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抱玄 > 第十九章 “高人”定风波
 
  与众人随意地见过礼之后,章见(叶闻)收起楠木棺材,以绳捆扎斜挎在背后。

  “这法力凝化而成的棺材怎的如实木棺材一般死沉无比,除了出场之时装装逼,或者本体脱力时装装人,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用处。”

  “待我能自如控制鬼道人分身的凝结之日,且试着单单不凝结这口棺材,免得平白多浪费几分法力。”

  叶闻心中一边吐槽黑暗空间索取法力的不合理,一边不紧不慢地朝即将暴走的张格走去。

  其实他本人也无甚底气,只是倘若那张格真的彻底失去理智,沦为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自己这方分身在他心中的高人形象也就变得可有可无。

  毕竟装高人,本就是为了张格这个可供驱使的马前卒罢了。

  既然自感阴阳微分篇的法力对其有此等状况有大用,那么就不妨一试。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这分身接下来试图恢复张格神智的举动失败,所损失者也不过些许灵气罢了,争取的时间正好让叶余妙她们带着自己本体遁逃。

  李嫣嫣大喜过望,扯着叶余妙衣袖连连道:“是早上那位出手救下我们的前辈,师姐我们有救了!”

  见青元派众人投来疑问的目光,李嫣嫣解释道:“这是位高人前辈,那个可怕的鬼道修士,也是这位前辈的手下败将。”

  “那好歹是个筑基境邪修,以我等实力,之所以能将他逼到如斯境地,完全是因为前辈今早就曾将他重伤。”

  青元派众人闻言恍然大悟,暗道一声原来如此。

  此时在场之人个个皆松了口气,毕竟方才之境地正似绝路,几乎无有从筑基境修士手下逃生之可能。

  如今绝处逢生,得高人相救,众人纷纷大呼侥幸,喜不自胜。唯独叶余妙眉头依旧紧皱,似在思考什么。

  “嘁,看来施水阁的弟子,对我这派鬼道法门的认知也是极为有限,完全低估了武者血气对鬼道修士的克制作用。”

  叶闻心中一顿吐槽,毕竟那张格有没有受伤,他可是最为一清二楚。

  待“章见”靠近至正挣扎不已的张格身前,叶闻渐渐将主要心神放到分身之上。

  他有心确定张格神志是否清醒,于是控制分身暗提内劲,以浑厚的嗓音隆隆道:“张格,你可记得贫道?”

  这话在其他人听来,自然是前辈在质问面前之人,是否记得曾为自己手下败将的事实,咄咄逼人,端的是威风无比。

  但在正与战鬼争夺身体控制权的张格耳中听来,却是天籁之音,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唯一希望。

  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字地道:“记...记...得,您...您...是...章......前辈。”

  叶闻心底舒了口气,既然张格尚保有神志清醒,事情尚未到最坏境地,那么就还有时间供分身施为。

  运起为数不多的阴阳两仪法力,分身章见的双手泛起一阵玄光,向张格额前点去。

  分身本就是由阴阳微分篇法力凝聚而成,一身法力自然是同源之物事,并无两样。

  神魂之争凶险无比,叶闻无心再以神魂介入,那样平白在张格混乱的体内再添一份变数,同时对自己而言也是一种凶险。

  是以他只用阴阳法力,滋养张格那濒临崩溃的肉身,以求将死气驱逐,复原生机,让战鬼再无藏身余地。

  青元派柴生见状大惊失色,道:“那位前辈是在做什么?为何不趁那邪修走火入魔之际,彻底将其打杀?似还有心助其恢复神志?”

  众人纷纷生疑,一时间气氛又再紧张起来。

  只见那章见保持动作不变,悠悠开口道:“此时打杀这邪修,徒然教他身躯生机消散,反而助益那战鬼壮大,脱困而出,届时一个不小心让其逃脱,又不知要残害几多凡人百姓。”

  那柴生闻言一阵愧色,自己等人修为不济,除魔不力也就算了。

  这位前辈高人不厌其烦,以法力压制战鬼,只为护佑黎民百姓,偏偏自己还心生怀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他拱手躬身告罪道:“章前辈高义,心怀平民百姓,小子不知好歹,怀疑前辈,请前辈见谅。”

  青元派其余人等也连连告罪,章见点点头表示毫不在意,揭过此事。

  唯独叶余妙脸上疑色更添几分,叶闻本体看在眼里,出言试探道:“姐姐,怎么还皱着眉头啊,有那位前辈高人在,我们现在安全了,你不要太担心啦。”

