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打不赢怎么办?只好选择攻略了 > 第334章 苏北的全新道路
 
不过精灵女皇只是看起来很傻,实际上在和苏北装傻的时候,她的手已经摁在了一旁的树木上,发动了「树木通感」。
这次,莉娅的交流频道连接上了所有的精灵族伙伴,发出了严肃通告。
“朋友们,全力追击号码牌编号946、编号444、编号357,若是对方出现毁坏「生命之树」的举动,全力拦截。”
“三个主要任务,收缴「哀歌」,寻回「贪婪」,找到「怠惰」。”
“除此之外,登记人员将所有特邀嘉宾的名单给我一份,我要找个人。”
“另外,暂且空闲的朋友,顺便去试试编号250的实力,我感觉这个斯文有点不对。”
【七色鹿】:收到。
【泰坦猿魔】:收到。
【智慧树】:收到。
【半人马射手】:收到。
【半人马战士】:收到。
……
……
苏北:好的。
回完消息后,苏北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两个号码牌,将250号码牌塞入了【全知法典】,反手把624号揣入裤兜。
莉娅:现在,马上行动!
莉娅筹划完一切后,面向苏北,露出了迷茫表情,惆怅道,“斯文先生,这下我们可怎么办?”
这问题可难倒苏北了。
因为苏北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他还忙着审问格拉夫。
于是苏北随便找了根树木,靠了靠,平静道,“我困了,睡一觉,你请自便。”
—————————————————————
小树林中,苏北将格拉夫的号码牌拴在了一只狗身上,看着瑟瑟发抖的格拉夫,微微一笑。
旋即朝着格拉夫伸出了罪恶的双手,开始了审问过程。
约摸过去了一个时辰。
经过一番威逼利诱,苏北终于瓦解掉了格拉夫的意志。
威逼利诱具体是指——苏北用「生命」规则刺激格拉夫,让格拉夫生下了三只小狗头人。
而这一个小时可以算作是接生过程。
已经九十多岁的格拉夫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
要知道他可是雄性啊。
“祖宗,祖宗,不能再生啦,不能再生啦,哪位姑奶奶教你这么用规则力量的?你到底是怎么得到「生命」女神的眷顾的啊???”
格拉夫??o·(? ??????????? )?o·?的大声尖叫着,听着一旁小狗头人嗷嗷待哺的喊叫着,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苏北平静的松开了手,停下了对格拉夫的生孩子警告,淡淡道:“我与那位的关系不好。”
毕竟被吃掉怎么想也不算是眷顾吧?
闻言,只听见格拉夫尖叫大喊道:
“你骗狗呢?你都能让不孕不育的我生个三胞胎,你说你是「生命」她爹我都信。”
“求你了祖宗,你放过我吧,你要问什么我都招,真不能生了,生孩子太痛了。”
苏北通过格拉夫的表情,可以预见生孩子是真的很痛了。
于是,苏北极其平静的说了句,“说吧。”
“说什么哥?我都不知道你要问什么——”
苏北一双手又伸了出去,淡淡道,“不说?那别说了。”
“说说说说说,我说我说我的祖宗,祖宗,这根木棒就是「贪婪」。”
【狗头人】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双手托举着木棒,递向苏北。
苏北脸色未曾出现变化,一双手持续落下。
这可怕的压迫感让格拉夫都快尿出来了,他挤破了脑袋拼命想着补救措施,连忙道:
“请住手哇大人,我招了我全都招了。”
“我是精灵女皇的狗,我是她丢出去的鱼饵。”
“「贪婪」在绿茵帝国的消息就是精灵女皇放出去的,她想借此处理掉「魔王」,顺便打压一下邪神组织。”
“据说「魔王」最近在收集魔器,这些消息千真万确啊祖宗。”
“别别别,我还有一个秘密,我告诉你,求你一定要放过我。”
“精灵女皇就是莉娅!她就是精灵女皇,求求祖宗你别折磨我了啊啊啊!”
狗头人=????(??? ????)的,手足无措的蹬着脚,大声咆哮着。
苏北平静停下了手。
看格拉夫这模样,这些就是对方知道的全部消息了。
那么,精灵女皇知道茉莉就是「魔王」吗?
