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抱玄 > 第二十七章 扑朔迷离,网中人困【可以明天再看,我晚上修修错别字】
 
  刚一进入通道,就见四周均是紫黑色的虚空界壁,其间不时闪过一丝丝蓝白电光。

  随着水月洞天镜法力的逐渐减弱,界壁正缓缓向内缩合。

  通道并不长,遥遥望去倒也见得对面出口处亮光。

  叶闻心下粗略估算了一番,按照此际光梭飞掠的速度和界壁愈合的快慢,倒是能及时出得通道,进入秘境地界内。

  但施水阁一行人却没来由地戒备起来,一时间个个如临大敌。

  未进入之时,他们早已得了静若的吩咐,做好一入秘境就得迎敌的准备。

  吴鹰全神贯注驾驭令牌飞梭,更添几分速度,而吴权领着一众弟子,陆续祭起一道道的幽蓝法力。

  静若作了几分准备,便看向章见,道:“章道友,我恐防秘境内的西南蛮族余孽,有手段探知我等进入秘境的位置,贫道不得不防。”

  “恐怕一出通道之时就是一场恶战,届时章道友你无需出手,只需护佑好小叶子即可。”

  叶闻控制分身,微微点头,嘴上应道:“贫道晓得个中厉害,请师太宽心。”

  然而此际他心中却疑窦丛生:

  (既然那静若大费周章也要把自己这个凡人带入来此方秘境,那么自己就肯定有被她利用的价值。)

  (但她却为何要把自己本体托付给一个“外人”帮忙照料呢?吴英吴权兄弟二人,再怎么不济也是实打实的筑基修为,照料一个凡人小孩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这章见分身,于静若来说不过是萍水相逢之人,居然就如此放心将本体交托?)

  叶闻越想越觉迷茫。

  此时他愈发觉得自己陷入了好大一张迷网之中,周围一片阴翳,未来种种都看不清透。

  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让他心头好不烦躁,默念了几句“阴阳微分篇”中静心的要诀方才安定下来。

  (不管如何,分身与张格联手,就是两个筑基境的鬼道宗师,此等实力足以自保。)

  (一有机会,我就脱离施水阁队伍。)

  叶闻此时虽不知静若在谋算些什么,但他即使不知事情全貌,也有心扰乱局势,避免自家沦为棋子。

  见通道那处亮光越来越近,叶闻控制分身,缓缓调动起两仪法力,隐而待发。

  飞梭到达出口,一瞬之间,施水阁一行人便穿过了界域通道,真正进入了此方秘境。

  众人落地,放眼周围并无人烟,一时间施水阁弟子皆纷纷松了口气,叶闻也是悄然扯去分身上隐含的法力。

  唯独静若眉头紧皱,似是无敌人来袭这件事,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叶闻环顾四周,此时众人处于一片乱石滩上,奇嶙怪岩乱立,而石滩四面皆是茂密高木,郁郁葱葱,生意盎然。

  抬头视之,好大一轮烈日当空,只是射出的阳光洒在皮肤之上,却无那等微微炙热的温暖感觉。

  (似乎除了那太阳有些许不真实之感外,其余的一应景象都是真实存在之物。)

  虽分身章见要维持一副“见过世面”的老神在在,但本体只是个小孩,并无这方面的高手包袱,可以放心做个好奇宝宝。

  叶闻本体扯了扯叶余妙衣袖,道:“姐姐,这里就是秘境吗?和外面也没什么两样嘛,有什么好玩的?”

  叶余妙笑了笑,道:“这方秘境据传是当年西南巫王所炼的一个小界,本就是自我们大世界中挖出的一方水土,自然和外界并无两样。”

  “至于有什么好玩的,待会姐姐可以带你去找许多有趣的宝物,说不定能在你洗礼之时用得上呢!”

  叶闻哦了一声,心下暗暗记住了巫王这个关键的信息点来。

  (那静若图谋之事,说不定与那什么劳什子巫王有关?)

  ......

  而叶余妙虽是仍不解师尊为何要带上小叶子进入秘境,但多年来对静若的信任,令她觉得师尊的一举一动自然有其道理,做弟子的无需过问。

  只是师尊何等身份,怕是无暇时时顾及到小叶子。

  他虽有那位章见前辈护着,但自己也需上心,防他遭险为好。

  想到这里,叶余妙又朝叶闻靠近了几分。

  ......

