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抱玄 > 第三十七章 纸轿赶路,静待夜色
 
  饶是早就知道叶家小子有着与年纪不符的城府,这个归临城镰子头头仍是觉得一阵冷气自尾龙直爬而上。

  无他,眼前的这一幕太过诡异罢了。

  练启程不是没杀过人,早年在军中也不是没见过这般血腥画面,而是这些场景竟是一个孩童玩耍的作乐的地方,就有点令人毛骨悚然了。

  “这等世家子弟,均是如此无情、冷酷,不把人命放在心上的么?”

  练启程硬着头皮朝叶闻走去,拱手作揖,道:“多谢叶公子相救。”

  叶闻自那搬血境蛮子的尸体上跳下,摆了摆手,示意他无需客气。

  站在尸山血海中的叶闻,倒不是有心在扮演什么吃人魔头,给练启程作个下马威。

  而是他刚刚现学现卖,第一次以控尸术、尸爆术对敌,对此术尚有些许了解不清楚的地方。

  在蛮子的尸体上踢脚翻动,其实是查看对方的受术效果,以作反馈记录。

  方才他控制分身,试图以控尸术控制那搬血境的蛮子尸体,但却感到千斤之重,无法将尸体挪动丝毫。

  “看来即使是死去的搬血境武者,体内依旧有海量血气,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控尸术的功用。”

  观察那提刀的蛮子首领尸体,叶闻发现对方的皮肉早已在尸爆术下炸得透烂。

  “尸爆术虽强,但方才很大程度上是对方吃了没见识过的亏,倘若是有备而来的武者断然不会让这些行动缓慢的行尸接近到身边。”

  他摇了摇头,心道:“毕竟只是茅山尸鬼统御真经中的粗浅法门,与真正的炼、养、控三篇真传差得不是一星半点,有着些许不足倒也在意料之中。”

  方才叶闻唤起的其实算不上僵尸,只是一具具以他意识强行控制的行尸走肉罢了。

  这些行尸也无法做出多精妙的动作,只能行走或是作简单攻击,迟钝非常。

  将这些思虑暂且抛诸脑后,叶闻与练启程在一旁谈起接下来如何彻底阻止巫王复活的谋算。

  叶闻摸不准此次事件之后,大夏对施水阁这等“谋逆”行径会作出多强烈的反应。

  届时叶余妙很有可能牺牲在两家势力对碰的余波之下。

  而他对这个认识短短时日的善良姑娘大有好感,也不忍她香消玉殒。

  是以他必须将此次谋算原原本本地将“镰子”这一大夏耳目拉进来,好教大夏朝廷得知自己在这其中的作用,后再凭借功劳或是苦劳,彻底保下叶余妙。

  至于此番“开诚布公”有几分水分,就看叶闻的良心了。

  ......

  眼见自家大哥在不远处和那小娃儿你一言我一语地商讨得好不热闹,长弓石头等人来到叶闻分身面前。

  “咚”地一声,石头这个魁梧汉子竟是推金山倒玉柱般跪了下来,尔后高举双手下拜,以头触地,大声道:“谢章仙师救命之恩。”

  叶闻控制分身,平静地望了他一眼,轻声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如今我等均在同一屋檐下,自当同心协力,破敌诛蛮。”

  石头闻言倒也不起来,脸色涨红,继续道:“不管如何,石头这条命乃是仙师给的。”

  “若有机会,定会还与仙师!”

  叶闻不欲与他多说,点了点头,转过身去不再言语。

  石头爬起身来站到一旁,头颅低低,看不见脸上表情,其余同袍也不知说些什么,是以众人一阵沉默。

  好在,这等尴尬的场面没有持续多久。

  叶闻的分身之上传来一阵感应,有数十武者正往此处赶来。

  凝起法力于令牌之上,扫视两眼,那帮武者运动轨迹正与令牌上的光点吻合。

  叶闻控制分身,拢袖跳掠,来到本体面前,道:

  “镰子大人,方才与你鬼鲸帮一道的人马,如今正在过来。”

  练启程点点头,道:“是东胜帮的人马,这山谷东边仅有他们和我兄弟五人幸存,本来商定一同攻打这处关卡的,岂料遇上了章前辈出手提前破开蛮敌。”

  叶闻闻言,以本体应道:“既然如此,你与章见整合两帮人马,马上朝峡谷西出口开去。”

  然后他熟稔无比地揭开棺材盖,道:“我先躲着,有事你和章见说吧。”

  之所以本体肯现身在练启程面前,完全是适当地展露小小“秘密”,卖对方上级一个软肋,好让其放下些许和自己合作的戒心。

  毕竟大夏镰子这条线,叶闻今后是定要继续保留下去的。

  ......

