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从将夜开始日常任务 > 第二十九章东邪(一)
 
  燕渤走在前面向着客栈前院走去,燕小五则把马车停到边上后,卸下黑子,栓到一个干净的马厩旁道:“黑子,你先歇着,饭点我再过来!”

  黑子打了一个响鼻表示说“知道了!”

  墨山山看着院内盘膝而坐几人对段誉道:“受了不少苦吧!”

  “师娘,受苦到没有,就是被人用毒一下全给放倒了,感觉很少丢脸,给老师丢人了,我要不是机缘巧合下得了百毒不侵之体,现在也……”段誉道。

  “知道丢脸就好,这次的事就当得了一个教训,不过这顿罚你们是躲不掉了”墨山山道。

  “我们给老师丢脸了,挨罚是应该的”段誉道。

  晚饭之时,燕渤看着自动跪倒在外面的五人道:“起来,过来吃饭!”

  “弟子不敢,弟子给老师丢人了,弟子……”萧峰道。

  “丢人没事,我不怕丢人,只要不要把小命丢了就好,从明天起让小五给你们特训一个月”燕渤道。

  清晨,燕小五带着五人租了一个大宅院,据说是以前一位将军的府邸,宅子较为宽广,里面有一个宽广的演武场,正好可以用来给五人特训打基础。

  燕小五租下院子后,招了几个仆役,用于打扫庭院,随后便开始了对于五人的特训。

  燕小五拿着五个橘黄色的腰带递给五人道:“这个是重力腰带,用于锤炼肉身负重,里面含有阵法,开启的瞬间宛如背负一块大石,腰带上有调节的数值的机关,你们这个黄色腰带最低负重一斤,最高负重一万斤!”

  “从今以后,你们无论吃饭,睡觉或者干其它事都要负重,直到这个腰带对你们完全没有作用!”

  “第一天对你们仁慈点,两个丫头一人负重十斤,至于你们三个,萧峰负重三十斤,段誉和郭靖没人负重二十斤!”

  “放心,不会对你们的身体造成伤害的,中午饭少爷亲手做,晚上的药浴也是少爷亲自配置,为了给你们打基础,少爷可是下血本了,千万不要让让少爷失望,否则逐出师门!”

  上午五人负重扎了一个时辰的马步,即使几人都是习武多年也觉得腰酸背痛,关键是某个黑心监工不让他们使用内力,最后导致一个个都瘫倒在地上,也不管脏不脏了。

  午饭之时,既然来到客厅,只见桌子上没有想象中的鸡鸭鱼肉香喷喷的大米饭,只有一个小碗和一个直径四十厘米的小铁锅。

  “老师,这是不是少了点”萧峰咽了口吐沫道。

  “里面炖了一只鸡,这个只鸡的价格呢大概是上十万两黄金,且有价无市,外加几种当世没有的几种珍惜灵药,估计得值上数十万两黄金”燕渤道。

  五人咽了口唾沫,一个个坐在凳子上不在说话,只是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口锅。

  一会墨山山也来了之后,燕渤揭开锅盖,顿时一股浓郁的生命精气泛着七彩霞光铺面而来,在虚空中华做一只七彩凤鸟,好在燕渤提前布置好了阵法,这才没有让这股精气四散。

  燕渤给五人没人盛了一碗汤,三块骨肉,给墨山山盛了四块,给燕小五盛了七块,给燕渤自己则盛的很随意,对此墨山山和燕小五两人早已习以为常,没有多言,直接端起碗开吃,五人看到其它人没有多言,也就蒙头开吃,刚咬了一口肉下去,顿时一股浓郁的生命能量出现在胃里,顿时只觉的一股饱腹感传来。

  “这只鸡经过天材地宝的加持,如今能量太过庞大,你们边吃边炼化,一碗汤三块肉是你们的极限,否则必将爆体而亡,好好跟着小五修行,不要让我失望!”燕渤道。

  “弟子拜谢老师”栽培五人起身给燕渤行礼道。

  “好好吃饭,炼化能量,强化肉身,把基础打好”燕渤道。

  磅礴的能量炼化强化肉身,而炼化肉身最好的途径便是练拳,增强底蕴。

  “夫君,这样练会不会着急了些”墨山山道。

  “他们都是在这个灵气地下的世界,先天底蕴上就比别人差太多,我现在做的也不过是给他们增加底蕴,我的弟子将来必定不弱于那些强大世界的天骄!”燕渤道。

  “那我也明日随他们一同修行吧,作为你的妻子,我也不能给你丢人”墨山山道。

  “行,我陪你”燕渤道。

  修行的日子过的很快,不过外界也开始风起云动,当世五绝之一的西毒欧阳锋被人捏死在太湖里,被一打鱼的渔夫发现,随后上报太湖水盗,最后落在陆乘风面前,陆乘风正在头疼之时,发现自己师尊带着梅超风突然驾临归云庄,询问关于欧阳锋之死之事。

  作为太湖周围的地头蛇,陆乘风也不负众望,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查到了燕渤五人身上,只不过没有目击证人见到欧阳锋被杀的情景,也没有物证,只是怀疑,因为确实有人看到欧阳锋和萧峰五人起了冲突,并向五人下毒了,但是现在欧阳锋死了,五人却活着。

  随后偶然一次,陆乘风查到了黄药师让他查的小师妹的踪迹,也在这个院子里,这就让黄药师坐不住了,不过黄药师不是鲁莽之人,相反还聪慧异常,只见他先让陆乘风派人以他的名义给燕渤五人下了拜贴。

  燕渤看了看拜贴道:“交给峰儿你们五人自行商量处理,我就不见了!”

  夜晚,归云庄内灯火通明,黄药师和陆乘风坐在归云庄大厅内,一盏茶,一盏茶的喝着,手中拿着不知名的闲书,往日还能看进去的书籍此刻却是兴致缺缺,心中的焦急难以掩盖。

  直到一个下人跑回来道:“老爷,有一个自称您师妹的女子把一封信交到了门房手中,说您看完信后自然该知道明日该如何应对!”

  黄药师上前夺过手中信后,仔细端详,字数并不多,只有三页,不到十息时间便已看完,看完后递给陆乘风,随后便起身坐在刚刚喝茶的地方继续端起一盏茶,只是此刻那只端着茶杯不断颤抖的手证明此刻他的心并不平静。

  信上黄蓉说道:“老师明日不来,来的是三个师兄,西毒被‘五叔’随手捏死,其中大师兄和二师兄是百年前的宋人,被老师以大神通带到如今这个年代,老师仅仅教授了她一月,便可以堪比当今五绝,关于娘亲的事,她也问过老师,说如果肉身不损的话,将来或许有望复活!”

  对黄药师来说,他这一生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黄蓉,一个是他已故的妻子——冯衡,尤其第二个是他毕生的遗憾,让他痛苦了半生如今得知有复生的希望,此事或许对于别人来说匪夷所思,但是黄药师号称“东邪”,离经叛道之事,他做的不少,更何况,此事由蓉儿再三保证,对于别人可以怀疑,对于自家女儿他还是信的,知道这事的轻重,后面是关于她三位师兄的介绍,尤其关于郭靖的介绍用了整整一页,这让黄药师心中已有了些猜想。

  “乘风,你明日下令,吩咐你太湖势力传遍整个江湖,桃花岛岛主有令,所有桃花岛弟子一月之内赶赴归云庄,否则视为师门叛徒,格杀勿论!”黄药师道。

  “师傅的意思是想给师妹撑腰?”陆乘风道。

  “古语有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些事需提前做好打算!”黄药师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