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才不要当魔王的新娘 > 第100章 失忆并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回到科鲁路撒城后,莉莉安就因为太过疲惫而睡下了。不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莉莉安躺在那粉色系女孩子般的房间里的床上后竟然会有安心的感觉。再加上困意袭来,莉莉安就这么衣服也没脱地就睡着了。

纵使该隐又非常多的话想要去问莉莉安,但是奈何莉莉安已经睡着了,他也不好意思去叫醒她。在这之后原本侍奉着莉莉安的黑精灵女仆赛丽斯想要去给莉莉安换衣服让她能够更安心地睡觉。

谁知道,该隐一直守在莉莉安的身边,在结果赛丽斯带来的睡衣后,该隐就让赛丽斯离开了。虽然很在意该隐会不会亲自给莉莉安换衣服,但是考虑到这种状况的话十有**答案是“是”了。只能祈祷莉莉安在醒来以后不会大闹了,赛丽斯关上了莉莉安房间的门离开了。

该隐并不着急给莉莉安换衣服,而是把衣服放到了一遍,从莉莉安的身上拿下了背在她身上的那本书。

“我早就感觉到你身上带着的庞大的魔力了,既然莉莉安会背着你,也就是说她应该是知道这一点的,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吧。”

“果然是瞒不过魔王呢。”

幽静的房间里,除了莉莉安睡觉的呼吸声外,传来了该隐和苍月的对话声。

“那么,自我介绍吧,还有你为什么会跟着莉莉安这一点。”

“失礼呢,我的名字叫苍月,是一本名为苍月魔导书的神器,拥有着可以获得一切与书本相关的纸上写着的信息的能力,同时也具备着庞大的魔力可以使用大部分魔法。虽然和你们魔族独有的宝具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但是我的话可以说是比它们更上一层吧。”

“嚯?那还真是一个便利的神器。那么,你跟着莉莉安的原因呢?”

“莉莉安她激活了我,我也不知道原因,但是我可以感觉得到她的身上存在我感兴趣的地方。为此我会保护她,并观察她的一生并记录下来。毕竟,上一位能够激活我的主人早已死了有几百年了吧。”

“我不认为你说的是谎话。那么,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过问你的事了。关于莉莉安,为什么我感觉到她好像不认识我了?”

“那是因为,莉莉安失忆了。具体缘由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听闻莉莉安与琪娅莉娜最初的相遇是琪娅莉娜从拍卖场上买下了莉莉安,与此同时这也是莉莉安告诉我的她的记忆的开始。”

“该死,为什么这家伙总是会接二连三的失忆?”

听到莉莉安又失忆了,该隐真是有种恨不得去把人类地盘闹翻天的想法。明明复活以后失忆了就算了,好不容易能够把关系拉近以后她又变成了那样莫名其妙的状态(莉莉安放弃了思考用合理性来主控身体时候的样貌)。偏偏现在找回来以后又失忆了,这下子不是回到了起点吗?

“不,等一下!”

该隐突然想起了一件不对劲的地方。在救回莉莉安以后,她确实有回答过他“我回来了”。也就是说,她的记忆回来了吗?还是说那只是她下意识的反应?

该隐抬起头看了熟睡中的莉莉安一眼,但是她仅仅是保持着扑倒在床上的姿势安静地睡着。

“魔王该隐,你的事我早从通过纸上的内容了解了,与此同时我也了解到了莉莉安对于你的重要性。当然,因为是你亲手写的原因,我也知道你的秘密,关于莉莉安的!”

“什!你想干什么?你想让我把你烧了吗!”

听到与莉莉安有关的秘密,该隐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他紧张地抓着苍月喊道,下意识地喊完以后该隐才想起来莉莉安还在旁边。好在莉莉安只是皱了皱眉头翻了个身以后就没有了的动作。

“别激动,魔王该隐,在此之上我也有一些想要通过你了解的事,有关莉莉安的。你把这些事都告诉我,相对的我也会对你的事保密,怎么样?”

“好,我答应你,不过如果我要是看到莉莉安有一点知道这个秘密的迹象的话,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把你烧了!明白吗!”

“哦哟哦哟,这才像魔王嘛,火气挺大,不好好当好一个魔王的话可是会被别人歧视的哦!”

“你!难道你连这个也”

“我说过,我能知晓纸上的一切内容。放心,这个秘密我一样会替你保守的,那么,请回答我的问题吧?”

“嘁问!”

