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国公大人缠得要命 > 10美男子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人们宽衣大袖,步履轻轻,无处不在透露着属于这个年代的华美与风流。
  满目所见有万里风云的疏旷,有风光明媚的瑰丽,河堤之旁的扁舟之上,一群风流俊美的郎君们,或坐或立,他们或举杯高歌,或浅笑清谈,显得慵懒、闲适。
  他们骨秀神清,风流疏旷,引得一片少女们的围观驻足。
  四周的声音传入车轿不绝于耳,热闹非凡。
  让平伯将车马安置好后,众人在街道里穿行了起来,“女郎,这大都可真是繁华呀!”朱麽麽张望了一圈,兴高采烈道。
  这也是她们来到这里第一次出门,也是这一次见到这样的繁华景面,千年风物华彩斐然,令得她都不由得惊叹了起来,聂沉璧高兴得说到,“果真是世人心中向往的城池啊,人物风华令人心折。”
  平伯走来,“女郎,大都的物价可真是极高!奴刚刚瞧见那稻米啊、布匹呀,在济阳可以多买一倍之多呢。”如此说着,还举起几根手指示意了一番。
  也不怪平伯他们注意到这事,他们来到本家多日,本家也没有什么表示,之前带来的东西不久以后也会用完,故此,众人不得不属目了一些。
  “若是后面的食物不够,可要去与聂公说说这事?”朱麽麽问道。
  聂沉璧的目光落在人群中,“不必,有我在,大家都有饭吃。”
  真若是开了这个口,只怕往后她的腰板都挺不直了。
  “这样一来,我们的开销也要增加了一些了。”想着跟来的人,也是个不少的开支。
  “麽麽,赚钱不是难事,你要相信我们大家的。”聂沉璧悠然一笑,缓声说到。
  “朱麽麽,咱们女郎是有大才的!”大家一听这话,乐呵呵的直点头,目光都追着女子的背影。
  “还是要一起同心协力,上次的事情就办的很好!”聂沉璧朝着身后的众人道。
  自打聂沉璧变了一个性子以后,与众人也亲厚了不少,加上之前的几次判断,更是心悦臣服,大家一听她这番话,顿时高兴的咧开了嘴。
  此刻的众人就像寻常的世家仆人一般拥着聂沉璧哒哒哒的悠悠闲逛着,说不出的愉悦自在。
  花花叶叶正含芳,丽景朝朝夜夜长,该是好风光。
  拖着木屐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河岸边闲逛着,心思却早已飞出城外,琢磨着盐矿的事情,此刻前方人群暮然回首,看着一旁驻足观望。
  聂沉璧转头,也跟着看向河道上的一叶扁舟,这一望,女子也不由一呆。
  这个注重风骨的年代,行事疏狂洒脱,以至于生出了极多的风流人物,而眼前那扁舟一叶上的青年也是一位佼佼者。
  他的身旁自然也有些眉清骨秀的青年,只是这一比,这一等一的风姿,让身旁的众人就黯淡了几分。
  “他是何人?”聂沉璧开口道。
  身边的仆人都是随着自己来到大都,这一问众人也是一头雾水。
  “高家的十八郎,高琢砚。”一个柔和的女声悠悠吐出这几个字,每一个字都显得那么情深似海。
  聂沉璧扭头,只见一个容貌极美的少女,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这样的一个大美人站在自己的身旁,竟然没人侧目,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那高家的郎君。
  是了,这样的一个年代里,美人对于权贵们触手可及,唾手可得,女色对他们来说,早已不足以稀罕,而这些风姿卓越的世家男子才是世人可望不可即的追求。
  “四大世族的高家?”聂沉璧喃喃道,京城里还真是世家满地走,她这普一来就遇见了顶级世家中的两位嫡子。
  “是呀,你是刚来大都的吧,”那少女柔柔一笑,“除了顾九郎,高十八可是京中数一数二的美男子。”
  许久未听到这熟悉的名字了,聂沉璧扬眉一笑,“顾九郎?”
  “是啊,天下容止无双,名士风流的顾九郎。”这一声更是相思入骨,缠绵悱恻。
  听着顾玄舟的名字,聂沉璧想起初见他的模样,那郎君一袭白衣,彼此正悠然自在地抚着琴,屋内的烛火照在他的脸上,反射出一种让人惊艳的华贵,心中不由一跳,那样的逍遥与风姿确实是当世无双。
  转眼,她便自失的一笑,转头看向四周那群如痴如醉的少女们。
  男色当道啊!
  一叶扁舟翩然而过,目送着船只离去的身影,“朱麽麽,我们往前走走吧。”
  “是。”
  聂家众人抬步,再次跟着他们的女郎往前走了一路。
  也不知道为何,前方突然涌起好多人,众人眼见过不去,却也挤不上前去瞧瞧发生了何事,郭正身量不高,倒是窜的奇快,三两下就往缝隙中跑去,又跑了回来。
  “可是发生了何事?”瞧着衣服都有些挤的凌乱的少年,聂沉璧好笑道。
  “女郎,前方人太多了,听说有个美男子路过,百姓们都去围观了!”
  原来古人的看杀卫玠诚不欺她,这阵仗,一般人可真是驾驭不了,也不知道又是哪位风采夺人,相貌出众的美男子出来游玩,惹得众人心之跃跃。
  今儿倒是巧了,无节无会的,美男子们倒是通通出街了,想必是她运气忒好。
  聂沉璧的身高在女子中也是拔高的,此刻微微踮起脚尖,只奈人群实在结实如墙,看不见分毫。
  也不知道这位美男子是何人?惹得京城各位娇娇女驻足痴望,娇嫩的少女声不时欢声笑着。
  “顾九郎!顾九郎回来了!”人群里一个女郎喊道,又是欢喜,又是悲戚,这声音比刚刚的少女还要多了几分深入骨髓的相思,让聂沉璧都不由朝着那女郎看去。
  是顾玄舟啊,原来她们这般痴望的竟然是他?
  想到远游回来的顾九郎,那个身姿寥落高远,从容优雅的男子此刻被满京城的女子抛着香帕的模样,不由失声笑道,“原来做美男子要这么辛苦呀!”
  此刻顾九郎的车马已经行到附近,聂沉璧看到,许许多多的美丽少女,还有风度翩翩的名士,他们拥着他,偏偏围来。
  她看见,车马中的那个白袍青年噙着笑意,在阳光下是如此的让人目眩神迷,还有一种另人不解的从容风姿。
  原来的王孙的浅浅一笑,不过是他的屈尊降贵。
  “女郎,是那位郎君!”朱麽麽等人见到顾家的侍卫,凑在聂沉璧身边道,“原来他就是顾世的嫡子呀!”
  “嗯,想必是他这一行出门太久,这些女郎们都思念的紧。”聂沉璧想着心中一乐,眉目弯弯的笑道。
  “女郎说的即是,如此的风流人物,嫁人当嫁这顾九郎。”朱麽麽认真道。
  “美则美矣,不过是个风流郎君,他这一回来,京城就像入了春一般,满街芳菲,尽数痴望。”也不知道是多少女子的春闺梦里人,聂沉璧笑了笑,半是认真道,“你家女郎若是办起男子来,也必是个俊朗少年。”
  话音刚落,一声大笑自身后传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