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才不要当魔王的新娘 > 第103章 露馅
 
按照记忆来说,接下来就应该是莉莉安用金币买下了小女孩的花朵。但是现在问题又来了,该隐上哪找一个卖花的小女孩?更重要的是,还需要有一个混混看到买花的动作才行。

虽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但是更重要的是后面莉莉安想要去救小女孩的事件。非要说的话,这应该是上次在崎牙镇期间最印象深刻的事件了。但是不行,做不到,该隐根本找不到哪里有那个卖花的小女孩。

不,虽然也有另一种办法,要试试吗?

该隐不安地瞥了一眼应他的要求站在他右边稍微有些距离地方的莉莉安。还顺便看到了路人盯着莉莉安看的行为。稍微有些不满,该隐突然扭了一个头向着人少的地方走去。莉莉安也是时刻注意着该隐的动作,所以在该隐突然转变方向以后也立即跟了上去。

再往前走了一段以后,该隐悄悄张望了一下注意到周围没有人以后,终于下定决心就用那种办法了。

“莉莉安。”

“诶?是?”

“不,没什么。”

自从该隐把莉莉安带到这种没有人的地方开始,莉莉安的心理就产生了不安的感觉。现在的情况像极了萨罗斯把她拉进巷子里地时候。莉莉安低着头,提防着该隐的突然袭击,但是即使该隐真的在这里袭击了她,恐怕她也毫无还手之力吧。

突然,该隐叫住了她。莉莉安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但是她最终还是强行保持着镇定回应了该隐。让莉莉安胆颤的是,该隐竟然会这么近距离地盯着她的眼睛看,而她也下意识地看着该隐的眼睛。

就在莉莉安以为该隐要袭击她的时候,该隐却突然说着“没什么”回过了头。虽然莉莉安一副仿佛不在意的样子继续跟着该隐的脚步。但是莉莉安现在的心理早就乱成一团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叫住我?刚才盯着我看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又好像没什么事一样地回头了?还是说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难道他的目的就是为了看我一眼?不,如果是这样的话完全不需要做出这么躲闪的表现吧?还是说我现在的身体已经有什么变化我没发现吗?

该隐所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用眼睛直视莉莉安,然后借助宝具的效果催眠她,让她产生幻觉而已。但是即便是这样,该隐却好像是也受到了莉莉安的精神攻击一样,脸红着喘起了气。只不过现在两个人都因为自己心理活动的原因故意避开了视线,所以没有注意到对方的状况。

突然,莉莉安的动作停住了,该隐好奇地停下来看着莉莉安。莉莉安呆呆地盯着她的前方,再然后视线慢慢靠近,然后落到了她前方半米处。该隐注意到她露出了为难的表情看向了自己,就好像是在跟自己求助一样。

该隐猜出来是幻觉起作用了,虽然该隐故意让莉莉安产生了那个小女孩来卖花的幻觉,同时也把她是个盲人的设定也加了上去。但是由于该隐本身看不到莉莉安所看到的幻觉,保守起见他还是先问了一句。

“怎么了?”

“可以借我点钱吗?我的钱放在了制服里,回去以后再还给你。”

“不用你还了,那去吧。”

该隐猜出幻觉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所以向莉莉安递过了一枚金币,当然,其实他手上什么也没有拿着,就连这枚金币也是莉莉安的幻觉。毕竟,如果该隐给她真实的金币,幻觉里的小女孩又拿不起来,在莉莉安放手的一瞬间幻觉就会出现差错。

“不那个,再怎么说金币也”

莉莉安的反应让该隐始料未及,上一次的莉莉安可是毫不犹豫地跟他拿走了金币。而现在的莉莉安却犹豫了起来。不过为了保持记忆的精准性,该隐直截了当的说了。

“只有金币,如果你不要就算了。”

“好好吧。不过我制服里的钱不够一枚金币”

“我说过了,不要你还,那去吧。”

该隐再次强调道,同时手还往莉莉安那边挪了几分。莉莉安被该隐的动作吓到,但是她这一次非常有长进的没有后退,只是下意识地收回了手。过了两秒后,才小心翼翼地从该隐的手上拿走了“金币”。

该隐看得出来,莉莉安还在惧怕他,又或者说是出于某种原因在回避他。虽然该隐很不喜欢莉莉安这样避着他,但是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又恰巧和那个时候很像,该隐也只好忍住了要让莉莉安更接近他一点的想法。

看着莉莉安一个人对着空气上演“独角戏”,该隐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之所以会把莉莉安带来这种地方,就是为了让莉莉安对着幻觉对话的时候不会被其他人看到。在此之上,他也非常不高兴有别的人这样盯着莉莉安看。

好歹两个人也是已经订婚过了的,有谁会喜欢别的男人盯着自己的未婚妻看?

