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圣道空空 > 第2章:夺命无常
 
  突然之间接到这样的任务,空空眼中精光一闪。

  天书宝鉴虽然很流氓,但是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既然给出这样的任务,那就说明洛有性的魂魄还在,并没有彻底被拘,或者还没有到下面去。

  不过现在时间也不多了,不足两个时辰,到底应该上哪儿去找呢?

  “小仙师救我!你们快放了我,我要回去……”

  虚空中隐隐传来一声呼喊,紧接着,洛天心似乎也听见了,连忙四处张望:“爷爷,是你吗?你在哪儿?”

  空空随即催动元力到双眼中,看向四周,终于在远离小镇的方向发现两道鬼气。

  其中一道很是强劲,想来便是抓走洛有性魂魄的那东西,剩下一道不言而喻。

  正要起身去追,却感觉袖口被抓住了,只见洛天心几近哀求的看着自己,看着那含泪欲滴的双眸不觉心生一软。

  “罢了,抓紧我的胳膊!”

  实在没有时间再去扯这些了,再等会儿说不定人,呸,魂都跑远了。

  一路上,空空没有理会洛天心震惊的表情,急速奔向古边镇外,心中却是愤懑不已。

  要是现在他有人仙的修为,哪怕是一品人仙,也不至于在地上跑了。

  足足追赶了一刻钟,夜幕如墨般漆黑,清冷的月光挥洒在荒原上,隐隐能够见到两道虚影。

  “啊!是爷爷,他被人抓住了,小道士,你快救救我爷爷!”

  洛天心紧了紧抓住空空胳膊的手,激动的请求着,毕竟刚才经历的一切已经颠覆了她的认知。

  这下轮到空空震惊了,这丫头居然能看见魂体?!

  不过,现在也没时间问了,因为眼前的那东西正在打开一条通道,一条通往地府的通道。

  “该死的宝鉴,我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坑死我不罢休是吧!”

  毫无疑问,那东西正是地府的鬼差,根本不是什么一般的鬼物,此时正在打开鬼门,缉拿洛有性的魂魄归地府。

  于此同时,洛有性也看见了空空和自己的孙女,连忙开口道:“小仙师救我!”

  鬼差闻言,迅速的抬起头,看向这边。

  他没想到眼前的两人不仅能看到自己,还以这么快的速度追了上来,森然道:“修道者?那你们应该知道规矩,阴差办案,生人回避!”

  这些空空自然明白,他也非常的头疼,现在得罪地府可一点儿都不划算。

  可是,这是天书宝鉴给的任务,若是不完成,所有的轨迹都会发生变化,最终扭转乾坤的任务也会失败,待量劫一满,宙宇破灭,一切白瞎。

  “不好意思,你说的什么我不是很明白,他是我的朋友,放了他,我就不报官了。”

  一句话,揣着明白装糊涂,打死空空也不会承认鬼差的身份。

  他就是要糊涂到底,只要把洛有性救了,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只是这个鬼差,到底是放还是灭呢?

  “哼!冥顽不灵,那你们也一起跟着下去吧!”

  听到这话,鬼差也怒了,他也看出来了,眼前的人不过是一介修士,而他已经达到了六品鬼仙的层次,自然不惧。

  话音落下,便挥舞着一根小哭丧棒冲了过来。

  眨眼间便到了空空近前,却发现那平静的目光,鬼差心中一凛。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只见眼前人影晃动,接着胸口就传来阵痛,周身的鬼气也震荡的溃散不少。

  仅仅一击,鬼差的鬼体便受了不小的伤害,目瞪口呆的看着空空。

  “怎么可能,你不过是一介修士,怎么可能伤得了我?”

  “伤不了你吗?”

  犹自不信,鬼差再度冲了上前,这次,他不再大意,将自身的实力发挥到十成,小哭丧棒上也迸发出数道鬼气,凝结成触手袭向空空。

  而这一次,空空也不再留手了,元力汇聚在掌中,迎向那些鬼气触手,喷射而出。

  不过刹那,那些鬼气触手便溃散开来,就连哭丧棒也没有抵挡得住空空的这一掌,直接被震飞出去。

  “你…敢杀鬼差?地府不会放过……”

  那鬼差愣愣的看着印在自己胸口处的手掌,话没说完,便彻底消散。

  这便是空空的选择,绝对不能放了这鬼差,不然事情传到地府,绝对是一件麻烦事,现在他可没有实力解决地府找来的麻烦。

  此时,洛天心已经跑到了洛有性身边,却是抱了一个空。

  这才反应过来,爷爷现在好像是魂魄,而且刚才小道士似乎杀了人,不,是杀了一个鬼差。

  这个世界真的有鬼神存在?

