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综影:从甄嬛传开始撕碎女主假面 > 第23章 如懿传23
 
除夕夜,天寒地冻,滴水成冰。
承乾宫殿外寒风寒风呼啸,刮得人耳朵疼,殿内温暖如春,只见内殿铺满了长毛绒的皮毛,走上去一点都不冷。
阿箬懒洋洋的斜躺在小榻上,热意蒸腾,烘得她困意翻涌。
“娘娘,快到时间了,您快些梳妆打扮吧。”
听见青枝的催促,阿箬也就是打了一个哈欠,眼角沁出一点生理性的泪水,眼尾微红。
弘历走进来看到的就是一幅美人侧躺小憩图,阿箬常去的地方都用各种皮毛包裹住,就害怕磕了碰了。
各宫眼馋的皮毛在这边压根就是不值一提,皇帝私库中多得很,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
“怎么都掉眼泪了?可是有什么不适?”,弘历看起来很是紧张,轻轻拂去阿箬眼角的泪水。
“就是困了,弘历你别多想。”
“元寿。”
弘历突然开口,没头没尾的话,阿箬听后脑子中有一瞬间的空白,想不起来自己要说些什么。
看出阿箬的呆滞,弘历轻笑一声,轻轻捏了捏她日渐圆润的小脸,“朕的小名,元寿,以后阿箬就这么叫朕。”
“元寿?”
阿箬微微歪着头,神色困惑,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自然地顺着弘历的话往下说。
“是的,以后就叫朕元寿。”
弘历眼睛微眯,似乎是在回忆些什么,在他的记忆中,似乎没有女子这么喊过他,太后只是太后,并非他的生母。
弘历想到太后,就想到最近查出来的东西,弘历内心有些复杂。
一切的一切都在指向一件事情,先帝的龙凤胎并非先帝亲子,而是先果亲王的孩子,甚至太后还有可能杀害先帝。
自己对先帝虽然没有太多的孺慕之情,但是和太后之间就更无,两个人本就是因为利益才会进行合作。
看着阿箬的小脑袋都开始一点一点的,弘历眼神示意青枝拿个温帕子来。
仔仔细细擦好之后,弘历哄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出现了。”
保和殿中,后宫众人都是翘首以盼,好不容易能在公开的场合看见皇上,那不得好好梳妆打扮一下,自从珍妃承宠开始,皇上对她就是专房之宠。
后宫中纷纷怨声载道,眼看着太后能惩戒一番,谁知道皇上如此偏爱珍妃,连太后都被软禁了。
想到这边,一些心思活络的都开始打量着空出来的几个位置,有一张位置居于皇后、太后之上,只是稍稍低于龙椅。
“皇上驾到,珍妃娘娘驾到!”
富察琅嬅看到皇上亲自搀扶着一个女子,两个人之间的浓情蜜意,浓厚得让人无法插足。
如懿明知道今日皇上和珍妃必定是成双入对,但是对弘历的思念还是压过一切,换上她最好看的衣衫,盛装出席。
“都起来吧。”
弘历领着阿箬坐在了那张椅子上,甄嬛心中苦不堪言,但是想到今日弘历的警告,也只能忍耐。
今日下午,甄嬛本在宫中读着佛经,突然弘历不经过通传就进来。
“太后还有心思在这边诵读佛经,看来太后也知道,自己心思歹毒,只能通过佛经,好好洗洗自己那副心肠。”
福珈在一旁被人死死压住,“皇帝,你在做什么混账事,看来是对珍妃那个人过于宠爱,让你昏了头了。”
“所以太后就想着联系慎郡王,把果亲王送上皇位吗?”
甄嬛的隐秘心思被戳破,当时就有些恼羞成怒,“皇帝,你若是个明君,也就算了。”
“若是满朝文武知道,果亲王这个孽种竟然妄图染指皇位,会如何?”
甄嬛心中有些不敢相信,皇帝这是知道了?
“他们是你亲弟弟。”
弘里听见后,看向甄嬛的表情有些意味深长,“太后,他们真的是我弟弟吗?或者说,他们真的是先帝的孩子吗?”
甄嬛看着弘历的表情,“先帝曾怀疑过他们的血脉,但是已经被证实那是无稽之谈。”
甄嬛强装镇定,现在只希望弘历是真的不知道。
“先帝怀疑的是温实初,测出来的结果也只是说明非温实初亲子,可说明不了就是先帝亲子。”
他知道了,弘历一定是知道了。
甄嬛一下子瘫坐下来,自己不能出事,自己一定要在太后的位子上,这样才能保护他们。
“你待如何?”
“太后知道我想要什么。”
这个场景又浮现在甄嬛脑中,引得她一阵战栗,看向弘历的眼神中有着一丝畏惧,她的事情早就已经扫尾,弘历是如何查到的?
“愿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正在甄嬛想的时候,弘历已经开始宴席。
边上的 富察琅嬅看见弘历跟阿箬之间的互动,有些吃味,再看下面的如懿,一双眼中满是哀怨。
“皇上,看来娴妃姐姐有话要说呢。”
金玉妍有些唯恐天下不乱,之前自己看不上的婢女,如今成了跟自己平起平坐的人,甚至在如此重要的宴席中,位次都比自己高,也不知道如懿会如何想了。
“娴妃,你有什么话要说?”
弘历看向如懿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些不善,一点眼力见也没有,没看到他正打算给阿箬夹菜呢。
“皇上,新年新气象,也是不是应该给各宫姐妹多一点盼头?”
弘历假装没有听懂如懿的话,“自然是要的,那就嫔位以下,各升一级,然后其他的就多拿两个月份例,喜庆一下。”
要是阿箬知道自己在她怀有身孕的时候去宠幸别人,还不知道要怎么闹呢,自己可舍不得她闹。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如懿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些落寞。
海兰在末尾,看见自己姐姐一脸的哀愁,就赶紧开口,“皇上,您这样可没有办到姐姐的心坎上,姐姐可高兴不了。”
阿箬这时候才开口,“海答应这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本宫记得,几个月前,海答应才因为嫉妒成性被罚了,如今倒是又出来了,看来还是没有长记性。”
弘历马上补充道:“海答应就不必晋升了,殿前失仪,此番就当做是惩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