给自己找了一个充分的理由,该隐一下子感觉舒心多了。在看到莉莉安和“小女孩”告别以后,该隐就带着莉莉安直奔旅馆。

这栋旅馆不用说当然是上一次他们住过的旅馆。但是这一次在接待员问他们要几间房的时候,莉莉安并没有抢着喊“两间房”。反而是乖巧地站在该隐的身后等待着,再加上莉莉安身上穿着的女仆装,还颇有一番富家大少爷带着女仆来旅馆住的场景。

只不过这样,厚着脸皮说只开一间房该隐总感觉那个接待员的视线似乎怪怪的。

“好的,这是您选定的房间的钥匙,二楼右手边第二间。”

该隐拿到了钥匙,当然,这间房也是他们曾经住过的房间。该隐自己只是理所当然地想要去完美地还原当时发生过的事。只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的是。明明分开了有一段时间了,在此期间他还一直忙于军队的事。可即便这样他却依旧记得那么细节的地方,就算是说记忆力太好也似乎有点过分了吧。

进到房间里,整个房间以柔和的橙黄色所装饰着,简易的家具,铺着白色床垫的双人床,窗户边上飘动的白丝纱窗。一切都和上一次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需要休息吗?”

该隐照着回以的进行向莉莉安做出了确认,但是让该隐着急的是。莉莉安的回复是这样的。

“如果你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会吧。”

虽然莉莉安从他口中得到了两人已经订婚的消息,但是在确认他的最终目的前,莉莉安还是决定安稳一点,所以不敢从该隐的疑问中自主做出选的。

但是这可难倒该隐了啊。虽然还没有完全相反到说出“那就休息一下吧”的程度,但是莉莉安做出的回应确实和上一次大有不同。虽然因为选择权在自己身上的原因,该隐可以说出出去逛逛的要求。但是上一次决定去哪里逛的是莉莉安,而现在的莉莉安怎么看都有一种她会说“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可能性。

“那,要不出去逛逛?”

抱着最后的希望,该隐向莉莉安问道。可是莉莉安的回复却正如同他所想的一样。

“好的,那么,我们去哪里?”

莉莉安再次把选择权交给了他,这让该隐真的有种头大的感觉。心里就好像有一股火却找不到地方撒的一样。

“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该隐终于是忍不住用着带着一丝怒气的语气说了出来。但是这可吧莉莉安吓坏了,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惹到了该隐,会让他如此生气。在此之后莉莉安考虑到了该隐可能是想让她做出选择。但是莉莉安对崎牙镇一无所知,她根本不知道到底哪里有什么好看的,只能一时语噻说不出话来。

“好吧,我们先去随便走走吧。”

“恩,好的。”

终于,该隐选择了妥协,原本应该是莉莉安带着他到处乱走的,现在却变成了他来带路。不过该隐的妥协也让莉莉安感到了轻松许多。至少看起来该隐并没有生气的预兆,虽然与之相对的是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是无论如何也比生气要好得多。

这一次,也让该隐有些失望,莉莉安因为畏惧着他,又或者是因为太过乖巧了。一路上并没有跟任何人搭话,也没有买过任何东西。

不过也无所谓了,这些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莉莉安回去的时候碰上小女孩被大汉殴打的事件。那里是最关键的地方。

“莉莉安。”

“是?”

该隐叫住了莉莉安,正打算故技重施再让她陷入一次幻觉,然后自己再靠着演技去演出之前的画面。但是,以外的是,巷子里突然传来了小女孩的尖叫声。

“是她!”

莉莉安在听到声音以后立马认出了声音的主人毫不犹豫地跑了出去。

反倒是该隐愣在了原地,他根本还没有释放幻觉术,而且说这是上一次的效果延续到了现在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该隐他自己也听到了那个声音。

“该死,不会这么巧吧!”

咒骂了一声,该隐向着莉莉安跑掉的方向追去。

“喂喂,你原本不是瞎的吗?还是说碰到了什么大富豪给你钱找到牧师把眼睛治好了?”

“嘿嘿,哥几个最近手头有点禁,都快饿死了,不如稍微给咱哥俩借点钱用用怎么样?”

