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101章 101.
 
【请问玩家是否选择接收记忆碎片“谁是海洛茵?”】

【是/否】

【否】

……

这样一个系统页面, 在阮笙失忆之后,每天都会弹出来无数遍。

阮笙还注意到, 在提示页面下有一行小字备注:

【注意:接收碎片后,与接收人双目对视的人会一同共享碎片记忆!】

阮笙每次都选择了【否】。

她确实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她总觉得,在此之前,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下吧,再往下,是深渊,”克莱因用触手卷着阮笙,把她轻轻放在一栋样式奇怪诡异建筑的天台上,“卢修斯没那么快过来。”

“这是哪里?”

阮笙问祂, “这是建筑物, 不具备生命体征……为什么能被我看见?”

映入她眼帘的,是每一寸都布满魔力巨型建筑废墟。尽管她看不到具体的样式, 却能够看到大致轮廓——倾斜的摩天巨楼、折断的高塔、不熟悉这个时代风格的建筑……让她的心底充满了陌生又忍不住想要靠近的复杂情绪。

她伸出手, 忍不住轻轻触碰线缆。往下看去, 数百英尺的高度使这里的海域阳光充足, 偶尔会有漂亮的游鱼从建筑的缝隙之间穿过, 擦过她的皮肤, 在她的长发间游戏。

斑斓的光在她的鱼尾上折射出宝石一般的七彩光辉,璀璨明丽。

“这里是‘深渊’, ”克莱因解释, “不是各界穿梭口的那个‘深渊’,而是指被冕下封印得只露出这冰山一角的深渊。”

克莱因踩了踩地板,它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看到那巨大的裂隙了吗?在这之下, 被封印的面积几乎接近一整个大洋……”

祂说着,又兀自摇摇头:“你能看到它的轮廓,是因为它染上了冕下的魔力气息,并不是它本身所具有的。封印之下时间静止,建筑不会被海水侵蚀,封印之上——也就是我们所在的这片领域,则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消亡。”

阮笙:“它在这里,多少年了?”

克莱因摇头:“我不知道。”

“它存在的时间,比我要早。”

阮笙沉默了。

“你有疑惑的话,去众神山的图书馆找一找那些典籍吧。说不定在那里,你能看到你想要的。”

克莱因一边说着,一边把阮笙往室内推。楼梯的材质是阮笙没见过的东西做成的,风格也从未见过,空间逼仄,还有样式奇怪的家居,给人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你去哪里?”

“我去给你配置记忆药剂,”克莱因说,“本来还想等你自己慢慢顺从自然、恢复记忆的,不过现在看来,可能来不及了。”

“不要相信卢修斯。”

克莱因最后说道,“记住我的话。”

阮笙看着祂从面前的光圈里消失,紧接着,一个陌生的身形出现,比原本的“卢修斯”高大一些,肩膀更宽,骨架更大,长发也变成了短发。

“黑暗神,”

阮笙看着祂,抬头望了望天,“晚上好。”

“海洛茵,”

卢修斯化为男体形态,笑吟吟的,“晚上好。”

“那么,请告诉我你的目的吧,”阮笙说,“趁着我们还能够好好说话之前。”

从很久之前开始,或许久到卢修斯自己也记不清的那些虚度的光阴之前,祂就诞生了。

祂是被黑夜眷顾的宠儿。

祂拥有无人可比的天赋,拥有精致美丽的容颜,拥有天生就比其他神更加擅长思索的本领,这也使得祂更早更早地透过浮华的世界看清了本质,并且厌倦了世界的本质。

卢修斯最讨厌的,就是墨守成规。

所以祂从来都在拒绝。拒绝选择固定的性别,拒绝传达神谕给自己的信徒以维护信仰,拒绝和其他神明合作。

祂喜欢独处,祂享受独处。

独处的日子里,祂学会了占星、药剂学、人间界的魔法,甚至是裁剪和设计服装也在祂所擅长的领域之内。

夜晚,祂是黑暗神,移星换月,规定天体运行的轨道,天幕在祂的手掌之下。

白天,祂是月神,祂把一头长长的蓝发挽起,假装成一个普通的人类,游戏人间。

——是的,游戏人间。作为一个神明来说,祂显然缺少神明所应该具有的悲悯天人的品德,祂喜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生活态度,不是因为蔑视,仅仅是因为冷漠。

祂认为这不关祂的事。

大战之后,旧的塔纳托斯殉职,新人上任,卢修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去看实习生,结果在半路上捡到一个圆滚滚的苹果。

苹果殷红,漂亮,饱满,富有生机,像那时的她一样。

卢修斯和她来来回回拌了几句嘴,竟然没说过她,想着下次一定要找回场子,不知不觉,来往越发频繁,祂也对她的事越来越上心。

但是塔纳托斯很讨厌祂。连“似乎”之类的词语前缀都不用添加,卢修斯能够感受到她对祂从来没有过几分好脸色和好耐心。

祂忍不住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行了。不再穿着随随便便,不再留着乱乱的黑发,不再随意扭开衬衫领扣,不再为了躲懒只披着一件大黑袍。

