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才不要当魔王的新娘 > 第21章 改变
 
“”该隐的一席话让莉莉安沉默了,自从穿越以来,除了之前在佣兵工会以外第二次看到他出现如此激动的情绪。只可惜他的下一句话让莉莉安产生了想杀人的冲动。

“不过宇宙级从来没有出现过,只是其他人预留的一个位置而已。世界级现在也早就已经陨落了,现在只是个空位而已。”该隐平静地补充道。仿佛之前那充满感情的发言是别人说的一样。

“你这家伙,说话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吗?非要这样大喘气。”莉莉安拼命忍住上前给对方一巴掌的冲动。先不说能不能打得到,要是真的打到了惹对方生气了怎么办?这里可不是科鲁路撒城,没有其他魔族在的情况下该隐可不一定会给自己好脸色看,至少到现在为止莉莉安都没有得到在科鲁路撒城里的待遇,该隐仿佛是个鬼魅似的只要没有人就会开始骚扰她。

“嗯?我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有的话你不指出来我可不知道哦!”该隐邪魅一笑,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胸膛,“是这里?”然后又指向自己的腹部,那结实的腹肌在那黑色的丝质紧身内衣下显得强壮务必,“还是这里?”更加厚颜无耻的是,该隐的手指指向了更下方向莉莉安继续问道:“还是说——这里?”

“你!哼!”注意到该隐又在跟自己开黄腔,莉莉安赌气地撇开脸看向拍卖场。就算是以以前的身份,莉莉安也还是不擅长应付这种事情。更何况现在自己变得更加弱势了,每次碰到这种事情莉莉安都会选择回避,生怕哪天对方突发奇想了想要玩真的怎么办。

看到莉莉安的反应,该隐也没有再说什么。看到莉莉安的赌气地表情,该隐轻笑着靠着沙发翘起腿欣赏起来。无论从魔族的前前任领袖这一身份,还是从莉莉安自身的外貌资质上来说,这些表情都是难得一见的美景。试问现在哪个男人会不喜欢看到如此倾城的人在自己身边露出各种各样的表情?

如果说其他人喜欢看到的是笑容,那该隐就是全部。无论是笑,哭,生气,吃醋该隐都想要独占它。如果是该隐的话,恐怕说出“能惹她哭的人只有我!”这句话吧。也许在该隐来说这只是一种占有权的宣布,但是估计除了他以外都能听出这是一句情话。

突然,莉莉安的表情出现了变化,那是一种看到了不可思议地东西的眼神。感到奇怪的该隐顺着莉莉安的视线看向了拍卖场,一下子该隐就明白了莉莉安出现这一表情的原因。现在放在拍卖场上的是一个铁笼,既然会用到铁笼自然是活物,而且不是因为怕里面的东西伤人就是怕它逃跑。该隐向后一躺闭上了眼,没有再看向拍卖场。

坐在铁笼中的,正是被列为魔族的黑精灵男性。脖子上拴着他的项圈显示了他的身份——俘虏,或者奴隶。无论是哪一种身份都只是在告诉其他人,他是个下等生物,比自己还要卑贱的生命。而此次拍卖的物品就是他。这也是这场拍卖会的压轴商品。

就莉莉安所见,全场因为黑精灵的出现也出现了一丝躁动。可见如果不是因为这一行为引起其他人的异议,就是对他充满了兴趣。只不过就该隐的表现和这所拍卖场的正规性,只能产生这一行为是被认可的可能性。

“拍卖价,一千金币起,每次加价不能少于五十金币。现在起拍!”随着起拍员宣布起拍,莉莉安当机立断地伸手按响了加价纽。只不过立即有更高的价格把她压了下去。莉莉安想要继续加价,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的该隐抓住了手腕。

“你想干什么?”莉莉安大喊道。

“我才是想要问你想干什么?”莉莉安没想到的是,该隐倒反问起她来了。

“我”

“想帮他,想救他买下它。”该隐把莉莉安没说完的话说完了,相处了一段时间后,该隐发现自己开始有点看透她了。看到莉莉安咬住了嘴唇沉寂下来,该隐又继续问道:“你有考虑过之后怎么办吗?他有什么能力?能为科鲁路撒城做贡献吗?科鲁路撒城不是收养院,他到底值不值这几千金币你知道吗?”