  吴鹰则自顾自地拿出令牌,观察着各大帮派势力的位置分布。

  只见他催动法力,举手打出几道法诀,往那令牌上一抹,令牌便泛起一阵蓝色光华。

  空中雾气蒙蒙,凝结出一层冰面,光华投影其上,便见得一幅简易地图。

  地图上有三处稍亮的光点和二十来处稍暗的光点,此时分布在地图的每一个角落,光点闪烁间不停移动,三颗稍亮的光点呈三角形分布。

  按照先前会议所商定的内容,三大派分开进入秘境,位列不同方位,好方便随机进入的武者势力向其靠拢。

  而武者帮派得到的指令是在向三大派靠拢的期间,见敌就杀,一路肃清此方秘境的抵抗力量,汇合与自己最近的仙家洞府。

  最后三支仙武混杂的队伍,共同搜寻并摧毁西南蛮族的祖庭。

  三方所得的一应宝物,均归仙家洞府所有,武者势力只享其后的资源开发权利。

  吴鹰见上面有一颗亮点正忽明忽暗,闪烁不已,便向静若道:“师姐,离我们稍近的武者势力有六家,方才有一家已是用掉了蚀月剑宗留下的剑气,此时正示警求助,按照事先定下之章程,我们应当前去救援吧?”

  三大派事先就已得知,此方秘境对神识的限制作用极为巨大,所以专程炼制了一套这等令牌,以供彼此清晰各家位置。

  倘若分兵救援的话,没有令牌以作联系,平白有失联之风险,故此只好举派统一行事。

  静若沉吟片刻,道:“方一进入,就有帮派陷入险地,看来蛮族余孽早有准备。”

  她来回踱步,望了望法力投影,向吴鹰道:“师弟,你看,示警那处帮派,正处在北方之地,而其他的相近的武者势力均在南向。”

  “倘若吾等前去救援,以我们全力飞遁的速度,自然是远远抛离南向的那五家门派。”

  “如此一来,这五家帮派最近的仙家势力就不再是我们,而是南向的那家,不知是神桥门还是蚀月剑宗的门派了。”

  静若顿了顿,以锐利的眼神望向吴鹰双眼,继续道:“如此一来,攻伐蛮族余孽的过程中,咱们手下可用之人,可就剩下那一家被吾等所救,实力不知尚存几分的帮派了。”

  “师弟,你可有信心,我们施水阁在无大量友盟相助的前提下,能独自面敌?”

  吴鹰躲过静若目光,一阵为难,喏喏道:“师姐,毕竟是友盟遇险,咱们见死不救的话会不会有点......”

  静若目光瞬即转为缓和,接过吴鹰话头,笑着道:“自然不能见死不救,人,我们还是要救的,只不过需作些许调整。”

  只见她走到章见面前,神色间满是笑意,道:“章道友,请问能否借你手上令牌一用?”

  章见毫不迟疑,马上自袖中拿出那方令牌,道:“这本就是师太炼制之物事,如今正好归还师太。”

  静若哈哈大笑,道:“章道友,我可不会白要你这方令牌。”

  她挥了挥手,本在吴鹰手上的那方施水阁令牌就飞到其手上。

  静若接过章见手中的散修令牌,同时递过自己那方施水阁令牌,道:

  “章道友持着我施水阁之令牌,在原地侯着追踪信号而来的五家门派。”

  “而我们仅留下小叶子让章道友照料一二,其他人则与我一道,持着章道友之令牌前往救援那家遇险的武者帮派。”

  “如此一来,岂不是鱼与熊掌,皆可得之?”