她依旧离祂越来越远。

卢修斯简直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祂看着一身黑的小乌鸦冷漠的神态,才知道原来,“冷漠”是这样的伤人。

那时,祂终于也成了被“冷漠”对待的一份子了。

尽管说过无数次“偶尔也回头看看我吧”,但是那少女却从来没有回过头,她从未停止前进的步伐,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留给祂。

在第一次的转正考核失败之后,她更加努力,第二次不出所望,正式摘得“塔纳托斯”的名号。

她被越来越多的天使和小神尊称为“塔纳托斯大人”,和塞缪尔走得越来越近。祂们去凡间参加烟花大会,在游轮之宴上拥吻、起舞……祂都知道。

只要塞缪尔想要瞒下这件事,卢修斯就绝对不可能得知。然而祂却知道得如此轻而易举。

祂清楚,从一开始就清楚,塞缪尔从来,都没把祂当过一回事。

——谁会觉得自己的一截小指骨能够威胁到自己呢?

卢修斯也明白这一点。

不明白的,只有那三个蠢货。森林、山川和盖亚,不仅蠢,而且坏。自以为能够反抗创世神,且为祂的陨落而沾沾自喜。

殊不知这一切都是祂的自愿,祂自愿为了塔纳托斯剥离傲慢,削减一半的神力,离开众神山。

要问原因?

——当然是塔纳托斯的死。

卢修斯并不清楚这个神职,却也知道,死神自己陷入自己的漩涡中拔不出来的例子有很多。

因为塔纳托斯不受塞缪尔的约束,所以陨落之后,即使是创世神也无法挽回,只能另选。

塔纳托斯在一场由宗教冲突演变为的国家战争中,因为无法承受过重的负面情绪与亡灵的失控和暴|走而陨落。

塞缪尔恰好在剥离傲慢的期间,祂因她的逝去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坠落凡间,失去记忆。

卢修斯看着阮笙的眼睛:“但是她的身体并没有腐败。我找到了沃米卡,在一次学院演讲上看到了你。”

阮笙:“学院演讲?”

卢修斯笑了:“对,当时你正喝多了酒,扒着垃圾桶呕吐不止。酒气隔着几米外我都能闻到。”

“演讲结束之后,我被学生们围住要求合影和签名,我通通拒绝了。”卢修斯说,“然后我走向了你,我问了你的名字。”

“你看到我,微微愣神,有些发愣发呆,痴痴地告诉我说你叫海洛茵。”

卢修斯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眼睛弯弯的,“那时我就知道,你只是个占用了她的身体的冒牌货。”

“而我,恰好知道一种绝迹已久的咒术,”卢修斯的眼睛发亮,“只要有她的身体,和她的灵魂碎片,我就能够复活她。”

阮笙面无表情地看着祂:“所以,你接近我,是因为你认为我这个假公女占了你的塔纳托斯的身体,你要把它拿回去?”

卢修斯莫名其妙地示好之后,海洛茵受到的霸凌变本加厉,她在深渊中一沉再沉,最终溺亡。

祂不知道,祂也是促使海洛茵死去的一个催化剂。

卢修斯颔首:

“虽然,我确实有些舍不得……你这样天赋高的学生,我从未遇见过。几千年来,从未。”

“……”

“不过,你活得也很辛苦吧,海洛茵。”卢修斯语气放缓,轻声道,“从来都是假的,不管是姓名、身世还是亲人甚至是自己的身体,都不属于自己……”

“你很痛苦吧?”

卢修斯的声音循循善诱,“把身体还给她吧,乖孩子,她可是塔纳托斯,她会记得你的好,让你顺利转生成为一个生活无忧、万事顺意的人……”

“卢修斯。”

阮笙打断了祂的话,

“克莱因说,我们从前也是师生,情谊也跟现在这样深厚……”

她的长发在海水中起伏,遮住了她眼中悲伤的神情:“卢修斯,你真的一刻也没有犹豫过吗?”

卢修斯伸出手,黑雾在祂的掌心缭绕,祂说:

“没有。”

“凡人是无法对抗神明的。海洛茵,你明白我的话吗?”

“我当然明白。”

少女却突然笑起来。

她点开系统面板。

【请问玩家是否选择接收记忆碎片“谁是海洛茵?”】

【是/否】

【注意:接收碎片后,与接收人双目对视的人会一同共享碎片记忆!】

阮笙选择【是】。

少女原本稍显黯淡的湖绿色双瞳这一刻突然变得璀璨生辉,更衬得她的笑容明媚摇曳,她直视卢修斯。

“来吧,跟我一起看完这个故事——如果即使这样,你也不后悔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  笑死,拿来吧你

感谢在2021-10-17 23:58:41~2021-10-19 23:58: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撒冷儿de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