  “喂,丫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走啊,这趟亏大发了!”

  一个响指唤醒了愣神的洛天心,空空随后将洛有性的魂魄收进袖袍中,便准备返回回春堂,毕竟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了。

  两人刚一转身,突然间一道阴风袭来,瞬间齐齐一个寒颤。

  “留步!”令人听了很是发毛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强大的鬼气,而且还是两道,比之前的那个鬼差强了不止一倍,至少都是太乙散仙。

  待回身看清楚来者时,空空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黑白二人飘于眼前,一人手拿锁魂链,一见生财,一人肩扛哭丧棒,天下太平,这特么是黑白无常!

  洛天心也愣住了,很明显,眼前二人的形象与相传的黑白无常别无二致。

  “小道士…我们怎么办?”声音已然颤抖。

  “唉,不好办了,这次一个不好,不仅救不了你爷爷,我们也得搭进去。”

  空空很是无奈,没想到一个简单的夺魂,竟然会引来黑白无常,该说自己运气好呢,还是运气不好呢,现在他真有一种抱着天书宝鉴同归于尽的冲动。

  “哈,二位爷,这大晚上的身着如此奇装异服,当真不凡啊!”空空干咳一声,顾左言他。

  这时,白无常谢必安上前一步,并没有说话。

  他看得出来,眼前二人,少年虽是修道者,不过才堪堪入门。那少女更是浑身没有半点修为,凡人一个,心中便疑惑起来。

  可是这也太巧合了,这个时间,这二人偏偏这么巧出现在这里,怎么看都有些反常。

  见黑白无常没有说话,空空正打算和洛天心离开,便听到:

  “二位,深更半夜来这里做什么?”谢必安的声音很是平淡,平淡中带有一丝寒意,并且又向前迈出一步,距离已经不过三丈了。

  其周身环绕的鬼气导致周围的温度都降到了极点,洛天心冻得不断的打摆子。

  空空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暗自运转元力为其驱寒,并有些尴尬的回道:“这不,小媳妇儿和我闹矛盾呢,说是要回娘家,我怎么放心她一人大半夜在外面。”

  听到这话,原本还有些挣扎的洛天心顿时便不动了,有些羞赧的瞄了空空一眼。

  殊不知,就是刚才的一个动作,让原本隐藏在袖袍中的洛有性魂魄露出身形来,被远处的范无赦逮了个正着。

  只见其迅速飘了过来:“呔!你个小子还想骗我们,竟然妨碍地府办案,并且截杀鬼差!”

  听范无赦如此一说,谢必安也将目光从空空的脸上转移到袖袍处,果然发现其中有一道魂魄。

  当下白森森的面色便沉了下来:“你好大的胆子!截杀鬼差,抢夺魂魄,已然触犯了天条,乖乖跟我们回去,免受皮肉之苦。”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事情败露,空空也无话可说。

  松开洛天心,将其护在了身后:“乖乖跟你回去是不可能的,得看你们的本事,这丫头不过一介凡人,与此事无关。”

  “哪来的废话,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着!”

  空空怎么也不会想到,这范无赦如此不讲理,说偷袭就偷袭,果然够黑。

  人未至,链先到,漆黑的锁魂链裹挟阵阵阴风袭来,不过片刻便已至面门,已然避无可避。

  无奈之下,空空只能运转元力于右拳,朝着锁魂来挥去。

  左手顺势揽住洛天心的细腰,足尖轻点,借助范无赦一击之力,飘然后撤。

  “无耻啊!”

  话音落下,空空随即欺身上前,与范无赦战成一团,远离了洛天心的位置所在。

  所幸谢必安似乎脸皮没那么厚,并没有出手,也没有去擒拿洛天心。

  看起来范无赦是真的怒了,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人间修士,竟然敢公然对抗地府公差,以致每一击都力量十足。

  见如此疯狂的范无赦,空空自然不会傻到与其硬拼,艰难的施展启蒙阶段的挪移法则,在方寸之间腾挪闪避。

  “这少年究竟是谁,竟然能掌握如此罕见的法则之力?”一旁,谢必安眉头皱了皱。

  他看得出来,空空所施展的法则绝对不是一般的移动法则,隐隐含有空间之意,只是究竟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不远处,洛天心更是目瞪口呆,平日那懒散的小道士居然这么厉害,与传说的黑无常打的有来有回的,难怪爷爷会叫他小仙师了。

  “混账,难道你只懂得逃跑躲避吗?”

