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be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 第155章 相遇
 
觉得似曾相识?恭喜您抽中伪装魔法!再补买一些章节即可解除。因此楼家一直行事低调,哪怕是跟永昌伯定下了从小的姻亲,也从未宣扬过。永昌伯府要娶低门商户女子,更不会将此事大肆宣扬。

楼家嫁女,其余仪式都未铺张,唯独生辰八字专门托人请到国师面前算过,都说是极好的姻缘,天作之合。中间人许是为了炫耀,才将消息泄露了出去。

因此众人只知楼家找的女婿是命格极为相宜的二郎,并不知其它,楼云屏所说的换新郎之举,或许也行得通。

只是向那些已经发帖宴请的宾客要好好解释一番,并收回请帖。

不过正如屏儿所说的,如此大胆换新郎,定然会有流言传出,但只要屏儿嫁了人,他们楼家要粉饰太平的能力还是有的。时日久了,以后谁也不会提起真相,哪怕就是提起,也无凭无据,只会被人当做胡话。

再说,那樊二郎……

顶替婚事这事儿,既于自己的婚姻有碍,又明摆着是跟永昌伯府作对,一般人还真不会愿意做这等事。

但樊二郎不同,他与永昌伯府,算是有旧仇。

晋珐并不是在永昌伯府出生长大的。

当年永昌伯府夫人在赶山路时遇险早产,不得已借住了一农户家,巧的是那户的农妇也同一天生产。

最后永昌伯府夫人诞下麟儿,那农妇则生下双生子,一间小农屋里突然多了三个小婴孩,哪怕永昌伯府早早预备,带去了随行的奶娘婆子,也是手忙脚乱。

匆促间,便抱错了一对孩子,便是晋珐和樊肆。

小时候,跟楼云屏青梅竹马的,其实是农户一家,他们住在乡野之间,没那么多顾忌,一帮孩童打闹玩耍,自然相熟。

后来晋珐被找回,楼家的家业也越做越大,在京城站稳脚跟,永昌伯为了补偿晋珐,便选择了承认晋珐跟当时他心心念念的“屏儿妹妹”之间的娃娃亲,也正是因为这段抱错亲子的秘事,永昌伯府也从未将这场与楼家的姻亲宣扬给别人知道。

真少爷找了回来,抱错的假少爷樊肆自然就被“退回”。楼云屏和樊肆真正相处的时间不过月余,却恰逢他遭受剧变,亲眼看着樊肆从一个骄阳似火的少年,变得阴沉内敛。

晋家觉得樊肆的存在是污点,恨不得把他早早抛开,而樊家也同样不喜他。

樊肆回到自己生身父母身旁后,樊家人却对樊肆不闻不问,后来没过多久,樊家出了变故,樊肆的父母接连去世,樊肆的双生哥哥怒斥樊肆为灾殃扫把星,与他断绝来往。

樊肆从此孤身一人。

这些消息,都是因为楼家父母以前相熟的邻里传过来的。

对于抛弃他的晋家,樊肆当然是最有理由恨的。要是能和晋家作对,给晋家添堵,樊肆只会觉得乐意。

如此想来,樊肆是顶替新郎的上上人选。

敲定主意后,楼父亲自带人去找了樊肆,终于在第二日天边毛鱼肚白时,樊肆出现了。

楼云屏见了他,两人相对无话,却十分默契地各就各位。

仪式早已安排好,那些要去夫家的仪式能省就省,不能省的,楼云屏也给樊肆布置了一个不远不近的“住处”,一通锣鼓下来,楼云屏都已经跟樊肆三拜完了,晋家才知道此事。

这场婚事其实很仓促,在场的宾客缄默少言,但楼家毕竟财大气粗,在外人眼里看来,还是很热闹。

也有好事者心知不对,偷偷记下了双方的庚帖,拿去问当初替楼家到国师面前牵线的中间人,中间人摸摸后脑勺,道,没错,就是这个生辰!

