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从将夜开始日常任务 > 第二十二章茶与酒
 
  燕渤和墨山山两人院子在燕氏庄园的东方,是一座独立的三进院子,占地面积足足近四千平方米,相当于一栋独立的别院,院子内的建筑仿照墨池苑建造,外加上一点南方园林设计,整体院落显得幽静、大方、美观。

  外表是这样,可里面看起来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完全现代化的装修,明亮的灯光,柔软床垫和沙发,客厅里还有一个巨大的电视机,提供电源的是一个来自m行星的新型核能电池,据说里面的电量可以使用一百年。

  一走进房间燕渤就把自己扔到了床上,只觉的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

  另一边的墨山山直接去书房练字去了,她的生活很规律,每天必须练字,这已是她生活的必需品,尤其燕渤把她眼睛治好以后。

  一阵胡思乱想之后燕渤睡着了,或许是最近太累了,所以这一觉燕渤睡的格外的舒服……一间明亮的病房内一个中年人躺在床上,中年人剑眉星目,虽然躺在病床上,但是身上已经流露出一种长期居于高位的气质。

  “哒哒哒……”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来由远及近,随着声音越来越清晰,直至最后停于燕渤的房门前。

  “进来吧!”燕渤道。

  进来的是一个年轻貌美,气质极佳的女子,女子看着燕渤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燕总您……”

  燕渤抬手打断了她的话道:“我什么情况,我知道,你不用瞒我了!”

  “你是我的秘书,是我最亲近的人,这些年我一直忙于工作,很少估计儿女私情,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女人,我的资产除了捐掉的剩下的房产什么的我都留给了你……好好活着……”

  燕渤絮絮叨叨的说了半个小时,直到女子跑了出去……

  三天后燕渤……

  而那个气质极佳的女子三天后……

  殉情,一个很古老却有很年轻的词,古老是因为它传承久远,新是因为它在如今现实世界也存在。

  大河国,王书圣抱着一个女婴上了墨池苑……

  所有的一切被燕渤以一种上帝视角观看着,他看着那个女婴长大,看着她会走路,会说话,会写字,直到她某一天为了救她的师姐嫁给了自己……

  傍晚燕渤醒来过来,发现了在床边坐着的少女,也是他的妻子墨山山,前世今生唯一的女人,燕渤起身,不由自主的将少女拥入怀中,只觉的十分的安心。

  次日清晨燕渤搂着怀中的佳人,心道:“成家了,不能再和以前一样了!”

  没错,昨晚二人圆房了,为此燕渤准备了一份蜜月旅行,不过在走之前,燕氏宗族之事也该处理了。

  上午燕渤和父亲谈论了一上午,下午燕渤和墨山山离开了,不过整个燕氏族人却动了起来,燕氏一族无论旁系还是直系得到了一个宗族下的命令,今年除夕之前不管任何原因,所有族人都必须赶到燕氏庄园,违者逐出家族。

  宽广的一片树林中,树林并不茂密,甚至有些宽广,看着周围杂乱的脚印,就会发现这里最近应该有好多人路过。

  不过这些并不能影响到燕渤和墨山山,二人坐在豪华马车内,燕小五架着马车顺着脚印向着林子里走去,一路上透过马车上的窗户,燕渤看到周围树木有很大一部分是杏树且杂草丛生,只有中间马车走的这一条道没有杂草,只有稀稀疏疏的几颗树木。

  “小五,我看旁边树上有杏子,你摘几个尝尝”燕渤道。

  “好的,少爷”燕小五这次能跟燕渤出来他很高兴,毕竟修行有成一直却在看守着长安城的店铺,早就无聊的透顶,最关键的是上次燕渤出门没带他,这让他一直抑郁了好多天,还以为自己哪做错了,所以这次一听燕渤要外出立马要求带着他,燕渤想了想,带着也好能帮忙处理一些琐事。

