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be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 第71章 命运
 
小云屏摸摸后脑勺, 话已出口,又被这么问着,才颇觉不对劲。

身后传来一声尖利的“噢哟”, 带着戏谑嬉笑的喜意。

他俩回头一看, 是一个婶子从河边路过,听到他们的对话,笑得很大声, 却还欲盖弥彰地捂着嘴。

“这是楼家的丫头, 和樊家的小子吧。了不得哟,两个人偷偷在这里定姻缘。”

十三岁的晋珐薄薄的面皮涨得通红, 站起来低声说:“她胡说的。玩笑话罢了。”

那婶子哪会听他的, 只顾着看热闹, 见小云屏懵懵懂懂,似乎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话的样子, 就一个劲地逗她, 问小云屏:“是这样吗?那你要反悔的了?”

楼云屏被爹爹教得最重信义, 听见这话,当即挺起小胸脯:“当然不是了。”

晋珐脸色红得快要滴血,回头盯着楼云屏, 那婶子大笑着走远了。

不出一天,小水乡就到处传起了流言,说楼家的二女儿和樊家的二小子定了娃娃亲了。

第二天,田小二还扭捏着送来一对泥捏的娃娃,说是给他俩的贺礼, 把楼云屏弄得哭笑不得。

晋珐虽然跟田小二解释了,说这只是玩笑话。

可背地里没人的时候,他却忍不住地摸着额头上的那道伤口, 也不想着给它上药,甚至摸着觉得它快要好了,还试过把结好的血痂偷偷撕开。

那时候,有人把这当玩笑,有人把玩笑当正经,娃娃亲的说法,就这么保留了几年。

十几岁是个混乱的年纪,少年们,少女们,在此时生茎抽杆,变得亭亭玉立,或有了俊郎初影,心中藏了自以为天大的秘密,也揣着隐约的、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有多么伟大的梦想。

一晃过了三年,楼云屏十五,晋珐十六,田小二已经跟着他娘离开了小水乡,去了别处。

听说那一年,李二虎的爹本来是要续娶田小二的娘,两人连婚后的事情都谈妥了。

可他娘知道田小二被李二虎带人打了,二话不说,就断了和李家的来往。

甚至,后来田小二意识到不对劲,去劝他娘,说自己和李二虎只是年少不懂事,打着玩玩罢了,叫他娘不要生气,断送了自己的姻缘,他娘也没有搭理。

田小二的娘早年间和别人学过一手磨豆腐的手艺,过了几个月,她变卖了细软,在别处买了一辆水车,带着田小二搬了家。

那时候楼云屏和晋珐都去送了田小二。

田小二愁眉苦脸,舍不得这帮朋友,他娘却是笑逐颜开,挺直肩背,和小水乡的所有熟人一一告别。

田小二手里捧着楼云屏塞给他的糖果、娃娃,还有晋珐刻给他的一副动物棋,眼圈都红了。

“我真舍不得你们……哎,可是我娘,她眼里就是揉不得沙子。”

田小二的娘自己驾了一辆板车,拖着家里所有的东西,还有田小二,顺着乡间的路越走越远。

田小二缩在那一堆破破烂烂的家具中间,姿势像个小猴子,看起来有点滑稽,以往若是谁做出这副模样,定要惹得其余伙伴哄然大笑。

但楼云屏笑不出来,她用力地挥着手,手臂举得高高的,一直摇晃,直到田小二的身影消失在弯弯的山路后面,再也看不见。

晋珐低声地问她,为什么要这样用力地摇手臂。

楼云屏说,这是以前从一个爱穿红纱裙的姐姐那里学来的,她总觉得,在告别的时候,挥手的力气越大,心里的祝福就越能实现。

晋珐看着远处,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说:“我竟然想不到什么祝福。我唯一希望的,就是以后不要再有分别。”

但他十六岁这年,忽然被一户大户人家找上了门,说他才是京城一个什么什么大官家的亲生血脉,要把他带走。

晋珐脑袋里发懵,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事,他察觉不到喜悦,也察觉不到遗憾。

他看了看自己十几年来的爹娘,又看着眼前捉着他手臂泪盈于睫的贵妇人。

呆呆地问了句:“那我,是从此要去京城住了吗?”

