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综影:从甄嬛传开始撕碎女主假面 > 第18章 墨兰-18
 
“可是这六丫头本就和小公爷情投意合,以后在学堂之中又不是见不到,这么着急做什么?”
“阿娘,在场之人可不止有小公爷呢。”
经过墨兰的点拨,林噙霜这才反应过来,是啊,在场可不止有齐衡。
若是之后和齐衡能成,那大可以说成是思念他。
若是不成,还有那梁六郎在场,大可以说成是去看伯爵府的公子。
好一个盛明兰,真是好深沉的心机。
林噙霜都不由得感叹盛明兰的手段,这怕不是跟老太太学的,处处是阳谋。
墨兰对于明兰的手段很是不耻,这样的手段吊着两个人,倒是像极了那些风月场所之中欲说还休的手段。
“墨儿,明兰都知道开始为自己打算,你怎么也不着急?”
开始了,开始了,每个年代的家长都会干的一件事情,催婚!
“阿娘,我不是说我心中有数吗?你怎么这么着急,我都没有及笄呢!”
“傻墨儿,好夫家是要好好挑选的,哪能说是就是了,现在开始相看,才是正好。”
林噙霜一脸探究,现在她可是想到墨兰刚刚的小动作,只见林噙霜突然贴住墨兰,悄咪咪地往墨兰刚刚藏纸条的地方摸去。
墨兰没有防备,林噙霜就这么得逞了。
赫然可以看到纸条上面写着“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墨儿给阿娘讲讲,这是谁给你的?”
“阿娘,你别问了,知道太多不好。”
墨兰的神色开始认真起来,林噙霜这才想起之前墨兰说的,突然像是想明白什么,脸色都变得有些煞白。
“墨儿,你可知道?”
看着墨兰坚毅的神色,林噙霜明白,她什么都知道,还是这么义无反顾地进那个大坑。
想到失败的后果,林噙霜只觉得心痛到不能呼吸,失去墨兰是她不能承受的。
眼中含着泪,想要劝墨兰放弃,但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她知道墨兰的志向,如今官家年老,太子未定,现在这个局势,就算她是一个深闺妇人都知道,局势必然是凶险万分。
“墨儿,你可有把握?”
最后,林噙霜也只是小心翼翼地说了这么一句,问了一下是否有把握。
看到墨兰缓缓点头,才算是有了有一些底气。
林噙霜不去问对方是谁,她不知道,才是对墨兰最大的保护。
当然,长枫作为一个经常参与传信的人,自然知道自家水灵灵的大白菜已经被“朱”给拱了。
对着朱标那是好一顿阴阳怪气,更是让朱标承诺,一生只有墨兰一人,才对他有那么些许好脸色。
他是真不知道自己那个文武双全的妹妹,是怎么看上这个毫无身家背景的人的,只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不过自己妹子喜欢,也只能悄咪咪地从旁规劝朱标,考一个功名再上门提亲。
朱标也都是嘴上应过去,实际上在盘算着要怎么样才能直接拿下汴京呢。
过几天,学堂之中,齐衡满心欢喜地去见明兰,想要问问她是不是心中也有他。
但是一去就是空欢喜,盛家三姐妹全部不在,跟长柏、长枫打听了才知道,因为之前的事情,明兰被罚跪祠堂,老太太请了一位嬷嬷来教三位姑娘一些规矩。
齐衡扑了一个空,心中自然不悦。
回到家中,就看到平宁郡主在罚一个女使,更是让全府的人都去围观,一时之间齐衡又想到墨兰说的话,自己跟明兰真的有可能吗?
平宁郡主自然不会放过那些想要在这个时候勾搭齐衡的人,如今看到齐衡一脸不忍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好心为他筹谋,他竟然觉得不忍心。
齐衡今天先是经过一番空欢喜,现在又看到了这样一幕,隐隐觉得墨兰说的是正确的。
若是自己和明兰真的有什么风声传出来,自己的母亲绝对会不择手段让明兰看清楚现实。
难道自己就真的不能选择自己心爱的女子为妻了吗?
浑浑噩噩离开之后,就连手中的书都看不下去了。
另一边盛府,在迎来孔嬷嬷之后,自然是一番敲打教育。
墨兰自然是做得很好,如兰有墨兰的帮衬,竟然也不好不坏,唯独明兰,无法遮掩住心中的欲望。
眼神中全部是骇人的仇恨,孔嬷嬷第一次对自己老朋友的眼光感到怀疑。
这样的姑娘真的是她说的那样吗?
再看看四姑娘和五姑娘,相处和谐,互相帮助,一点都没有老太太说的那样啊。
盛明兰现在还在思考着自己的终身大事,却不知道自己的小娘已经是强弩之末,尤其是在盛紘做主断掉了卫小娘的参汤之后,卫小娘的精神状态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下来。
不过除了身边伺候的人,也没有什么人在意。
甚至连自己的亲女儿也不在意,旁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卫小娘收到家中的来信之后,强撑着身子招呼了娘家的人,之后没有几日便去了。
就连她的葬礼也只是匆匆举办,卫姨娘冷眼看着这个盛家,尤其是看着盛明兰,自己的小娘去世,脸上竟然看不出什么悲伤的神色。
反倒是墨兰,恭恭敬敬给卫小娘上了一炷香。
墨兰看着卫姨娘,又朝着盛明兰看去,好家伙,这装都不愿再装一下。
已经开始迫不及待投奔老太太了,这卫姨娘能乐意?
这不利用一下,都对不起自己啊。
等到丧仪之后,卫姨娘也该回扬州了,墨兰悄悄让露种去给卫姨娘送了几十两银子,还给了一张五十两银子的兑票,嘱咐若是路上银子不够,可以随便找一家妙红颜的店铺,兑换五十两银子。
若是可以靠着这几十两银子,就给盛明兰埋一个大雷,那这个绝对划算。
之后便是按照剧情中发展那样,跟孔嬷嬷学习,在学堂中学习,这日子无聊的很。
若不是每天都有朱标的来信,那墨兰恐怕是要无聊死。
就是苦了这只信鸽,每天得飞好几趟,累的都瘦了。
墨兰给小鸽子抓了一把吃的,就开始提笔写对未来的规划。
两人都知道,这个时候离着宋仁宗崩逝,满打满算也没多久,还得在汴京之中布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