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才不要当魔王的新娘 > 第140章 为什么反而是你失落?
 
回去以后,弗米拉先向莉莉安解释了之前那位少女是雪女所以不会因为净雪莲的低温而受伤这件事,随后又把莉莉安带回了之前关着她的房间,并留在了那还叫手下端来了一盆热水和毛巾。

“坐在床上就好了。”

为了以防万一,弗米拉已经把苍月从莉莉安的身边拿走了,现在的莉莉安没有一丝反抗力只能乖巧地听从对方的要求。

“呵。”

就好像是看到了莉莉安如此听话而感到欣慰,弗米拉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看到这幅表情的莉莉安下意识地避开了视线,心理竟然产生了万一要是被他以这个表情推到的话该怎么办的想法。

只不过弗米拉并没有那么做,在莉莉安听到了水声以后才回过头。弗米拉现在竟单膝跪在她的面前用着被热水敷热的毛巾小心地擦拭着她的左手。

就好像是在对待珍品一般,弗米拉轻轻地用毛巾碰了一下莉莉安的手背后立刻拿开,似乎是在意已经被冻得没知觉的手突然被热水升温会造成什么影响。

莉莉安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那么温柔却会是那种刻意把自己抓起来想要害死该隐的人。

突然,莉莉安从左手感觉到了温暖,原来是弗米拉用挤干以后的温毛巾包裹住了自己的手。稍微活动了一下后,莉莉安注意到了毛巾里手指运动而引起的毛巾的变形。

“莉莉安大人,您那么想要净雪莲是想要祛除什么诅咒吗?”

弗米拉突然明知故问起来。莉莉安不知道怎么回复他,怕暴露了该隐处在危机的信息,所以移开了视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不想回答吗?不过也没关系,我还有另一个问题,莉莉安大人,不知您是否还记得我?”

弗米拉的话让莉莉安非常的震惊,还?也就是说就算莉莉安不是魔族领袖的身份,他们也在某些地方曾见过面,而不是因为身份的原因被对方当方面所知道?莉莉安敢保证,自己是绝对不认识他的,那也就是说他曾见到过真正的莉莉安。

不过就算是这样,说谎话对莉莉安也没有任何好处。盯着对方思索了一下后,莉莉安摇了摇头。

看到莉莉安的反应后,弗米拉没有太大反应地失落了一下,似乎这个回答他也已经猜到了似的。

“你?”

莉莉安刚想要问一下到底曾发生了什么,但是弗米拉却突然抬起了头。

“这样也好,这样的话倒也方便了后面的计划。只不过,被遗忘没想到会让人那么失落呢。”

看到弗米拉站起来想要离开,莉莉安焦急地叫住了对方。

“等一下!你说的计划是什么?还有,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弗米拉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莉莉安,脸上突然浮现了一个狡黠的笑容,虽然是这样,但是他的表情却让人讨厌不起来,倒不如说会感觉有些帅气。

弗米拉看着鸭子坐在床上,因为激动而前倾的身体,与此同时为了保持平衡而将一只手放到了两腿间的前方的莉莉安。原本应该是充满了霸气与睿智的莉莉安却在此露出了少女般的动作。

“是啊,因为你忘了所以我很苦恼了,无论你信与否在这之前我们可是名义上的婚约者啊。”

弗米拉向莉莉安露出狡猾的笑容离开了房间。

“哈哈啊?婚,婚约者?”

明明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假的话,但是莉莉安却因为有些在意对方而变得将信将疑了起来。

过了不久,莉莉安感觉到不能坐以待毙,于是她再次去看了一下之前衣柜背后的那个洞。不出所料的是,那个洞果然被堵住了,但是有些意外的是,那里的墙面已经变得完好如初,就好像根本就未曾有过破洞似的。

莉莉安曾再次呼喊弗米拉,但是他并没有出现。于是莉莉安只好使出了最后的办法,绝食!

虽然听起来有些离谱,但是这也是莉莉安思考过后得出来的结论。既然弗米拉只是软禁自己,也就是说自己对他而言还有利用价值,既然如此,也就只好以自残的方式逼对方出现。

果不其然,仅仅是过了一天,弗米拉就坐不住了。在第二天的时候是由他亲自为莉莉安送食物进来的。

“莉莉安大人逼迫别人的方法还真是独具一别啊。”

显然,莉莉安以绝食的方式逼对方出现引起了对方的不满,但是莉莉安也并不想去在乎这些了。尽早拿到净雪莲然后回去才是她想要做的事。所以这一次莉莉安并没有再去顾忌什么而是直接了当地说了。

“把净雪莲还有苍月还给我,然后让我回去!”

