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7章 007.
 
阮笙和赫尔曼打嘴仗的时候,德莱特应酬去了,并不知道刚才的事情。

德莱特应该是转身发现自己的妹妹不见了,才过来寻找她的。

询问自己的妹妹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与秉公执法履行骑士的职责,用指头想都知道,德莱特肯定会选择后者。

阮笙也是。

在刷德莱特羁绊值和创世神之间,她也选择了后者。

她倒是不担心德莱特会认出瓦丽塔来,毕竟游戏里德莱特就没有第一眼认出自己的亲妹妹。

《帝国少女》中,所有可攻略角色对瓦丽塔的初始羁绊值都有25%。

阮笙有点不确定德莱特到底会不会按照帝国法律处置瓦丽塔。

……就算放了她,也没关系。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在偌大的皇宫里兜兜转转了大半圈,阮笙都没能发现神明降落的目的地。

她有点泄气。

瓦丽塔随随便便误打误撞都能随手捡到机遇,她哪怕绞尽脑汁也始终在原地打转。

她无意识地焦虑地掐着掌心,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德莱特解决完瓦丽塔的事情之后发现她不在休息室也没回去,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她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打开系统页面,选择选项on。

【当前,你正在参加皇室贵族的庆典晚宴,你为了寻找受伤失忆陨落人间的创世神,在经过一番思虑过后,选择:

a向南前进

b向东前进

c向西前进】

快速地浏览完光屏上的内容之后,阮笙关掉了系统,提起裙摆,朝着北方前行。

【……】

她就知道狗比系统从来不会眷顾她。做出了和所有选项都相反的决定之后,她的脚步开始逐渐放慢。

近了。

不知道为什么,海洛茵毫无魔法天赋,也没有神力,但是隐隐地,她能感觉到,她所要寻找的神,就在前方。

如同一股引力拉扯着她一样,距离越近,引力越大。

阮笙只知道,自己此刻心脏跳得快极了,她原以为自己冷静下来了,其实并没有。

尤其是在见到那个青年的那一刻。

苹果树下,前几天下了小雨的积水泥潭被灰蒙蒙的翅膀覆盖着。

翅膀听到脚步声,虚弱地扇动了两下,溅起黑色的泥水。

白发的青年浑身湿透,双腿陷在了泥潭里,苍白到几乎透明的背上,两只翅膀之间,有一道狰狞狭长的伤疤,增添了一丝病态的美感。

阮笙在离他还有一米远的地方站定。

等到青年转过身来的时候,她才得以看到他的脸。

即使坠落凡间,那也依旧是一张充满了神性的脸。神即便如此狼狈不堪、苦难深重,金色的瞳孔里依旧是常驻的悲悯和哀伤。

他白色的睫毛垂下,鼻梁挺直,唇线紧抿,脸部线条因为伤痛绷紧着,整张脸就是一个完美的杰作,出自神手下最无与伦比的雕塑品。每一个弧度都美得让人窒息,比众神殿的雪山顶的白雪日出仍有过之而无不及。

阮笙感觉到目眩。

神埃

她从前所有的信仰,从这一刻开始,全部土崩瓦解。

——她只知道荒时神在游戏里从始至终是以一只鸟的形态出现的,却从未见过他本体的立绘。

荒时神,在游戏世界观的语言系统里意为“荒芜之地”“时间起始”。这是阮笙在官方内测版时的称呼,在公测版本里,这个称呼被正式更改为了“创世神”。

——没错,创世神,在这个世界观里处于顶点级别的存在。

祂在一片混沌里初次诞生,祂创造了这个分开了天空、土地和海洋的世界,祂从自己的身体里分离出了光明神,黑暗神,大地母神,山川父神和海洋领主协助他掌管世界、平衡万物。

在这个魔法和宗教并存的世界观中,创世神无疑是最至高无上,信仰人群基数最大的一个绝对存在。

就是这样的存在,在原著里却沦为了背景板。

《帝国少女》中,女主捡到了跌落凡间,失去记忆和声音的化为鸟类形态的神,悉心照料了它半年多的时间,终于在祂恢复声音的那一刻,得到了能够陪伴她永生的神力。

她从此变成了闻名帝都的魔法师,几大神殿争着邀请她去做神眷者,供奉光明神的神殿更是向她抛出了光明圣女的橄榄枝。

【——“去沃米卡,去帝都,去那里找回你的人生。”白色的鸟口吐人言,祂浑身散发出一阵淡淡的金色光芒,拍着翅膀,转身飞走了。

仅仅是眨眼的时间,她就不见了祂的踪迹。

然而,祂却也并非什么都没给她留下。

少女感觉到一股充沛的力量涌现在她的指尖,温暖的涌流在她的身体里游走。

“我……我居然拥有魔法了!1少女瞪大了眼睛,看着指尖灿金色的漩涡,“是那只鸟给我的吗?”

