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从将夜开始日常任务 > 第六章深夜遇袭
 
  随着燕渤的话音刚落,房间内剩余三人大吃一惊,不敢怠慢齐齐躬身对着那道身影行躬身礼。

  “行了,免礼,不过你这小家伙眼光不错,居然一眼就能认出我,不错不错,可愿拜我为师?”

  说实话,这个拜师在燕洵的计划之外,可大佬亲自下场了,燕渤还没那么大胆子不给这位脸面,燕渤立即跪倒在地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拜师礼。

  “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第十二位亲传弟子,找个时间来趟后山认认你的其它几位师兄师姐”夫子说完后递给燕渤一个玉牌道。

  “弟子遵命!”燕渤躬身接过玉牌,行礼道。

  在燕渤行完礼再抬头之时,发现夫子已经消失不见了,对此燕渤倒是不甚奇怪。

  倒是三人目光炯炯的看着燕渤,仿佛好像要从新认识燕渤一样。

  “滋滋,书院的十二先生,没有经过考试就能……”

  “咦,不对,小弟,我记得你以前不是不能修行么,怎么现在?”燕洵疑惑道。

  “机缘巧合吃了一些天才地宝,助我通了三窍”燕渤道。

  燕洵也没有再多问,这让燕渤早就准备好的一番说辞没了用处。

  燕洵笑道:“今日是我小弟的大喜之日,更是我燕家的大喜之日,甚是高兴,来不醉不归!”

  燕渤看到大哥这番姿态知道他今天是真的高兴,所以再也没有刻意压制,跟着燕洵一杯一杯的喝了如起来,导致如今走路都东倒西歪的,燕小三扶着燕洵,燕小五扶着燕渤。

  四人出了酒楼,在燕小三和燕小五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向着燕府而去,为了尽早回府,所以燕小五特意在燕小三的指引下走了最近的一条小路,说是小路,事实上不过是一些偏僻的小巷,此时天刚刚黑,大街上还有些行人,不过步入小巷后,行人渐渐稀少,甚至有些昏暗的地方视线已经模糊。

  “吁.....”

  突然,间燕小五拉紧马车车绳,马车停了下来,看着前方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昏暗的小巷内看不清人影,但是那个人站在道路中间,一动不动。

  “阁下何人,为何拦住我燕家马车?”燕小五沉声道。

  两人警惕着前方下了马车,一左一右护在马车旁。黑色斗篷人也不言语,接着燕小五和燕小三两人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压力向着全身压来,两人瞬间被压倒了一个膝盖,燕小五用手撑着地面咬牙道:“洞玄上境的大念师!”

  斗篷人站在原地不动,接着只见一柄匕首化作一道寒光飞向马车,马车内同样飞出匕首向着那道匕首飞速而去,两道匕首带着寒光在空中不断飞撞,擦出点点火星,在昏暗的天空下显得格外耀眼。

  不知道碰撞了多少下,互相奈何不得,突然黑色斗篷人操纵的那柄匕首虚晃一下,向着旁边被念力压倒在地的小三小五而去,而这时从马车飞出的那柄匕首一时间难以追赶。

  匕首飞快的靠近,两人只听“嘭”的一声,一道青色大符停在两人面前,那只匕首撞到大符上再也难以寸进。

  黑色斗篷人失声道:“大符师!”

  听声音是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声音粗旷,但却中气十足。

  黑色斗篷人见事不可为,便打算飞速离去,向着旁边一个小巷窜去,可黑袍人刚走出一步却发现自动不了,抬头望向虚空,只见一道青色光幕立于虚空,缓缓旋转,符文好似恒古流传,虽然这个字不是当下书法的任何一种字体,可所有人一看到那个字便知道那是缚字,奇异的“缚”字缓缓向着黑色斗篷人压下。

  “神……符……师!”

  黑色斗篷人面色变的铁青,随后突然间嘴角流出血倒地不动了。

  “服毒自杀!”小五走过去检查一番便说了四个字。

  这时,马车内传出一道声音:“小五去报案,小三驾车回府!”

  马车绕过黑衣人向着燕府走去,从始至终,马车内的燕渤和燕洵都没有下马车。

  书院后山,夫子和李慢慢立在山巅看着长安城。

  “夫子,洞玄境的小师弟好像画出了一道神符!”

