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抱玄 > 第二章 落难仙人?
 
  小壁村四面环山,距离最近的市集也有二十多里路,村民往往只在年关时节结伴到市集摆摊贩卖土货,再以换来的银钱采买些衣物、工具等村中无法生产的必需品。

  平日,小璧村可谓是真正的与世隔绝,连官府中人都未曾来过此处。

  村北的屋背山最为广阔深远,该山海拔较高,常年烟雾缭绕,山腰附近倒是有不少珍稀草药。

  过去一年,叶闻上山采药之时倒是会跟着村中的几个猎户一同行动。

  毕竟屋背山尚属原始地带,不时有猛兽走禽出没,而叶闻自忖无甚武力在身,万一遇到猛虎野狼之类,怕是死得连渣都不剩。

  像那前身药娃儿,也不是愚蠢之辈,之所以敢冒着猛兽出没的风险独自一人上山,实则并不是为了采药。

  叶闻从记忆中得知,康老头在山腰附近藏下了一份很宝贵的物事,临终前叮嘱药娃儿长大后要起出来。

  但其时药娃儿已经隐隐有所感觉自家爷爷不是普通人,好奇心驱使下他还等不到成年,便带着傲然自信和勇气独自上山寻找此物了。

  只不过冥冥之中,遭了个出师未捷身先死,躯壳惨遭他人占的境地。

  “我只希望是有关修行的物事,希望纵然不是修行功法,也至少是灵丹妙药之流。”

  既然来到这方有超凡力量的世界,前世作为仙侠老书虫的叶闻自然不放过一丝寻仙问道的可能,是以他花一年的时间调理好体质后,便顺着记忆中老康头带着药娃儿走过的道路寻找那方物事。

  叶闻独自一人缓步行走,掸落掉在身上的树叶,紧了紧身上的背篓。

  背篓底部有一块正散发出刺鼻味道的雄黄,有些许的驱蛇作用,必要时也可用来涂抹毒虫叮咬。

  旁边是几个油纸包,里面是干晒药草磨制而成的药粉,各有功效。

  尚有两餐分量的干粮,和一把从陈三家中顺来的厚实柴刀,在物资极为贫瘠的小璧村,这已经是叶闻能找到的最齐全物资了。

  叶闻行事极为谨慎,早上向陈三交待过自己只是到山脚下采集药草,淳朴的陈三也不疑有他。

  而为免陈三对自己为何到山脚采药也要带上开路劈草的柴刀生疑,他甚至多花时间帮陈三劈好柴火,避免其劈柴之时找不到柴刀起疑。

  清晨出发,不知不觉间已是行得约莫三个时辰,此时烈日正当头顶。

  叶闻一路上不断挥刀劈开枯枝杂草,遇到岔路便反复对照记忆中的地形,是以到了正午,行路进度缓慢,体力也渐渐不消,自觉怕是日落之前无法到达记忆中的地方。

  “先到附近水源处稍作休息便下山吧,道路已是开好,下次再来便能一鼓作气到达目的地。”

  行得数步,来到一条小小浅溪之前,透明碧然的流水望之极为清凉,叶闻不由得双手作捧,掬起清水便望脸上抹去。

  “舒服,不愧是原生态未受污染的水。”

  下一捧水,口渴难当的叶闻正欲品尝清泉,水到唇边,他不由得大皱眉头。

  “怎得有股微微的血腥味?”

  心生疑虑之下,叶闻缓缓朝着小溪上流走去。

  行得片刻,小溪中已经可以隐隐见得一丝血红。

  随着小溪中的流水已尽数化作一片淡红,叶闻渐渐放缓脚步,注意力极为集中。

  忽然,他定睛一看,瞳孔微微一凝,一具身披黑黄相间花纹的巨大兽影正伏在溪边。

  “有老虎!”

  叶闻本欲拔腿就跑,虽然那只老虎正在溪边流血不止,但这等吃人猛兽,即使是重伤之下也能扑杀自己这等十岁幼童。

  忽然,一道低沉虚弱的声音传来叫住了叶闻。

  “兀那小娃儿,无需害怕,这大虫已被我杀死,你且过来。”

  叶闻转身望去,那大虫背后有一人倚背而坐,正挥手示意他过去。

  换上一副紧张兮兮的神情,叶闻轻轻向前挪动几步,双眼一直盯着那丝毫不动的老虎尸体,仿佛惧怕其突然暴起,颤抖着出言道:“哥哥,这大虫真的已经死了吗。”

