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抱玄 > 第五章 比本体要猛的小号
 
  叶闻冷汗涔涔,看着对面那瘫倒的身影,正担忧自己本体是否出了什么状况。

  探得本体呼吸正常,身体也似无恙,他稍稍松了口气。

  “本体应无大碍,只是我的意识如何才能回到此身?”

  正当叶闻慌张无措时,神魂之中传来一阵奇异的感觉。

  明明自己意识在背棺少年的身体之中,清醒无比,但下一刻又觉得自己正在昏睡中渐渐苏醒。

  缓缓睁开双眼,意识从本体中醒来,与那背棺少年分身对视。

  两个相貌无异的少年惊诧同声道:“我的神魂,是被一分为二了吗?”

  自己的意识,同时存在于两个身躯,就如两个镜子正对互相映照,折射出无数的倒影。

  一时间他恍惚无常,觉得自己魂分两处。

  叶闻尚未习惯此等变化,心意难分之下两具身躯动作言语皆一致无二。

  晃了晃脑袋,冷静下来的他思忖道:“不对,神魂依旧存于本体,并没有转移到分身之上。”

  细微体会之下,两具身躯的感觉还是存在不少差异。

  例如控制本体时,一举一动皆自如无比,毫无半点滞涩阻碍之意。

  以神意内视体内经脉,更是一丝一毫皆清晰可见。

  而控制那背棺分身,虽然也有如控制自身一般行动自如,但躯体上却总是有种说不上来的陌生感。

  体内气机的挪动也不如本体那般自然流畅。

  稍稍适应后,将两具身躯盘膝对坐,开始定神感受本体与分身的气机差异。

  本体之中,原本那充盈于中丹田的两仪法力已是消耗一空,方才本体昏迷过去,应该只是一时脱力。

  控制本体抱元守一,再次进入到黑暗空间之中,叶闻运转起阴阳微分篇恢复气机,意识来到了分身处。

  分身体内只有连接十二重大窍穴的主要经脉,其他经脉并不完整,就连躯壳也只是法力凝聚而成。

  而丹田处正立着一方幽暗森然的四方台,隐隐间流露出阴狠噬人的气势。

  感受着分身中传来的磅礴力量,叶闻有了几分猜想。

  “分身似是比本体强悍不止半点,十二重窍穴皆已冲破,这道四方台应是道基。”

  “这具分身,竟然是筑基境的修为?”

  大喜之下,叶闻控制分身轻轻打出一拳。

  “轰!”隆隆的破空声下,山洞内似遭地震,无数碎石自头顶爆散落下。

  只是打出一拳,分身道基便黯淡了一丝,而气机也稍落几分。

  叶闻微微皱眉:“此具分身虽是筑基境的修为,但毕竟只是我那五重练气法力转化而来,倘若全力打出一击的话,此方身躯恐就此消散。”

  “如今本体修为不济,法力全数供给之下也只能勉强凝聚出这筑基分身,更是只有一击之力。”

  叶闻摇摇头苦笑道:“这门法子只能作应急之用,看来本体修行才是我之根本。”

  意识道本体修为才是此门法子的关键,叶闻对修行的方向更少几分迷茫。

  毕竟本体修为只是练气五重,就能勉强凝结出此方分身,倘若修到练气大圆满再行此法,本体就应尚有余力。

  届时本体分身一同对敌,此法才不算鸡肋。

  心念一动,那筑基分身便消解化去,散成一片浓重的紫色烟雾。

  叶闻耸鼻一吸,紫烟有如两道长龙般钻去,还原成两仪阴阳法力,稍显空虚的中丹田也渐渐充盈起来。

  “是时候下山了,倒是不知怎么解释自己这一夜去向。”

  陈三一直对自己十分照顾,自己一夜不见,他定是担心无比。

  想到这里,法力恢复的叶闻纵步奔闪间就往山下飞速掠去,比来时的速度快上几倍,身影动若脱兔,一时间惊起飞鸟无数。

  。。。。。。

  小壁村中,陈三五体投地跪下,不断磕着响头,道:“两位仙子,求求你们救救药娃儿那可怜孩儿吧。”

  面前正是那两个追击邪修的施水阁弟子,师姐唤作叶余妙,师妹李嫣嫣。

  那李嫣嫣见状不忍,摇着叶余妙手臂道:“师姐,咱们就帮帮他吧,一个十岁小孩,身世那般可怜,怎能见死不救之理。”

  叶余妙微微摇头,向着陈三道:“我们二人昨日下山途中,未曾见过你口中的孩童。”

  “我也不忍瞒你,非是我等不肯救,而是昨日我们本就是追击一歹人而来,此人前日就残害生人数十,药娃儿恐早已遭其毒手。”

  陈三闻言面若死灰,跪在那里怔怔出神。

  药娃儿身世凄惨,这些年自己一直对其照顾有加,早已是视作半个儿子,如今得知其很有可能已遭不测,一时间难以接受。

  原来昨日叶余妙和李嫣嫣驱使遁法追击邪修,有心找个有瓦遮头的地方稍作休整。

  下到小壁村,又无心与凡夫俗子多打交道,见叶闻那屋无人,便悄悄潜入过了一夜。

  而陈三以为叶闻早已回村,清早做好吃食准备给叶闻送去,见开门的是两个女子,并无叶闻踪影。

  大惊之下以为叶余妙和李嫣嫣是歹人,呼集了几个村壮正要拿下。

  李嫣嫣出手,村民们吃了点苦头,方知道这两个如画中走出来一般的女子是那仙家女子。

  陈三犹不畏惧,大声质问她们将药娃儿藏到哪里去。

  叶余妙一番解释,他这才知道叶闻并未回村,是以有了方才那一幕。

  李嫣嫣眼珠一转,道:“师姐,你不是说那邪修是被凡人所杀吗,会不会。。。”

  叶余妙摇了摇头,道:“那邪修虽用尽法力,血气也掏得一空,但也不是一个十岁孩童能伤其性命的。”

  忽然,陈三见屋背山脚缓缓走来一个背篓少年,又黑又瘦,正是药娃儿。

  他大喜过望,眼眶微红,往药娃儿奔去,将其一把抱住:“药娃儿,你这兔崽子跑哪去了。”

  叶闻心底顿觉一暖,自己前生是个孤儿,如今来到此方世界,在陈三身上感受到了父亲般的关怀。

  “三叔,我在山上迷路了,找到个山洞睡了一晚,这才下山回来。”

  这个汉子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泪水夺眶而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三叔可担心你了。”

  领着叶闻来到叶余妙面前,陈三赔罪道:“两位仙子,方才是我等无礼,还请你们不要计较。”

  李嫣嫣微笑道:“没事没事,小孩子没事就好。”

  叶余妙似未听见,她死死盯着叶闻胸前那方玉佩,怔怔出神,颤抖道:“药娃儿,你这方玉佩,从何得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