  见乖巧懂事的小叶子在抚慰自己,叶余妙笑了笑,轻轻抚着叶闻脑勺,令他轻眯着眼,极为享受。

  只是叶闻那笑眯眯的眼中深藏着一股冷色,心底快速计较起来:“这便宜族姐已是对我这方分身心生怀疑,以后还少不免以分身和她接触的时候,看来要找个好机会下得几剂猛药,好教她打消疑虑。”

  此时,张格已是不再献祭生机血肉,化作供那战鬼驱使的死气血气。

  但已然尾大不掉的战鬼,此刻坐拥庞大死气,正肆无忌惮地侵吞着张格身躯内剩余的生机。

  本来张格神魂已是龟缩一处,苦苦压制着那逐渐狂暴肆虐的战鬼,此时感觉到两股同出一源,但截然相反,更为玄妙深奥的法力融入体内。

  一股精纯无比,一股驳杂繁多,均有如涓涓细流。

  叶闻控制法力,缓缓梳理着张格的周身气机。

  那浊黑之气,一经入体,就任其汇入了周身死气之中。

  本来带着死气一路攻城略地的战鬼,有如耗子见上猫,躲藏在死气之中瑟瑟发抖,不敢如何动作。

  而那些死气有如臣子见到君王一般,纷纷安静起来,不再肆虐,停至一旁等待差遣。

  清白之气则一意补益着张格受损的神魂,顿时让他觉得沐浴在温暖阳光之下,好不舒服。

  之所以不直接以清气助长其生机,是因为叶闻自忖此方分身法力尚嫌太过浅薄,直接输送的话分身崩溃也无法驱逐干净他的死气,不如先行稳固张格魂魄,助其压制战鬼。

  更何况,以阴阳微分篇的奥妙,驱逐死气也并不是只有硬生生以生机强顶这一法子。

  见张格受损的神魂缓缓稳固下来,战鬼也渐渐趋于平静安定,叶闻调动阴浊之力,引领着海量死气在张格的窍穴中运走起来。

  每走过一分窍穴,死气便有一丝被分离出来,留在经过的窍穴之中。

  那一丝死气在窍穴中安家落户,少顷后竟化成了一丝精纯无比的生机,滋养着受损的窍穴。

  控制法力如此这般在张格体内走得数个周天,那本来森然的死气被化去大半。

  而战鬼一退再退,藏身空间一再缩减。此时混杂在剩余的死气之中,虽不敢还击反抗,却也在苦苦抵御着叶闻的转化。

  在替张格行经走脉,运转死气的过程中,叶闻受益不少,法力控制的本事逐渐变得精微细致。

  他有心再坚持片刻,尽量利用这难得的实验空间,去尝试自己在修行中一些不敢尝试的想法。

  但计算着转化速度,和掂量张格体内剩余的死气,叶闻顿时为难起来。

  “接下来将剩余死气缓缓化去,有如温水煮青蛙般灭杀战鬼,让其在不知不觉中消亡,自然是最好不过的法子。”

  “但我这方分身法力消耗逐渐不支,可坚持的时间已是不多,不足以将死气尽数化去。”

  此刻张格状态已是渐渐恢复过来,接下来让他自行运转玄功,控制死气也不是不可。

  只是叶余妙、青元派等人可就在一旁看着,尤其是那叶余妙,本就有了几分怀疑,此时再作可疑之举,无疑坐实身份。

  叶闻有心再以章见的身份参与秘境探索,是以章见这个身份绝对要保持正派来路,不能轻易和张格这等邪魔外道扯上关系。

  “早上在对上张格时,自己这方分身似是对鬼魂有着莫大的压制之力,不若将它放出,闹出些许动静再行灭杀,好借此机会放走张格,一举两得。”

  心底有了打算,叶闻与张格沟通起来。

  方才替他梳理死气的这会功夫,叶闻已是学得了法力的精巧运用,将法力凝聚成线,向张格传音道:

  “你这小子好生大胆,此方鬼道合身之法如此凶险,你竟以区区筑基境界,就敢强纳三阶巅峰战鬼入身,就不怕自己被战鬼吞食,化作不人不鬼的活死人?”