  那人大觉好笑,用力一拍老虎尸体,道:“过来吧,这大虫已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叶闻这才小步往那人跑去,见他身披漆黑袍服,腰间挂着一串骷髅配饰,而身上伤口密布血流如注,最瘆人的是腹部那道巨大伤口,似是被身旁的老虎撕咬所致。

  “啊!大哥哥,你受的伤好严重,我马上去叫人救你。”

  见此人衣着怪异,怕是什么邪魔外道之流,叶闻正是一刻也不想留,只欲找个借口逃跑。

  “不用白费力气了,这荒山野岭的哪有人烟,待得你找到来人,我怕是已经身死道消了。”

  见打算泡汤,叶闻心中一冷,心下快速计较起来。

  (那只老虎应是死于头上那三道入骨伤口,里面似有些许黑气残留,加之此等怪异装扮,九成不是邪修就是妖道。)

  (我若强行逃跑,难免惹怒于他,不知他余力尚有几何,是否足以杀掉我。)

  (先看看他欲待如何吧。)

  “那。。。那怎么办啊大哥哥,你这么高大,我怕是没法背你下山求医啊。”叶闻泫然欲泣,一脸担心地看着面前男子。

  那男子微微一笑,道:“你可知道,这世上有仙人存在?”

  “仙人!?”这个“十岁孩童”眼睛放光,道:“大哥哥难道你是仙人吗?”

  叶闻心中冷哼一声,你这等对付个老虎尚且如此吃力的货色,也敢自称仙人?

  “那是自然,我本是这山上修行的仙人,因行功走火入魔身受重伤,后见这大虫正欲伤人,为救那个落难凡人,我强忍伤势为民除害,只是。。。咳。。。咳。。。咳。。。”

  那邪道话到一半,就被咳血打断,只见他吐出几口浓重腥臭的鲜血,似是内伤颇重,不像是老虎所致。

  “我今已命不久矣,观你根骨尚算是个修道的好苗子,你可愿拜我为师,习练那成仙之道?”

  “真的吗!?我也可以修炼仙法吗?”

  那男子温和地笑了笑,道:“自然是真的,只是我命不久矣,怕是只能将一身神通以秘法传授于你了,你闭上双眼,放松心神。”

  “嗯!”叶闻双手负后,一脸天真地微微闭眼。

  邪道心中焦躁难耐,但也耐着性子装出一副高人风范,诓骗着这山野小子。

  方才那施水阁的小女好生凶猛,自己杀人采集生魂被她撞见,一身修为险被打爆,用尽最后一丝真气血遁逃出,岂料又遭遇猛虎,险些魂丧虎口。

  此方身躯已是油尽灯枯,正欲在此等死。

  岂料绝处逢生,来了一个不知死的山野小子,为今之计也只有试试那自己从未用过的夺舍之术,说不定能搏得一线生机。

  倘若自己气法全盛,挥挥手就能教他束手就缚了。哪须如此诓骗对方放开心神?

  邪道运起秘法,强行凝聚起一丝神意,连接指尖,缓缓往叶闻额心点去。

  见得即将成功,那邪道心中一顿安落。

  “咻!”一道破风声传来。

  “啊!!!!!!”

  邪道食指断作两节,而始作俑者正提着柴刀,刀上滴淌着鲜血。

  “你。。。你。。。你作甚!”

  邪道头痛欲裂,神魂意志连接的指尖被削断,反冲之下头脑仿欲爆开。

  “让我跑掉不好吗,你还能活上几个时辰。”

  “非要。。。夺我的舍?”

  看着眼前的孩童天真笑容不见,正挂着一副冷冰冰的神色,眼神间满是嘲弄,邪道不由得大惊道:“你。。。你怎知我要夺舍?”

  “噗!”利刀入肉的声音传出,叶闻正竭尽全力将刀刃往男子的喉咙处推去,那邪道双手徒劳地抵抗,看着柴刀正一丝一毫地嵌入自己喉咙。

  “你一副邪魔外道的样,竟然说要传我仙法?”

  “若果连夺舍都不知道,我就妄为穿越者了。”

  邪道感觉自己生机渐渐流逝,头脑一片空白,他已是听不见叶闻的自言自语了。

  “我还知道,杀人,要补刀。”

  撕拉,那邪道彻底失去生机,任由柴刀割入大半颈脖。

  叶闻仿佛视若不见,花了好大功夫将那头颅彻底割下,丢至一旁。

  做完这一切后,第一次杀人的叶闻跑到一旁边喘着粗气,边大口地呕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