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从将夜开始日常任务 > 第二十章面见桑桑
 
  昊天道南门。

  李青山道:“知守观那边传来了最新消息!”

  颜瑟:“二先生、三先生踏入了第六境,书院其余几位先生也皆是知命,而还是不弱的知命!”

  “师兄慧眼,如今的书院之强,可称的上当世无敌!”李青山道。

  “看来前些日子书院封山,便是为了让几位先生破镜!”颜瑟道。

  “不过,如今恐怕其它势力不会安分,恐会出现联手逼宫之势”李青山道。

  “那倒不会,有夫子在,他们也只能是小打小闹,昔年夫子斩尽满山桃花,流放观主,西陵底蕴尽出也难以抵挡分毫,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夫子又到了何种境界,更何况如今书院四大弟子尽皆是五境之上其余弟子也皆是知命,夫子能容许别人挑衅,那书院其它弟子呢……”颜瑟道。

  书院,后山。

  枯黄的落叶伴随着清风,漫天飞舞缓缓的落于地上,落在山间的小溪中,后山的那条小溪依旧那么清澈间,流入山下的湖泊,这个湖泊并非自然存在,这是后山众人师兄联手打造的,夫子闲暇或心情好时会到这里来钓鱼。

  天气已渐渐转凉,往年夫子在这个季节都会出去郊游,只是今年却不想去了,因为已经没必要了。

  湖边,夫子、李慢慢、君陌、余帘、燕渤五人汇聚一堂,山下其余的二层楼弟子去准备登山事宜了,燕渤提出锻炼一番诸位弟子独挡一面的能力,夫子同意了,所以此次招生以老四为首,其余人辅助完成这次登楼考试。

  宁缺还是和原著一样登楼了,而书院后山五人此刻的目光不在宁缺身上,而在山脚下的一个黑脸小姑娘身上,一路山路上的所有阵法,不曾有丝毫阻拦直接很轻松的怕到了山顶。

  燕渤道:“还未觉醒,便已如此不凡,天地间的任何规则难以阻碍分毫!”

  夫子道:“这世间能不受所有规则束缚的也只有她了!”

  “她既然已来到人间,这一战将无法避免,而且她极所有规则于一身,杀了她,构建这个世界的规则将会崩溃!”燕渤道。

  “夫子,要不要去见一面”燕渤道。

  “去吧,贵客临门,我们不见岂不是失了礼数!”夫子道。

  也不见夫子有什么动作,五人身形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湖边,在出现之时已在山巅,距离黑脸小侍女仅仅十米的距离。

  看着突然出现的五人,小侍女先是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了一下,随后大喊一声:“鬼啊!”

  摔倒在地边退边喊道:“你们不要过来,我的肉不好吃,你们不要吃我!”

  “桑桑是吧!”燕渤笑道。

  “不是,我不是,你们认错人了!”少女颤颤巍巍的说道。

  “桑桑你不要害怕,我们不是鬼,我是书院后山二层楼的学生,我排行十二叫燕渤!”

  燕渤又指着旁边夫子等人一一介绍道:“这是夫子,这位是我大师兄——李慢慢,这位是我二师兄——君陌,这是我三师姐——余帘!”

  “你是夫子!”不知为何,只见桑桑在听到这句话后,突然脸上布满寒霜,身体发抖,打着哆嗦。

  燕渤快步走到桑桑面前,抬手间耀眼的神辉融入桑桑体内,片刻后桑桑脸上的寒霜消散,又恢复到了之前的黝黑少女模样,仔细看就会发现,少女脸色不仅仅寒霜消散,脸色还带着一丝甜甜的笑容睡着了,好似坐着什么美梦一样。

  “她大概很久都没有睡的这么舒服了,我刚刚看了,印记留在她体内,已经融入骨髓和血脉,甚至灵魂都被渗透了,已无法抹去,将来苏醒是必然!”