“嘿嘿,这样才对嘛。”

虽然苍月魔导书没有脸,但是该隐确实从上面看到了一副奸笑的模样。

与此同时,在魔王之塔里。

魔王之塔:塔,既有高的隐喻,魔王之塔,也即是魔王之巅的意思,乃魔族领袖的居住地。除此之外还有这许多强大又忠诚的魔族在守卫着这座塔。魔族领袖死去以后,唯一能进出这座塔的,只有魔族领袖手下最信赖的四魔柱。

“佩奇罗斯,那个曾宣称莉莉安大人复活了的魔王那边有消息吗?”

问话的魔王是菲克斯,是管理魔族内政的四魔柱。而他口中的佩奇罗斯则是管理外政的四魔柱。自从魔族领袖死了以后,那些魔王都变成了一盘散沙,他们只会听从魔族领袖的号令,而不是四魔柱。倒不如说他们更想坐上四魔柱的位置,甚至是魔族领袖的。

“哈?我怎么知道!该上来报告的不应该是他们那边吗?我现在忙着处理自己的事都脱不开身了。还有好多激斗派的魔王在找我麻烦,我都快烦死了。”

佩奇罗斯整理着手中的文件头也不抬地说道。

“莉莉安大人复活的消息,你们觉得有几成的真实性?”

这次发言的是库利亚,四魔柱中管理教育的魔王。库利亚和菲克斯都是曾辅佐过莉莉安的四魔柱,在这一次听到了莉莉安复活的消息后他们一直都在关注着这件事。但是奈何现在却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

“我觉得不可能。”

佩奇罗斯如是说道。

“魔族虽拥有复活术的记载,但是几乎没有听到过成功的消息,可以说成功的概率连0。1%都不到。”

“佩奇罗斯,你这个人就是太过认真了,缺乏想象。要是我的话,我觉得至少去见见,可能性我觉得是50%”

菲克斯翘着腿说道。自从魔王之间分裂开来,他需要处理的事物就变少了,毕竟都没人听话了,还如何向他们推行内政?

佩奇罗斯头也不抬地吐槽了菲克斯。

“你说的50%是‘真的’、‘假的’这两件事的概率而已吧,二选一当然是50%啊。你别来烦我了,我还忙着呢。”

“库古呢?”

库利亚问向坐在暗处不停地在吃着什么东西的肉的库古。他站起来,肚子上的肥肉也因此抖动起来,看起来极为恶心。

“嗯咕嗯咕。我不在意这些,我只要能战斗就满足了。啊,有没有那个不长眼的魔王来攻打这里呢?我的魔王城也完全没有人打啊。喂,给我再拿肉来!”

库古向着一旁待命的石像鬼毫不客气地命令道。随后,宛如一尊石像般沉寂的石像鬼挣开了它泛着黄光的眼睛张开翅膀飞出了房间。

“算了,不该问你的。”

库利亚捏着下巴想了一会后说道。

“我决定出去看看,魔王之塔就交给你们了。”

“噢!库利亚亲要出去啊,要小心点哦!”

回答库利亚的是菲克斯。库利亚在听到菲克斯的发言后立即想着他大喊道。

“够了!我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库利亚亲了!恶心死我了!”

“啊啦,明明莉莉安大人还在的时候一听到她这么叫你,脸上就会露出幸福的笑容呢。”

“你你你!难道说你得到了莉莉安大人的褒奖不会高兴吗?”

“我当然会,不过比起让莉莉安大人这么称呼我,我还是更想要一些实际一点的东西呢。”

“你这家伙”

库利亚听出了菲克斯的话是在调侃她,紧紧地握住了拳头。但是佩奇罗斯插入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好了,菲克斯,你也别欺负库利亚了。万一莉莉安大人真的复活的话,库利亚向莉莉安大人告状的话就有你好受的了。”

“哦?明明嘴里说着不相信莉莉安大人会复活,结果还是这么希望着吗?”

“咳咳,莉莉安大人是一位明君,更何况我只是好奇莉莉安大人死掉的原因,到底那晚发生了什么,我想要听一下莉莉安大人的解释而已。”

“哈,真是不坦率啊!”

说着,菲克斯悠闲地躺到了椅子上。

砰的一声。

菲克斯躺着的椅子突然被砸坏,不过菲克斯早在攻击到来以前从上面跳下来了。

“佩奇罗斯,你的攻击还是不减当年啊。”

菲克斯丝毫没有在意自己被攻击的事,调侃起了佩奇罗斯。

“呵,承蒙夸奖。”

“啊——真是的,我就知道你们没事就会吵起来,菲克斯,你跟我一起去找莉莉安大人复活的消息。”

“怎么?一个人出门感到害怕了吗?库利亚亲?”

