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综影:从甄嬛传开始撕碎女主假面 > 第19章 如懿传19
 
弘历从阿箬那边得到消息,太后这是有把柄递给自己,弘历想着这是个好时机,能够把太后在前朝的势力一网打尽,尤其是慎郡王,他的福晋是太后一母同胞的妹妹。
仗着这个关系,对弘历指手画脚,弘历已经忍了很久了,现在若是能够趁着这个机会,清理一波,也是好事。
弘历压下心中的想法,只是陪着阿箬干些琐事,看着阿箬在烛火下绣着花,岁月静好,莫不如是。
“阿箬这是绣的什么?”
“是臣妾的帕子。”
弘历听了,剩下的话被堵在嘴里,说不出口,他以为是送给自己的香囊。
“阿箬还从没给朕送过东西呢。”
弘历的语气中有些淡淡的酸味,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这是他说的。
“那臣妾就给皇上绣一个,皇上等着就是了。”
阿箬听见弘历的话,头都没抬,直接就说道。
没成想弘历拿下她手中的绣绷,转过她的身子,深情的看着她,“阿箬,朕想要的,是你的心意,不是你的敷衍。”
看着弘历的双眸,阿箬有一瞬间的失神,这眼睛还挺好看。
听着弘历的话,阿箬觉着有些可笑,这皇家之中,哪有真心可言,无非都是看上了权势、地位、美色。
各取所需。
“送给皇上的,自然是臣妾的心意。”
嘴上哄着谁不会呢,阿箬也只是为了自己的任务罢了。
承乾宫中温情脉脉,可是甄嬛是那么容易就妥协的人吗?自然不是,她首先想到的就是找一个人分阿箬的宠爱。
她之前就有这种想法,不过是为了对付如懿和皇后,把后宫的水搅浑,她才能获取更多的利益。
“福珈,南府那边都准备好了吗?”
“太后放心,都准备好了。”
甄嬛闻言这才稍稍放心,皇上爱中美色,那就找个容貌盛的,放在边上,就不信皇上能忍得住。
“这男人啊,都是好美色,先帝如此,新帝也是如此。”
南府那边得了太后的旨意,挑中了白蕊姬,就等着时机合适,进献给皇上。
次日一早,阿箬不是很想去请安,开启了日常赖床模式,但是谁让她有两个尽心尽责的好宫女呢,才到时间就叫起了。
“主儿,还得去给皇后请安,这可晚不得啊。”
蝉花在一旁看的着急,主儿怎就这么喜欢睡懒觉呢,难道是之前一直没有什么觉睡?
脑补大师开始她的脑补,也不知道有几分真假。
就是现在不知道主儿是怎么回事,如今满宫之中,都不喜欢自家主儿,明明是这么好的一个人,若是不去向皇后请安,这满宫之中还不知道要怎么说呢。
“不去,我不去。”
阿箬小脾气上来了,凭什么自己要去向皇后请安,自己走的明明是宠妃路线,“统子,都用了这么久了,弘历还没完全爱上我吗?”
“箬箬,差不多了,差不多再有个十几天就行了。”
“可是我不想等了,现在寒冬腊月的,我一点都不想去向富察琅嬅请安。”
“其实按照现在的进度,你不去向皇后请安,弘历也不会说什么,毕竟都用了这么久了。”
得到系统准确的答复之后,阿箬就懒懒地对着蝉花说道:“蝉花,你去皇后那边告个假吧,今儿个我就不过去了,就说我病了。”
蝉花看着自己娘娘实在是不想起的模样,就给阿箬掖好了被子,退了出去。
“蝉花,娘娘还是没起吗?”
“没有,娘娘说今儿个她病了,不能去向皇后娘娘请安。”
青枝听后,只是略微思索,就说道:“你去向皇后娘娘禀告,我去太医院找个小太医。”
弘历下了早朝之后,王钦就来回报,“皇上,今儿个珍嫔娘娘请了太医,说是身子不舒服。”
弘历听后,脸色大变,“糊涂东西!怎么现在才来回报。”
弘历连朝服都没有换下,就急忙往承乾宫赶去。
进来后,发现阿箬好好坐在那边,就知道阿箬喊太医这件事情有蹊跷,就算知道阿箬是在装病,还是没忍住去关心她,“朕听说你今日早上喊了太医,可有什么大碍?”
“倒是叫皇上知道了,臣妾是在装病呢。”
“好啊,你胆敢欺君。”
阿箬转身就扑到弘历怀中,看着他,“那皇上要怎么惩罚臣妾呢?”
弘历搂住她,头埋在她的肩头,狠狠吸了一口,才闷闷地说道:“那就罚你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朕。”
想到怀中这个小人,可能生病的时候,自己的内心满是焦急,从来没有体会过那种感觉。
自己在那个时候才知道,可能自己是真的爱上阿箬了,不同于之前觉得的那种,这次一想到阿箬会离开自己,就感觉挖心挠肝的那种痛苦。
弘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没有看到阿箬的那一抹坏笑。
如果不加一点催化剂,就靠魅莲,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弘历才能察觉到已经爱上自己,催化剂是个好东西啊。
“皇上,臣妾怎么会离开皇上呢。”
听见阿箬的话,弘历这才笑了出来,“那你说说,为何要装病?”
“皇上,寒冬腊月的,臣妾实在是不想走那么远的路去长春宫给皇后请安。”
原来是这个理由,弘历听见后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好好好,那朕就下个旨意,让你想去就去,想不去就去,可好?”
“就知道皇上最疼臣妾了。”
弘历搂住怀中的人,感受着片刻的温馨,不过片刻之后,阿箬就想离开,弘历死死扣住她,不让她逃脱。
“皇上,您快松开。”
怀中传来阿箬闷闷的声音,弘历这才不舍地松开了些。
等阿箬一抬头,就看见娇嫩的脸上很明显地印着几个印子,“皇上,您的朝服怎么这么粗糙,臣妾的脸都被弄疼了。”
“你啊,朕的朝服是用金线绣制,为的是显示皇上的威严和尊贵,自然粗糙。”
“皇上知道粗糙,还这么死死摁着臣妾,不让臣妾离开。”
“这就当是你装病吓唬朕,让朕着急的惩罚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