  众人恍然大悟,静若此等安排极为高明,首先那位章前辈就是一位筑基巅峰大修,在此策应汇合的武者势力,自然是够资格。

  其次此处乱石滩极为安全,周遭皆是归临城的武者势力。

  以那位章前辈的实力,兼之施水阁令牌上附带的强大杀伐功能,此地定是安稳如山,凡人孩童小叶子在此最是安全不过。

  而其他人等则举力救援那家遇险的帮派,这样分兵自然是十拿九稳。

  吴鹰吴权对此等安排同样大为赞同。见队伍中修为最高的几人达成共识,叶闻又一时间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只好点头同意。

  于是乎,施水阁一行人就带着叶闻得到的那方令牌,往北救援而去。

  徒留下叶闻的一本体、一分身,还有背后棺材里的那个屏息假死的狗腿子张格,拿着施水阁的大号令牌,在此傻傻等候武者门派集结。

  ......

  叶余妙坐在师尊凝结的水云之上,随着众人往北飞掠。虽是她也赞同师尊此等安排极为妥当,对小叶子来说最是安全不过。

  但不知怎的,自己心头总是萦绕着一丝挥散不去的担忧......

  静若带着一众弟子向北,听到前方传来厮杀声,于是压下云头,面前正有两帮武者在厮杀混战。

  其中一方大夏子民打扮,约有二十个炼体武者,在五个锻骨武者的带领下结成防御阵势,抵御着另一方潮水般的冲击。

  此时他们个个身上带伤,还有几个帮众躺在地上生死未卜。

  另一方身着简陋兽皮衣,但士气高昂无比,百余名武者炼体锻骨皆有,正一浪又一浪地冲击着面前的防御阵势。

  静若见状,皱了皱眉,先是远施放好大一碧蓝暖雾,罩向那大夏帮派一方。

  这团暖雾比叶余妙和李嫣嫣所施展的,不知高到哪里去,除了能驱散神魂惊吓之外,还有愈合伤势,恢复体力之妙用。

  下方的大夏帮众,忽然觉得自己被一股暖洋洋的雾气所裹,一时间个个伤势都复原了几分,变得龙精虎猛起来,大呼神奇无比。

  领头之人抬头一看,大喜过望,呼叫出声道:“是施水阁的仙子,弟兄们咱们有救了!”

  “得救了!施水阁的仙子们果然来救咱们了!”

  “哈哈哈哈,蛮族崽子们,再来和爷们大战一场。”

  “三哥,咱们有救了,等等就让施水阁的仙子们治愈你的重伤。”

  一时间,本来士气萎靡的帮众,正欲溃散的阵势就这样稳住了。

  ......

  静若挥了挥手,弟子们便在两个筑基师弟的带领之下,施展起各式玄妙道术。

  或困敌,或迷幻,或治伤,或破敌。

  水行法术的能柔能刚,在施水阁弟子的手上被演绎得出神入化,将蛮族一方打得节节败退。

  静若倒是留在后方,不屑出手。

  只见她掏出一块玉佩,以神念触之,传音道:“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不按计划行事?”

  顷刻,玉佩上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道:“那老头不知得了什么奇遇,竟忽然突破到了神意境。”

  “先前我等因其软弱可欺,还能阳奉阴违行事,调动勇壮大为方便。”

  “没想到他突破神意之后,像是换了个人,一举一动均好似压在我等心头之上,令人不敢不从。”

  “如今全族人马均受其号令节制,我们是苦于无人行事啊!”

  静若沉吟片刻,道:“神意境么,难怪你等难以反抗。”

  后又继续传音道:“无妨,我已将那‘人才‘留在原地,现今他的身边仅有一个筑基修士,倒是不难对付,即使你等无兵马,也可将之击退。”

  “我料他不会拼死护着那‘人才‘,你们自可去之。”

  那玉佩上传来一道喜出望外的声音,道:“可作得真?若师太你此言不虚,我们倒是尚有几分成事的可能。”

  静若似不耐烦,道:“自然是真的,还不趁其余武者帮派尚未汇合,快快去将人才取到手?”

  玉佩那方应了一声是,便再无声音。

  静若微微叹了口气,世事可真谓巧之又巧,本来只凭归临城中的这些二三流武者,虽是数量够多,但成事的可能也不足五成。

  岂料好巧不巧,让自己碰上了那人的血脉后代,正是恰逢好用的“人才”。

  有了这方“人才”,则足有九成机会成事!

  静若再叹一声,心道:“只是余妙那娃,知晓此事后,会不会怪她师傅我狠心?”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