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巫帝葬仙 > 第四章 饥饿难耐
 
  难道这地狱之旅还要在尝试一遍?就在王凡精神高度紧张之际,预想中的痛苦没有出现,相反他的身体反而感到一阵阵前所未有的舒爽。

  王凡仔细体会,感觉这次的呼吸法和刚才有明显的不同,变成了另外一种韵律,这次在胸口形成的那丝热气所经之处好像是在对身体进行修补。

  王凡觉得自己身体里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愉悦的欢呼,主血管上的裂痕也在被修复,破碎的毛细血管也在重新开始组合排列。

  王凡的血液流速开始加快,冲刷着血管壁,让血管壁有点微微发胀,似乎在变大变粗变宽。

  王凡的骨头也在微微发痒,变得更加的密实晶莹,王凡的心跳也变得更加有力,像擂鼓似的咚咚作响。

  一股极度愉悦的感觉传遍全身,这是每一个细胞在欢唱,它们一开始被破坏的不成样子,但是现在它们开始按照一种新的方式重新组合,这种组合的方式非常复杂,和原有的细胞组合方式完全不同,也就是说原来的被通通打破了,从新换一种更加合理更加先进的组合方式。

  如果按照进化理论来解释的话,王凡这是在自动进化,虽然现在还不起眼,但是王凡如果能坚持下去,时间长了王凡的身体将会发生无与伦比的变化。

  就这样这丝热气在不断的修复和改变王凡破损的身体,俗话说破坏容易建设难,这句话也适用于此时的王凡。

  热气所过之处都会分出丝丝缕缕的雾气散于王凡身体中被破坏的地方,对其进行修复改造,也许是因为热气不够,在王凡的感觉中这修复身体的呼吸法一直运转了三遍才停了下来。

  王凡终于也从那种身不由己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当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一道精光从他眼中一闪而逝,只是王凡自己没有觉察而已。

  但接下来王凡却感到身体一阵前所未有的虚弱,浑身没有一丁点力气,四周的空气中充满了恶臭,在此缭绕,久久不散,王凡却一动都不想动,反而背靠大树在大口的喘息着。

  空气中的恶臭被他大口的吸进肺里,但他却像是一丁点都感受不到似的,依然如故。

  显然是刚才呼吸法的运转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以至于让他现在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凡一边喘息一边心里头思索:“这鬼呼吸法怎么这么霸道?简直就是要命,要是再来几次岂不是小命不保?”

  但同时王凡又很纠结,因为这呼吸法给他带来的好处也是不可想象的,王凡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变强,皮肉变得更加紧密,有韧性。

  骨骼也变得更加的晶莹结实,血管也比以前粗壮了不少,甚至身体里还出现了一条条若隐若无的线,它们四通八达连接身体各处,像是蛛网一般存在于体内。

  王凡虽然不知道这些若隐若无的线是什么东西,但他能感受到这东西原本就应该存在于体内,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这些都是王凡刚才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看到的,就像是自己的灵魂在审视自己的身体,纤毫毕现,清清楚楚。

  如果现在再让王凡去看,去感觉,却什么都感受不到,只是王凡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比以前更强壮了。

  此时王凡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脑海里面的鼎上,这次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还有灰雾笼罩,但却能看清鼎的真面目了,只见鼎身上锈迹斑斑,仿佛是经历过无尽岁月的洗礼,由于锈迹遮盖,看不清鼎身上是否有什么纹饰。

  鼎还在不停的吞吐灰雾,鼎在灰雾中就像是在呼吸一样,这仿佛就是它的本能。

  “难道这东西有生命?”王凡对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但这不由得他不这样想,因为刚开始王凡把心神倾注在鼎上,竟然被鼎控制住了身体,幸好这鼎应该没有恶意,还传了自己两套呼吸法。

  一想起呼吸法王凡不禁打了个冷颤,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王凡现在还记忆犹新,想想都腿肚子打哆嗦。

  还有这两种呼吸法应该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因为一种旨在破坏,而另一种却专门修复。

  这时王凡突发奇想,如果只练第二种会怎么样?但随即王凡就抛却了这个想法,因为这两种呼吸法同时出现,那么只练一种的话肯定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想着想着王凡忽然感到自己的肚子一阵绞痛,紧接着菊花一紧,一阵难以忍受的便意袭来。

  “啊......!”王凡突然一声惊叫,不知哪来的力气急忙捂着屁股跳了起来,连找个隐蔽地方的时间都没有,解开皮带直接就在路边蹲了下去。

  “噗......噗......噗......”王凡顿感菊花一松,一连串的屁声喷涌而出,空气中顿时出现了一道淡绿色的气体波纹,在空气中扭动,直冲地面,在地面上形成一圈动感波纹向四周扩散。