“嚯?这一次真是直接呢,只不过不行哦。派对的主角还没有登场呢。”

“你难道是说该唔!”

莉莉安激动地喊了出来,却不小心说漏嘴了,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但是已经迟了。

弗米拉仿佛是在嘲笑莉莉安一般眯起了眼。

“我还以为莉莉安大人会隐瞒很久呢,没想到现在就不小心说出来了。”

“你到底想对他做什么?”

既然话已说破,莉莉安也就不打算再去隐瞒什么,对着弗米拉大喊了起来。

“真是羡慕该隐呢,竟然会让莉莉安大人如此倾心。”

“你说什么?”

莉莉安明显从对方的话中听出了歧义,不由得警戒了起来。而弗米拉却露出了戏谑的笑容说道。

“怎么办呢,莉莉安大人?您似乎不希望该隐来的样子,但是我又因为被他抢走了心上人而感到悲伤。不如折个中吧,莉莉安大人与我完成我们之间成为遗憾的婚约,我就让人把你送回去,当然,还有本就属于你的净雪莲,那本书,还有飞龙。”

“”

不出弗米拉的预料,莉莉安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低下了头思考了起来。

原本弗米拉并不会这样强迫莉莉安的,会这么说的原因也只是故意给她制造难题让她能够更加安静一点才会这么说的。如果莉莉安提出需要时间来思考的话他当然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倒不如说他本身就是在期待这个结果。

看到莉莉安久久没有做出回复,弗米拉无奈地笑了起来。但是他也没有去催促莉莉安的打算,而是端起了粥想要去喂食莉莉安。

虽然只是一天没吃东西,但是莉莉安可是连水也没有喝。为了不伤害到她的身体,弗米拉可以让手下准备了容易进食的流食。但是那句“总之先吃点东西吧”还未说出口,莉莉安就做出了觉悟非常认真地看向了他。

“如果你答应没有骗我的话我就答应你!”

弗米拉的动作一下子僵硬了。

“您说的这话是认真的吗?”

迟疑了一会,弗米拉生硬地抬起了头,莉莉安可以看得到他的手在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别的什么。

但是如果是因为兴奋的话,莉莉安几乎可以预感到自己要是点头的话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在权衡了两者之间的利弊后,莉莉安还是咬了咬牙认真地回复道。

“是真的!”

啪啦!

出乎意料的是,弗米拉手中的碗从他手中滑落到地上摔碎了。但是他本人却没有任何表现。在莉莉安看来,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话,他应该会利用这次机会推到自己,或者是做些别的什么要求吧。而莉莉安也确实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是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弗米拉所做的也仅仅是低着头站起来,留下了一句“我让下人给你重新准备一份食物,请好好地吃下去”就离开了莉莉安的房间。

莉莉安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被关上的大门发愣。这种情况再怎么说会这么低落的人也不应该是他才对吧?但是莉莉安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就算弗米拉说他们是婚约者的这句话是假的也好,他也没理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在这之后莉莉安还是乖乖地吃掉了重新送上来的食物。

毕竟之前绝食是为了见到弗米拉,现在见到了以后再绝食的话就毫无意义了。

在其他人都离开房间以后,莉莉安才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一片白色的药片。

很奇怪,这个药片看起来就好像是在科鲁路撒城时候突然出现的那个一样,但是却又不太可能,毕竟弗米拉已经把她的衣服收走了。难道说他真的那么有心可以把这个东西还了回来?又或者是说

“那个时候的光芒吗?”

无论到底是哪个原因,这个药片却也依旧效用不明。把这当做一个可能的出口,莉莉安小心地舔了一下。

很苦,而且很涩。如果是干咽的话绝对嘴里会残留着药味。而且莉莉安也没打算直接吃掉,毕竟这有可能还是毒药来着。所以为了以防万一,莉莉安只是小舔了一下试探一下效果。

几分钟过后,莉莉安感觉到身体有些发热,脑袋开始感觉到疼痛,就好像有什么要蹦出来似的。

还未来得及叫唤,这些痛觉就一下子全都消失了。唯独只有身上还残存着的汗液意示着刚才她真的有挣扎过。

神经大条的莉莉安庆幸着自己没有直接吃掉,还以为药效已经消失了而决定去洗个澡,但是却发生了一些她不是很在意的改变,那就是在这之后她总是感觉背后有些痒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