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羁绊值刷满后我死遁了 > 第30章 030.
 
舞台布置了两个多小时, 阮笙跟卡兰一起整理完了服装就偷偷溜出去喝酒。

亚特帝国规定未成年人不允许喝度数超过果酒的酒类,但是每年帝国学院的两院联谊会都有偷偷售卖高度数酒类的学生。

魔法调酒,特效炫得天花乱坠, 阮笙抿了一口就皱了眉。

“这酒好喝?”阮笙不理解地晃了晃浅紫色的澄澈液体。

“谁喝酒是为了好喝?”卡兰嘬了口, “还不都是为了刺激!”

她拽住阮笙的手腕:“你不喝了吗?去哪?”

“我下午还要表演呢, ”阮笙叹口气, “我背台词去。”

“你不逛,我也不逛了。”卡兰撇下热情的调酒师们,挽着她的胳膊, 亲亲热热的, “不喝也好, 你胃本来就不好,酒水少饮一点……”

她话还没说话, 被阮笙拉着胳膊就打了个转, 朝反方向走去。

“别回头, 赫尔曼在后面, 应该还没看到我,”阮笙对她小声说, “我让哈蒙拒绝了四次伯爵府的拜帖,现在要是被他看到我,下午排练之前我们都别想吃午饭了。”

卡兰:“那赶紧的!”

为了躲瘟神,卡兰被迫远离了人潮,丧失了一年一度的择偶好时机。

“我本来还想着看看这次联谊会上埃卡特院士会不会出席——可恶,赫尔曼他欠我的用什么还!!”卡兰坐在更衣室的凳子上咬牙切齿,表情狰狞得恨不得撕了后者。

“好熟悉的名字……”阮笙费力地把头套进繁重的衣服里面,开始整理头发,“我想起来了!埃卡特院士, 你那天晚上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他明明天赋又高性格又温柔,阅历还甩赫尔曼一大截,名气却不如赫尔曼?”

“哈哈,”卡兰生无可恋地干笑,“他可是药剂学领域的天花板诶,而且又不是我们这种小年轻,早就名花有主了好吧!”

卡兰说着说着,眼睛又放起了光:

“海洛茵,我跟你说,你是没见过埃卡特院士的恋人,她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当

然,你长大以后肯定比她漂亮!不过她不仅漂亮,两个人容貌还微妙地相似,巨有夫妻相,虽然两人几乎没同过框,但是学校社团里写手同人文里这一对可是蝉联cp热度第一连续两年!!”

阮笙:“……”

原来如此。

“而且他人也比较低调,一年到头也就开几场讲座,偶尔参加一些校级活动,平时不怎么抛头露面,都在实验室里搞研究,很多人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哪像赫尔曼那样一天到晚招摇过市!”

阮笙:“不错,我就喜欢这种拉踩。”

“嘿嘿,等开学之后,有机会我带你去听听他的讲座!听说那可是一票难求呢,听说只要你听过他的讲座,就会立刻被他的个人魅力所吸引,从此人生蓝图的终点就变成了他的名字……”

阮笙听着听着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这是搞学术的院士?

听这描述,这人分明是蛊王吧!

她走着神,一边在后台看舞台上的音乐剧,现在的进度是格林和希尔在跳双人舞,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如同壁画一样美好、纯洁。

卡兰在一边开启嘲讽模式:“笑死,我梦游都跳得比他俩好。”

她一把揽过阮笙的肩膀,气势十足地道:“海洛茵,等会你上场好好发挥,把这两个人吊打一顿,公开处刑!!”

卡兰对她的自信让她自己都觉得很迷惑。

这就是滤镜的威力吗?

她正心不在焉地想着,一边的社长就手忙脚乱地赶过来:“快快,海洛茵,马上就到你了,做好准备!”

卡兰立刻退到后台。

阮笙拉上了斗篷兜帽,深吸了一口气。

音乐响起,树林的背景板被魔法移开,她迈开脚步,轻缓地踏上了阶梯。

莱娜的鞋跟很高,每走一步路,发出的声音都清脆又有力。

她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慢慢站到了灯光下。

——现在,舞台被清场。

这是她一个人的独唱。

“抱歉抱歉,借过借过……”

两名骑士气

喘吁吁地开着道,旁边的人刚想皱眉抱怨几句,就看到了走在后面的青年清瘦挺拔的身形。

抱怨的话在嘴里转了一圈,变成了不可思议和喜出望外的惊呼声。

“少公爵!!!月神在上,我没看错吧!”

“噢,天哪,蒂娜,真的是少公爵,我发誓是他本人,你看看他的腰带和佩剑,我弟弟买过一套一模一样的制服天天在家里穿着显摆!!”

“哪怕下半场音乐剧不看,这票也回本了!”

“真是难得,前几年联谊会少公爵大人从来没出席过,今年居然回了母校……”

……

两名骑士满头大汗。

好不容易得来的半天假,居然被团长征用了!虽然说补薪还有免费的音乐剧看,但是处理这种场面他们可是最头疼的了!!

“嘘、嘘,淑女们,请安静欣赏音乐剧!”

