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国公大人缠得要命 > 6下棋
 
  “你可善琴?”
  这话可真是有些找茬了,顾玄舟的琴技名扬天下,能有他这等水平的当今天下又有几人。
  古琴她确实不会,上一辈子学了半年的古筝,后来弃了,就是指法也未必记得全。
  不过,她善琵琶,北地的琵琶,也是他们眼中胡人善用的琵琶。
  而南方朝堂更偏爱的是古琴。
  琴,是君子之意。
  周十五轻哼了一声,见聂沉璧不回答,继续道,“无妨,也不是何人都有能耐与我姐姐一般为九郎凑上一曲的,这些东西都是世家子弟从小耳濡目染的学习来的,旁人在努力,也不过东施效颦。”
  原来,聂沉璧进来之前,周十姑娘已经极力表现了一番,继续垂眸,并不是很想回答她,这样的小女生,脑袋没有发育好,心智也不健全,她自是没有搭理她的必要。
  周十五不耐的说道,淡淡的弧圈般的眉毛努力的簇起,狠狠的纠在一起,“你说话你可有听到?”
  “这位女郎,我有一事不明,还请指教。”聂沉璧抬头,眼中眸光流转,冶艳灵动。
  周十五被这目光晃的一愣,才恍然想起来要接过话题,“你说?”
  “假如一个人拿了很多东西要送给别人,但那人却不收,女郎你说,这东西最后该属于谁呢?”
  原是这么简单的问题,“那自然就还是他自己的东西啊!”如此问题,还需要讨教,可真是上不了台面。
  “哦,原是如此?”聂沉璧眸子微微睁圆,面上还有天真的稚气。
  “必然!”
  “那么,你在这里说了我半天,但是我没有受到影响,我也没有接受,最后这些言语该属于谁呢?”聂沉璧的音色有些微冷,此刻字字清晰的吐出,仿佛一道巴掌拍过周十五一般。
  这话一说,周十五的面上瞬间染上一阵嫣红,她咬着唇飞快的看了一眼四周,幸好,顾玄舟他不在,然后又飞快的转头瞪了一眼聂沉璧。
  她怎么给忘了,这女子的言语刻薄,上一次自己和姐姐就吃了她的亏呀!
  “沉璧,小妹年纪稚幼,说话有些直来直去,对了,我见你关注了这棋局片刻,你可是善棋?”周六郎一直关注着聂沉璧,瞧见她的目光往棋盘之上飘过两回,当下便想着解围道。
  “略懂一二。”嘴角轻扬,微眯了眼睛笑弯弯回道。
  “不若与我手谈一局。”周六郎右手微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六哥的棋艺之精,我也是甘拜下风,不若聂家妹妹与我下一局?”周十姑娘温柔笑道,好似聂沉璧不答应的话,她的眉目之上就要染上一份哀婉之色。
  周十五一听周十的话,便知道这是再给自己出头呢,十姐姐的棋艺不说如何,在京中的女郎圈子里那可是佼佼者。
  见众人再次看来,聂沉璧淡然地笑了笑,她起身而来,朝对棋局走去。
  这周家的女郎们还真是一贯的京中贵族女子的做派,脚上覆的都是绸缎织就的鞋底。
  柔软,娇脆,该是被精心呵护。
  偏偏她不是个惜花之人。
  黑白坐定,纹枰两分。帐篷之外也是风雨欲来。
  劫匪与私兵对峙,一群乌合之众自然是不能与正规的护卫相比,素影昏晕之下只瞧见私兵的身后,被众人缓缓簇拥出一道轻袍如雪,缓袖如风的身影。
  天上繁星如缀,地上牧野苍苍,那道身影不疾不徐的从中走了出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那道身影,似有一道碧空夺来的莹光笼罩在他的身上,好似晚上的薄云,游动在月亮周围的感觉。
  他深邃明澈的目光扫向众人,慢慢的落在了其中一人的身上,“寨山岭,郭阿四。”
  那郭阿四平生打劫无数次,早就练出来一身戾气,看着难免倨傲。
  可是在看到顾玄舟时,那股倨傲,此刻不管自己是龙是虎,在男子的面前,都得卧着。
  顺他者昌,逆他者亡,胆敢挑衅,当即镇压。
  那种周身气度,举手投足之间似有一股圆融之感,仿佛与天地相合,身化天道。
  屋内,萤火之下,这间帐篷却装饰得典雅别致,屏风上的字画,桌上的摆设,都与这黑白棋子的布局相得益彰。
  聂沉璧与周十姑娘下的起劲,实际情况则是刚刚开局聂沉璧被周十姑娘连连劫杀数枚白棋,这一手是局面的天王山,好比占据了战场的高地,之后居高临下,势如破竹,“聂小姐,且舒缓一点,现在还不是争斗的时候。”这话的意思是以后见面的时间还长,她要将聂沉璧吊着打。