  张格连忙回音,道:“小子鲁莽行事,险些命丧鬼口,幸得前辈相助,捡回了条性命。”

  “只是小子现今坏了前辈大事,万死难辞其咎。小子接下来该如何行事,还请前辈示下,好给小子一个赎罪机会。”

  张格心思玲珑,早就清楚这位章前辈有心与自己保持距离,似乎在图谋什么大事。

  如今自己遇险,逼其不得不现身相助,心中既惭愧,又是感动。

  “只要能助前辈大事,我即使弃得此身性命又何妨?”

  叶闻继续道:“哼,虽是有些麻烦,但又不至于坏了吾的大事,你且宽心。”

  “稍后你直接逼出战鬼后,便逃离此地,我以处理战鬼为由,不对你出手,如此便可打消这几个正道小子的疑虑,你可明白?”

  张格连忙道:“前辈,那战鬼经吾长期祭炼,方留下了不少暗门供我控制,若果贸贸然放出,恐怕其更添几分残暴凶狠,恐于前辈不利啊!”

  叶闻冷哼一声,道:“那什么劳什子战鬼,也就你这等修为不济之辈看得上眼。”

  “区区三阶巅峰,我尚且不放在眼里,反掌间就可将其泯灭,你且按吾之言行事吧。”

  张格闻言连连称是,马上配合叶闻法力将战鬼连同大堆死气逼出。

  忽然,这个众人眼中玩脱了的邪修顿时来了精神,不复方才那等死气沉沉的状态,他一个翻身,一记似重实轻的摧魄鬼掌打出,借机脱离了章见的法力接触,笑道:

  “桀桀桀,老夫要走了,你们且陪这战鬼慢慢玩吧,哈哈哈哈。”

  说罢,身躯消散在一片灰黑烟雾之中,没留下丝毫踪影。

  那战鬼一经脱身,本还震慑于叶闻分身的那种至高无上的死寂气机之中,不敢如何动作。

  有心立威的叶闻马上收起分身之上的气势,战鬼便隐去身影,不知躲到哪去。

  叶闻心底冷笑,嘴上却大喊一声:“不好,那邪修陡然放出战鬼,我一时不察,遭了反噬兼被偷袭,需调养几息时间,大家小心!”

  为了让戏演得更为逼真,叶闻甚至控制分身吐出一大口法力演化而成的鲜血。

  不让战鬼造成些许杀伤,待会打杀战鬼之时,众人怎知自己这位前辈高人的劳苦功高?

  脱困而出的战鬼也懂挑软柿子捏,纵使王虎和那死士头领受得重伤,那周身弥漫的血气也不是他可以轻易突破的。

  于是,离众人稍远的何昌明、舒文松和几个死士等人,就成为了战鬼的目标。

  “啊!前辈救命!!!”方从张格法术中脱身出来的何昌明、舒文松等人,此时正被战鬼袭击,徒劳地抵挡着战鬼撕咬。

  只是战鬼本就是无形之物,所谓撕咬也是以死气侵蚀生机,尔后大口吞下化作本源之力,尚未修习到搬血境的武者又怎抵挡得住?

  王虎稍稍直起身子,看着舒文松被撕咬得血肉模糊,大呼几声:“过瘾,过瘾!咬得好!”后便昏了过去。

  那死士头领倒是往回奔走,意图救援自家管事,只不过战鬼此时带有张格的小半死气,灵活无比,每每见那死士头领放出气血时,就匿起身形,收起气血时,又出来肆虐撕咬众人。

  一时间,死士头领消耗血气倒是巨大,却依旧摸不得战鬼丝毫。

  见章前辈面若金纸地急急忙在那行气调息,叶余妙心底疑虑消了几分,专心和众人一同以法术试图击灭战鬼。

  众人徒劳少顷,依旧是毫无办法,只能望着战鬼肆虐,那何昌明和舒文松等人已是被啃成一副白骨。

  见火候差不多了,叶闻便开始立威。

  “哼,小小战鬼,在贫道面前也敢逞凶?”

  控制分身飞掠而至,放出周身死寂气势,那战鬼顿时从黑暗中现出身形,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还不跪下!”

  战鬼马上五体投地,头也不敢抬起,犹自在那等候发落。、

  “念你也是遭受邪道禁锢,我且助你解脱罢!”

  两仪法力自指尖流转而出,战鬼毫不反抗,任由一身死气被剥夺干净。

  鬼物顿时无了依凭,化作一个青色老者虚影,向章见鞠了一躬,消散在空气之中。

  章见负手而立,望着何昌明和舒文松的尸骨连连摇头,自责不已。

  好一个悲天悯人,慈悲为怀的济世高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