“可是,就这样见死不救”

“那是他自找的,如果自己没有实力就不要在临近人类居住的地方生活,如果就因为这样而被人类抓住的话。这种呆子死了我也不会在乎。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他,是人类侵略军的俘虏。既然你救了之前的人类,那你也知道这种魔族死不足惜。最后!”

该隐突然加大了音量单脚踩着水晶玻璃制的桌子凑到莉莉安的面前,看到莉莉安因为自己的动作被吓了一跳,满脸惊恐地看着自己,该隐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

“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人类特意跑到魔界抓来的魔族?”

听到该隐的话,莉莉安没有再说什么低下了头。看到莉莉安这副样子,该隐也没有在说什么坐了回去瞥了一眼已经飙升到三千金币的价格后就失去了兴趣。两个人就这么沉默地坐到了拍卖会的结束。即使是在回旅馆的路上也没有一个人说过话,幽静的路上只有两个人鞋子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回到旅馆,该隐识趣的没有去打扰莉莉安,自己睡在了沙发上。莉莉安躺到了床上以后就没有什么动静了。该隐望了莉莉安一眼后就闭上了眼,他自然知道莉莉安说什么到人界来找回记忆是假的,如果真的能找回记忆的话现在这座城就是莉莉安所占领的第一座城。只不过现在莉莉安开始认真考虑起了魔族的事情也算是一大进步。

噹!

半夜本是人们休息养神的时刻,可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传来了有什么东西撞击玻璃的声音。莉莉安敏锐地醒来,虽然这是她早就安排好的计划,但是到了此刻却又产生了犹豫。看向躺在沙发上的该隐,莉莉安在听过该隐的话后才后知后觉自己的行为与该隐的觉悟来说就像是小孩子一般充满了幼稚。该隐是真的在为魔族着想,而自己却一直在想着如何逃离这里,脱离这所谓的逼婚命运。

走到窗边推开窗,站在下面的商人看到莉莉安出现后急忙招手让下人去搬梯子。莉莉安产生了动摇,她不知道自己所做的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如果该隐才是莉莉安的话,估计会大义凌然地说“就这么办吧!”。但是自己并不想该隐那般对魔族有那么深的感情,而且说到底因为性别转变的原因莉莉安对于自己的未来都是充满了迷茫。

“准备好了,快点下来吧。”做好一切准备的商人向莉莉安招了招手。莉莉安瞥了该隐一眼,最后决定既然还是这么迷茫的话就顺其自然吧。“估计最后还是会被抓回去的吧。”自言自语了一句,莉莉安翻过了窗台。

这是莉莉安在之前就跟商人商量好的计划。早在之前逛街的时候莉莉安就找到了一位在晚上要离开的商人。莉莉安谎称自己是被该隐给要挟的人,想要他帮自己逃走。而那个商人不知是鬼迷心窍了还是怎么的就答应了。如果是美色的话他承认莉莉安很好看,但是他了解自己应该不是那种为了美色什么都敢做的类型才对。直到现在他还只是相信自己只是碰到了所谓的一见钟情。说到底,其实只是莉莉安在骗人的时候体内的半魅魔血统成圣了一点作用罢了。

“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吧?真是的,半夜劫人什么的我还是第一次,哈哈,真刺激。”坐在赶路的马车上,商人哈哈笑着在和莉莉安搭话。

“逃跑我是第二次。”莉莉安轻笑着头侧靠到了膝盖上,一副有什么心事的样子。看到莉莉安的动作,商人也没有再做出大笑之类的行为,而是转而安慰起了莉莉安。

“你不用再担心那个人了,天亮我们就到沸阳城了,到那里他也拿你没辙了。对了,我的名字是普兴,你呢?”