抓着他自称为“娘”的夫人用力点头,泪珠连连坠下:“是,当然和我们一起住。”

晋珐忽然挣开她的手,朝外面跑去。

他都没有停下来喘一口气,一路跑到楼家。

楼云屏正坐在门口,晒着自己的布偶娃娃,看见晋珐过来,愣了一下,就对他露出一个笑来:“恭喜你呀。”

能和真正的亲缘相聚,这当然是一场幸运。

晋珐心里却好似破了一个鱼胆,渐渐地发苦,苦得他舌根都开始隐隐作痛。

他一步步地走近,看着楼云屏。

楼云屏已经快满十五岁,已经是个快要及笄的小姑娘,腰细肩软,坐在那儿裙摆散开,便是一幅画。

他靠近,楼云屏便往后退了退。

晋珐说:“我要去京城住了。你知道京城在哪吗?”

楼云屏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我不知道,可是,我爹或许知道,他去过很多地方。”

晋珐扯了扯唇角,笑得很难看:“我也不知道。可是我听说,离小水乡很远很远。”

楼云屏这回沉默得更久。

“田小二说,他的新家离小水乡不远,可我们还是再也没见过他。”晋珐鼻腔酸楚,“我去了京城……”

他这个人嘴硬,好面子,从来不说软话。

但楼云屏往往猜得到他后半句要说什么。

楼云屏搂着自己的玩偶,几次想要开口,又几次闭上。

她眼圈也慢慢地红了。

他走了以后,楼云屏就再也没有同龄的玩伴,而且其实哪怕他不走,楼云屏也不适合再像以前那样,和他在一起玩。

他们都长大了。

长大的人,各自有各自的事情要做,各自有各自的去向,分别那天,总以为还能再见,可要过很久以后才会懂得,分别那天,就是教他们从此以后不要再彼此惦念。

晋珐低头,目光落在楼云屏怀中的布偶上。

田小二走的时候,楼云屏就送了田小二一只这样的布偶。

晋珐不要楼云屏也照样送他一只一样的。

晋珐不再等楼云屏的答复,又一口气跑回家里。

他对着之前慌慌张张派人去找他的贵妇人说:“我不要去京城,我的家在小水乡。”

晋夫人愕然失语,眼角颤了颤。

那些华服贵人走了。

晋珐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躲开了麻烦。

他是个很喜欢规划的人,不喜欢生活里出现莫名其妙的转折,尤其,是这种巨大的转折。

可是当晚,他的床铺被樊家的爹娘扔了出来。

就扔在门外,他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散乱得像垃圾一样,被扔在土坑里。

他喊了十多年爹的人,拿着一根燃着的柴火走出来,眼睛瞪得很凶,当着他的面,将他的被褥一把火烧了。

隔着火光,他听见那个人说:“你不是我的种,还赖在我家做什么,该去哪去哪,我自有子孙孝敬我。”

晋珐呆呆地站着。

他没进屋,站在窗口底下,站了一整夜。

破烂的土方不隔音,他听见他那十多年的爹娘在屋子里自以为没人知道地嘀咕抱怨。

“说好了把他送回那个大官家里去,就能给我们五十两银子。五十两!乖乖,祖上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可这兔崽子,还想赖着不走!”

