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综影:从甄嬛传开始撕碎女主假面 > 第47章 墨兰-47
 
“六郎,母亲原也不愿多想,只是手上有证人,证实了这件事,母亲不得不怀疑她当初嫁进我们梁家的初衷啊。”
吴大娘子对着梁晗苦口婆心,这个孩子最是让她不放心,胸无大志不说,心思还过于单纯,若是被有心之人挑唆,等她百年以后,他可怎么办。
现在必须要为他找一个靠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还有哪个靠山比皇上更靠谱呢?
只是现在他的大娘子得罪了皇后,自己必须要为他多加谋划。
“母亲......”
梁晗看着吴大娘子,以前养尊处优的她如今看来已经有了白发,躺在床上,看起来有些脆弱,不似之前意气风发的样子。
梁晗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那个伯爵府的公子,以后家中的一切都要靠自己撑起来,虽然自己有一个庶兄已经入仕,但是母亲一向不喜欢那个小娘,到时候这个庶兄不给自己使绊子都是心善了。
“六郎,你要争气啊。”
梁晗看着吴大娘子的样子,心思微动,缓缓点头,现在就算他如何不想,也只能靠自己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厮来报说盛府来人了。
“正要找他们算账呢,就来人了,这下可好,一起算账。”
吴大娘子恨恨地说道。
小厮来了之后,就把盛府的决定告诉了吴大娘子和梁晗,两人对视一眼,联想到刚刚那份旨意,都觉得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等小厮走后,梁晗使了些银子,派下人去仔细打听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盛府连脸面都不要了,也要把这个女儿剔除族谱。
一旁的吴大娘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是也没有说话,这是她的猜想,若是没有证据就宣之于口,那就是污蔑君上,这可是大罪。
梁家就此沉寂下来,但是汴京之中,却传的沸沸扬扬,毕竟永昌伯爵府虽然说不上什么显赫,但也是贵族,现在一下子变成白身,倒是让一群人很是好奇。
一些有些手段的,也开始打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让皇上这般震怒。
多番打听之下,很快,盛府六姑娘被逐出盛家,族谱除名的消息就开始慢慢流传出来,虽然盛明兰名声不怎么样,好歹也是皇后的亲妹妹,又嫁给了梁晗,也勉强算个人物。
如今突然有了这个变故,这不得好好打听打听。
实在是如今汴京之中,太过于无趣,锦衣卫监察之下,谁敢乱说话,这个可是一头撞了上来。
各朝各代都不缺吃瓜的人,高门贵妇尤其爱吃瓜。
在朱标的有意纵容之下,一群人很快查到了事情的始末,都有些瞠目结舌,这盛明兰也太大胆了,敢拿着小皇子做筏子,不过为何要这么做呢?
这天,朱标正在上朝,明明没有什么大事,经过这些人的吵闹,看起来都像大事。
这个时候,梁家押着盛明兰带着一个妇女敲响了登闻鼓。
登闻鼓一响,必有冤情。
整个朝堂听见后,都不约而同停下了争执,如果有什么大事,谁愿意在这揪着小事不放啊。
如今好不容易有人敲了登闻鼓,这不赶紧吃个瓜先。
“何人敲响登闻鼓?还不去看看。”
有了朱标发话,太监自然不敢耽搁,三步并作两步,快步出去,没有一会人就回来。
“回皇上,是、是前永昌伯爵府梁家。”
太监的话一出,朝中大臣议论纷纷,很多人把视线放在盛紘和盛长柏身上,这前永昌伯爵府和盛府之间,若是没有那桩事情,可以说是同气连枝,如今事发,也不知要怎么面对喔。
“梁家,梁家为何敲响登闻鼓?把人带上来吧。”
有了朱标发话,太监才把人带上来,盛紘瞄到那个跟着的妇人,瞳孔微微收缩,心跳开始加速。
这人是怎么被梁家找到的?虽说自己之前已经处理好了,但是有心之人去查还是能查到,若这件事真的爆出来,墨兰能救自己吗?盛家要怎么办?
盛紘心中不断纠结着,身子微微有些发抖。
“皇上,民妇要状告盛明兰,不孝不悌,杀死亲母!”
此人正是卫小娘的嫡亲妹妹,卫娘子。
盛紘听见之后,反而暗暗舒了一口气,苛待妾室的名声可不好听。
“弑母,这个罪行可不小,你可有证据?”
就连朱标都感叹,这盛明兰当真是什么都敢做,就连弑母这种事情都做出来,也是够狠心的。
“盛卿,这卫小娘是你的妾室,你应当是最了解的,你把事情前因后果仔仔细细说来。”
“回皇上,卫小娘约家中突遭变故,卖身进入盛府的,进府之后先是诞下明兰,后又怀上,大约在七八个月的时候......”
盛紘说道这边,看了一眼卫娘子和盛明兰,继续说道。
“卫小娘想要明兰去老太太膝下,明兰不愿,就与卫小娘起了争执,引发卫小娘早产。”
盛紘说到这边,可以说是自曝家丑,朝臣之中也开始议论纷纷,看向明兰的眼神带着一些轻视。
“卫小娘早产后,幸亏家中有大娘子坐镇,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也坏了身子,当时微臣尚在泉州,家中也小有薄产,想着好歹是条人命,仔细将养着也就罢了。”
盛紘这一波把自己放在了道德制高点,表现出一副善良的模样。
“后来微臣升官,来到汴京,汴京人参贵,虽如此,微臣的大娘子也保证了每两日都有参汤给卫小娘吊命,虽说不能好转,但也是保命。”
盛紘帮王若弗在众位大臣和朱标面前狠狠刷了一波,现在听了,谁不得说一句好主母。
这就是盛紘的目的,只要盛家的名声越好,那盛家的前途就越好。
“过了段时间之后,卫小娘身体突然就败了,当时也请了名医,说是身子亏空太厉害,微臣的大娘子还以为是自己的原因导致的,还自责了很长一段时间。”
盛长柏也在旁边帮腔,“回皇上,家母当时日日自责,说都是自家家底太薄的缘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