  只见夫子摇头道:“不是他画出来的,那倒神符威力十足,但却不是你小师弟画出来的。”

  “符师的人生的第一道符很重要,它可以称作符师的本命符,之后画的符都会带有这倒本命符的特色,正如不同的符师画出的同一道符是有区别的!”

  “小十二这倒符倒像是旁人画好后以一种特殊手短封印,刚刚只不过是被拿出来使用,就像我存酒一样!”

  “夫子,那背后之人……”李慢慢道。

  “不必,燕氏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夫子道。

  ……

  燕府内,燕渤和燕洵下了马车便各自回到各自的院子,至于今晚发生的事,燕洵自会处理,这点不需要燕渤操心。

  相比燕渤的不理会,燕洵却回了燕府后连写数封信,通过不同的渠道向着燕氏人脉四方而去。

  第二天,用早膳之时,燕洵已经把事情经过告诉燕渤了,那个人来自镇北军。从始至终没有说那个人名字,甚至那个人是谁指使的。

  第二天早朝,就有一大片御史弹劾夏侯将军屠戮无辜村民,弹劾他嚣张跋扈,私通军饷,证据确凿,夏侯被连降三级贬至土阳城,无昭不得回。

  燕渤收到这个消息时已经是午时了,对于这个消息燕渤早已有所预料,目前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毕竟一个大将军还是皇后的亲哥哥,想扳倒他目前恐怕不容易,即使自己是夫子的亲传弟子,书院的十二先生,但毕竟没有昭告天下,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

  燕氏大伯母府上离燕府不远,大概两三百米的距离,燕氏的大伯父前镇北大将军已然逝世,如今只剩下堂哥燕北和大伯母两人,好在表哥争气,再加上燕家资源的支持,如今已是镇南军许世将军的副将,前年已然成婚,给燕家填了一个男丁,给燕渤填了一个侄子叫燕涛,据说是因为堂哥和堂嫂是在浪涛滚滚的大河相遇,所以才取了这个名字。

  一到将军府门口,府内管家便立即迎了上来道:“大公子、三公子,老夫人和少夫人已经大厅等候了!”

  走进将军府,里面的布局和其它府邸不同,这里的建筑破具有南方建筑的风格,甚至有些大河过的风格,红色的围墙,橘黄色的琉璃瓦,如果冬天再下点雪,那可就是红墙白雪。

  燕渤在心里感叹道:“看来堂哥堂嫂很是恩爱的!”

  一路走进客厅,便看到一个中年妇人穿着一身华贵的服饰坐于正堂高坐,在她身旁站着一个同样云容华贵姿色上佳的少妇,此二人正是燕渤大伯母崔氏和堂嫂云荣。

  燕渤和燕洵两人立即上前躬身行礼道:“燕洵、燕渤拜见大伯母!”

  在昊天世界所行的礼仪大多是躬身礼,只不过不同国家的躬身礼仪有所不同,但总体上是行躬身礼,只有在拜师或者祭祖等盛大的仪式才会举行跪拜礼,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犯错了跪祠堂,这也是要行跪拜礼,燕洵和燕峥对于这项礼仪比较熟络。

  “洵儿、渤儿快快起来,快到伯母这里让我好好看看,一晃十多年了,渤儿都长这么大了,上次见他还是在他五岁的时候!”

  “云荣,这应该是第一次见渤儿,燕北二叔三子,今年来参加书院考试的”崔氏道。

  “燕渤见过堂嫂!”燕渤起身朝着云荣行礼道。

  “渤弟快快请起,第一次见面堂嫂也没什么给你的,这把秋水剑是我和你北哥给你准备的入学礼!”

  “堂嫂你这个礼物送的太急时了,昨日三弟已经入了夫子法眼,拜了夫子为师,成了书院的十二先生!”燕洵笑道。

  燕洵话音刚落,只见崔氏和云氏先是一愣,随后目光炯炯的看着燕渤。

  燕渤道:“侄儿侥幸入的夫子法眼!”

  “不错不错,看来咱家渤儿很是优秀啊,哈哈哈……”

  宾主尽欢的气氛中吃了顿宴席,燕洵和燕渤两人聊了一会,便主动告辞了,毕竟堂哥不在,即使是亲戚,那也是外男,不便久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