两个人口干舌燥地维持着秩序,好不容易等到德莱特落了座,他们刚准备在上司身边坐下来歇口气,一支金棕色的权杖强势地点在了德莱特身边的座位上。

“不好意思,这里有人了。”

金发的高马尾青年慢条斯理地摘下了神殿制服的帽子,抬手把马尾从捋出来,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德莱特身边的位子上。

德莱特选择的是第三排中间的位置,视野好,光线也好,平视着看过去,舞台上演员的一颦一笑都看得清清楚楚。

两名骑士尴尬地站在原地,面面相觑,恨不得当场抠出一座神殿来钻进去。

德莱特微微偏头,眼睛却始终看着舞台,他从始至终理都没理身边的青年,只是轻声说道:“你们两个去后排坐吧,演出结束后在门口等我。”

骑士们如临大赦地溜了。

摘下了兜帽,露出了铂金一般柔顺漂亮的金发,周围又是响起了阵阵低呼: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神使大人居然也来看演出了!!”

“百年难得一见,我听说神使大人平日里皇室的活动都懒得出席,皇帝三邀五请他都拒绝……今天的音乐剧是什

么旷世神作吗?”

“少公爵大人、罗兰大人……光明神啊,这要是再来一个埃卡特院士,我的人生就圆满了!!”

……

森林的背景板被拉开,终于到了她的出场时间了。

德莱特靠在椅背上,手臂支着下颌,架在扶手上,双眼不眨地看着黑色的背景板。

马上,他的妹妹,就会从那里的台阶登场。

她的第一次公演。

音乐开始响起。

轻缓静谧的钢琴曲和风琴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伴随着高跟鞋不疾不徐踩着台阶的声音,灯光开始聚焦。

德莱特不由自主地坐直了一点。

“啊,抱歉,”一道突兀的声音在他的右手边响起,礼貌又彬彬有礼,“我看您身边这个位置还没有人,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德莱特的聚精会神被人打断了,他眼色沉沉地抬头。

那是一个绀蓝色长发的青年,年龄看上去比他要稍微大三五岁,他容貌精致,带着单边金丝眼镜,耳边垂着一条金色的长链。他的气质温文尔雅,说话也谦逊有礼,衣装都透露着学术界的斯文书卷气。

“快、快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埃卡特院士竟然真的来了!!”

“他们今天不会是约好了一起听音乐剧吧,这么小概率的事情,我今天回去就去抽扭蛋机!!”

“虽然我没听过埃卡特院士的讲座,但是我看到他的人了!”

“和这三位在同一个剧场里听音乐剧,我说出去能吹一辈子!!”

……

好烦。

德莱特虽然一言不发,但是他现在脸色黑得不行,心情也像乌云密布的暴雨天一样。

左边一个脸臭金毛,右边一个中央空调。

偏偏还都引起一阵骚动。

他默默地把椅背往前调了点,避开了余光瞟到这两人的可能性。

很快地,乱七八糟的思绪都被他抛到了脑后。

——因为舞台上的少女,开始了她的独舞。

踏步,踏步,回转,转圈。

踩着旋律

,月色下,她摘下了兜帽。

玫瑰色的长发一泻而下。

前奏之后,少女的声音响起。

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在脑海中轻声呼唤,又像是响彻在深海的世界里,来自远古。

不知不觉,躁动都安静了下来。

人们被舞台上的歌声吸引,全身心地投入进了少女用歌声和舞步打造的梦境之中。

她像一只水母。

没有什么能比这更加贴切地形容她了,就像是一只玫瑰色的水母,轻盈、单薄、优雅、美丽。

她好像不是在旋转,而是在水中飘舞;她不是在踏步,她是在海中漂浮;她不是在歌唱,她是在模仿塞壬的歌声蛊惑人心。

好像整个剧场瞬间黑暗下来,只有她在发着光一样。人的趋光性让所有的视线都本能地被她牵动,情绪也被她调动。

演出进行得很顺利。

莱娜为了取治愈药剂而昏迷不醒的时候,观众席上还响起了断断续续的啜泣声。

随着三人的同台,这出剧的最后一幕终于开演。

火光逼真的特效让德莱特的心脏忍不住被攥紧了一瞬。因为之前的神殿纵火事故,一些没有心理准备的观众甚至被吓了一跳。

太真实了,就连剧场里的温度也变得越来越灼热起来。

少女莱娜听见呼声,徘徊之中最终选择了顺从自己的心意,冲进了火场。

德莱特捏紧了扶手,脸色阴沉。

旁边几乎是同时传来了“咔哒咔哒”声。

他扭头一看,罗兰表情寒冰一样冻得掉渣,拿权杖一下一下地点着地面。

再看向右手边。

礼貌温和的院士叠着双腿,脸上的笑容依旧,就是有点可怕。

作者有话要说:  听音乐剧的时候三个人在想什么

德莱特:这鞋子跟好高

罗兰:她歌唱得这么好听,怎么跟我一起的时候从来不唱?

埃卡特:

更了!

感谢在2021-07-15 15:59:18~2021-07-15 23:52: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

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哈 3个;三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泠泠七弦上、ttttang 20瓶;哈、切切 10瓶;有没有帅哥、兮兮 5瓶;姻缘树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