的身高和体型。

她没想理他, 站起身准备走。

魔族亲王把手背在背后, 伸出腿,傲慢地拦住了她的去路。他讥诮地笑:“今天才看真切你的模样, 确实是可以仅凭这张脸就能让帕斯塔莱带你回来的人类少女。”

他高高在上:“既然是魔王的女人了, 就要遵守魔域的规矩。那混血种有跟你说过吗?”

阮笙直起身子。

他“哼”了一声,仰起头,

“来自人间界的卑贱少女,要在亲王的寝宫轮过一圈,才能回到魔王手里。”

“听听你身后喜悦而放纵的吟声……魔族从不像你们虚伪的人类那样,善于伪装自己, 喜欢冠冕堂皇的话。诚实一点,人类小姐。”

他张开双臂。

阮笙看不到他的表情。

她一边缓了缓酸疼的双腿,站起来,一边念着咒语。

“……”她看着那团涌动的雾气,对方的脖颈处蓦地被一双手狠狠掐住, 提了起来,“收紧,上提。”

魔族亲王猝不及防,毫无防备被提了起来, 脸瞬间涨红,他愤怒地质问:“你干了什么!?……黑魔法?”

阮笙的魔法才修习到进阶阶段,对付这种级别的敌人, 只有在偷袭的情况下才有效。很快,对方就挣脱了她的束缚,阴鸷地摸着伤口,眯起眼睛,抬手就要施展魔法!

不过晚了。

一条黑雾缭绕的锁链从他的肚子里伸出,不是实物却胜似实物,阮笙伸手,当机立断地抓住了锁链的另一头。

在握住锁链的一瞬间,她就感觉到了某样东西。

锁链如同扣住了他的命门,像是婴儿反哺母亲,他全身的力量汇聚成一条细细的丝线,通过那脐带一样的锁链,流进阮笙的手心。

正如婴孩无力反抗母亲的支配,魔族亲王也讶异于阮笙这闻所未闻的诡谲魔法。

然而,他毕竟不是婴孩。

锁链能以小克大,却无法克制极大。操纵者的力量太弱,甚至会遭受反噬。

他把锁链寸寸捏断,阮笙流下鼻血,她被反噬的魔力震到地上,跪坐着,冷冷地仰起头看着那人,好像在看着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

对方被她视若空物的眼神触怒,浑身魔力暴涨,发出尖锐的嘶鸣声,魔力朝着她的头顶狠狠砸下!

一阵破风之声。

在阮笙看来,眼前的魔力人影忽然重影,下一秒头身分离,大量带有魔力的血液喷射出来,令人作呕。紧接着,头脑骨碌碌滚落到了草地上,森林里传来了两声惊叫,蓦地又被掐断,失去生息。

魔族亲王是上一任魔王的兄弟,按理说,血脉都并非世袭制了,更不可能有宗法这种荒谬的东西。但是世代的传承下来,每一次血脉的真空期期间都让魔王的子嗣积累了大量的权力,连带着亲属也鸡犬升天。

逐渐的,世家慢慢兴起。这一代尤其这样,帕斯塔莱是混血种,在人间又呆了太久的时间,原本的年纪又轻,难以服众。世家虽然已然经历过第一批清洗,仍旧势力猖獗。

魔族亲王的身体倒下,他身上的魔力逐渐涣散,各种魔障一拥而上,吸食他体内浓郁的魔力。

帕斯塔莱走过去,一脚踢开地上的头颅,蹲下身,小心地抽出手帕为她擦拭鼻血。

阮笙按了按掌心,那里有灼烧一般的痛楚。

“锁链状的烫痕。”

帕斯塔莱问她,“是那个贱人做的吗?”