  范无赦很是气恼,整整一刻钟,眼前的小子都在不停的闪躲,完全不和他正面对抗。

  这让他非常的难受,每次看起来就要击中这小子了,结果每一次都能被其毫厘之差的避开,这完全是对他的调戏。

  “嘁!没本事就只知道叫,有本事你就打在我身上!”空空一边闪躲,一边应道。

  其实此时他心中已经是惊骇连连,不少地方被鬼气擦伤,虽不是锁魂链直接导致,但鬼气附着在伤口上也非常的难受。

  “住口,你个小子,纳命来!”

  范无赦一声怒吼,将手中的锁魂链往空中一抛,首尾相连形成了一个圆环,悬浮在空空的头顶。溢散而出令人心悸的森然鬼气,如同无形的大手,将似乎要将空空牢牢的固定在原地,不再让他施展那诡异的身法。

  “禁锢法则,还是大成的禁锢法则?”

  刹那间,空空便觉察到了法则之力,而且还是控制一类的禁锢法则。

  似乎已经感受到了空空的恐慌,范无赦终于是大笑道:“小子,现在我看你还如何到处乱窜,老老实实跟我们兄弟俩走一趟吧!”

  说着便伸出右手凌空一抓,牵引法则又使将出来。

  顷刻间,范无赦便施展出了两大法则之力,势要毕其功于一役。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伸出手的刹那,空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老八,小心!”一旁,谢必安注意到了,连忙出声提醒,可是已经晚了。

  空空完全没有受到禁锢法则的影响,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一连数次令人眼花缭乱的挪移,便来到了范无赦身前,至于牵引法则之力早就被无视掉了。

  在其惊骇的目光下,一记重拳击打在其胸口,瞬间,摧枯拉朽般的元力涌出。

  “怎么可能?!”范无赦身体一阵痉挛,缩着身子满脸的难以置信。

  他想不明白空空为何能够挣脱他的束缚,又为何能够爆发出如此元力,比起他都不遑多让。

  谢必安连忙接住倒飞而出的范无赦,随后同样一脸惊骇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禁锢法则固然强大,但如何比得上上层封印法则,再加上空空如今已经入门的空空法则,自然禁锢不了他。

  “小子,看来是我们哥俩低估你了!”谢必安手执哭丧棒一脸阴沉,“本不想以多欺少,不过到了这个地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说完,谢必安与范无赦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便一前一后的将空空包夹在了中间。

  刚才的一战,他们也大致摸清楚了空空的手段,只要不被近身,一切都将不是问题。

  尽管范无赦因为疏忽受了伤,身上的鬼气也有些不稳,但两人合力,已经有了足够的把握。

  “起!”

  随着谢必安一声轻喝,身上鬼气大盛,法则之力尽出。

  范无赦见状,同样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二人一前一后,54道法则之力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法则樊笼,将空空整个笼罩了进去。

  “呸,两个九品太乙散仙,合力对付我一个修士,地府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嘴上这么说着,可空空神色却很凝重,看着一点点缩小的法则樊笼,心中不由出现一丝慌乱。

  不断的挥动拳头,一道道元力迸发出来,撞击在法则樊笼上,却只能荡起点点涟漪。

  不仅如此,拳头上传来的反震之力已经震伤了空空的脏腑,嘴角时不时的溢出一丝鲜血,在夜幕下显得是那么的鲜艳。

  “住手啊!一切都是因为我的请求,要带就把我带走吧!”洛天心嘶吼道。

  看着空空的处境岌岌可危,她心里很是愧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请求,小道士就不会因此杀了鬼差而触犯天条。

  一边哭诉,一边向这边冲了过来,却被战斗形成的元气墙阻挡在不远处。

  “小子,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我兄弟二人的法则樊笼,就算有些初入太乙真仙的人也冲不出来,乖乖束手就擒!”

  谢必安淡淡的说道,其实此时他心中更加震惊了。

  眼前小子元力修为之浑厚,品质之超绝,闻所未闻,以一介修士,竟然强行硬撑了这么长时间,千百年来他还是头一次遇见,不由疑惑起空空的来历来。

  不料就在这时,原本还在疯狂挥拳的空空突然停了下来,擦了擦嘴角:

  “是吗?看我破了你这破鸟笼!”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