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从将夜开始日常任务 > 第十章情定大河
 
  燕渤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一觉醒来之时只见天已经大亮了。

  燕渤起身之时已看到墨山山已经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那件透明的玻璃镜子,正在梳妆。

  不知道是感觉到燕渤醒了,还是在镜子里面的反光前看到了,只听她道:“时辰还早,你再多睡会吧!”

  “不用了,在后山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早起!”

  燕渤起身接过丫鬟打的洗脸水,洗了把脸,洗掉了往日妆容,露出了素颜面孔,随后刷完牙后,换上了一身白色文士长袍,一时间整个房间内都看呆了。

  这是燕渤第一次看见墨山山呆住的眼神,对此燕渤很是满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你……这……”

  “哦,因为这副长相容易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一般都是给子稍微画点妆,把自己画的普通些!”

  说完之后燕渤便继续开始画妆,随着一笔笔妆容的落下,燕渤又恢复到了往日的模样。

  新媳妇第一天肯定是拜公婆,不过墨山山很显然省略了这个过程,毕竟她是个“假媳妇”,只是简单的跟燕渤父母在一起吃了顿饭,吃饭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燕渤感觉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尽皆把她当做了自己媳妇,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结果燕渤表面上假装不知道,心里却在偷偷窃喜。

  其它新婚夫妇的日常是怎样的燕渤不知道,但是燕渤和墨山山的新婚日常便是读书、写字,在两人交谈中燕渤“不小心”把《儒家金刚身》的秘籍偷偷默写了出来,记得当时墨山山的表情,先是惊讶,随后又是疑惑,最后是嗔怪。

  自古以来男女之间皆是如此,男的会对于自己喜欢的女孩无理由,无条件的好,尽情的展示自己的才华和魅力,而女方也是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个人吸引,最后一颗心挂在这个人身上。

  两人同身为身符师,自然就有着众多共同话题,在这条路上,燕渤如今已经走的很远,即使是王书圣与之相比也也不如的很多。

  短暂的三天相处后燕渤便以回门的名义送别墨山山,燕渤也乘机离开青河,带着着墨山山去了大河国……

  天启十三年春,公主李渔在吕轻臣的护送下入了渭城,这件看起来不大不小的事吸引了书院后山的大部分目光,夫子和李慢慢远游,燕渤也远在大河国,自此书院五境之上的三人巧合般的尽皆离开了长安。

  大河国,墨池苑。

  墨山山跪倒在地,看着面前的王书圣,尤其听到双方已经拜完堂,夫子还亲自祝福两人后便长叹一口气道:“傻孩子,你觉得夫子会发现不了你是假冒顶替,可他还是送上了祝福,说明夫子、书院乃至唐王皆认可你!”

  “从今以后你便是书院十二先生的妻子,此事已不能更改!”

  “你们分别之际,那位十二先生有没有给你东西?”

  “他给了我一个戒指,说这是给我的谢礼,让我滴血然后佩戴!”

  “哦,你试试看?”

  只见墨山山拿出一枚银光透亮的戒指,戒指上一颗牙晶莹剔透的宝石镶嵌在上面,看起起来格外的显眼好看。

  墨山山滴了一滴血在上面后,随着血液被戒指吸收,墨山山发现她居然感受到了戒指内部的空间,上百立方大小,里面放着一个大箱子。

  墨山山下意识用念力包裹住那个箱子,箱子顿时出现在王书圣和墨山山面前。

  两人皆目露惊奇之色,打开箱子,只见箱子里面最上面是一个盒子,盒子里放着一枚棕色的玉牌,玉牌温暖,握在手里感觉格外舒服,玉牌正面刻着一座漂亮的二层楼字,背面写着墨山山三个字。

  “这……这是书院二层楼的身份令牌!”王书圣只觉的呼吸急促,他年轻之时,就想着能够有幸拜入夫子门下,只可惜这个愿望一只未能实现,未曾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弟子阴差阳错的入了二层楼,真是‘一饮一啄自有天意’。

  箱子里剩下的皆是燕渤的师兄师姐送的东西,大师兄送的一见上好的狼毫毛笔,二师兄送的《古礼》孤本,三师姐送的亲手抄录的簪花小楷,里面记录者数道神符的修行法门,四师兄和六师兄送的是一把亲手打造的符剑,和一套特别好看漂亮的银色护甲,五师兄和八师兄送了一副上好的围棋和棋谱,棋谱里面暗含阵法大道,七师姐则送的是一件漂亮的淡蓝色的裙子,长裙上用者特殊材料的线缝制而成的纹路,组成一个简易的阵法,穿在身上冬暖夏凉,极为舒适,还能抵挡知命以下的致命攻击一次,九师兄和十师兄送的是一本琴谱和一把古琴,琴谱内蕴含着以琴音攻击的法门,十一师兄送的是一些最近炼出来的珍惜丹药,如通天丸一颗、回春丹(大幅度恢复念力)、辟谷丹(可以保证七天内不用吃饭)、十三师弟送的是一本食谱,这不是一本简单的食谱,它是被记录在天书沙字卷上的食谱,上面的每一种美食都有增加修为或提升念力的功效。

  很显然燕渤的众位师兄师姐师弟都是知道和燕渤成婚的是墨山山,所以准备的礼物也是很有自己独特的想法和性格。

  燕渤在大河国都城京都买了一套宅子,住了下来,每日又恢复到了以往的后山那样有规律的日子。

  仅仅三日的时间墨山山便知道燕渤没有离开,而是在京都城买了套房子住了下来,不知不觉嘴角挂起了一抹浅笑。

  第二天一大早,墨山山便偷偷跑下山来,一进门就看到燕渤躺在椅子上,那股惬意劲,一时间有股异样的情绪流转,我在山上患得患失,你却躺的惬意,走过去也不说话,打算一把把燕渤拉起来,自己躺那,结果燕渤手微微一用力,直接趴在了燕渤身上。

  燕渤另一只手搂顺势搂在腰上道:“这是你自投罗网的,怪不得我!”

  “瞎说,明明是你拉……”

  “想好了?”燕渤道。

  “你说呢……”墨山山伸手在燕渤腰上扭了一下。

  “嘿嘿”燕渤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

  且不提这边燕渤和墨山山的你侬我侬,另一边长安城此刻却已经是风起云涌。

  长安城各好几股地下势力本就不满鱼龙帮占据长安城大半的地下油水,如今鱼龙帮又得罪了军部,接着御史张贻琦的死亡更是把这种矛盾激化,甚至亲王李沛言不惜亲自下场警告朝小树,可朝小树照样不给面子,再加上燕国势力,西陵势力的暗中插手,一时间整个长安变的风声鹤唳,暗流涌动。

  对此燕渤放下了大部分心思,先是通知燕氏所有实力不得参与此次事件,随后又派老早燕小五赶回长安,稳一手,如果出现不可控因素,暗中救下宁缺和朝小树。

  如今的燕小五早已成长成为可以独挡一面的大修行者,知命境界的剑修,更是修习了《现在如来经》中武圣之前的所有法门,论战力完全不弱于此时的夏侯和唐,所以现在很多事已经不需要燕渤亲自出手,真正算的上出手的还是刚来长安的那一次,此后燕渤也只是和师兄弟切磋时出过手,其它时间都在安静修行,但是真要论杀人,燕渤自问不比宁缺杀的少,那道分身在秦朝先后参加了上百场战争,战斗经验极其之丰富,甚至有一段时间,燕渤的众位师兄隔着大老远都能感受到身上的那股煞气,最后还是随着三师姐抄写了半年的簪花小楷才压了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