  聂沉璧也不答话,只是微微笑着。
  周十五忙不迭的也凑上前来,只见棋上黑子全全压制白子,不由得意洋洋。
  这手棋,还真是略知一二,不通八九,女子之艺琴棋书画,现下已是琴棋双失。
  观棋不语真君子,规矩还是明白的,周六郎不由别开了目光,周十五看着棋盘,尽管心中早就大笑了好几声,早就准备好等待着聂沉璧出丑,嘴中依旧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现在,她只需要看她姐姐怎么杀聂沉璧一个片甲不留,将这两次的疾言之仇给她一个下马威,因着顾九郎在,她们也不好有些作为,现在的这些已足够凸显自己世家女子的家学了。
  众人只觉得棋盘之上聂沉璧早已是必死无疑,而周十手持黑棋,在棋盘之上已成阵法,下出了遥遥呼应的招法。
  再次转头的周六郎目光一亮,此刻的棋盘之上,聂沉璧绝没有胆小回避,反而给出坚定的回击。
  这种回击,是根据敌人盛气凌人的攻势自然反弹形成,恰如太极之道,她自狠来她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见聂沉璧当仁不让钻入自己布下的定式全套,周十也来了劲,目光里闪过一丝不屑,她倒是要让众人好好看看,当自己的矛刺破聂沉璧的盾,是如何的演绎对手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而这边,聂沉璧持子反而落在了右边的空处,试问在此紧张时刻,谁能将围棋下到这里?看似脱离主战场的疏离,却将难以处理的负担看成可以丢弃的鸡肋。
  周十大惊,思忖片刻,她猛然明白,这是聂沉璧反客为主之计!聂沉璧将白棋的负担洒脱丢弃,反倒引诱黑棋去吃,这样下来五颗白子反倒成了黑棋的负担!
  周十暗自咬了咬牙,她周氏一门自幼承围棋大师的教导,岂是这般世家的女子可以攀比的?
  棋子落定,周十的出洞似乎显得有些野蛮,强行在聂沉璧的势力中打出一条通道来。
  “周小姐,我听闻圣贤有句话,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周十听罢,粉脸微白,这女子是在教训她?她又怎么可以输给这样的不入流的女子?绝对不可以!
  可聂沉璧的棋法如流水可方可圆,然可围绕山川可滋润万物。利刃可开山破石,却无法抽刀断水。
  岩石沙土,可成天堑,却不耐流水冲刷。水行大道,哪怕你有高坝长堤,又几时可截断流水?
  聂沉璧从开始的“不争”,恰恰就是最强有力的“争”。
  别人只觉得棋面似是平分秋色,只有周十知道,此刻的她,就好象身心泡在温水里,斗志怎么也沸腾不起来。
  局势厚薄已此消彼长,周十充满漏洞的棋型给了聂沉璧可乘之机,然而周氏一族终是一方大族,家学渊源早就绵延几代,周十也不愧是周十,她犀利反击跃然盘上,生动活泼!
  “聂小姐,匹夫之勇,成则使人血溅五步。败则让自己全盘亏输。”她在笑话聂沉璧的不自量力。
  聂沉璧不置一词,依旧是那幅悠游自得的模样,然而智者之勇,却能让人进退不得,即使不能杀敌,也能让自己拥有最大的利益。
  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
  黑扳,白退,黑长,白靠,双方皆雨点般地落子。目下棋局已是周十小胜,但是棋盘逐渐变小,优势实则是牢牢把握在聂沉璧的手中。
  锋芒不露,暗藏玄机,众人心神各异之下,谁也没有瞧出名堂,女子执白子的手指在某一处飘飘而过,眸内有异彩闪过,一闪即逝。
  啪嗒一声轻响,白玉打磨的棋子随手扔进棋盒,聂沉璧黯然神伤,面上一幅烦躁不安急急离场的样子,“汝南周氏百年大族,族中子弟各个不凡,今日领教到周氏十姝的风采,沉璧佩服。”说着就起身踉踉跄跄的告退了。
  只余下木屐哒哒哒的响声在众人的耳边回荡。
  众人见她匆匆离去,周十五当先反应过来,高声笑到,“十姐姐,你好厉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