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少年歌行:隐居十载,问剑雪月城 > 第20章 重回剑心冢
 
赵玉真失笑:

“逗你的,你气运很好,尤其武运分外昌隆,在武功神通方面,你的上限极高,

成为江湖第一高手,只是时间问题。”

方平点头称赞:

“道剑仙望气术高超,先前飞轩给我卜了一卦,结果也是武运昌隆大盛者。”

说起算卦占卜,赵玉真忽然一笑,袖子一抖搂,两枚铜币便在桌上打转。

“方兄,我给你起一卦吧,听闻武运极盛者窥天机,会引天地异象,我想见识见识。”

方平没有拒绝。

赵玉真当即起卦,三次抛落硬币后,青城山顶风旋如眼,中日如炬,恰值午时,天上像有两个太阳似的。

“武运金眼,”赵玉真下意识开口,“处此天象正中央之人,乃武运昌隆大盛者,将来的武道巅峰。”

“方兄,继续抛。”

方平笑了下:

“天象已出,还要继续算?”

赵玉真乐呵呵一笑:

“算卦止于半,如看书残尾,哪有只算一半的道理。”

方平饮了口茶,又掂了三次铜币。

卦象全出,方平正要问寓意如何,却见赵玉真沉思皱眉,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

而且,表情不是很乐观。

“又来?”方平笑道。

“不,你这卦象......需要注意,”

赵玉真满脸真诚:

“明珠土埋日久深,无光无亮到如今,忽然大风吹土去,自然显露有重新,

九二上九现阳爻,初六六五皆为阴,是个好卦,但也要注意些东西。”

方平来了兴趣:

“什么?”

赵玉真伸出三根手指,一一分析道:

“第一,若求名求利,切不可着急,名誉、羁绊最为先,

第二,勿用取女,行不顺也,

第三,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你需要做出一个重大决策,成则大亨通,否则悔郁终。”

闻言,方平略作思索:

“当真吗?”

“道法自然,无妄言,”赵玉真说,“道,与你信不信无关,它该发生,就会发生。”

方平点头:

“好,我会注意。”

赵玉真拱手一笑:

“祝君,不费力而逍遥去,任意行而大亨通!”

两人吃茶对弈,方平一局未胜,但相谈甚欢,握手互结缘。

赵玉真感叹道:

“若你有心拜入道门便好了,不论阴天、雪天,只要给你起一卦,阴云解散,光照大地,我的桃也能更甜些。”

方平淡然一笑:

“起卦一次,命薄一分,我可是知道的。”

下午,日渐西斜,方平告辞离开。

“天色不早了,不如暂留一夜,翌日出发?”赵玉真问道。

方平摇头婉拒:

“目的已成,不叨扰了。”

闻言,赵玉真没继续挽留,抬手招向树,取来双蟠桃,递给方平说:

“我种的桃,带回去吃,记得......分二城主一颗。”

方平答应,拿着桃下山去。

说好分给李寒衣的桃,至山脚处只剩两个桃核。

方平自语道:

“此行欲回剑心冢,途不经雪月城。”

李寒衣与雷无桀约定,只要能接她三剑,便去雷门见赴宴。

这几日雷无桀剑术精进很快,应不成问题,等她参加完雷家英雄宴,来剑心冢找老爷子时,桃早烂了,

既然要烂,不如烂在自己肚子里。

途中,方平查看新出现的任务:

【任务一:‘医仙第一步’,背负祝由,当具仁善之心,用医术,打响一定名声】

【完成奖励:天道寻龙咒(普天之下,江湖四海,凡念之物,无所遁形)!】

【任务二:‘南诀刀仙愤之名’,前往南诀,问剑刀仙,断其怨念!】

【完成奖励:失传刀法一门】

“还是第一个好。”

方平很快做出决定,任务轻松又省力,奖励类似寻物咒,且更为强大。

届时,能用来寻找补全心脉的秘宝。

至于刀法......完全用不到。

“刀仙摘月君,因手下被杀,对我有怨念么?”方平淡淡开口,“可以找时间去一趟南诀了。”

江湖恩怨因果,尽早斩为善。

......

不日后,方平回到剑心冢。

再次见到熟悉的环境,心里很是舒畅。

“呀,方平哥你怎么自己进来了?”

转头看去,说话者正是一脸震惊的无天。

“自己进来......不对吗?”

“谷口有剑阵啊,没受伤吧?”无天上下打量着方平。

守冢剑阵变化无端,杀伐凌厉,且又是无眼之剑,一步走错连老爷子都砍,凶险万分。

方平轻轻一笑:

“一尺之内,是我的世界。”

无天:“?”

大河剑意,一尺无敌,无量剑阵尚不能破,护冢剑阵亦有何惧?

两人一路向前,无心和方平分享这小半年的变化:

“对了,哥你刚走,冢里就来了个小神医,说是要在这里采药、种药,提升医术,

那家伙古灵精怪的,老爷子很喜欢和她讲话。”

方平眉头微挑:

“小神医?”

“嗯,是药王辛百草的关门弟子,”无天点头。

方平记得,司空长风也是药王的半个徒弟,经常帮叶若依配药调身。

“呀,小方回来了?”一铸剑师路过,欣喜道。

“游历快有半年,想回来看看。”

“阿斌,叫什么小方,该叫青木剑仙啊!”

“对对!”

方平回来的消息传开了,铸剑师们纷纷来聚,赞叹方平天赋卓绝,一入江湖便为剑仙。

有的拉着方平,想讨教龙渊铸剑之法,交流心得。

方平尴尬一笑,借口找老爷子有事,甩开众人跑去剑阁了。

自己哪会铸剑啊?

剑阁前,方平门未叩,冢主声先至:

“别敲了,直接进来吧。”

方平推门而入,见老爷子盘腿正坐,面前摆着一副残棋。

他会心一笑,与其相向而坐,对弈相谈。

“你心气略有浮躁,初入江湖,也是难免的事,”李素王说道,“可有什么收获?”

“有的。”

方平轻颔首:

“离冢半年间,剑道有所精、眼界阔天高、名利皆收获,位权初授业。”

李素王点头:

“嗯,不错,见到寒衣了,她现在如何?”

方平想了想,总结四字:

“剑之专精。”

李素王摸了摸胡须,笑问:

“没有其他的了?”

“当然有,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