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在日本当警部 > 第30章 漂亮的女人会骗人
 
  “实在抱歉,初次见面,就以这样的方式……真对不起!”

  “啊……我当是什么呢?不过就是你们住在同一屋檐下吗,哈哈,千穗理,新年的时候,我还在担心,要不要逼着你去相亲呢,现在看来,你有了菊田先生的照顾……”

  “妈妈……”

  意外的被千穗理的亲人撞破了两人的关系,菊田本来打算蒙混过关的,只可惜,这些日子来。菊田的形象经常在电视上出现,因此孝太郎一眼就认出了他。

  “菊田先生,想不到你竟然是我妹妹的新男友。真是太巧了……”

  “是啊!能够和做警察的男士交往,妈妈也不用再为你担心了!”

  “诶,等一下,菊田先生你上次被人暗杀……”

  孝太郎和母亲刚要松口气的时候,突然间孝太郎却想起了,菊田之前的采访中说过他被人追杀的事情,这下子再联想到这一代发生的枪击事件。母子二人的心又立刻悬了起来。

  “菊田先生,那个……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和千穗理单独谈谈!孝太郎,替我陪陪客人!”

  “哦!”

  ……



  只见原本还挺热情地伊集院夫人突然间又变得严肃了起来。随后对着千穗理使了个眼神。千穗理见状,就像是犯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默默地跟着母亲回到了房间里。

  突然间,客厅里就只剩下孝太郎和菊田了。两个人有些尴尬的看了对方一眼。而菊田则偷偷的打量了一下被母亲叫进了书房的伊集院。不由得有些紧张的呼了口气。

  “那个……请不要担心,其实父亲很喜欢警察?”

  “诶?”

  就在菊田正有些手足无措的时候,孝太郎却悄悄的跟他搭讪了起来。

  “不瞒你说,以前大学的时候,父亲为了把我培养成律师,逼着我上了法学院,后来我因为和朋友组了乐队,就自己退学了,为此和家里断绝了来往,直到后来事业上有了起色,我才渐渐地被母亲接受,不过千穗理就听话的多,大学时即使喜欢音乐和芭蕾,可还是乖乖的上了医学院,你难道没有发现吗,律师,医生,再加上菊田先生!”

  “您的意思是说警察吗?”

  “是啊,简直是肥皂剧男主角的最爱职业,哈哈真是太有意思了!”

  看起来,千穗理个哥哥还是个挺好打交道的人。大概因为对方是芸人的缘故吧。在千穗理离开的这段时间,孝太郎一直努力的活跃着两人之间的气氛。

  大约过了有十分钟左右,书房的门终于打开了。菊田看不出来千穗理的反应。不过千穗理却故作激动地说道:

  “啊,不是说有礼物要送诶我吗?”

  “哦,差点忘了!这是这次合作商的腕表,我特地要了一款女式的,送给你做礼物!”

  “诶,我还以为你这次终于能用自己的钱给我买礼物了,搞了了半天还是占便宜啊!”

  “你不要吗?正好我可以送别人,反正也是春季新款……”

  “拿过来……”

  ……

  “好了,那么我们就先告辞吧!孝太郎!”

  “啊,嗨咿,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菊田先生!”

  “啊,真是抱歉,照顾不周!”

  ……

  听到对方要走,菊田还是有些担心的打量了一下千穗理,看到她似乎没有异常,于是便也只能压住心中的好奇,忍耐着让千穗理的亲人送到了楼下。

  “照顾好自己啊,千穗理……我这段时间都在东京,有时间我会来看你的!”

  “嗨咿!在家妈妈!”

  ……

  就这样,菊田和千穗理目送着伊集院夫人还有孝太郎上了汽车。直到车子开出去很远,菊田都没有直起身子。

  “好了,你又不是不动产中介,他们已经走远了!”

  “啊,真是太好了,额,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没关系,总算是虚惊一场!不过……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你不是单独被叫进去了吗?”

  “啊,那个啊!我跟妈妈说,那天你是和上司一起到的这边,后来遇到了有人追杀,便跑到了我这里!”

  “上司?”

  “我就提了一下你好像跟警视厅的大人物关系莫逆,这次杀手其实是冲着上司去的,不过这件事是警视厅的机密,不便对外公开,妈妈好像也相信了我的说法!”

  “好厉害,果然漂亮的女人都会骗人!”

  “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夸我吗,亲爱的!”

  ……

  送走了伊集院的亲人,菊田便和她又回到了楼上的公寓,不过此时两人却没有了再去测试新床质量的心思。

  “要吃点什么吗?我帮你做!”

  伊集院走到厨房一边系上围裙,一边向菊田问道:

  “啊……鸡蛋三明治就好了!”

  “请稍等我的主人……”

  伊集院顽皮的挥着手,做了一个欠身的姿势,而菊田则起身坐在了餐桌旁。

  就在这时,一阵电话的震动声突然传来,菊田随手拿起手机,却发现打电话来的是自己的同事姬川。

  “摩西摩西?”

  “菊田警部,很抱歉周末还来打扰您,不过……我们刚接到了一起案子,报案人是来公园里晨练的路人,我觉得,有些情况也许应该告诉您一句?”

  “什么?”

  “我们在葛饰青户一带的河滩公园旁,发现了一具尸体,死者是女性,浑身赤裸,颈部有大片勒痕。不过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剥衣手菲尔?”

  “果然……您也这么认为吗?浑身赤裸,颈部有大片勒痕这个特征太明显了……”

  “不,我没有去过现场,所以不太确定,不过听起来,的确是菲尔的风格!”

  “菊田桑,你之前说过,菲尔那家伙现在来到了日本,我怀疑他现在就藏在葛饰区,他是冲着你来的。沉浸了一段时间,然后留下一具尸体……”

  “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暂时还没有,我的人已经去调查死者的身份了,不过我有点担心您的安危,他说不定是故意跑到葛饰区杀的人,目的就是为了向您挑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