应该是不知道的,可也不好说。
毕竟「生命之树」的等级不算低,或许有着特殊的勘测手段。
苏北思索着,取走了格拉夫手上的「贪婪」,将格拉夫埋在了土里,给他露了个脑袋呼吸空气。
想了想,苏北认为这样仍是不太保险,于是捏了几个隐藏隐匿的阵法,将格拉夫藏得更隐蔽了些。
做完了这一切,苏北的影子挥了挥「贪婪」,转身离开。
不愧是「贪婪」,握住它这一瞬间,苏北就有强烈的欲望,想要把其余「魔器序列」与「天使序列」全部占为己有。
—————————————————————

森林一角。
茉莉手持法杖,与一位特邀嘉宾展开了激烈争斗,与之对战的是来自绿茵帝国的德鲁伊帕森路.伊尔,这位绿茵帝国本土培养的德鲁伊身兼数种传承,开启了德鲁伊专属觉醒路径「自然之怒」。
作为掌控「自然」一脉的生物,德鲁伊是天生的法系宠儿,对阵法师有天然优势。
可场面并不像其余嘉宾遇到特邀嘉宾那般一边倒,反而陷入了意料之外的焦灼。
因为茉莉根本没和帕森路魔法对轰。
蹭......茉莉原地消失,瞬间杀向帕森路,制造「完美级」法杖的材质并不差,完全可以充当近战武器。
砰......武器交错,帕森路举起树枝木杖抵挡,高达两米的体型优势并没有让帕森路在近战中占据上风,这让他有些意外。
一年时间的锻炼让茉莉的技艺有了充足的长进,只见茉莉扭转腰腹,法杖居高临下,借势砸下。
轰......
帕森路手中树枝脱手,茉莉手中的法杖在他眼前无限放大,一杖击中他的腹部,将他挑飞了出去。
帕森路狼狈起身,张开手,脱手树枝再度飞至掌心,旋即吟唱术法:“身为法师,过分追求近战技艺,有些舍本逐末了。”
恐怖的能量在波动,空气中弥漫着噼里啪啦的电弧,看样子是电系技能。
茉莉不语,脚步极速拉近,右手法杖挥舞指向帕森路嘴角,打断帕森路吟唱的同时,左手瞬间掐出一连串「爆裂火球」。
这一刻,帕森路的脸都红了。
不需要复杂的吟唱,一瞬间茉莉连续点出了三连「爆裂火球」,对准帕森路上中下三处点杀而出。
德鲁伊天生法抗高,唯有火系例外,火系向来是「自然」一脉的天敌,三阶的「爆裂火球」作用在帕森路身上不比觉醒技差劲。
轰......
帕森路再度被击飞了出去,浑身被烤成了黑炭。
这次茉莉没再追击,而是扬了扬自己的白色长发,露出了一抹甜甜的微笑。
“承让。”
帕森路缓缓起身,失笑摇头,将自己手中的号码牌79递了出去,满意道,“你很不错,你有资格拿到这枚徽章,我愿意将它给你。”
“我希望你能参加之后的武斗会。”
“不少传说魔物子嗣入世,蛮横霸道,许多场公开战斗中智慧种一输再输,丢尽了颜面。”
“可我始终认为我们智慧种并不弱于魔物,否则智慧种不会成为原初大陆的主流生命。”
“孩子,请你为我们智慧种证明自己。”
茉莉愣了愣,接过了号码牌,眨了眨眼睛。
她能判断出这些都是帕森路的真心话。
可茉莉来绿茵帝国只是想来收集魔器,顺便锻炼一下自己的战斗水平。
至于替智慧种证明实力什么的,这与「魔王」又有什么关系?