  冯八极带队赶路途中,亦是有时刻关注令牌之上的各家动向。

  见那唯一的大光点往东边出口靠近而来,他心中大喜,连忙指挥部属全速跟上。

  来到山口之前,就见有五个锻骨境武者站于空地,为首者遥遥挥手示意,正是那鬼鲸帮帮主练启程。

  五人身后,是一个背着巨大棺材的黑袍道人,凛风中衣角猎猎,袍服作响。

  “这位章前辈,是与施水阁一并入来的,怎只见他,不见施水阁的其他仙师?”

  冯八极压下心中疑虑,快步流星赶到练启程面前,激动难耐地道:“练帮主,见到你安然无恙就好了!”

  练启程拍拍冯八极肩膀,应道:“冯帮主有心了,我等试探蛮子实力之时遇上了搬血境的武者,幸得章前辈搭救,方保全自身。”

  冯八极上前作揖见礼,道:“在下冯八极,忝为东胜帮帮主,见过章仙师。”

  叶闻别过头来,温声道:“冯帮主有礼了。”

  冯八极有心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出得此处秘境的可能,于是开声询问,道:“这位章前辈,未知施水阁的仙师如今身在何方?”

  叶闻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方一进入秘境,贫道就与施水阁的仙师们失散了。”

  “什么!?”冯八极瞬间面无血色,嘴唇止不住地颤抖。

  此时的他,想到了一种极为可怕的可能——就是三大派尽数遇险,自己等人永远身陷于此方小界,不得脱身。

  叶闻将他反应看在眼里,目光一凝,坚定地道:“为今之计,只有汇合同道大队,一起杀往蛮子祖庭,说不定三大派的仙师正就身陷那处。”

  “我等同心戮力,未必没有杀出一片生天的希望。”

  冯八极怔怔出神,闻言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

  如今他六神无主,见有人作主带头,下意识便顺应其意。

  于是,鬼鲸帮与东胜帮便并作一路,在叶闻分身的带领之下,往峡谷西边赶去。

  峡谷细窄,但这山道之上也能容得二三人并肩跑动。

  只是叶闻稍嫌武者跑动的速度缓慢,有心助力一二。

  他抬头望见天色渐暗,于是便自怀中捻出几张黄符,指间萦绕出两仪冲和法力,朝黄符漫去。

  那黄符被法力引得自卷,叠成了一个个方形盒子。

  叶闻再呵气一吹,那些个方形盒子便化作一顶顶做工精美、雕花画纹的轿子。

  往前一抛,轿子迎风便长,落在地上之时,已从巴掌大变成了寻常规格。

  叶闻轻咪眸子,语气虽温和,但给人一种不容拒绝的感觉:“人命关天,我们早上几分,对面关口的同道可能就少几分伤亡,炼体境的武者挤一挤,将就下吧。”

  冯八极连忙吩咐手下的炼体武者,以五人分作一顶轿,迅速地坐满了叶闻的鬼轿。

  叶闻轻拍棺材,内里飞出几十只孤魂野鬼,围着他欢快飘舞。

  他呵呵一声,道:“诸位没事可别打开轿帘,免得生人与野鬼冲撞,泄了生气,那便不美了。”

  尔后叶闻伸手一指,那些孤魂野鬼各自寻得目标飞去,每顶轿子均有四只幽鬼半蹲着,轻轻握住前后两根细圆木轿杆。

  叶闻轻道一声:“起!”

  那些幽鬼便直起身子,抬起轿子。

  虽是载着五个炼体境武者,但依旧在山道上如履平地,飞速奔走。

  这是叶闻在叶余妙所施纸马之法的基础上,糅合“五鬼运财之术”所创的鬼轿。

  而这些黄符和幽鬼,都是叶闻自张格手上讨来,故此用起来毫无节制。

  若是张格在此,定会肉痛不已。

  其余的锻骨境武者见状,连忙倾力追上,队伍整体的速度比方才快上一倍不止。

  “贫道先行一步,且去看看战况如何。”

  说罢,叶闻凝起一团雾气鬼云,飞速向山脉西部出口飘去。

  撇开了一众武者,叶闻全速赶路。

  不消片刻,用望气之术视之,已经能遥遥观见两团血气纠结缠斗在一起。

  方才两军对垒,归临城势力和蛮子部落均是有些损失,只不过远远未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本来是归临城进攻队伍吃了个暗亏,眼见就要大受折损。

  但好歹归临城各家的高端战力数量较多,出手牵扯之下倒和蛮子打了个平手。

  眼见天色渐暗,且双方均达到了试探对方实力的目的,于是便默契地停下手来。

  此时归临城各家均注意到了那大光点在飞速朝这边而来。

  一个个老狐狸面不改色,装作无事发生,其实正等待着仙师们出手破敌。

  其实要叶闻以神人临尘之姿,单手掀翻这数百个蛮子,实在是强人所难。

  但是以法术制造一些不大不小的混乱,叶闻自忖还是能应付得来的。

  隐匿一旁,看着正在准备扎营,和处理伤员的蛮子,叶闻心下有了几分计较:

  “彻底入夜之后,冯八极他们也该到了。”

  “月黑风高,正好是百鬼夜行时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