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抱玄 > 第十六章 头号狗腿子的真正实力!(一)
 
  “桀桀桀~”张格那标志性的阴险嘶哑笑声自四面八方传来,众人一时间各施探查手段,都找不到声音来源。

  唯有叶余妙死死盯住空中的某处地方。

  叶闻正在身边,一时也觉的呱噪难听,心道以后要好好教教这张格一个成功的反派该如何表现自己的桀骜不驯,阴险诡秘。

  连笑声都如此千篇一律,只会在那桀桀桀,难免教天下英雄所耻笑。

  关键的是,这可是那种两三集之内就死掉的反派笑声,自己对张格的未来要求是那种自己座下狂踩天下英雄好汉的一号狗腿子,怎能如此掉格?

  在场之人唯有叶闻毫不紧张,轻松无比。

  其余之人一时间打起十二分精神,原版敌对的王虎与何家一众死士皆暂时放下对彼此的敌意,隐隐间协同相助,戒备着那尚未出现的敌人。

  空气中传来的声音直直教人神魂震荡,寒意自心底油然而生,见得此等手段,众人哪里还不知道此刻即将面对的是一个筑基境修士?

  王虎与那死士头领虽是三阶武者,但他们心知武者猛则猛矣,却向来都不是各种诡秘手段层出不穷的修士对手。

  尤其是二人常年偏安于归临城一带,缺乏与修士对阵的经验,这种未知的担忧更加放大了他们心中的恐惧。

  青元派三人更不去说,他们那高高在上的掌门苦修百栽,也只不过是一个筑基境修士罢了。

  如今这三个在宗门之中也算是中坚力量的练气修士,面对的就是和掌门平起平坐之辈,又怎能不忧惧?

  至于何昌明、舒文松和几个死剩种的何家死士,他们不过是区区锻骨境武者修为,无法控制血气抵御这等魔音侵蚀,早已经躺在地上瑟瑟发抖,神魂颠倒地呕吐着白沫了。

  其实张格此刻心中直犯嘀咕,方才见二女初来之时,他还愁着如何不着痕迹地放水,演技在线地将叶闻“送”回到她们手上。

  但没想到那二女竟然三言两句就教两方生死仇敌放下兵戈,共同对敌。

  于是乎他所担忧的,就变成了自己面对这等阵容,还能否安然无损地脱身而去了。

  施水阁二女和那三个青元派的土鸡瓦狗,他自是毫不放在眼里的,张格所忌惮的,是那两名三阶搬血境武者。

  世人只知道筑基修士有一百种法子玩死三阶搬血境武者,但那只是对正儿八经的筑基境修士而言。

  张格只是鬼气强行筑基之辈,气海的浑厚和根基是远远比不上正统的筑基修士的,只不过一定时间内,实战斗法毫不逊色,甚至更为毒辣难测。

  至于要鬼道修士对付那血气方刚的搬血境武者?开玩笑,人家只消血气一放,站在那里,任你何等诡秘手段都难以接近。

  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这也是为什么鬼物少有出现在人群拥挤地方,鬼物惧怕沙场上混身血煞的士兵原因之一。

  对于鬼道修士来讲,武者那如铅似汞的血气虽是大好补药一剂,但也要胃口够好吃得下才是啊。

  否则,便是天然克星,远远见了也要逃避躲之。

  “看那两个武者一副如此紧张的神态,这等山野村夫,应该不知道血气对我的克制作用吧?”

  叶余妙一挑眉头,向身后的王虎打了几个手势,王虎顿时心领神会。

  忽然,这个面容清冷的女子向空中某处一指:“就是那里!”

  “吼!!!!!!”

  一个血气虎头虚影出现在王虎身前,正张开那血盆虎口,与王虎一同向天狂啸。

  伴随着百兽王者之威,啸霸山林之气势,王虎身前泛起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血气波纹,看缓实快地向空中张格藏身之处泛射而去。

  血气虎啸。王虎的一道杀手锏,震慑神魂的一门血气武技。

  平素被他用以在厮杀的紧要关头,对着敌手当头吼出,教人短时间内陷入眩晕,任人鱼肉。

  这招对筑基境修士有用吗?王虎心中一阵怀疑。只是方才叶余妙示意自己以血气对空攻击,而自己的远程破敌手段,也唯有一招罢了。

  答案很快揭晓。

  空中,忽然现出一朵灰黑死气凝结的鬼云,上方端坐着一个身披黑狍,周身死气沉沉的老者。

  身边正有一个巴掌大的鬼物,看管着躺下的一个孩童。

  被那声虎啸震出藏身处,饶是张格已经有所戒备,一时间也觉神魂眩晕无比,眼前直冒金星。

  那血气波纹泛过,鬼云如同遇到炽烈阳光的白雪一般,渐渐消融不见。

  云上一邪修、一孩童、一鬼物顿时下坠。

  叶闻心中一阵惊慌,自己正处于那种空中的的失重感,偏偏又要装着陷入昏迷状态,不能睁开眼睛。

  “可千万要有人接住我啊。”

  张格不愧是叶闻初定的头号狗腿子,虽死气鬼云被破,身为筑基境修士又无凌空虚度之实力。

  但他毕竟鬼道法术造诣高深,在空中下落的过程中不慌不忙,双手拢袖放出数十个飞翔的骷髅妖,分别叼着自己和叶闻的周边衣袍,将下坠之势减缓不少。

  二人安然落地,倒是没有摔成个七荤八素,就连那纸扎鬼娃娃也靠死死揪着叶闻头发,得以幸免。

  整理了下稍显狼狈的衣冠,张格硬着头皮悠悠开口道:“施水阁的女弟子,你很好!方才是我看低了你。”

  “没想到三言两语之间,就扰乱了贫道的计划,甚至还知晓搬血境武者对吾的克制作用,嘿嘿嘿,真不错。”

  首先见到叶闻安然无恙,叶余妙悄悄松了一口气,后又转为冷然,道:“兀那邪修,我敬你也算是修行界的前辈,你若放下小叶子,我等也不去和你计较,且让你自行离去,你看如何?”

  饶是张格再好的养气功夫,听得叶余妙此言也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

  “哈哈哈哈哈!你以为靠那两个武者,破去贫道的些许手段,就已是稳操胜券了吗?”

  “我告诉你,此方世界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见事情无法善了,叶余妙大喝一声:“上!”

  王虎与那死士头领一左一右,激起血气往张格冲去。

  此时他们得知血气对鬼道的克制作用,信心大增!

  张格作为纵横西南边境的筑基鬼修,与西南蛮族武者打交道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手里其实也有专门针对武者的法门。

  而且,作为鬼道法术天赋极高的他,心底也有着无可撼动的骄傲,又怎会被叶余妙三言两语吓退?

  此时配合叶公子演戏什么的,在他心中已不重要了。

  他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女娃娃,让她知道什么叫鬼道宗师!

  这个修行十二载就筑基的鬼道修士,此刻打出几个神秘法诀,嘴里喃喃道:“就让你见识下,鬼道法术的真正奥妙吧!”

  唯有叶闻毫不紧张,放出些许神识,安然的在一旁准备看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