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抱玄 > 第六十四章 生祭静若,终战之前(补昨晚的 晚安)
 
  西南祖庭的石制殿堂之中,一具失去生机的躯壳躺在大殿中央的简陋祭坛之上。

  这方祭坛挂满各式兽颅人头,其上刻满了深奥难明的远古象形符号。

  此具尸体干枯瘪萎,内里血肉尽被抽走,只余下了一副皮囊。

  观那干瘪的面容,正是自刘齐灵手上逃出生天的静若师太!

  这时,骨血祭坛之上的文字符号,不断闪现出缕缕诡异光芒。

  而祭坛中央,正有一颗碧蓝金丹在滴溜溜地旋转。

  只是这枚金丹被无数诡异血气所俘获捕捉,每旋转一圈就有一缕难明道藴被抽离出来,而金丹逐渐缩小,其上传出的气势愈发虚弱。

  被剥离出来的碧蓝光辉,被这方大殿结合以储存的血气怨魂,朝天空之上高高射去。

  有如晴日烟火,以点扩散成面。

  旁边一个衣衫简陋,上身爆炸性肌肉大**露在外的武者,正带着一方狰狞面具,跪拜在祭坛边缘,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其所念咒语愈发急速,静若那被剥离开来的血肉逐渐沸腾,正要往祭坛上的一只兽颅口中涌去。

  祭坛之下,仿佛有一个恐怖的远古意志正在缓缓苏醒,要将这宝贵的血肉吞噬下去。

  那老者微微一笑,神意笼罩血气,直直迎向那祭坛之上的血肉。

  饶是那兽颅之中传出了莫大吸力,亦是比不过这老者的亲自接引。

  静若的血肉精华,被祭坛转化为最纯粹的本源精华,被那老者一吞而下。

  老者有如长鲸吸水,一瞬之间便将血肉本源卷了干净。

  忽然,祭坛之下传来一股愤怒之意,摄人心魄的恐怖威势透出,将这石制大殿震得摇摇欲坠。

  只是不管这股威势如何惊人,内里却透露出一股腐朽衰老的虚弱之意,始终奈何不得这个老者。

  那老者收起血气,老神在在地闭目养神,消化着这一身所得。

  他面色潮红无比,外来的血气在他穴窍之中来回翻涌,将他筋络逼得鼓肿无比。

  良久,老者终于将这股异样血气压制下去。

  他只觉周身体态轻盈无比,血气运转之中多了一股水行之性。

  体内时而转变为潺潺流水缓缓流淌,时而化作奔腾翻腾的磅礴大海。

  “融入了这劳什子修士的血肉,我的武道真意也带有了她的道法意藴了。”

  老者陡然打出一拳,虚空之中,竟泛出了道道碧蓝波纹,正是施水阁的道法真意。

  他看了看旁边被禁锢修为的施水阁弟子,冷哼一声:“好一个施水阁,还想联合察猜几兄弟复活巫王?”

  “那等归西之人,早应尘归尘土归土了。倒不如让我沅木封做第二个巫王!”

  “尔等所作所为,“终是为我沅木封作嫁衣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大夏镰子练启程得了叶闻的指示,前往西南祖庭附近搜找张格的踪影。

  他们这等常年从事谍子行径的武者,手中有大夏朝廷赋予的改变身形外貌的丹药:黑胎丸。

  当时练启程与叶闻一合计,就定下了用张格李代桃僵,破坏西南蛮子谋划的打算。

  只是叶闻的全盘谋划也没有对练启程和数托出,所展现给他的只是冰山一角罢了,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而叶闻则结合阴阳微分篇和张格的鬼道根本,琢磨出了一门收敛道法气息的法子。

  如此,张格便化变成了那个毫无道法修为在身的“巫王血脉”,被察猜五兄弟掳去,好做巫王降临的载体。

  练启程带着手足一路往东,摸到了那方祖庭外围的那方村落集群附近。

  纵使此时的村落之中并无高手,尽皆是些老弱妇孺,但他们依旧极为小心谨慎,渐渐在周边潜伏起来,寻找张格留下的踪迹。

  村落附近的荒山之中,练启程一行人正缓缓往前搜去。

  忽然,一个弟兄凑到练启程身边,发问起来:

  “大哥,叶公子的那名仆人替身打入祖庭,不是早就定下了么?”

  “此时我们贸贸然接触,会否打草惊蛇,引来蛮子猜忌?”

  练启程摆了摆手,回道:“我等不是要接触那位张仙师,只是要找到他所在何处,暗中观察罢了。”

  未等自家兄弟追问,他继续道:“由于张仙师身陷敌手,叶公子不方便留下直接联系张仙师的手段。”

  “是以便派出我等侯在一旁,好有什么变故的话,能及时通知叶公子罢了。”

  ......

  话说叶闻那边,众人见得两位仙师均无法破开界域通道,顿时变得心如死灰起来。

  “难道,我等就要葬身在这蛮子秘境之中了么。”



  “连刘长老、胡长老这等金丹期仙师都没办法,我等是出不去了。”

  “不若找个无人地方藏匿起来,想来那神意境的武者也不会与我等低阶武者为难。”

  “在这鸟不拉屎的地界藏匿起来?我宁愿与那些蛮子死战一场,不教我大夏武风遭辱!”

  在逃跑无望之下,众人纷纷思索起退而求次之法。

  对于自家门人的议论纷纷,何洪威陈峰李吉等人也不去拦。

  毕竟几个大佬都手足无措,更遑论那些低阶武者?一下子,归临城势力这边。闹哄哄地乱作一团。

  神桥蚀月二宗弟子要好些,但他们也一言不发,跟在自家主事之人身后,双目无神。

  胡辛锐左右扫视一圈,作为剑修的他第一个收起不良情绪,正要说几句提振一下即要崩溃的士气。

  见到身旁的叶闻一副淡定安然的模样,他不禁问道:

  “章道友,我等几个金丹修士之中,唯你气定神闲,似有高见,未知可否不吝赐教?”

  胡辛锐也不指望叶闻能有什么办法,只是他心知士气的重要性,对众人误解叶闻是金丹修士的事情也不拆穿,反而帮他坐实身份。

  叶闻听得此言,忽然展颜一笑,悠悠道:“高见称不上,但我的确有信心能带各位出得此方秘境。”

  “甚至,可以顺利破灭西南祖庭,完成我等既定目标。”

  众人愕然当场,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叶闻,待他往下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