要知道「魔王」是和魔物站在同一边的啊,她有着max级别的魔物亲和。
“好吧,我尽力呢。”茉莉微微笑着,点了点头,目送帕森路远去。
半晌,茉莉才缓缓松了口气,微笑道,“「魔王」的能力真的好厉害,我能看穿那位大叔的攻击模式,并寻找到对方最薄弱的弱点,轻易打断对方的技能。”
茉莉背部,传来「暴食」的肯定声:“那是当然,「魔王」面对任何智慧种和魔物都是降维打击,只有神话子嗣才能与你一较高下。”
“不过这也与你的天赋息息相关,你的天赋实在惊人,所以我不认为你会输给「勇者」。”
“我认为这次「魔王」与「勇者」的战争,我们必将胜利。”
茉莉闻言沉默不语,而是苦恼的叹息了一声。
冥冥之中,茉莉总觉得自己与露弥娜拉有什么奇怪的联系。
坐在顶端的苏北听见了这句叹息。
想来,茉莉并不太想与露弥娜拉对立吧。
苏北想着,将手中的「贪婪」丢了下去。
“敌袭?!”「暴食」惊呼大喊。
“诶诶,又来?”茉莉回旋挥舞法杖,杖尖击打在木棒身上,发出“铿锵”碰撞。
二人沉默。
显然在击打的一瞬间,二人都认出了木棒上面的气息。
“魔器?”茉莉眨了眨眼睛,表情呆滞,有些不确定的询问了句。
“「怠惰」。”「暴食」肯定道。
“诶~~~~~?”
“这不就是我们......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吗?!”
成功来得太过容易,这让茉莉感觉到无比的梦幻,就好像一切都是做梦似的。
茉莉可不笨,接二连三天降魔器,哪怕是梨梨子都能发觉不对劲了,更何况是茉莉。
“所以,到底是谁在帮茉莉啦?”
茉莉朝着天空大喊,惊扰麻雀漫天飞舞。
可苏北特地隐藏着踪迹,又哪里能让茉莉轻易找到痕迹?
这注定是一场没有回应的对话。
苏北叹息一声,离开了这片森林。
—————————————————————

森林另一角。
露弥娜拉腰间挂满了密密麻麻的号码牌,粗略看去竟有几十个。
她在原地守株待兔时,与斯文擦肩而过,忍不住问了句,“你是斯文?法兰的地下君王首领。”
斯文脚步停顿,略显凝重的望了眼露弥娜拉,身体微微绷紧,询问道,“有事儿?”
“不必紧张,都泽与法兰的战争已经过去,哪怕你成为了「半神」,只要不做针对都泽的事情,我都会接纳包容。”露弥娜拉坦诚相待,心平气和道。
“我只是想问问你,你是否觉得记忆产生了断层?”
斯文一愣,皱了皱眉头,摇头否认道,“并不,况且没有人能影响一位「暗夜君王」的记忆。”
闻言,露弥娜拉点了点头,平静道,“如此,便没事了。”
这个答案并不符合露弥娜拉的预期,因为她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这也就是说,改变她人生轨迹的那个存在,甚至能够影响到「半神」。
那么,会是神明吗?
露弥娜拉看着手中的「圣剑」,第一次觉得它竟如此沉重。
露弥娜拉眼眸中难得出现些许不坚定。
到底要多强,才能摆脱所谓的宿命论?
斯文走了,走得心惊胆战。
他感觉到了露弥娜拉变了,她身上的锋芒被完全掩盖,可肃杀气息却更加恐怖。
这杀意不是针对他的,而是针对整个世界,只是平时被露弥娜拉完全隐藏住了,只有在露弥娜拉遇到足够满意的对手,才会彻底将杀气引爆。
斯文能察觉到杀气,单纯只是因为斯文的实力足够强,足够激发露弥娜拉的兴趣。
可露弥娜拉尚未成就「半神」。
这才让斯文更觉得恐怖。
要知道他不是「准半神」,他是真正的「半神」。
这两个层级虽仅有一字之差,差距却犹如天堑。
露弥娜拉能够在五阶,让「半神」的斯文感觉到威胁,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不合理的事情。
或许,露弥娜拉正向着一种未知的道路迈出了关键一步。
“这就是「勇者」,真不给人活路。”斯文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
回到苏北这边。
苏北处理完了格拉夫,正控制着影子往米兰那边赶去。
路上遭遇了几场战斗,都被苏北以偷去裤衩的方式轻松解决。
为什么苏北要采取偷取裤衩的方式解决战斗?
因为他善。
该说不说,偷去裤衩的确是解决战斗的最好方式。
不管对方是男是女,苏北只需要勾勾手,就能将对方的裤衩精准套到对方的脑门上,让对方大脑彻底死机,失去斗争勇气。
质疑「神偷」、理解「神偷」、成为「神偷」、超越「神偷」。
不知不觉间,苏北已经将「偷术」练至出神入化,在一条奇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
......
......
......
......
晚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