晋珐眼睫慢慢地眨了眨。

他从小时候起,就一直觉得,他不属于这里。

但他之所以有这种感觉,并不是因为他未卜先知,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其实是大富人家的少爷。

而是因为,把他养大的家人心里,从来就没有他的位置。

晋珐走了。

他去了京城,没有和任何人告别。

小水乡除了楼云屏,他没有在意的人。

可是他并不想收到楼云屏的布娃娃。

在京城,他像一张空白的纸,平静地、淡然地吸收着他能看到的一切。

他确实很聪明,仅仅三天,就学得像模像样。

永昌伯和晋夫人看着他的目光,也一天比一天更温煦。

有时候,晋珐会直直地对上这样的目光,似乎想要分析出它其中的成分。

这种温暖,这种关切,是家人的爱吗?

不是。

他看向晋府的某处院落。

那里住着他血脉上的大哥。

若不是因为那位大哥忽然发病,不良于行,他会受到这么多关注吗?

他在京城,和在小水村的地位,都只是被放在某处的棋子而已。

唯一的区别,是他对于樊家来说,只值五十两。而他对晋家来说,值得更多。

他在晋府被取了新名字,叫晋珐。

他很快适应了这个新名字,并几乎完全遗忘了曾经使用过的名字。

-

晋珐一开始在小水乡时,当着晋夫人的面当场逃走了,还说不愿意回晋家,那件事虽然晋夫人后面没有再提过,但着实把她吓了一大跳。

如今晋珐看似平静,却也透着完全无法忽视的疏远,晋夫人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多少有些提心吊胆。

仿佛生怕他哪天再故技重施,突然跑走。

晋珐在晋家见到了那个和他抱错的少年,那少年如今已经改了姓,人人叫他樊肆。

以他同为少年人的挑剔眼光来看,那个樊肆外貌长相也确实不错。

毕竟,樊家那个被他叫了十几年爹的男人,即便胡子拉碴,也有种潦草帅气,所以每次他出去卖桃符,哪怕根本不上心,也比别人卖得多些。

人生一旦出了差错,很多事情都会显得很神奇。

有时候晋珐会想,如果他和樊肆当初没有被抱错,那么陪着楼云屏一同长大的,是不是就是樊肆。

想到楼云屏,晋珐又皱起了眉头,试图压抑心中的躁意。

他现在换了名字,换了住所,换了生活方式,还要学许多从前听都没有听过的书,身边没有一个熟悉的人。

有一种感觉,像是他的生活被完全剥夺了,他被整个儿地塞进了另一个壳子里。

有时候他会怀疑,他还是他自己吗?

樊家与他再无羁绊,他过去的十几年,仿佛就成了一场空。

什么都没有的空。

他越是学新东西,这种感觉便越是浓重。

他不愿意丢掉那十几年的自己,所以晋珐在第一天到晋府时,就对晋夫人说:“我有一桩娃娃亲,是小水乡楼家的二女儿。我以后,是一定要娶她的。”

楼云屏是他与少年的自己之间,唯一的牵绊了。

晋夫人面露难色,但也没有当场拒绝。

她应和下来,没有多说什么。

小水乡的楼家?与京城隔得十万八千里,乡野孩子之间说的娃娃亲,又能算得了什么。

等过得一年半载,晋珐见了京城的新鲜姑娘,自然而然,就不会再想起那回事。

所以晋夫人不急着在此时去打消晋珐的念头。

晋珐也大约猜得到晋夫人这未曾出口的念头。

他也知道,自己是在跟自己较着劲。

楼家从来没把这桩娃娃亲当真,晋家去小水村找他那天,四方八邻脸熟的不熟的,全都跑过来凑热闹,沾亲带故地喊着他,想要讨得一点赏钱。

唯独楼家没人来。

他还疑心楼家不知道这件事,可当他跑去找楼云屏,楼云屏却开口就恭喜他。

于是晋珐懂了,这桩娃娃亲,对于楼家来说,只是一场可有可无的玩笑。

他只能自己跟自己较劲。

如果他都不坚持,他和云屏的姻缘,就更没有人在乎。

晋珐要学的东西太多,学得狠了,有一回半夜沾了凉露,发起热来。

晋夫人焦急地守在他床边,病热之中,他也说起了胡话,开口却不叫爹娘,只叫云屏,云屏。

晋夫人吓了一大跳,连夜派人去小水村找人。

晋珐是晋府现在唯一康健的血脉,若是他当真病傻了,永昌伯府就后继无人了。

好在晋珐年纪轻,体子好,热病来得快去得也快。

快天亮时晋珐醒了,意识也清明,晋夫人高兴得不得了,为了哄他高兴,就说:“娘已经叫人去请你那未过门的小娘子了,大约很快就能请来!”