  接着就是一股凶猛的水流噗的一下冲了出来,其间还夹杂了无数黑乎乎粘稠的颗粒糊状物。

  由于冲击力过大,一时间水花四溅,王凡光溜溜的腿上和屁股上顿时被溅了一大片,看上去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空气中被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充斥着,这股恶臭甚至比刚才王凡身体里排出的杂质还要臭的多。

  虽然臭气熏天,但王凡的身体却舒爽了,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就像是身上带着一道沉重的枷锁突然被去除了,让王凡有一种手舞足蹈的冲动。

  不久之后,王凡舒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一阵嘎巴嘎巴的脆响从王凡的身体中传出。

  突然王凡身体微微一顿,因为就在他伸懒腰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腿上有许多一小块一小块的硬痂因为肌肉的紧绷松动了。

  就在王凡刚把手伸进裤子里想抠下一块硬痂来看看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伸出的手猛然间顿住了,因为王凡忽然想明白这些硬痂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王凡强忍着心里的不适来到刚才自己清洗的地方又把身上的这些脏东西清洗干净,然后把他那身已经清洗干净但却破烂的湿衣服穿在身上,因为这样湿衣服可以干的快一点。

  虽然衣服又湿又破,但总比光着要好。王凡穿好衣服看了看天,此时东方已经亮起了启明星,天马上就要亮了。

  “咕嘟......咕嘟......”一阵沉闷的响声忽然在黑夜中响起,王凡皱着眉头摸着肚子,一种深入骨髓的饥饿感突兀的袭卷王凡的大脑,让王凡感到一阵阵的乏力和心慌。

  虽然王凡以前经常性的忍饥挨饿,对抗饿都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这次不同以往,仿佛他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处在了一种饥饿状态,都在嗷嗷待哺,等待着食物的补充。

  王凡捂着肚子朝学校走去,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可想,身上一毛钱都没有,还是先去学校再说吧!

  天已经蒙蒙亮了,街道上已经开始有了人影,学校大门这里也开始有学生骑着自行车陆陆续续进入学校。

  学校里有那住校早起的学生都已经起床了,高三是冲刺的一年,也是拼命的一年,高三年级的教室基本上都已经亮起了灯,传出一阵稀疏的读书声。

  王凡走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也没有几个人,这仅有的几人也都在认真读书,王凡捂着肚子无精打采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顺手拿起一本书放在跟前。

  王凡看了几眼,但是根本就看不进去,饥饿影响着他的大脑,此时除了食物其它的一切都很难引起王凡的关注。

  王凡趴在桌子上想用睡觉来忘却饥饿,但是怎么睡也睡不着,越不去想怎么反而越饿?饥饿就像附骨之疽一样缠绕着王凡的神经挥之不去。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饿?饿的全身都没有力气,以前可是饿着饿着就感觉不到饿了,这次怎么会这样?饥饿的感觉怎么这么强烈还这么持久?

  王凡感觉自己都快要饿疯了,甚至脑子里都萌生出一股要去抢劫食堂的冲动,这个念头刚产生出来就把王凡吓了一大跳,随即就把这个念头给掐灭了。

  王凡也感觉自己这个念头很可笑,还想去抢劫?亏自己也能想得出,抢劫可是要坐牢的,就为了吃一顿饭把自己的前途给葬送了,这是多么可笑的举动?

  就在王凡强忍着饥饿迷迷糊糊的时候黄漫妮来了。

  黄漫妮刚走进教室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座位上的王凡,顿时吓的“妈啊!”一声大叫,接连后退了好几步,都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就连手上的肉夹馍都给扔了。

  这一声叫喊,声音尖锐,刺人耳膜,把教室里的读书声都盖了下去,大家都被吓了一跳,顿时书也不读了,全都朝门口这里看了过来。

  黄漫妮一脸惊恐愣愣的看着王凡一阵出神,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已经死了的人怎么好端端的坐在教室里?看上去竟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但......但是昨晚自己明明看到他已经被撞死了啊!当时王凡被撞后那凄惨的模样黄漫妮现在还记忆犹新,难道昨天晚上自己是在做梦出现了幻觉?

  “黄漫妮你发什么神经?大早上的乱叫啥呢?是不是有病啊你。”有的同学看没啥事,还以为这是黄漫妮的恶作剧,心里不禁有气,忍不住出言漫骂。

  黄漫妮立马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对大家笑笑,连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王凡对黄漫妮的异常完全没有在意,就在黄漫妮刚进门的时候王凡的全部心神都被黄漫妮手上的肉夹馍给吸引住了,当看到黄漫妮把肉夹馍扔在了地上,王凡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此时他见黄漫妮没有一点想捡的意思,忍不住碰了碰黄漫妮的胳膊问道:“那个地上的肉夹馍你还要不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