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24章 024.
 
排练节目的毕竟都还是学生, 演技说不上谁比谁好。况且剧场场地很大,二楼的人连脸基本上都看不见,只能依靠服装和出场顺序来分辨人物。

这种时候, 谁的音色更出彩, 唱功更稳, 身材和气质更突出, 谁就更引人注目。

阮笙的角色莱娜只有在中间的时候有两段独唱和一段合唱。

一首独唱是她的登场曲。格林坐在亭子里哭的时候,莱娜从荫蔽的树林里走出,像一个摇曳的黑色幽灵。

格林吓得忘记了哭泣, 莱娜于是询问他的姓名。

格林因为嗓音被灼坏, 加之心里极度畏惧, 所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为了缓解他的紧张,让他信任自己、放松下来, 莱娜轻缓地唱起她的个人曲。

“荒芜的夜晚, 我在林间飘荡;

无尽的噩梦, 我被野兽追逐;

……

野玫瑰绽放在泥土中,

波纹太阳将我驱逐。

黎明到来之前,

我被你的歌声唤醒;

朝阳出云之后,

死亡为我停驻。”

阮笙走到发声室外的椅子上休息。

卡兰递过来一杯水,激动又按捺地扯了扯她的袖子:“海洛茵,这次音乐剧的c位非你莫属!!”

阮笙之前排练中无意间说出来的词汇被卡兰活学活用,她喝了几口水,才问:“为什么?”

“你多喝点水,至少喝掉三分之一,我再告诉你。”

卡兰卖着关子催促她,“本来身体就差还不爱喝水。”

阮笙妥协地又喝了几口。

卡兰这才神秘兮兮地靠过去:“你不知道,我在外面听你们唱的时候, 所有声音里只有你的歌声最能打动我……”

阮笙比了个“停”的手势。

“这是因为这么多人里你只跟我关系比较好,所以在心里自动美化了我的歌声,”阮笙尽量通俗地解释着“滤镜”这个概念,“像是其他崇拜赫尔曼的人,就会全程只注意他一样。”

“才不是!!”卡兰扒着自己的眼皮,“我发誓,我非

常、特别、超级客观地听了你们唱歌,还用声像石录了一遍!”

声像石虽然听起来像一个物品,但其实包含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录音的和录影的。这种东西大部分是一次性用品,能反复使用的声像石也有,但是播放的时候是随机选择,作用等于没有。

卡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长得很寒碜的小石头:“你不信,我放给你听。”

声音从声像石里传了出来。

一阵杂乱的走动和衣服的摩擦声后,是瓦丽塔扮演的希尔的第一支个人曲。

这支曲子主要为了表现她对唱歌的向往和追求,对世俗的不解和天真无邪以及在校园偶然间听见格林唱歌时被深深打动的震撼。

不带偏见地说,瓦丽塔唱得很好。

她的声音甜软,尾音总是习惯性地抬高,俏皮又灵动,听的人几乎闭着眼睛就能想象出来,声音的主人是个甜美、骄矜又可爱的大小姐。

美中不足的是,后半段被格林歌声震撼以及深深的迷恋完全没有表现出来。

可以理解,毕竟赫尔曼又不是格林,虽然声音也很好听,但是歌唱得真心不行。

“……他还挺有勇气的,”阮笙沉默了半天才委婉地评价道,“听过自己的歌声还积极踊跃、舍我其谁地来演男主角。”

“精神可嘉。”

卡兰拍她:“你还说我美化,我看你才是因为偏见丑化了呢!赫尔曼唱得也不比瓦丽塔差,反倒是你,从听见人家开口的那一刻起眉头就皱起来了……看来是真的讨厌他。”

“他的角色定位不符合,自己是个有钱又高贵的贵族子弟,怎么演得出来穷苦人家的小可怜?大家本来都不是专业的,”阮笙为自己辩解,“听他唱格林的角色曲当然违和得很。”

“行了,知道你看不惯他了。”

卡兰在她的嘴巴上做了一个上拉链的动作,“别吵,这一段到你了。”

阮笙噤了声。

一段空灵的声音传出,明明只是声像石发出的录音而已,却凭空让人感觉到身处幽寂的树林。

阮笙的声色很

特别。她不像一般的少女那样柔软或者清脆,让人一听就知道这是十六七岁的少女。

她的声音,压得很低的时候很像少年的声音,听起来有忧郁的少年感。正常说话的声音总是懒洋洋的,明明语速正常,却总是给人一种不紧不慢的感觉。音域抬上去之后,她的音色又变得极具穿透力,糜丽又扣人心弦。

这让她的声音变得极具辨识度。

尤其是这首莱娜的角色曲,将这三个音域结合在了一起,变化繁杂,阮笙在联系的过程中没有运用复杂的技巧,仅仅是单纯地发声、歌唱,就宛若深林里的妖精一样,抓住了所有人的心。

他们的心弦忍不住随着她声音的每一次转换而被拨动、起伏,让人畏惧、怜悯却又崇拜。

畏惧她的力量,怜悯她的遭遇,崇拜她的神秘。

“怎么样,我就说吧?”卡兰收起声像石,好像刚刚唱歌的人是自己一般,得意洋洋。

“……嗯。”都是海洛茵音色出彩,和她没什么关系。

阮笙默默地想。

第二段是莱娜为了治好格林的嗓子,去魔女之森取治愈药剂时的个人独唱。

双人合唱则是阮笙和赫尔曼异地同时的合唱,采用双线叙事手法,一方是格林在和希尔相处时对自己多天不见的朋友的想念和疑惑,一方是莱娜在目睹自己的心上人和其他少女相拥以后的心碎、愤怒和悲伤。

最后莱娜在大火中消失的那一段,原本有阮笙的独唱,但是社长说时长超了,于是把那段给删去了。

阮笙乐得轻松。

她今天还特地请了一个小时假提前回去,即使是卡兰来问她也坚决保密,一个字都没透露。

两天后是两院联谊会,三天后就是开学典礼。

她还能有什么事?