在晋夫人心中,一个什么根底也没有的农户,不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地一直待在那个闭塞村镇,什么时候去找,都能找得到。

京城里的大官召见她,先不管是什么官,当然就要恭恭敬敬地赶过来见面。

晋珐果然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眼型天生上翘的眸中,浸出一点莹润的光来,掩去病中的憔悴。

可是,没过多久,晋夫人派出去的人回来禀报:“那户姓楼的人家,月前搬走了。问遍了附近的人,没人能说清他们搬去了哪里。”

晋夫人脸色微变,身后靠坐在床头的晋珐却是猛地咳嗽起来,像是要将肺也咳出来似的,不休不止。

他脸色涨得青紫,瘦薄的身子剧烈颤动,用手帕紧紧捂住嘴,终于在窒息之前停下了这阵猛咳,手帕挪开,上面沾了血丝。

即便后来医师诊断过,说这是本就病未痊愈,又受了急,气息促乱下的反应,晋夫人还是吓得不轻。

从此,晋府不再敢把晋珐的这门娃娃亲看轻。

晋夫人一遍遍地催人去找人,晋珐自己甚至也到街上去打听,找那些专门跑腿的人,用攒下来的月钱雇请他们找人。

不知道过了几天,也没有音讯。

有一日晋珐依照老师的吩咐,在坊市上,按单子找着书。

身后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晋珐扭过头,就那么猝不及防地,看见一张娇妍面容出现在自己眼前,明艳地笑着,一只手朝他挥挥,在打招呼。

“……”他连呼吸都来不及换,几次做出云屏的口型,却气息短促,发不出声音。

是楼云屏先开口和他讲了话。

“小豆子!真的是你啊,好巧啊,我爹爹到京城来做生意啦,我还想着,会不会碰见你呢,没想到,京城那么大。不过,好像也没有多大,不然我们怎么能碰见呢?你家住在哪呀,我家住在……”

晋珐猛地伸手抓住了楼云屏那只挥动着的手腕。

楼云屏一愕,停了絮絮叨叨,偏头看看自己被抓住的手。

晋珐说:“我带你,去我家做客。你来不来?”

楼云屏缩了缩手。

“我还没吃晚饭呢,下次吧……很远吗?我要是去了,能回来吃晚饭吗。”

晋珐笑了,笑着笑着,眼圈微红。

“很大,京城很大。那我跟你去你家吧,你家在哪,这次还会搬吗?”

楼云屏想了想,严谨地说:“我要问问我爹爹。”

晋珐笑容越来越明显,他看着楼云屏说:“云屏,你和我是有娃娃亲的。我们有姻缘牵着,你走不掉的。”

楼云屏再也不是懵懂年纪了,听见娃娃亲,有些不好意思。

她看看左右,想要收回手,说:“小豆子,你抓着我干什么呀。”

“不要挥手。”晋珐说,“不要对我挥手。你说,那个动作是告别时才做的。”

楼家在京城定居了下来。

晋珐的脸色一天比一天红润,也不再像往常一样一直待在家里,时不时就往坊市里面跑。

楼家在闹市里面做饭馆生意。

一开始的铺面很小,一家人挤在二楼同样狭小的房间里住着,比起以往在乡下的宽敞,当然是不自在许多,但是没有一个人抱怨,为了楼父的生意,全家人都主动地来帮忙。

以前,楼云屏洗衣服时,晋珐都抢着做,可现在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身上穿的,不再是以前被叫做小豆子时那身破破烂烂的粗麻布衣,而是属于晋府贵公子的锦衣华服。