阮笙曲了曲手,没有回答他。

这魔法不是帕斯塔莱教她的,也不是她在典籍上看到的。她好像天生就会一般,每个人腹部都有着细细的丝线,她只要心神一动,伸手一扯,那丝线就会变成枷锁,被她抓在手心。

她也不明白原因。

帕斯塔莱把她的脸擦得干干净净才收起手帕,一手扶着她的后背,一手托住她的腿弯,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怎么不参加篝火晚宴了?”阮笙问。

“想见见你。”

“仅仅是这样吗?”

“你不相信我吗,海洛茵小姐?”帕斯塔莱把问题抛回给了她。

阮笙没有继续纠结,她阐述了一遍帕斯塔莱口中的“贱人”说的话,“……我应该先被献给世家和亲王们享用、凌虐,最后才轮得到你。这是你们魔域的规矩吗?”

“以前是这样,但是现在不是了。”帕斯塔莱回答。

阮笙:“那你们魔域的王还真是卑微呢。”

“一千多年前,这被视为一种荣耀。”

“……”

阮笙:“帕因。”

对方顿了顿,才问道:“海洛茵小姐,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今晚有些不一样。”阮笙笑了笑,指腹摩挲着手心的烫痕,数着他规律的心跳声,问道,“什么时候天亮?”

“还有七个小时。”

“那就先送我回营地,养足精神吧。”阮笙敛着眸子,沉静地说道。

夜晚的森林,传来渡鸦的声声凄鸣。

第二天的魔王宣讲之后,是早餐时间。长桌之上,帕斯塔莱坐在窄边的一边,阮笙坐在另一边,两侧依次排开权臣和亲族。

不知道帕斯塔莱是如何做到的,直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人发现少了一位魔族亲王。

或许是帕斯塔莱对她的优待太过特别,又或许是她的长裙太过秾丽,衬得她像清晨一朵慵懒的露水玫瑰,全场所有不敢直视帕斯塔莱的目光,通通集中在她的身上。

阮笙费力地用刀叉切着盘子里的肉类,微微偏头,就看到左手边一只漂亮得雌雄莫辩的黑皮魅魔正撑着下巴,直勾勾地看着她,桃心状的尾巴缠着椅子边儿,粉发披散下来,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诱人的食物。

阮笙的视线微微下移,看到她胸前碾压自己的傲人曲线才松口气。

小魅魔看到她的视线,得意地扭了扭身体,哼了声:“怎么样,是不是自行惭秽了?”

“……嗯。”

她骄傲地翘起唇角,洋洋自得地、显摆似的把它们放到桌面,然后把红茶放到胸上,杯托稳稳地立住,她用汤匙一边搅拌,一边晃着两条纤细的腿:“没办法呢,魅魔的种族基因天生就是比你们人类优秀,不仅是胸,我下面的也一定比你的大呢!!”

阮笙:“……”

阮笙:“?”

“海蒂!!”

旁边一位中年魔族呵斥她,“闭嘴,不是早就教育过你,人类是单性别者,不能同时拥有双性的生殖器官吗?真是丢人!”

“……忘记了嘛!再说了,这种事怎么能怪我?明明是人类的种族基因太劣等,那样该失去多少乐趣啊!”



两团浓郁的魔力在势均力敌地吵架。

阮笙头疼地放下了刀叉,拿起餐巾擦拭嘴角,她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帕斯塔莱,对方也跟着她放下了餐具。

“既然都吃得差不多了,那就开始吧。”魔王开口道。

“太好了!人类,”那位魅魔踌躇满志,“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让你看看我卓越的狩猎技术了!”