为了打消怀疑,楼云屏还十分淡定地在家多逗留了一日,说是舍不得家里,不愿离开。

周围的小姐妹与她打趣,她也从容应对,丝毫看不出她今日嫁的这位,并不是与她有着多年婚约的心上人。

唯有最亲密的那位手帕交,眼神复杂地守在她身边,两人的手一直紧紧相握着,偷偷背着人拭了几次泪。

楼云屏这边从容淡然,另一边樊肆也稳住了场面,与人言谈之间,丝毫不看不出来他是临时赶鸭子上架的新郎。

巧的是,楼云屏和樊肆也是少年相识,谈起楼云屏年少时的模样,樊肆的形容也仿佛历历在目,更让人笃信他们之间的深情厚谊,打消了许多人的怀疑。

直到黄昏时残阳如血,烧红的晚霞漫了半边天空,楼云屏才穿着喜服,在樊肆的搀扶下登上马车,辞别家人去夫家。

一阵急促马蹄声从远处赶来,一个风尘仆仆的儒雅男子匆匆下马,直朝这边扑。

喜事看热闹本就里三层外三层,堵得水泄不通,楼家人更是早有准备,默不吭声地站过去十几个壮汉,将晋珐挡得严严实实。

晋珐接近不得,急得额上布满豆大的汗珠,正要大喊楼云屏的名字,肚子上就被人狠狠揍了一拳,登时泄了气说不出话。

楼云屏站在高高的车辕上,一身嫁衣似火,妆容迤逦,似要倾倒天下。她隔着珠帘回眸,看了晋珐一眼,便在樊肆的陪同下坐进了马车,马蹄嘚嘚,永不回头。

最后一面,晋珐面色苍白如纸,嘴唇干枯皲裂,喉间嘶声喊着没有人能听清的话。

后来楼云屏与樊肆以合作者的身份共同生活了六年。

楼家为了补偿樊肆,给了他充足的资产和田宅,足够楼云屏和樊肆衣食无忧。

楼云屏极少再见娘家人,但书信一封封的从未断过,在书信中,她和樊肆日久生情,相濡以沫,让楼家人欣慰不已,可实际上,这些书信都是楼云屏独自在案前雕琢着写下,樊肆则在另一张桌上或是悉心研读经商之道,或是认真温习科考书目。

苏杳镜当初能与大理少卿沈瑞宇以朋友的方式相处,与樊肆自然也能。两人虽在同一屋檐下,却默契地各行各是,偶尔问问对方的意见,了解对方的规划,鼓励对方做自己想做的事。

六年后,楼家的几个小女儿接连出嫁,都嫁得很不错,楼云屏的大哥哥更是生下一儿一女,楼家父母每日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

樊肆考取了功名,深受朝堂赏识,很快要去京城赴任,楼云屏身体一日一日地变差,最后药石无医,在平静的睡梦中长眠。

直到这时,苏杳镜才被弹出了第四本书的世界,也成功在晋珐的脸上盖上了be的章。

虽然这一次用了很长的时间,但总比家破人亡的结局要好,苏杳镜也觉得,只有这样的结局,自己才能接受。

第五本书,苏杳镜的身份是一个不受宠的小郡主,名唤赵绵绵。

压抑了整整一个世界,当了好几年端庄懂事的大小姐,苏杳镜早就憋得不行了,换到小郡主身上,苏杳镜算是解放天性,狠狠骄纵了一把。

上一世她违背了大纲,导致系统不停数落她,这一世苏杳镜便乖乖按照大纲行事,顺便享受生活。

这个叫做赵绵绵的小郡主是已逝长公主的堂妹,她的家族因谋逆枉法、草菅人命,情形极其恶劣,被判株连九族,只是这个赵绵绵在长公主生前颇受宠爱,还得了个郡主的称号,又是女眷,若是也直接斩首,似乎有些太不近人情。