没有人敢让这样打扮的人帮他们端碟子洗碗,晋珐只好站在旁边看着。

偶尔还要挪挪位置,免得打扰了他们擦桌子扫地。

晋珐生日那天,他兴冲冲地过来邀楼云屏去晋家做客。

楼云屏不大乐意去。

她一边洗着袖口沾上的油污,一边说:“京城里,不像小水乡,家家户户大门开着,串门的多,规矩少。这里规矩太多,我虽然没有学齐全,但也知道,我与你非亲非故,去你家吃饭并不合适。”

晋珐瞪了瞪眼睛。

他走上前接过楼云屏的衣袖,凑在出水口底下替她洗,一边搓一边说:“哪里不合适?你是我的未过门的娘子,我生辰日,难道你不应当同去?”

楼云屏看着他自然而然替她洗衣袖的动作,有些发怔。

听清他说的话后,脸颊忽地红了。

铺子里已经没有客人,她却还是看了看左右,推了晋珐一把:“什么娘子,不要胡说。”

十二岁时的楼云屏,哪里会红脸,若是红了,也一准是被太阳晒得红了。

如今的娇羞情态,叫晋珐看得痴住。

这样的娇怯,羞涩,与那个庙祭夏夜的赧然又完全不同,而且,这情绪是只为了他一个人流露的。

若心里没他,以楼云屏那样大大咧咧的性子,又怎会如此?

晋珐眼波荡了荡,声音忍不住地低下来,故意凑近她说话。

“怎么了?这哪里是胡说,别告诉我,你不记得了。”

说着,他作势要去掀额角的碎发,低下头来凑过去,要让楼云屏仔细看那个疤。

他忽然凑近,男子身上的气息也随之侵占鼻息,楼云屏忍不住屏息,脸颊更热。

身后的房门吱呀一响,楼父的脚步响起,两人才猛地站直,老老实实地你发你的呆,我洗我的衣袖,互不相干。

楼父经过之后,两人互望一眼,忍不住一同笑起来。

晚霞漫天时,楼云屏到底是和晋珐一同去了晋府。

“你别怕,父亲母亲都早已知道你,否则,我又如何能这样自由,天天来找你?”

楼云屏思忖了一下,点点头。

她既然已经决定和晋珐一起,就不会总是为了这等门第之见退缩。

若将儿时玩笑当真,她与晋珐定下约定之时,他还并不是晋家的公子。

如此说来,她与晋珐的姻缘,在晋珐的富贵之前。

她没什么好退让的。

楼云屏本就落落大方,被晋珐携着走进永昌伯府门庭之中,也不曾显出一点贫家女子的畏缩。

晋府的公子过生辰,自然是热闹得很。

晋珐刚进门不久,就被道贺的人给拉到一边去。

周围全是楼云屏从未见过的面孔,他们似乎与晋珐很相熟的样子,拍着他的肩背,或是与他称兄道弟,或是让晋珐口称叔伯姑婶。

楼云屏自然不去凑那番热闹,退到回廊边,寻了个人少的地方默默站着。

廊外的阳光倾泻而下,屋檐在地上投下一道细细的影子。

楼云屏顺着那道影子看向右边,却看见了一个跟她一样,孤身一人、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少年。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今晚零点肯定没更新啦,明天白天更。(我明天尽量多存点尽快恢复固定零点更!)

——

感谢在2021-08-26 23:17:16~2021-08-28 19:35: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machajelly_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咸鱼舟、芝士壳、兔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achajelly_ 160瓶;贫尼法号总攻 50瓶;42742827 40瓶; 21瓶;离兮 18瓶;阿朝、聪明小阿柚、破晓 10瓶;suzy、羽泽墨、你呀你 5瓶;wuliao、50475516、没头脑、艾拉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