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国公大人缠得要命 > 7发财
 
  听到耳边周十五的兴奋,周十暗暗松了一口气,面上挤出一丝笑容,她也未曾想到聂沉璧的棋法看似平平淡淡,却总让她像吃了哑巴亏一般,总难咽下一口气。
  说完,两姐妹不由得偷偷向着不久前回到帐篷内的顾玄舟看去,只见那郎君目光盯着棋盘,若有所思,在众人瞧不见的角度里,那双眼睛变得深邃异常。
  刚刚聂沉璧虚幻的那一下,若是落子,整个棋盘的棋势都会瞬间反转,犹如死活题般经典的局面,聂沉璧用瑰丽的手法演绎出一场绝世之棋,白子在角上先扑一手的妙处跃然而出,黑棋不得不补,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内,白子早先死掉的弃子竟然恰到好处地两眼成活了!
  聂沉璧仿佛是进献地图的荆轲,当周十一直欣然高兴地看着那卷地图轴慢慢展开,大好河山,风物如画,正乱花迷人眼时,地图上忽然出现了一柄锋利的匕首!
  叩桥而不渡!
  周十取地,她便取势,周十取势,她便捞空,周十打入,她就攻击,周十攻击,她治孤,好一个“不主动”,但是却能把每一个“下一手”确定在盘面上最有价值的地方,白棋棋子又看似是处处随意,步步都是漏洞,可到最后那手棋却能让周十补无可补,动无可动。
  眸子里划过一丝笑意,轻声道,“好棋。”
  周十听到夸奖,浑身一震,刚刚与聂沉璧对弈的憋屈一扫而尽,反而只剩下无尽的欢喜,那可是顾九郎的赞扬啊,他在夸自己的棋艺了得,是不是,这次出行终是让他注意到了自己!
  顾九郎,这个天下最令人心动的男子,夸奖她了!
  “阿静多谢郎君夸奖。”周十姑娘周静轻声道,看到男子的笑意,白皙的脸蛋上染上了一抹嫣红,目光则仰慕的看向男子。
  周十五见状,“九郎不如与姐姐也起上一局?”说着,还微微的将周静往前推上了一步。
  “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吧,”顾玄舟回道,手指轻轻拨动一颗棋子,随后又说到,“匪徒已除,各位不必忧心。”只是那垂下的目光若有所思,眼中的笑意也多了深邃。
  聂沉璧逃也似的回到帐篷的同时,黑夜里也有两波人马先后回到营地,不久后这两行人马借着夜色,悄无声息的又踏入各自的帐篷。
  匪乱已除,三队车马除了巡逻的人外,已三三两两的进入各自的帐篷准备入睡。
  聂沉璧在帐篷内无心睡眠,心中等待着还未回来的众人,隐隐约约帐篷外传来几个女声。
  “今日繁星高坠,姐姐你瞧,那处的帐篷扎的那么高,莫不是待会怕水给她淹了?”周十五嘻嘻笑道,想到刚刚赢了聂沉璧一头,好不痛快。
  “妹妹莫要笑了,我们说再多,人家也不会听的。”周十惋惜道。
  “那是她心虚呗,技不如人,而且还爱出风头,真是不知分寸!”
  “她今日输了棋局,踉跄出去,丢了颜面,心里也怕是不好受,我们还是不要火上浇油了。”
  “哼,我看她就是不知好歹,观雨的先生还能比不上她?”
  帐篷外,两人一言一语,一唱一和,笑声不断。
  聂沉璧揉揉脑袋,翻了个身体,对着平伯和朱麽麽等人摇了摇头,示意大家勿用理会。
  两位老人担心的看了眼女子的脸色,宽慰道,“小姐,出门在外,总是会遇见些世家子弟,你莫要生气。”
  聂沉璧闭目的眸子微睁,“我无事,什么时辰了?”
  “小姐,子时过半了。”平伯答道。
  子时过半了,他们还未回来,心中本无睡意不由坐起身来。
  少顷,帐篷外的声音不再,平伯走出帐篷,篝火的亮光印在帐篷之上,也印在帐篷外焦急等待的老者脸上,火光红扑扑的。
  “小姐,人回来啦!”平伯守在帐篷外,见到那些个手抬木箱的武士,连忙向帐篷内低声传话道。
  听到平伯的声音,本有微许困意的聂沉璧连忙坐起,有些激动的道,“快,快让他们进来!”