于是皇帝就判了赵绵绵和其他血脉不太亲近的女眷流放尼姑庵,派出锦衣卫一路护送。

说是护送,其实是看押,免得她们中途逃跑。

分派来护送赵绵绵的,是一名镇抚使,名叫徐长索。

赵绵绵骄纵惯了,不大懂事的样子,明明是被流放,一路上还对徐长索颐指气使,一会儿脚痛要背,一会儿肚子饿了要吃好吃的。

到尼姑庵之前,赵绵绵名义上都还是郡主,徐长索又是沉默寡言的性子,无论赵绵绵说什么都照做,脏活累活也都闷声不吭地干了,倒不像其余人那样,眼看赵家没落,便肆意欺负女眷。

苏杳镜知道自己的结局难逃一死,心态早就放平了,自顾自地利用赵绵绵这个身份的便利,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吃香喝辣,然后按照剧本大纲,在某一个雨夜像是突然明白过来自己的境遇,痛哭不止,去向一路上看押她却也同时照顾她的徐长索求安慰。

徐长索本性冷硬,但对着哭哭啼啼的娇软女子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被迫被赵绵绵缠上,让赵绵绵强行蜷在他怀里,枕着他的腿睡了一夜。

徐长索被她缠上也气定神闲,就当自己抱了一袋米睡觉,心无杂念,赵绵绵却并非如此。

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突遭剧变,往后的日子在尼姑庵里只怕会生不如死,对未来的恐惧愈盛。在这种时候,她在徐长索的怀抱里得到了短暂的宽容和温情,便傻乎乎地把看押她的徐长索当成了救命稻草,甚至爱上了徐长索。

她这么一说,妇人就明白了,怜惜地拍拍她的手臂:“姑娘,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要怕!你妥当得很,那群贼人没有对你做什么,你现在是什么样,把你救出来时就是什么样,况且,贵妃娘娘是十分贴心的贵人儿,她早已说了,会亲自写一封帖子,送到你府上,证明你的清白。”

谢菱捏着袖角,作委屈样擦了擦自己的眼角,低着头不语。

那妇人见状,便招了招手,唤来一个随从,对他耳语几句,令他出去找人。

没过多久,进来一个中等身材的侍卫,他面膛晒得粗黑,进来后就地单膝一跪,闷声行礼,又一字一句地答了妇人好些问题。

妇人当着谢菱的面问完,才笑眯眯地转头,拍拍谢菱的手:“这下你可听着了?跟我说的没区别吧?可怜的孩子,你不要再害怕了。”

谢菱点点头,寻求依靠一般钻进妇人怀里,将脑袋倚靠在妇人肩上,让那妇人止不住地笑出声,又拍抚着她的肩背,安慰了好一阵子。

谢菱心中却在想着,这侍卫的声音、腔调,都与那个变态没有丝毫相似,不像那人。

她又仔仔细细地看过了侍卫的手指,与他身材相似,短且粗壮,不见新鲜伤痕。

谢菱撇过头,不再看他。

这不是那个变态。

她几乎可以肯定,是那个变态把她“转手”到了这里,而且还做得人不知鬼不觉。

可这是贵妃娘娘的地盘,那个变态怎么有通天的胆量,敢在这种地方耍把戏?而且,他这么做又是什么目的?

但不论如何,如今的情形对谢菱而言只有好处,她若是还想以清白自由之身活下去,就万万不能说出她曾经被两拨不同的人掳走的事。

她也只能顺势咬定,是贵妃救了她。

等侍卫退下后,谢菱抬起头,怯怯地看一眼面前的妇人,不好意思地道:“我真是愚钝,还不知道,在此处的,是宫中哪一位贵妃?”

