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从将夜开始日常任务 > 第四十章宁缺和桑桑
 
  大唐,长安城。

  宁缺和桑桑走长安城宽广的街道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流一时间觉得有些茫然,因为前些天唐王给宁缺一封信,夏侯写的——绝笔信。

  信中交代了他当年为何要屠戮林光远满门的前因后果,并言之如果他再来一次,他依旧会那么做,宁缺当即找到了卫光明对峙,得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到了这时,宁缺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怪夏侯?怪曾静?怪卫光明?”从每个人的角度来说都没有错,林光远一门只是为曾静挡灾了。

  看着身旁一脸担心自责的桑桑,宁缺摸了摸桑桑的头道:“你不要多想这些事你只是个受害者?你现在感觉如何了,还冷么?”

  “十二师兄把龙珠给我吃了后好多了,而且因此我体内的昊天神辉也增长很快,如今已有了堪比知命境的程度?师......他说我的天赋万古无一,只需要一年的时间我便能超过他!”桑桑道。

  “哼,他说的话你也信,我带你去见见夫子和十二师兄,让他们再给你看看,别被那老家伙坑了!”宁缺道。

  “也好!”桑桑道。

  宁缺看着身旁那个渐渐变得越来越聪慧的小侍女,心道:“她也长大了,越来越成熟了,越来越懂事了,不再是那个只要三十粒葱花的酸辣面片汤就能开心一天的小侍女了!”

  “也罢,虽说他该死,但为了桑桑他可以放他一条生路,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宁缺心道。

  “我让少爷为难了,倒头来害死少爷全家的是我的亲生父亲和师傅,我既不想亲生爹娘死,也不想少爷不开心,我该怎么办?或许夫子和十二先生能给我一个答案!”桑桑心道。

  书院后山。

  燕渤系着一个白色的围裙,站在厨房里给墨山山做午饭,孕妇的特定套餐,这种既要控制量,又要营养丰富的食物,燕渤选用的食材皆是灵材,用这些灵材烹饪出的美食,既好吃又美观,最重要的是量小营养丰富,不至于出现因为营养不够而暴饮暴食伤害身体的情况。

  墨山山躺在燕渤特质的孕妇躺椅上,上面铺着柔软的垫子,身上盖着一层毯子,坐在一颗燕渤移植来的菩提树下看书,整个人显得格外的清闲,前两天王书圣和她的几个师姐来看她,说了些墨池苑的琐事和安排情况,让她安心了不少,如今已满七个月,肚子也大了起来,可不敢有丝毫惊动,好在燕渤待在身边寸步不离的照顾,身体康健到目前为止不曾出现丝毫差错。

  宁缺和桑桑两人走进后山燕渤的住所,就看到墨山山躺在躺椅上看书。

  “山山姐!”桑桑快速的小跑过去。

  “桑桑,宁缺你们怎么来了?”墨山山道。

  “我来找十二师兄,他人呢?”宁缺道。

  “在厨房呢,你等会,我们刚好一起吃饭”墨山山道。

  “嘿嘿,他们今天可吃不了我做的饭”燕渤提着食盒走了过来道。

  “哦,这是为何?”墨山山道。

  “心有郁结,吃再好的美食也是暴天谴物”燕渤道。

  “师兄,你都知道了”宁缺道。

  “嗯,桑桑,今天你和宁缺的午饭交给你了,就做那道酸辣面片汤!”燕渤道。

  “是,师兄”桑桑道。

  “宁缺去帮忙吧!”燕渤道。

  宁缺拱手,随后跟着桑桑去了燕渤的厨房,桑桑开始和面,宁缺生火烧水,此刻他从另一个视角看到了那个跟他相依为命的小黑丫头,想起曾经在渭城的点点滴滴,一碗酸辣面片汤,却做哭了两个人。

  两人端着面片汤出来时虽然眼睛通红,可脸上的愁云早已消散,两人皆是一脸笑容。

  燕渤道:“想来你心中已有答案,不需要我再多说什么!”

