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3章 003.
 
阮笙湖绿色的眼瞳在阳光下像切割锐利的宝石,眼神像锋利的刃。

“我是德蒙特家族的公女,我的父亲是亚特帝国尊贵的公爵,我的哥哥是皇族近卫骑士团团长,我即使毫无天分也不需要讨好任何人,安然度过一生,不是吗?”

“仅仅是玫瑰院里优秀的贵族就已经不少,更别提神殿的神眷者们,我的身边从来就不缺少会发光的人。”

“赫尔曼,”阮笙一错不错地看着他红色的眼睛,“别以为你小时候给了我一点好,我就会把你看做一辈子的光。”

“现在是该我对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了。”

阮笙玫粉色的唇瓣轻轻开合——

“少、管、我、的、事。”

赫尔曼的眼尾更红,他的眉峰冷迫地压下,脸色沉下来。

他伸手,戴着白色手套的指节狠狠捏过阮笙细瘦的手腕!

药剂师的力气很大,阮笙几乎是瞬间就疼出了泪花。

书本“哗啦”掉了一地。

她连忙蹲下身去捡,却被赫尔曼一扯,带到了跟前。

少女的骨骼纤细,手腕几乎没什么肉,近在眼前的面孔美得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眉头因为疼痛和恼怒蹙起,玫瑰色的睫毛下,眼尾缀着晶莹的泪光。

“海洛茵……”他咬牙切齿,想要呵斥她,却一时不知道为什么,闭了嘴。

眼前的面孔逐渐与记忆深处明明应该早被掩藏的另一张天使的脸庞重合。

阮笙只感觉自己手腕骨都快被捏碎了,对方似乎短暂地走了神,脸上的表情微妙地变化着。

走神没有持续很久,赫尔曼烦躁地按捺下内心纷杂冗至的思绪,几乎是咬着牙齿开口。

“既然这样……那就祝你,可千万不要半途而废了。”

阮笙怔了一下,张开唇,刚想说些什么。

后方赫然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

“你们在做什么?”

阮笙一顿。

还没等她转过头,一只戴着皮质手套的、冰冷的手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手腕。

赫尔曼看向她的后方,眼神一瞬间沉了下来,充满戾色。

他甩开阮笙的手腕,手插进口袋里,丢下一句“随便你们”就转身离开。

头顶上,旋转的透明爱心里的数字慢慢变成了“-3%”。

被他捏过的地方青了一片。海洛茵的皮肤苍白,这种淤青的痕迹更加明显。

阮笙在心底骂了一声,缓缓回过头。

率先入目的是青年笔挺的骑士制服。金色的麦穗徽章彰显着他的荣耀,腰身被束在封带下,穿着妥帖、一丝不苟,更显得他身材挺拔瘦削,庄肃清贵。

黑色爽利的短发下是深潭一样湛蓝色的双瞳,鼻梁高挺,嘴唇微抿,下颌线条冷酷锋利。

德莱特少公爵修习的是剑士职业。

阮笙一眼就看到了他腰间那镶着金子的佩剑。

就是这把剑,未来会指着海洛茵的咽喉,冷漠无情地质问她到底为什么要欺骗所有人,隐瞒自己不是公爵千金的事实。

也是这个人,未来会把她逐出公爵府不够,还默许了他的敌家把她绑在广场上当众绞死。

他冷漠的眼神和不近人情的性格是海洛茵幼年时无数噩梦的根源。海洛茵渴望兄长的关爱,同时又深深恐惧着他的威严。

无可置疑的是,比起赫尔曼来说,已经无数次上过战场的德莱特更有威慑力。

他只是一个眼神压下来,阮笙就忍不住后退一步。

她咬住嘴唇,心脏狂跳,偏偏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德莱特很快松开她的手腕。阮笙不自觉地连连后退,又掩饰一般地蹲下来捡着地上的书。