  “罢了,将来之事,自有将来头疼,此刻她只是一个少年的小侍女女!”夫子道。

  桑桑做了了很美很美的梦,梦中她和她家少爷宁缺,在长安城挣了很很多多钱,宁缺成了夫子的亲传弟子,买了套大房子,后来还把老马接来了,宁缺娶了她为妻,只觉的日子过很开心。

  入秋一个月了,后山的山道上操带着浅绿色的枯黄的咋草密布,一个个登山的学子站在台阶上正缓步前行,平时很随意一个普通人都能登上的台阶,此刻登山的学子人却一个个咬牙一步一步的向上挪,仿佛身上带着无穷压力。

  宁缺站在台阶上看着前后五米之内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大雾,他已经爬这个台阶爬了好久了,久到他已忘记时间,只是凭借着一股坚韧的意志再爬,因为他明白,只有成为夫子的弟子,他和桑桑的命才不会如草芥一般任人打杀,才有可能为将军府满门报仇。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宁缺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他出现在一座柴门前,柴门口只站着一个人,宁缺认识他,燕国的隆庆皇子,名满西陵的光明之子,在宴会上要抢夺桑桑的仇人。

  隆庆看着面前的柴门道:“没想到一个区区不惑境的废柴居然能走到这一步,真的是令我有些写些意外,不过你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这个柴门上写字,非洞玄境不能书写!”

  隆庆说完也不等宁缺回答抬手虚空以天地元气为墨,以念力为笔,写出一个“争”字,君子不争。

  柴门缓缓打开,隆庆走了进去,随后柴门再次关上,宁缺看着柴门上的君子不___,陷入了沉思……

  后山,桑桑再次醒来之时便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房间的床榻上,身上还盖着被子,房间内一个身穿蓝色长裙的女子正坐在离床榻不远的书桌写字,这个女子气质很是娴静,桑桑想象中的大家闺秀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丝乎是对于桑桑的苏醒有些察觉,只听蓝色长裙女子道:“你醒了,感觉好点没?”

  桑桑心道:“声音真的很温婉动听,而且模样气质皆是上佳,我要是有这样的气质,那少爷肯定再也不会叫我‘黑丫头’了吧!”

  “谢谢,我好多了,从来没有睡的这么舒服过,我这是在哪?”桑桑道。

  “书院后山!”蓝色长裙女子道。

  “书院,遭了,我要去找少爷”只见桑桑从床榻上起来,穿起鞋就要往外跑。

  “你要去找宁缺?”蓝色长裙女子道。

  “你认识我家少爷?”桑桑道。

  蓝色长裙女子没有回答直接道:“我带你去吧,哦对了,我叫墨山山!”

  墨山山带着桑桑只往柴门而去,此刻宁缺早已过了柴门,并先隆庆皇子一步苏醒了过来,成功的登上了二层楼,并得到了众位师兄的恭贺,正是人生得意之时,可惜没得意多久便晕倒在地。

  书院前院,颜瑟大师正在闹腾,书院大先生亲自前去接待,最后得到了一个让颜瑟大师满意的答复,而后大笑而去。

  后山的湖边,燕渤正在练一套拳法,夫子等其余几位弟子在观看,只见燕渤这套拳法看起来很慢,却抬手间一个阴阳鱼图的虚影在周身旋转,甚至到后来天空开始发生变化,一会变得漆黑的夜空,一会又亮如白昼。

  “不错不错,掌握光明和黑暗规则之力起码有五成了,不过接下来想要继续掌控规则之力会变得越来越缓慢,快则数年,慢的话就难以估量了,有可能百年,也有可能千年,也有可能终身都……”夫子道。

  “谢夫子指点”燕渤道。

  “修行上你走的很快,走的很稳,我便不再多说什么了,不过也不能光顾着修行忽略了身边人,你虽性格孤僻,待人真诚,但却容易忽视身边人的想法,这一方面你要戒骄戒躁,往后每日清晨随山山去抄写冰心诀一个时辰!”夫子道。

  “是,弟子遵命!”燕渤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