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抱玄 > 第四十七章 脱先求援,两派待救
 
  叶闻止住了刘齐灵的话语,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不知能否请刘长老移得玉步,到归临城大营中再细细详谈?”

  “另外贫道斗胆,想求刘长老相助,将此人降下,我尚另有大用。”

  刘齐灵愣了一下,道:“自无不可。”

  说罢,他挥了挥衣袖,手中一座石狮迎风就长,往下方的光头蛮子压去。

  那蛮子初时还死命相抗,不断激发血气顶住那石狮的下压。

  随着刘齐灵轻皱眉头,打出了几个简易法诀,那光头武者就被轻易镇压。

  刘齐灵大袖一挥,就将之卷入了脚下金桥的空间之中。

  这个神桥门的金丹长老伸手一指,那座石狮便飞回了他的手中。

  光头武者所领残部见状,顿时作鸟兽散。

  刘齐灵倒是无心管顾他们,放任自流。

  至于叶闻则在一旁看刘齐灵的手段看得怔怔出神,根本无暇理会那些个炼体锻骨的低阶武者。

  “自己费尽心机都难以控制的搬血境武者,在金丹大修的面前则有如稚嫩无力的孩童一般,任由其搓圆按扁。”

  “这就是金丹期的威能么?”

  “真可谓叹为观止。”

  叶闻看得眼热,心里对更高修为的渴求变得更加炙热不息。

  刘齐灵拱了拱手,道:“如此,就有请章道友带路吧。”

  听得声音,叶闻回过神来,控制分身微微点头,道:“有请刘长老随我而来。”

  话音刚落,叶闻就卷起阴风阵阵,驾驭鬼云往归临城大阵而去。

  刘齐灵架起神桥,紧随叶闻身后。

  一叶落而知秋,一个修士的飞遁速度,很大程度上能反映其气机运转的效率和底蕴,进一步地反映出其玄功造诣。

  他有心观察一下叶闻的实力如何,是以不远不近地吊在叶闻身后,观察他的飞遁速度。

  那鬼云飞遁轨迹怪异无比。

  刘齐灵缓缓加速,那鬼云便同步加快,当他降下速度之时,那鬼云又随之变慢。

  时而看似恣由淡定,不紧不慢;

  时而看似迅疾无比,忽而飞掠在前。

  实际上鬼云似缓实快,比之寻常金丹剑修的御剑速度也不逊色。

  少顷,二人来到了西部山口上空。

  叶闻停下身形,向刘齐灵拱了拱手,道:“刘长老,前面就是归临城各家势力的大营。”

  刘齐灵回以一笑,同样拱了拱手见礼。

  方才,刘齐灵哪怕全力驱使金桥,也无法追上叶闻的鬼云。

  “这个章见应是筑基期修士无误,但其一身气海厚若深渊,气机绵绵不绝,一身底子打得极好。”

  “此辈实战斗法之能不容小觑。”

  此时他心下对叶闻再无一丝轻视,已是将之看成了同辈修士看待。

  二人缓缓收起飞遁之术,往大营走去。

  此时归临城各家武者势力正在打扫战场,见叶闻带着刘齐灵过来,一时间个个激动无比。

  “是章仙师!”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投资好文】抽红包!

  “章仙师回来啦!”

  “快快,快来人准备干净的营帐,供仙师们谈事。”

  很快,归临城各派便收拾出了一个干净宽敞的方形营帐,内有简易桌椅两套,四角点有鲸油杨烛,光亮非常。

  又有醒目的低阶武者不知从哪里搞来了茶叶若干,沏好香茗奉上。

  叶闻首先开口,道:

  “各家幸存的武者势力,此时尽在此处。”

  “我本欲将之收拢并合,便往祖庭杀去,看能否找到几家仙师的踪迹。”

  “不曾想刘长老现身,贫道就将此处交给刘长老您了。”

  说罢,叶闻微微作揖,好一副唯刘齐灵马首是瞻的模样。

  他虽是自忖凭借着方才的一二手段,尚能压服这些归临城的武者。

  但既然刘齐灵这个金丹大修现身,叶闻无心将精力浪费在无谓的争权夺利之上,此时稍作低姿态模样,卖他一个好也无妨。

  岂不料那刘齐灵连连摆手,道:“贫道向来独来独往,此次探索秘境尚是第一次带队,就落得如斯田地。”

  “我看我是不适合带队的了,这归临城各家势力还是由章道友指挥吧。”

  叶闻再劝了两次,见刘齐灵神色确实不想领队,便应了下来。

  叶闻又接过话头,问道:“方才道友所言,似乎神桥门一行并不顺利,不知道友能否细述一二?”

  刘齐灵摇了摇头,道:“虽均是丢人行径,但也无什么不可告人的。”

  于是,刘齐灵便将前因后果向叶闻说了个清楚。

  原来,神桥门、蚀月剑宗在各家势力遇险之时,便竭尽全力地到处救援。

  毕竟他们言之凿凿能罩住场面,若是这些小势力尽皆遇险,作为名门大派的他们面子上如何挂得住?

  兼之稍后攻打祖庭之时又需要这些武者去趟地雷,于是刘齐灵和胡辛锐便不惜法力损耗,到处救火。

  后来是静若亲自找到他们,言及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需尽早破掉蛮子的布置。

  更说自己已是寻得了秘境蛮子的命门所在,要求刘齐灵和胡辛锐随之一同破袭。

  事至如此,神桥门和蚀月剑宗也已察觉到了这方世界的蛮子不简单,不再将之当作普通任务。

  于是便将先前所言及的三家分头行事之方针抛诸脑后,跟着静若就往那所谓蛮子“命门”破袭而去。

  岂料到了静若言及之地,刘齐灵和胡辛锐顿时就被一道血色天罗封闭隔绝了外界感知。

  于是三大派令牌信号尽皆消失。

  而神桥门、蚀月剑宗各弟子则失陷在了一方大阵之中,陷入了各自为战的境地。

  刘齐灵和胡辛锐本来还道是遭了蛮子埋伏,岂料见到静若那老尼不紧不慢地出了大阵之外,和一个蛮子商量起来。

  他们如何还不知中了静若这个叛徒的诡计,一时间又惊又怒,在大阵之中与源源不断而来的蛮子厮杀起来。

  修士在这方阵势之中,气机遭受了无端压制,胡辛锐刘齐灵二人是越战越吃力。

  最后还是胡辛锐拼力破开一剑,助刘齐灵出得脱身而出,而他自己则带着蚀月剑宗和神桥门的其他弟子,在阵中结阵,拼死抵御,等待刘齐灵搬来救兵。

  ......

  “具体经过,就是如此。”

  刘齐灵一时口干舌燥,端起桌上自己平时绝对不看一眼的茶水抿了一口。

  “事态紧急,还请章道友集结兵马,与我一道前去解救道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