菲克斯向库利亚俯下了身,菲克斯的身高有一米九,而库利亚只有一米五六,这一行为无疑是在嘲讽库利亚的身高。

库利亚一拳打过去却被菲克斯躲开了。忍无可忍的库利亚握着拳头露出了她的小虎牙威胁道。

“好啊!等我找到莉莉安大人以后,我会告诉他菲克斯在这期间一直在偷懒不做正事,还经常欺负我。到时候你就等着吧!”

“好吧好吧,算我错了行了吧?我跟你一起去找莉莉安大人。那么,这里就交给你们啦!库古,佩奇罗斯。”

“恩,你走吧。”

“呼呼,要是打起架来的话别忘记叫上我哦!”

“哈哈,这估计有点难吧。”

就这样,魔王之塔内四魔柱中离开了两位。

回到科鲁路撒城,该隐已经被迫把苍月想要了解的事都告诉了他。与此同时他也从苍月那里了解到了莉莉安在人类世界里发生的所有事。当然,仅限莉莉安告诉它的以及它醒来以后的事。

“该死的萨罗斯,早知道那时候就应该杀了他的!”

该隐咬着牙咒骂道。如果不是因为把那些人类的城池都还回去了,该隐绝对会立即跑去人类世界的吧。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先不提莉莉安已经明确要求他把那些地方还回去,以及谈判条约上的约定。该隐这次战争所带领的军队都是那些魔王会议中觉得能够信任他的魔王所提供的部下。

如果利用这次机会利用其他魔王的部下来为自己占领城池,必将会受到那些魔王的反对。这样的话他也没法在魔王会议里呆下去了。这些被攻占的地方是必须还回去的。

“现在比起杀那个人,不觉得帮莉莉安恢复记忆比较重要吗?”

“恢复记忆吗到底她现在是不是真的失忆还是已经找回记忆还需要观察一下呢。”

该隐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看着莉莉安的睡颜露出了坏笑。

“嚯,还真是有魔王的风格呢。而且,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就让我来配合你一下吧。”

“恩。”

第二天,莉莉安从床上醒来,这里没有什么刺眼的阳光,有的只是一片红的天空。莉莉安再次认识到了自己现在已经被魔王抓走的事实。但是榆次同时她又产生了奇怪的想法,那就是那时候魔王为什么突然抱住自己,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很想哭。

但是她并没有想起什么,只不过她清楚地了解了一件事,那就是她认识这个魔王,不让在萨罗斯那次的时候是不可能会突然想到这个名字的吧。

至少确认了自己不会被杀死以后,莉莉安还是感到放松了许多。毕竟直到现在那个魔王也没有做过伤害她的事不是吗?

想到这,莉莉安才注意到了放在桌子上的那套慧源学院的制服。连忙低头向自己的身上看去,莉莉安看到的是一套纯白色的连衣裙睡衣。

“我的衣服被换了?”

“是啊,还是那位魔王亲手帮你换的呢。”

苍月回复了莉莉安的自言自语。莉莉安下意识地回复了一句“哦”再然后瞬间领悟了的莉莉安发出了极大的惨叫声。

在科鲁路撒城内部工作的女仆还有其他魔族都已经被吩咐了不要去管莉莉安,所以都当做了没有听到,所以莉莉安的房间并没有被什么人突然推开。

“怎怎怎么回事?难难难道那个魔王看看”

莉莉安结巴地说道,此刻她的脸已经红了起来,眼珠子边还有这晶莹的液体在打转。

“没错,他已经看过了你的”

“啊啊啊啊!”

莉莉安突然用大叫盖过了苍月说的话。

“不要说!我不要听!绝对是骗人的!难道说,那个魔王”

“啊,他的名字叫该隐哦。”

苍月提醒道。

“难道说该隐他真的是看上了我的身体才!”

“难说哦,毕竟人家可是发动了战争来找回你,不做点什么的话怎么能弥补军队上的损失呢?”

“诶!难道说它连”

“做了哟!”

“骗!骗人的吧!”

“当然是骗你的啦!”

苍月带着笑腔说道。

“苍月!不要这样骗我啊!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对了,在把我扔出去之前,那个魔王让我告诉你。‘醒来以后穿上床上那件衣服到我房间来!’”

苍月模仿着该隐的语气说道。莉莉安顺着苍月所提示的方向看去,只见自己的床上平展地放着一件女仆装。

“咿!女女仆什么的够了啦!”

莉莉安的喊叫再次在科鲁路撒城里回荡。但是这声音对于科鲁路撒城的居民来说确是让他们感到安心的音调。

“啊,这样啊,莉莉安大人回来了啊。”

科鲁路撒城的居民们如此想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