阮笙没搭理她,径直回去换了一身骑装,把头发束了起来。她一出来,就看到长队高举的木板上记录着所有参赛者的名字和起始分。旁边注明了狩猎规则和各个猎物的加分情况。

森林里最常见的四十七种魔物,分数从十二分到一分不等,最后是分数累计起来进行计算。

分数相同的人,按照猎得最高等级猎物进行排名,最高等级相同,则次之,以此类推。

阮笙并不十分在意游戏规则。她粗略地扫了一眼,走过去牵来瓦尔基里,抚摸它的鬃毛。

那小魅魔背着手跟过来,惊讶地感叹:“这畜生竟然这么听你的话!我头一次见到它这样温顺。”

见阮笙没理她,她气恼又好奇地跟过来:“你要骑马进去吗?虽然确实能够节省不少体力,但是也会相应地更容易成为他人的目标哦——你知道,每年这个时候,总是会有各种人在森林里莫名失踪。”

阮笙终于理她了:“王族和世家不管这些吗?”

小魅魔惊喜:“你不是哑巴啊!我还以为人类都不能说话的呢!”

她又哼哼起来,“我听说你叫海洛茵?你们人类可真是傲慢,等你赢了我,我再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

她顿了顿,“当然,你还是得跪在我的短裙下,恭恭敬敬地喊我‘海蒂大人’!!”

阮笙又不理她,一扯缰绳,带着瓦尔基里走了。

a区很大。阮笙猎了几只鹿和小兔子,在箭矢上系了带自己名字的布条,表明这是她的猎物,不久后会有随从过来记录分数。

她一路深入。

森林很静谧,阮笙甚至放松下来。她的动作只有调动魔力、系带、射击,重复单调却不乏味,她甚至还猎到了两只野猪。

午休时间,她在树荫处休息了一会儿,呼唤瓦尔基里的名字,却没有听到回应。

阮笙坐直身子,她换了很多呼唤的方法,始终没有马儿的声音响起。

她扫视一周,周围没有魔影,偶尔一些异化的、带有魔力的植物也无法移动,而魔障从头到尾也没有出现在她的视野里过。

瓦尔基里没有魔力,所以从头到尾,她都看不见它。她只能凭借五感去感知马匹的存在。

几天下来,她已经很熟悉它了。

正因如此,她知道,即使是睡着,瓦尔基里也会在听到她的呼喊声醒来后温顺地贴过来。

而不是像这样,一声不响。

她站起身来,准备去寻找她的坐骑。

然而就在站起身的那一瞬间。

一股巨大的冲力朝着她撞来,灼热的、腥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利齿闪电之速贯穿她的肩膀,血液迸溅而出。

……咦?

她甚至什么也没反应过来。

那野兽喉咙里发出嗜血的低吼,然而阮笙依旧看不见。

什么也看不见。

她被这股冲劲莽穿,身体悬空,不过一会儿,感觉自己在重力的加速下坠落。

这一切都不过发生在一瞬之间,尽管阮笙的身体已经先一步作出反应,在本能的指引下伸手扒住了一个洞穴,但是她也清楚,这种状态下的自己支撑不了多久。

骗人吧……

怎么会这么突然?

这片森林里的动物,不是都经过筛选的吗?怎么还会有魔兽之外的大型高危食肉动物,而且还在a区!?

极度的震惊之下,疼痛都变得迟缓了。两三秒钟后,剧痛才涌上来。

就在这时,阔别已久的系统主线任务,再次在她的脑海里出现了。

【检测到玩家已经完全偏离原剧情主线,是否重新定制攻略主线?

是/否】

“是。”

【正在为您重新规划主线,请稍等……】

【loading……】

【主线任务:夺得冬狩大赛的冠军,并且存活到比赛结束。

任务接受必得奖励:获得「被舍弃的姓名」梦境(可拒绝接收)

任务完成必得奖励1:解锁「谁是海洛茵」隐藏剧情碎片1

任务完成必得奖励2:神明的记忆碎片1/左眼(任选其一)】

【玩家是否接受任务?

是/否】

原本脸部和肩膀都被温热的血浸湿,脑袋昏昏沉沉的,却在看完之后,意识渐渐变得无比清明起来。

……谁是海洛茵?

海洛茵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

感谢在2021-09-26 22:53:39~2021-09-28 22:39: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明日之后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areina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