  宁缺和桑桑齐身行礼道:“此番多谢师兄指点!”

  燕渤抬手轻抚道:“不必,你们自己想清楚就好!”

  三人一孕妇在吃完午饭后,宁缺带着桑桑去拜见了夫子,求的夫子为他们二人证婚两人的婚礼,如此二人倒也算得上圆满了。

  ......

  天启十五年,八月十四,长安城。

  宁缺和桑桑站在北城门口向着北方眺望,好似在等待着什么,能让两人亲自等待的很明显是对于两人来说是重要人。

  城门口的士卒也对于宁缺和桑桑的身份早已知晓,十四先生和光明之女,两人成婚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昊天世界,西陵更是派遣光明和天谕两大神官亲自前来坐镇,以示对光明之女的看重。

  事实上整个昊天世界都知道,自从书院先是十二先生以大神通斩龙,随后剩余十几位先生出动,斩讲经首座,废观主,覆灭了悬空寺大部分有生力量后,在这片昊天世界书院后山代表了绝对的无敌,宁缺从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书院的意志,此番西陵的示好也在情理之中。

  “哒哒哒”

  沉重的马蹄声自官道而来,带起大片尘土,只见来者皆穿一身破旧皮甲,甚至有的连皮甲都不全,可就是这群皮甲不全的近千骑士,身上带着厚重的煞气,让城门附近的百姓面色发白后退,而城墙上夜架起了床弩。

  宁缺和桑桑二人身形带起片片残影向着近千骑士而去,一边走边喊道:“老马……老马……”

  城门口的守卒道:“都放下,都放心,是十四先生亲近之人,什么眼神……”

  “吁吁吁!”

  随着一阵急促的呼唤声,数千骑兵停了下来,无一掉队。

  老马道:“宁缺,桑桑!”

  “真的是你们,这几年不见,当年的小黑丫头变白了,这长安城的水就是他娘的养人!”老马大笑道。

  宁缺笑道:“老马,此番你们来了,就不要再回去了,我已求的陛下同意,以后我给你养老!”

  老马下马抱着宁缺笑道:“放心,你就是让我回去,我也回不去了,陛下已派人在渭城修建了一个大的城池,而且渭城周围方圆万里的马贼皆被镇北军肃清一空,如今就是回去也没事干!”

  “走老马,我带你回我在长安城的家,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而且陛下特许你不用去述职了”宁缺道。

  “不去述职,为什么?”老马疑惑道。

  “桑桑!”宁缺道。

  只见桑桑从袖口拿出一道明皇色的圣旨递给老马道:“你自己看!”

  “特许,渭城骑兵,愿意退伍还家的还家,不愿意者皆归宁缺统领,今后不在算朝廷军卒!”

  老马面色严肃道:“这是什么意思?”

  宁缺道:“今后,众位兄弟如若还有家者,我宁缺和桑桑发放每人二百两白银,让众位兄弟还家,如若没有家者,今后众位兄弟跟着我,我愿为你们每人建一个家!”

  老马一脸惊讶道:“你发财了?”

  宁缺道:“没有,不过这上千骑兵一人二百两,也就二十万两白银,虽说我哪不出来,可我找我十二师兄、十三师兄借点还是没问题的,毕竟这点对他们来说是九牛一毛都算不上,这点也就我山山师姐的几顿饭钱!”

  老马笑道:“看来你小子真是出息了,说说吧,接下来咋安排我们!”

  宁缺面带严肃道:“我和桑桑今后会接管昊天道南门的部分势力和将近八成西陵的势力,劳烦众位兄弟今后做我和桑桑的近卫!”

  老马伸出手按在宁缺额头上,又摸了摸自己的,说道:“不烫啊,怎么说胡话呢!”

  宁缺严肃道:“老马,我没有开玩笑!”

  “一月后,浩然道宗成立,西陵和南门作为一部分,成为隶属于浩然道宗的势力,由我和桑桑统领,此事已经过光明大神官、天谕大神官、南门观主、颜瑟大师商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