宫中如今有三位贵妃,其中两位膝下有好几个子女,而只有一位兰贵妃还没有生下皇子皇女,却凭借着宠爱也同样跻身贵妃之位。

妇人点点头,眸光在谢菱身上流转而过,当时贵妃娘娘将这个姑娘送上山来时,她见对方相貌衣着,便知道一定身份不俗,定是京城中哪位藏于深阁的贵女,救她一命,也能和她背后的家族攀上情分。

贵妃这几年需要盘算的地方越来越多,总少不了考虑这些。

如今果见如此,单凭这姑娘懂得先问是哪位贵妃,就足以说明她家定不是普通小门小户,起码姿态不卑不亢。

妇人笑道:“是兰贵妃。我是炯王侧妃,姓陈名宁梅,又长你几岁,你叫我宁梅姐即可。”

原来是兰贵妃。

谢菱回想了一下,这位兰贵妃性子清冷孤傲,从前她也不是虔心礼佛的,怎么几年过去,竟然在寺里长住?

谢菱对这位兰贵妃,还是了解一些,毕竟她就是平远王世子黎夺锦的亲姐姐。

当初谢菱还是试图攻略黎夺锦的阿镜时,虽然没有与这位贵妃有过多直接接触,但也听闻了不少事情。

她起身向陈宁梅拜谢,却没有如她所说直唤名字,而是称呼了侧妃娘娘,然后整理了仪容,去向兰贵妃见礼。

陈宁梅陪她同行,外面天色渐晚,暮色笼罩在光秃秃的山石上,似乎被那些冷清的石头吸尽了最后一丝光亮,看着有几分瘆人。

谢菱心中其实余悸未消,见到这个场景,抖了抖,移开目光。

陈宁梅似有所感,也看向那些石头,蹙眉溢出一声忧愁叹息:“这么冷这么硬的石阶,为何偏偏要……”

她话未说完,谢菱不解其意,但也没有多问。

听安寺是一座坊间颇有些传闻的灵寺,只不过山高水远,平日来的香火并不繁盛,因此也显得冷清。据说,只有极为诚心的人,才会大老远地跑到这里来,祈求佛祖多一分的看顾。

谢菱一路上没有多言,和陈宁梅一道进了一座园子。

兰贵妃就在里面,看书抚琴,并不像是为了佛学而来的样子。

谢菱与兰贵妃说话,陈侧妃陪了一会儿,便先离开了。

兰贵妃果然如陈侧妃所说,给了她一封印有私章的亲笔信,证明她从被绑到获救一路上没有失了清白,还安排了车马侍卫,送她回家。

谢菱当然是十分感激,将自己的来历与兰贵妃说明清楚,这才再次拜谢,拿着那封信离开。

出园子时,已经是月朗星稀,谢菱慢慢在山路间走着,突然听见一阵极为悠扬的铃铛声。

她不由驻足,好奇地抬头四处观望,却也没有找到,是什么样的大铃铛,才能在这样空旷的山上,发出那么响的声音。

谢菱正打算继续朝下走,却又有另一种声音传来,一开始模糊含混,后来却越来越清晰。

她仔细分辨了一会儿。

那是鞋履踩在石板上的声音,是衣摆在石板上摩擦的声音,以及,伏地磕头的声音。

这本应是很微小的动静,怎么会让谢菱听得这么清楚?

谢菱摇摇头,暗道奇怪。

或许是这山体的结构形成了回音墙,能够放大某一处的声音。

谢菱往下走着,那磕头的声音却断续不绝,仿佛缓慢的木鱼声,敲在谢菱的耳畔。

天色昏暗,谢菱越往前走,越是觉得眼前的路分辨不清。

她极力地睁大眼睛,试图借着月光找出路来,好不容易在杂草之中寻到石板,谢菱提着裙摆拾级而上,一路小跑,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山顶。

山顶空旷,银辉洒落在地面寒石上,竟映得莹莹反光,如同在雪地之中一般。

这一块宽阔的平地,只摆放了一架铃铛,前后无风,它却慢悠悠地晃着,间或敲出清脆的声响。

这与谢菱之前听到的回响是同一个声音,她不由得走了过去,只见那铃铛古怪,上面雕刻着许多繁复花纹,并不像是寻常装饰,而像是某种不曾见过的符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