不仅是卡兰这么想,其他人也这么想。

一个半星期的排练里,阮笙从未迟到或者早退过一次。偏偏在这最后一次排练里请假了。

贝蒂·卡尔,卡尔侯爵家的小姐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早就看她不爽了,”她站在二楼的观众席,看着正在跟

同伴告别的阮笙,撇了撇嘴角,“她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时候发疯,被揪出去处分,不知道在教务处说了些什么,这场考试居然取消了,择日重新命题举行。”

她用道具扇子遮住口鼻,声音里也依旧听得出来咬牙切齿:“我好不容易重金买到的题目全都作了废,她还害得我那次理论考试拿了b-!要知道,我的实战考试可全都是a,我只是不擅长背书而已!!都怪这个多管闲事的……”

后面的几个字瓦丽塔没有听清楚,她连忙安慰这位发怒的侯爵小姐:

“别生气了,贝蒂小姐,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海洛茵她肯定也不知道她的行为给您添了这些麻烦,她一定不是故意的……”

“我管她是不是故意的!!”贝蒂一甩扇子,眯起眼睛,“瓦丽塔,你才刚来沃米卡,不懂这些贵族们的下作手段!今天,你就好好看着我,待会是怎么给海洛茵颜色看的!!”

瓦丽塔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她的意思。

等看到更衣室里游荡着、身上发出蓝色火焰的魔物后,才后知后觉地慌张起来。

“贝蒂小姐,您、您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我记得,之前奥琳娜小姐……”

贝蒂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也不看看她奥琳娜的身份!一个落魄子爵的养女而已,即使海洛茵再怎么不受宠爱,也不是她能碰的。”

“况且,那个器械室她甚至没有完全反锁!只要稍微会点儿魔法的人用魔力移动插销,完全可以出来……也就海洛茵这种魔法废柴才会被困死在里面了。”贝蒂毫不客气地嗤笑道。

“我……还是觉得这样做不好,”瓦丽塔胆怯地退了两步,后脖颈也冒了冷汗,“海洛茵毕竟不会魔法,这些魔物万一真的……该怎么办?而且,过几天就是两院联谊会了!”

“你就当作不知道也没参与过这件事,”贝蒂轻哼一声,“我叔叔也说了,公爵去了殖民地登记还没发掘的金矿,这个月内都不会回来。少公爵也忙得脚不沾地,听说快两个星期都没回过公爵府……”

她冷笑了

一声:“反正肯定是死不了的,但总得让她吃吃苦头。放心,这次我会在门外设置隔音禁制的。”

演出服的穿脱真的很麻烦。

阮笙不止一次这么想,如果魔法可以一键换装,那她一定会弃医从法。

今天晚上七点到九点,是将魔王帕斯塔莱卷入恶劣事件的起始时间。九点半,祷告结束,宣誓仪式开始。十点半,火在月神的神殿燃烧起来,因为魔法屏障,临近十二点才被人发现。

十二点半,骑士兵团赶来,解除了屏障,扑灭大火。

然而,此时此刻,三千名月神教徒已经悉数葬身火海——

除了帕斯塔莱。

他在火焰的炙烤中,痛苦而绝望地觉醒了三分之一的魔王血脉,活了下来。

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宗教冲突事件,骑士兵团早先得知消息,却一直无法得到后续的线索和明确的地点、时间。

具体多恶劣,阮笙也不清楚,仅仅是在公式书上见过几张插图而已。

她记得,这次的事件后,附近的学校都给学生放了半个月的假。商店、货摊、集市,全都暂停营业一周。

这么看来,影响确实还挺大。不过帝国学院不在这个“附近”范围内,所以课表还是照常进行。

阮笙紧张地吸了几口气,努力地在脑海里回忆帕斯塔莱的立绘。

蓝色短发,红色眼瞳,侵略性的眼神,极具压迫感的荷尔蒙……不对,那已经是完全觉醒魔王血脉之后的他了。

现在的他……

阮笙在记忆里翻找着公式书的信息。

——好像,个子还没她高。

阮笙一边在脑海里第三次模拟着这次的营救计划,一边打开了系统。

【“清教徒运动”事件已开启,请问是否直接转移至目的地?

是/否】

阮笙轻轻点击屏幕。

下一秒,她的身影消失在了房间里。

……

排练中途出来休息的瓦丽塔,一打开门就看到了拧着眉头思索着的贝蒂。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贝蒂小姐,发生什么了吗?”

对方露出苦恼、纠结又疑惑的复杂神情,好一会儿才慢慢开口:

“瓦丽塔,我放进去的那三个魔物,已经半个小时都没动静了……你说,海洛茵该不会是被吓得直接昏过去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贝蒂:我们给她点颜色看看

笙妹:?这波我可是在第五层

宝们,明天我大概晚上十一点更新,字数大概双更合一了,应该算加更吧?(嗯嗯)

那就是为芋圆宝的同人图加的更,长评或者那种月底会过期的白白的液体也会加更!

感谢在2021-07-09 21:15:54~2021-07-10 23:43: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文w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