  五米高的树木,燕小五轻轻一跃便身若立于树梢上,那树梢只有小拇指粗细,可燕小五立在上面树梢却连一丝弯曲都没有。

  仅仅几个呼吸燕小五便摘了一大堆,随后在树梢上一点,身影便已消失在树梢上,一盏茶后,燕小五带着洗干净的杏子回来了,拿进马车放在桌子上的果盘里。

  这辆马车外表看起来和普通马车一样,实则内有乾坤,里面比外面宽广近三倍,一条特制的长方形桌子摆在正中央,两边是两条长长沙发,即可以坐也可以躺在着休息,最重要的是,随着马车走动,桌上的茶杯什么的丝毫不曾晃动,茶杯里的茶水也稳稳当当。

  燕渤拿起一个杏子递给墨山山道:“此次出来,主要以玩和度蜜月为主,其它事看不顺眼帮一下就行!”

  “听你的,不过貌似我们好像闯入别人的集会”墨山山道。

  “那我们顺便看看热闹!”燕渤笑道。

  燕小五架着马车停了下来,只见前方有上百个身穿补丁的叫花子站在林子中,还有三个妙龄少女,两个大汉,一个少年书生。

  林子最中央有一个麻衣大汉立在那边,身上插着四把刀,却仍然面壁改色。

  看到燕渤等人的到来,拱手道:“几位是?”

  只见燕小五拱手道:“我家少爷和少夫人今日出游,误入贵方集会,还请海涵!”

  “无妨,三位轻便!”麻衣大汉道。

  燕小五把马车停好,从马车后拿出一块毯子铺在地上,又拿出两把长椅一个茶桌放在毯子上,才走到马车旁道:“少爷,少夫人已经准备好了!”

  燕渤踏出马车,看向场中众人,向着麻衣大汉拱了拱手,随后牵着墨山山下了马车,两人衣着华贵,穿在身上显的风神如玉,外加燕渤上嘴唇留了些胡须,如此倒显得格外稳重。

  燕渤带着墨山山做在旁边椅子上,燕小五则把泡好的茶水,又一本书籍拿了过来,递给墨山山,随后便站在两人身后不动了。

  在场众人也不是傻子,一般人见到他们这些“武林人士”哪一个不战战兢兢,而燕渤三人却丝毫不在意,还稳当当的坐于一旁,一副看戏的心态,很明显有所依仗。

  燕渤撇了一眼场中一时间冷场的众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在燕渤揭开茶杯盖子的一瞬间,一股茶的清香之气袭来,离燕渤近的几个人只觉得头脑一时间清晰无比,好似大梦初醒之感。

  “清香袭人,真是好差,即便是在大理我也不曾见过这等好茶”段誉喃喃自语道。

  “不错,有些见识,小五给这位段公子泡杯茶吧”燕渤笑道。

  “对了,给乔帮主倒杯酒,此二人还算不错倒是有资格喝我的茶和酒”燕渤道。

  燕小五泡了一杯茶递给段誉,段誉接过茶后道:“多谢这位先生!”

  乔峰看着一小杯酒道:“虽然少了些,但还是多谢这位先生,下次我请你去松鹤楼喝个痛快!”

  两人从始至终没有怀疑燕渤会不会下毒,皆是一饮而尽,只是在两人喝下的瞬间,却呈现不同的态势。

  段誉在喝下去的一瞬间,只觉得的头脑清晰无比,往日难以弄清的武学典籍,在这一刻都通通而解,甚至把近几日所见过的所有武学招式,还有在大理见识过的所有武学,在这一刻融汇贯通,一时间周身气浪滚滚,体内真气龙虎交汇一举踏入了先天境。

  另一边乔峰和下那杯酒后,只觉得一股磅礴药力不断的滋养着周身筋骨,身上的刀伤随着不断的愈合把刀推出伤口,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刀掉在地上,身上的伤口痊愈,但是药力却只消耗了一成,乔峰不敢怠慢,立即盘膝而坐,一时间周身磅礴的真气翻涌。

  “小五给他两暂时护法吧”燕渤道。

  “是,少爷!”燕小五应声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