对方也弯下腰帮忙。

黑色手套只遮住了一半的手背,露出部分筋骨分明,还有很浅的粉色疤痕。

他捡起的正好是卡兰的笔记。

阮笙完全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德莱特。

她一点准备都没做,原本的计划全被打乱,此刻只能强迫自己冷静,摸清德莱特当前的好感度才是必要的。

【姓名:德莱特·德蒙特

身份:德蒙特公爵的长子和继承人、皇族近卫骑士团团长

年龄:19

其他:未解锁】

备注可能只有第一次遇见可攻略人物的时候才会提示。

德莱特翻了翻手里的笔记,这才说了第二句话。

“你要转科吗?”

阮笙硬着头皮回答:“……是的。”

德莱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开口是习惯性的命令口吻:“我不同意。”

阮笙:“……”

太直接了,直接到她都没反应过来。

好在德莱特把笔记本还给了阮笙。

他大概没有把阮笙转科的事情放在心上,只当她是心血来潮,转身就走。

“家仆在校园门口等了你两个小时,传信给我说没见到你出来。”

他在解释来这里的原因。

阮笙抱着厚厚一叠书连忙跟上他。

帝国学院规定,任何学生的家仆都不可以进入校园,只有亲属才可以进,而且必须要向学校申请。

“让您担心了。”阮笙一边回话,一边小跑着尽量跟紧德莱特的步伐。

德莱特的身形稍稍一顿。

她刚才,对他用了敬语。

阮笙这时也注意到,德莱特风尘仆仆,大概率是告了假,马不停蹄地赶来帝国学院,刚才看到他眉眼里都有难以掩盖的疲惫之色。

骑士团经常需要值夜班,德莱特作为团长身上负担的职责更大,昼夜颠倒是常有的事。

能立刻赶来接海洛茵,应该也是有几分好感的。毕竟这时候女主瓦丽塔还在乡下,自己的身份没有暴露,再怎么说也有伪血缘的亲情在……

阮笙心存几分侥幸地想。

一轮对话结束。

然后她就看到,德莱特头顶旋转的心形里的数字。

——-7%。

半秒钟后,数字跳动了一下。

-8%。

一股突如其来的恐惧和慌张骤然攥紧了阮笙的心脏。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此刻应不应该继续跟在德莱特的后面。

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哪里让他不高兴了?

阮笙无从知晓。

众所周知,在《帝国少女》的游戏中,德莱特的亲情线是最乏善可陈的一条路线。因为由玩家操控的女主瓦丽塔和德莱特有血缘关系,游戏谨慎保持在大陆过审的原则,两个人的互动即不暧昧也不骨科,阮笙同样对男主之一的德莱特兴致缺缺。

相比于傲娇乖张的药剂师,表里不一的高岭之花以及病娇魔王,这个人设对于阮笙来说确实缺少吸引力。

为了尽快走剧情,德莱特的大部分场合阮笙都skip了。

以至于到了最后,她的德莱特羁绊值只有刚及格的分数。

出了校园之后,阮笙乘上回公爵府的马车。

两个人坐的还是同一辆,狭窄逼仄的空间内,另一名随时可能因为厌恶她而动杀心的存在让她感觉甚至喘不过气。

阮笙惴惴不安地别过头,伸手撩开马车帘。

德莱特没有主动找她说话,他看起来太累了,此刻抱着胳膊,靠着后背小憩。

手臂处硬质制服线条流畅漂亮,他低着头,垂下长长的黑色睫毛覆住眼底的青色,光影从窗棂外投射进来,在他棱角分明的精致脸上切割整齐,光与暗对比强烈。

他呼吸均匀。

阮笙并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游戏中提及过,德莱特这个人总是时时刻刻处于警戒状态,即便是睡觉的时候也很警觉,身边稍有动静都会把他惊醒。

——然而阮笙并不知道,这个人即使睡着了还能察觉到视线。

德莱特突然睁开湛蓝色的眼睛,吓得阮笙心里一跳。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