  平伯掀起帐篷的帘子,远处的火光与众人匆匆涌进帐篷内,帐帘放下,隔绝了这帐篷内的小秘密。
  “小姐,果真如你所料!”王松大步走进屋内,吩咐着众人将十个木箱放在地上,满是得意又迫不及待的分享道,“我们不负小姐的嘱咐,一路顺着村庄行去,天黑了后,当真只剩下些老弱妇孺,我们几人轻轻松松就找到了藏箱子的地方,你瞧!”说着,手指着被抬进来的十数个木箱,那地库极大,箱子更是不知凡几,他们人手有限,只能带回来这些个箱子。
  “人都没事吧,可有意外?”聂沉璧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瞧看一张张面含喜色的面孔,必然是安然无恙的。
  提着的一颗心,也稍稍的松了口气。
  “我们都无事,”王松等人站定,面色一派喜色,“只是我们人手有限,单单只带回了这些。”想到那些被土匪搜刮来的财务,众人一片唏嘘。
  聂沉璧走到木箱前,打开了一其中的一个木箱,一片明晃晃的金色就这样涌入众人的眼帘。
  是金啊!
  她有金了,这乱世中她又多了一分依靠了!
  让人将剩余的木箱子一一打开,珠宝六箱,金有五箱,只是这珠宝不比金子用起来方便,若是珠宝的来历有讲究,容易被人查到踪迹,反而给自己招到麻烦。
  以后若有机会,运到北国倒是可以有出手的机会。
  只是这金子,“王松,让人把这些箱子收进马车的暗格里,”说着,人也走在一处箱子前,“今晚辛苦各位了,这箱金子,你们便分了吧。”
  聂沉璧对于钱财一物,向来分的极为爽快,她觉得既然跟着自己做事,只要钱分到位,自然也会给自己少一些麻烦。
  这话一出,众人的目光嗖嗖嗖的看向王松,眼里有着压不住的欣喜,“王松,小姐叫唤你呢!”
  众人知道女子慷慨,此刻分出一箱子金子给了大家,本站定在一旁的王松,呆呆地抬着头望着笑着开怀的女子,眼睛瞪的大大的,似是不可思议一般。
  女子眨眨眼,怪了,这人竟不会眨眼了嘛?
  王松迎上了聂沉璧的眸子,目光怔怔。
  “小姐这是。。?”
  王松话未说完,聂沉璧接道:“多谢诸君祝我一臂之力!”
  人常说在金钱面前最易看一种人,聂氏不愧被抬为宗族,这是士族的淡泊之心境啊!此女子胜于世间丈夫多矣!
  见众人躬身谢过,想到刚来此境之时,身旁的家仆武士中有不少惦记自己家财之人,故此她将家财均分而出,愿意留下的留下,不愿留下的也领了同样的财帛离去,剩下的这些都是忠厚可用之辈。
  夜幕笼罩,万物沉睡,打发了众人去休息,聂家车队也跟着进入了休眠。
  而另一边的车帐之内,有人在汇报收获,也自然也少不了这一路的见闻。
  听闻下属的汇报,坐在榻前的白衣青年面上挂着浅淡的笑意。
  “属下归来之时,还遇上一件意外的事情。”
  顾玄舟抬头,“何事?”
  “我们在途中,遇见了那女郎的家仆。”
  顾玄舟那白皙修长的指节,轻轻的点在了塌几之上,他看着那护卫,眉毛微挑,轻声笑道,“她的护卫也在?”
  开阳站在一旁,他就说吧,这女郎确实有几分意思,不由好奇的追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汇报的下属点头,抬头看了眼顾玄舟,“嗯,我们来到寨山岭的村庄时,那个叫做王松的青年正领了几人搬着箱子。不过,属下等人并未与他们打照面。”
  “不会吧?你是说那女郎?!”开阳一听这话,脚下步伐也跟着迈出一步,似是不相信般的往前确认道,“想不到这女郎和主公想到了一块儿去了,真真是有意思,让人有些意外。”居然敢打上了顾家九郎的劫,这女郎非一般啊!
  顾玄舟没有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