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从将夜开始日常任务 > 第十二章书院日常
 
  “飞舟”事件因为目击者极多,所以一时间传播到整个长安城沸沸扬扬。

  事件的主角燕渤此刻正被冷落在一旁,而墨山山此刻却受到了众位师兄师姐欢迎,如今七师姐正拉着墨山山去说女儿家的私房话去了,而燕渤此刻正在接受二师兄的批评。

  “古语曾言:奢者富而不足,何如俭者贫而有余。”

  “十二师弟,你可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看你这招摇过市的行径,应当是不甚明白,我来为你解释一下!”

  “奢侈者常嫌不够富足,节俭者虽贫穷却有余藏;奢侈者心常常贫困,节俭者的心常常富贵。”

  “严于律己,慎独慎微!”

  ……

  君陌现在打不过燕渤,但是却比以前却更厉害了,稍有不慎,就会被拉过去上一堂古语、古礼课,而燕渤和陈皮皮是这些课的常客。

  一堂接近半个时辰的课让燕渤只觉得,没有二师兄的地方,空气是那么的清新,阳光格外明媚,就连路边的花朵都绽放着笑脸。

  燕渤的飞舟早已被五师兄和六师兄借走了,两人于飞舟的研究有着超乎寻常的兴趣,可他们又怎么知道燕渤已经得到了《蜀山御剑术》,这种可以御剑飞行的耍帅新姿势,尤其二师兄看到这门剑术后往日板着的严肃脸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这直接让在场的众位师兄师姐大为惊奇。

  白驹过隙,时日流逝,转眼已是深秋,寒风来袭,后山的草木叶已枯黄,随着寒风飞舞,这就苦了众位后山学子,在二师兄的带领下开始清扫道路上的枯叶,后山弟子除了大师兄外,其余的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一个逃掉。

  燕渤不由的在心里感叹:“想我堂堂穿越者,更是破了五境入了无距,这等大修行者,本应该怼天怼地对空气,可如今却要在这里打扫卫生,钓鱼,喂养二师兄的大鹅,做饭送饭,种植草药,这完全不是我想要的修行者生活!”

  墨山山的声音隔着老远传来:“燕渤,快来这边帮我扫一下!”

  “好勒!”

  话音刚落,燕渤丢下本该自己负责的地方,瞬间出现在墨山山面前,露出笑脸,随后抡起扫把,一副大干一场,一副我是模范的样子。

  可惜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的存在要帮燕渤一把,只听二师兄道:“十二师弟,你兄长找你?”

  “兄长?燕洵?他找我干嘛”燕渤心中疑惑道。

  但还是先向二师兄行了个礼,随后身形消失,出现在燕洵面前。

  “大哥,你找我?”燕渤道。

  “小弟,走马车我已经备好了,我们边吃边聊!”燕洵道。

  “咦,你这个长安令可是个大忙人,你能主动找我,莫非有什么棘手的事发生了,或许还和书院有关?”燕渤笑道。

  “上车说吧!”燕洵面色严肃道。

  两人上了马车,小三架着马车向着向着悦来客栈走去。

  马车上,燕洵面色严肃战斗把最近发生的事告诉了燕渤。

  五日前,在城南的一个铁匠铺里面的老铁匠被人杀死了,凶手把现场处理的很干净,可这在燕小三这等经过家族特殊培训过(杀人灭口,伪造证据)的人看来简直就是漏洞百出,随后燕洵也留了个心眼,倒也不怎么关注,毕竟死的只是一个举目无亲的老铁匠。

  可是就在昨日一个洞玄境的念师,被人杀死在自家茶室中,凶手虽做了伪装,可还是被小三看了出来,后来昊天道南门观主、大唐国师李青山亲自过问了此事,所以燕洵也不敢不认真对待,偷偷动用家族力量私下查了一下,发现居然是一个明叫宁缺的书院弟子动的手。

  随后简单查了一下这个宁缺的身世,一时半会倒也没查出来,但是死的这两个人唯一的联系就是都跟宣威将军府有关,如果再加上年初死的张贻琦,那么一切似乎又显得合理了,这个名叫宁缺的书院学生是为了给宣威将军府报仇。

  得出了这个结论,因为事涉书院,所以燕洵也有些拿不准,便跑来跟燕渤简单的通个气,顺便商量一下这个事,是个怎样的章程。

  看着燕洵一脸神神秘秘的样子,燕渤笑道:“这个事我知道,那个叫宁缺的学生被我十三师弟救了!”

  “所以这事……”燕洵做了个抹掉的动作。

  “年初,春风亭那夜,我让小五出手保下他,很多人以为是小五和朝小树私交不错,所以前去保护他的,而事实上却是我让小五前去保护的是宁缺,而朝小树只是顺带!”

  “至于原因么,我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那怕这个人犯了天大的错,我都得保他不死,他是绝对不能死的,他死了所造成的后果太大没人能承担的起!”

  “以后关于这个人的事,通通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你也不要过于担心,他这人还不错,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滥杀无辜!”

  “好的,我晓得了!”燕洵道。

  “好了,正事忙完,我们也有段日子没聚了,今天我们去吃火锅?”

  两人在悦来客栈一楼大厅内,一个铜炉支了起来,桌上摆好早已切好羊羔肉,燕小五亲自出手切的薄薄的肉片,绝对薄细均匀,外加一些蔬菜,粉条、配着燕渤任务奖励的蘸酱,拿出一壶烫好的酒,燕渤又觉得人生圆满了。

  在一处荒凉的隔壁滩,大师兄李慢慢正慢悠悠的给夫子做鱼,等了大概半个时辰,夫子终于等到了李慢慢做的鱼,可突然间向着长安一望,只见燕渤兄弟两吃着火锅,喝着烫好的酒,瞬间只觉得嘴里的鱼不香了。

  “慢慢,我们回去吧,今晚我们吃火锅!“

  李慢慢先是应声,随后望向长安方向道:“好的,夫子,十二师弟的那个蘸酱我看就不错,回去问问配方!”

  ……

  一顿火锅吃了一个时辰,才结束,燕洵被燕小三带回了燕府,燕渤则坐在马车车辕上,带着燕小五准备的一大车食材,向着书院后山而去。

  燕渤每次出门有好吃的都会给后山的众位师兄师姐准备一份,从没有一次例外。

  在后山众位师兄师姐的眼里,十二师弟虽然有时候有些胡闹,甚至有些孩子心性,但仍是一个好师弟、好师兄。

  随着马车的到来,众位师兄师姐早已熟练的摆桌子,架烤炉,烫酒,一时间整个餐桌上都是欢声笑语,就连一项注重礼仪的二师兄,此刻也脸色微红,很明显喝了不少。

  酒宴中夫子不知道借着酒劲,还是随口一问道:“那个她究竟是……”

  燕渤也是醉意朦胧,随口一答道:“跟你下棋的对手……”

  “来来来,大师兄我敬你一杯……”

  夜晚,燕渤躺在自己房间内,醉的迷迷糊糊,床前放着一个凳子,墨山山拿着一个毛巾,在床头放的铜盆内简单的洗了一下后,拿起毛巾轻轻的给燕渤开始擦脸。

  燕渤嘴里说着胡话,时而说:“二师兄,我敬你一杯……山山……我……喜欢你……”

  听着心上人嘴里说着的胡话,墨山山只觉的有些羞涩的同时心里甜甜的,世间之情感,喜欢是常态,但是当我我喜欢你时,你也喜欢我,那便是上天的恩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