两个梳着不良发型的瘦高男人围着一位矮小,看起来也就十岁上下的小女孩。小女孩害怕地把花篮放到了面前保护自己后退了起来。

两个男人就这样包围着她把她逼到了墙壁上。虽然小女孩露出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害怕地看着他们两个人,但是他们却丝毫不为其所动地舞动着手中的刀子威胁她。

“我们也是没办法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就是说啊,你妈妈也该教过你不能对别人见死不救吧?”

“我我没有钱”

“啊?你在外面卖花怎么可能没有钱呢?”

“是是真的我到现在一朵花都还没有卖出去。”

“嗯老大,我看她花篮那么满,不像是说假话啊。”

“管他真话还是假话,自己摸摸看不就知道了吗!”

“咦!”

那个被称之为“老大”的男人粗暴地拍开了小女孩的花篮,另一只手直接升到了小女孩的口袋里一阵摸索,最后也只是拿出了一枚铜币而已。

“靠,这小家伙是真的没钱!”

“那咱怎么办?”

“嘿,那还不好办吗?我听说有些贵族就喜欢这种发育中的小女孩了,把她抓了卖给他们好了。”

“嘿嘿,还是老大聪明!”

“那是!”

小女孩趁着两人不留神慌忙从他们之间钻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着。

“救,救命啊!”

“你这家伙!”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怎么可能跑得过成年人?“老大”反应灵敏地跑了出去抓住了小女孩后,一手捂着她的嘴,用另一只把她扛了起来。

“给我放开她!”

“哇咿!是!我马上!”

欺软怕硬,男人在听到莉莉安敢这么强势地向着他大喊,立即下意识地回应然后抬起了头。但是在他看到了莉莉安以后却又重新抓紧了小女孩冲着她大喊道。

“靠!我还以为是谁。小丫头片子,不要多管闲事!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人会这样大胆起来的原因无他。第一是莉莉安只有一个人,第二是因为她穿着的是女仆装。既然不是贵族,又同为下人,凭什么自己要怕她?那个人就是看准了莉莉安属于弱势群体才变得大胆起来的。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他碰到了硬钢板。

与此同时,该隐早就到达了,但是既然时间那么好,他当然也要上演一次与上回一样的“英雄救美”才对,所以他现在正在暗中观察着。只不过他忽视了另一个不同点。

“请不要让我再说第三次,放了那个小女孩!”

莉莉安再次强调道,甚至连声音都变得更大了一点。只不过对方却满不在乎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看见没有?她好凶哦。我好怕怕。老二,到你出马的时候了,把她抓起来,今晚我们来个不眠之夜,然后玩够了以后再卖出去。虽然她似乎是别人家的下人,不过这种货色的话绝对可以卖个好价钱!”

“嘿嘿,老大啊,抓到以后我可要第一个啊。”

“你第一第一,我就不信她还没被她的主人用过不成。”

“嘿嘿嘿,小姑娘,我来咯!”

得到了回复“老二”色眯眯地盯着莉莉安的身体,甩着手中的小刀走了过来。

莉莉安看了一眼靠近的男人,再看了一眼抓着小女孩的男人。凝视了一会后,莉莉安终于叹了一口气说道。

“既然你们这样,那我也没办法了。”

“噢哟?怎么?你要发飙了不”

“老二”的“成”字还没有说出口,他整个人就呆住了。原本还在他手中把玩着的小刀竟然自己飘了起来,并且刃尖指向了他。

“鬼鬼啊!”

“老二”吓得转头就跑,莉莉安用那把刀将他的裤腿和地面订在了一起,那个人就这样失去平恒向前狠狠地倒去。

而那位“老大”,他因为抓着小女孩腾不开手而别在腰间的小刀也飘了起来,两次挥舞划伤了他的手导致他因为疼痛放开了小女孩以后,立即向下插进了他位于两腿中间的地面。他也因为脚一软瘫坐了下来。

“苍月!”

“是是。”

苍月用着应付的语气来回应莉莉安的互换,并在两个人的头上悬挂了总计十把魔法能量的飞刀。

“我不许你们再找这个小女孩的麻烦,听懂了没有?”

“是是是是!”

两个人害怕地跑了,甚至连他们的小刀也没有拔。那个“老二”更是直接把裤腿撕破了才逃走的。

在那之后莉莉安就让苍月收回了飞刀。小女孩在看到莉莉安以后立即开心地跑过来抱住了她。

“太好了,大姐姐你又出现了!”

“不好!”

察觉到计划出现失误的该隐大叫道,立马从掩体后面冲了出来。但是莉莉安还是说出了那个关键性的问题。

“你的眼睛能看得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