“呵”听到商人的话,莉莉安确实缓解了一点,轻笑起来,看着对方,薄唇轻启:“莉莉安。”

一瞬间,商人普兴感觉到自己心头仿佛有一股电流穿过,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虽然是因为自己在看着对方,却有种视野里除了她以外什么也看不到的感觉。那漆黑的背景下洁白的连衣裙,白皙的皮肤,温柔得仿佛要把人融化的笑容,仿佛在她的身后出现了一双纯白的羽翼。

“都说感性的女人美,今天算是第一次见到了。”商人普兴下意识的呢喃道。作为商人的他见到的美女数不胜数,但是向莉莉安这样仿佛天使下凡般的场景却是第一次见到。

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突然还是有意识地回避看向自己,不胜寂寞的莉莉安主动向商人普兴搭话:“你说,比起那些做大事,整天想着一个种族未来之类的人,我的行为是不是显得太幼稚了?”

“这个,说幼不幼稚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如果是因为和其他人比较二感觉自己不行的话,不就像是在否定自己吗?比如我,对于我而言赚钱就是一切,只要有了钱就能养活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能在其他人眼里我就是一个要钱不要命的人吧,但是至少我很满足。莉”商人下意识地回头,但在看到莉莉安的一瞬间却如同触电般急忙回过乐头,“莉莉安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到底这条路是对是错只有走过才知道不是吗?”

“呵呵能说出这么多心灵鸡汤,在动漫里估计只有主角才能做得到吧。”

商人普兴不明白自己说的话为什么会把莉莉安逗笑。不过那慵懒的笑声传入他耳里却是充满了诱惑感。那种声音就像是情人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在耳边咬字一般,一音一字清楚细微地传入耳朵传来一股让人酥麻的感觉。

“那,那个,您说什么?”商人会这么问也是自然的。心灵鸡汤和动漫这两个词在异界是不可能存在的吧,如果要是能听得懂了反倒是莉莉安这边觉着奇怪了。

“不,没什么,请不要在意。”说完,莉莉安躺到了马车上,那是用来运毛毯的马车,躺在上面并不会觉得难受,充其量只是比床稍微差了一点。

“也就是说传到桥头自然直吗?是你先追上我还是我先逃脱成功呢?”莉莉安躺在毛毯上看着天上闪烁的星星自言自语道。如果是在自己原本的家里的话晚上怕是看不到这么多星星吧。“要不被抓回去以后就答应他吧,然后也来个约法三章什么的。一,必须离我至少三米远;二,绝对不许碰我;三,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什么的,哈哈。”

“真是嘲讽,连我自己都开始觉得自己是个随便的人了。”自嘲了一下后,莉莉安闭上了眼。与其这样慢慢等待,不如直接睡一觉来的实际。

如果该隐赶上车队,莉莉安就乖乖回去接受魔王新娘的命运去统领魔族,虽然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不过莉莉安只是想着船到桥头直然直。而如果莉莉安能够入城躲过该隐,她就决定去找赚钱的工作,至少把钱给保障好。而这两条路线的交汇处却只是一个人——该隐。

可以说莉莉安已经放弃了命运,见到了拍卖场上的奴隶后,莉莉安对于自己充满了迷茫。自己是为了完成一件事而被复活的,虽然自己连自己在地球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而以自己的意识来行动的话却又更加向往自由,即便自己对于自由后面的路只是一边空白。

站在命运之路的交汇口,莉莉安没有办法做下决定,她没有回头路,只能向前,但是身体和心理在渴望的是自由。而良心却在告诉她跟着该隐才是正确的选择。而在这时候商人的话让动摇的她产生了一种想法,直直的向前走。不需要去在意走左或右,而是笔直向前,如果路的终点是左,那便是左,如果路的终点是右,那就顺着右边走。不得不说,莉莉安已经放弃了自己左右自己的命运。

“所以说,该隐你能追上我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