——“这是给善良的人的馈赠。”一个声音这样答道。】

让阮笙印象更加深刻的另一点,是游戏并不着重刻画神的高高在上、不可亵渎,而是着力体现祂的一颗悲悯世人的圣心——

神爱世人。

祂不爱任何单独的个体,却又平等地爱着所有的生物。

“……”

青年看到她走了过来,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去任何声音。

被诸神合力推下众神殿的祂不仅失去了自己的记忆,也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用不了多久,祂仅存的最后一丝神力也会消耗殆尽,维持不了人形,只能以白鸟的形态存在。

阮笙踩进泥水里,灰色的雨水很快洇湿了她的白色袜边和裙摆。

她却浑然不在意地,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然后捧起祂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边。

青年张嘴,再张嘴,祂像是完全察觉不到脊背上的疼痛一般,只是迫切地想要表达。

祂看起来真像一张纯洁无瑕的白纸。

阮笙想,

为了把这张白纸据为己有,她必须让祂彻底沾染上她的色彩。

“塞缪尔。”

她开口。

“这是你的名字。”

游戏里制作组为创世神取得名字就是“塞缪尔”。

没有姓氏。

“没关系,我也……没有姓氏。”阮笙低声在祂的耳边说。

阮笙贴着祂冰冷的耳朵:“这下,我们就是同类了。”

青年的睫毛轻颤,身形开始被一片白雾掩盖,白雾散去,阮笙的怀里,有的只是一只安静的、纯白的鸟。

而几乎就是在刹那间,一股致命的危险直觉从阮笙的背后逼近。

冰冷的剑锋直指她而来。

凛冽的晚风被带起,阮笙的心跳漏了一拍,仿佛全身都被冻结了一般,完全无法动弹。

她刚才连脚步声都几乎没有听到。

这是被实力完全压制的感觉。

那股威压从她的耳旁刮过,几缕玫瑰色的长发落地,黑色的面纱从帽檐放下,遮住了她的一只眼睛。

几厘米。

不。

应该是几毫米。

阮笙咬死嘴唇,脸色一片惨白,僵硬又机械地缓缓扭头。

冰色的长剑离她的额头不足半厘。

“交出来。”

冰冷的三个字被对方冷漠地吐出。

危险。危险。危险。

警报在阮笙的脑海中不断鸣叫,阮笙很清楚不按照他的话去做的下常

可是她的手无法挪动半寸。

从她这个高度望过去,无法看到对方的脸,只能看到对方的下颌以下。

他穿着洁白的神殿制服,浑身一尘不染,冰冷肃杀,令人望而却步。

是罗兰·瓦伦停

尽管没看到他的脸,但是凭借着这独一无二的气质和记忆中的立绘,她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对方。

果然……

狗比系统只会偏心女主。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神使无情地重复。

剑尖离她更近。

阮笙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冰凉的东西抵住了她的额头。然而内心的恐惧已经盖过了疼痛,她只能抱住怀里的白鸟,半句声音都发不出。

【面对要求你交出创世神的神使罗兰,你选择:

a“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b“你知道我是谁吗?”

c“这里可是皇宫,谁给你的权利这样对待一位贵族淑女?”】

阮笙:“……”

刚才忘记关闭选项,现在她不仅话都没法说,连逃跑也无法做到。

“不管是什么东西,都交出来。”

他的声音如寒冰一样要把人冻伤,“这是最后一遍。”

额头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

带着铁锈的腥味。

……是血吗?

阮笙有些恍恍惚惚,刺痛才后知后觉地涌上来,她颤巍巍地伸出手,选择——

b。

“或许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但是你一定知道,德莱特·德蒙特。”阮笙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骑士兵团的团长,他负责巡逻皇宫。”

剑尖旋转了一下。

阮笙清楚地听见他发出一声嗤笑。

阮笙感觉自己的额头被划破了口子,紧接着,新鲜温暖的血液模糊了她的视线,顺着她的睫毛滴滴答答往下滴。

“那又如何?”

高高在上,不屑一顾。

阮笙差点就忘了。

罗兰·瓦伦汀,公式书都承认的极为自负,以自我为中心,冷心冷血,无法共情。

在别人看来,他就是高岭之花。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是个发起疯来就停不住的疯狗。

别人惹恼他,杀。别人说错话,杀。别人阿谀奉承他,杀。别人忤逆他,杀。

搞不好……阮笙觉得自己今天真的可能死在这里。

血液的流失让她的体力一点点下降,她脸色和唇色很快地白下来,血滴滴答答淋到怀里白鸟洁白的羽毛上,祂仍在安静地睡着。

就算交出去了,她生还的可能性也不大。毕竟罗兰线里,她可是死得最早的一个。

“……”她费劲地张张惨白的嘴唇,试图发出什么声音。

来个人,救救她。

不管是谁都好。

她不想死。

额头的伤口越来越深,阮笙感觉自己的体力在流失着。

眼前开始发黑。

最后一秒钟,眼前的剑被迅速而果决地挑开。

穿着制服的黑发青年沉着脸,收起手里的剑,三步并作两步迈过去,抱起地上的少女。

“哥哥,你来了……”阮笙抓住德莱特胸前的衣襟,浑身在微微发抖,手指指节用力到发白。

她闭着眼睛,小半张脸被鲜血染红。

怀里却依旧死死地护住白鸟。

“……别害怕,海洛茵。”

德莱特说:“我带你回公爵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